山东:血腥飘荡的山村

标签: , ,

【大纪元7月31日讯】山东省沂水县崔家峪镇下常庄村价值100余万元的铁矿被盗采,100亩良田被说成荒山,78亩被永久破坏。村民出面阻止,引来政府镇压、县政府镇压、公安局防暴队镇压、黑社会流氓恐吓……,村民以至被“关进局子”。

灾难中的村民,到有关的N个单位作了N次上访,无果。

喊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的村民滴血的心、被逼举家远逃避难的村民呼唤、被关进看守所的村民的哀号,正抒写着官僚的“腐败”,震憾着每一个有良知的人的心灵!

这里,那黄昏落日的宁静,反衬出无尽悲凉!

这里,因收提留等被”政府”打折双腿(郝德臣)、还是被绑上电线杆(杨宝忠)、还是被”扎条帚”(黄宝奎等)、还是被殴打凌辱的诸多村民,肉体与灵魂的隐痛还没平复,迎来的却是更大灾难!

这里是,山东省沂水县崔家峪镇下常庄村,沂蒙山区一个本是普通的村落。

这里,正上演着一场你死我活的对抗!是一场真正有硝烟与鲜血的抗争!
一边是--
大权在握的党政官员,
手执砍刀、铁棍的黑社会分子,
鸣着警笛的警察,
全副武装的防暴队。
另一边是--
手无寸铁的村民。

这不对等的力量对垒,充满着违法的罪恶,充满着护法的血泪辛酸,充满着无道、无情,更充满着“腐臭气息”,弥漫开来的是浓重血腥!

当前事态

2007年7月16日,当地派出所向二十来人下了传唤通知。

此前二十来天,镇、县工作组进驻该村;几天前,县、镇政府联合工作组协同县公安局警察,下达了两次让闹事者自首的警示,那张贴出的惨白的布告与大喇叭的“威严”喊声,早让这山村处在一片颤栗中。

被传唤的、还是上了黑名单的村民,只得举家大逃亡,三十多家流亡在外。

出现此情的原因是,县里、镇里支持盗采位于这个村的铁矿,永久性破坏土地。村民了解到这是非法盗采后进行了阻止,盗采被迫停下来,为此让盗采者与支持盗采的官员恼怒。

2007年7月21日,被下了传票举家外逃避难的陈东莲惦记着家里的一切,要正面传唤,去了派出所。可是,她随即被关押进了县看守所。

23日,一百来村民到县委问为什么逮人,为什么不处理违法盗矿破坏土地者。警察发现人群里有被传唤之列的村民公培玲,涌上来十几个警察与便衣,把她逮住,并把试图拉住公培玲的一村民一同逮住,这二人被关进看守所。

村民还是一如既往地保持着冷静态度,眼看着警察逮自己的同类“执行公务”。

当问及在场村民为什么不制止警察逮公培玲,村民说,我们手里拿着国家的法律讲道理,政府都不让讲,我们要是阻止,岂不犯了“妨害公务罪”吗?

更有村民说,我们只是阻止非法采矿破坏土地,就成了围攻政府工作人员,要是阻碍警察逮人,那不是犯了天大王法了?公培玲

身边的人在警察突然涌上逮人时没反应过来,只是下意识是拉了公培玲一下,就被一同逮去了。

避难外逃的村民惊恐中度日。

出现如此状况,是再次盗采铁矿的前奏曲。现在,盗采者已在村里发出试探信号。也许就是明天,村民不是被报晓的鸡鸣唤醒,是被盗采铁矿的机械轰鸣惊醒。

铁矿盗采事件备忘录

2003年11月6日,当时的村书记李培江伙同他人开始了盗采.该矿是浅表软矿,剥去三至六米的土层,可直接用挖掘机装车。有心的村民统计,仅最后三天,就拉出去矿石500多车,约计3千多吨.这里最终有价值百万元的铁矿被盗走。

盗采中,村民一再向镇、县两级政府反映,直到盗采两个多月后,政府才表面上叫停,实则不管。最终形成村民集体阻止盗采的事态,盗采终于停下来。

2004年2月,在村民对李培江盗矿及贪污村集体公款的反复告诉下,镇里为回避矛盾不得不让李培江下台。下台的李培江不是被查处,是一下勾连策划进一步盗采。

2004年5月,镇村两级官员宣称的外来投资者开进来,大张旗鼓地修路筑坝,大规模的采矿展开。

村民不解,采矿占用的他们的地,却没有土地征用之说.他们要被占土地的说法,问采矿者有无采矿许可手续,招致外来投资者恐吓.村民直观地认识到,采矿有问题,便对其作了全面了解.上级有关工作人员对村民直言,采矿不合法,是盗采。

2004年6月,面对村民对盗矿的阻止,李培江(原村书记、现采矿的主要股东)向村民发出警告说,这次采矿,不仅仅是他与临沂来的人及镇里领导有份子,县里的县长、书记们也是大股东。谁再不识趣,谁就有大麻烦!

2004年9月,村民从镇政府有正义感的人口中得知,镇里新添的蓝鸟轿车是“采矿的外来投资者”送的,村民向镇领导提出质询,镇领导说这是借用的,这小轿车从此消失。

2004年12月4日晚8点,镇综治办主任黄秀军到村里索要村公章,村民发现后强烈反对下公章没拿走.当夜10点多,黄秀军又来索要还是没如愿.第二天,镇里通知村委到镇政府召开村委会,把村公章要去,并让村干部在一份把良田说成是荒山的“荒山租赁协议书”上画押。

《荒山租赁协议书》的内容是:把开矿占用的100亩“荒山”租给采矿者二十年.合同有三方:甲方为镇政府,协调监督方;已方为下常庄村委,土地出租方;丙主是一家与采矿业务无关的公司,为租用土地采矿方。

2004年12月13日,村民得知有这份合同,问为采矿保驾的镇综治办主任黄秀军,这是怎么回事,黄秀军宣称,尽管没采矿许可手续,但是采矿是合法的,是上级县领导批准的,谁胆敢闹事,就把谁依法抓进局子。

2004年12月26日,部分村民找村官要看合同,村官说合同在黄秀军那里。在几百村民的坚决请求下,公安局派出所派人参加的村民会上,合同拿了出来.

村民提出,合同中,为什么把“良田”说成“荒山”,合同能顶国家的采矿许可证与土地使用证吗?镇综治办主任黄秀军说,镇里说荒山就是荒山.村民不服,与之发生争吵,让其作出合理解释。黄秀军借故去厕所而跑,跑到村边树林被村民用来抓兔子的套子套住,村民把其扶回村。

当晚9点30分,一群身份不明的人来到村民杨本溪家对其威胁,村民闻讯涌来.11点15分,黑社会人员与村民形成对峙局面。黑社会分子们叫喊,谁再阻碍开矿就把谁废了,挥着铁棍子菜刀示威过,开车鸣笛扬长而去.村民报当地派出所,派出所迟迟不到,直到黑社会流氓走后,他们才到村,最终没给出处理。

2004年12月27日,村民向县委反映情况,县工作组进村,村民要求处理盗采铁矿的系列问题。可是这个工作组不是来处理盗采铁矿破坏土地,是来查处村民的,最终找不出村民可查处的问题而撤走。

2005年1月6日,张副县长带工作组又来村里,村民问为什么不处理盗采矿产及破坏土地,反而做出恐吓村民的行为。为此,30余人的防暴队开进村,很多村民被传到村委“老实交待阻碍开矿的事实”。

2005年农历正月24日,山村的年节气氛还没消散尽,盗采铁矿的机械就高速运转起来.挖掘机疯狂地破坏土地,村民出面阻拦,得到的是谁不识好歹谁就小命不保的恐吓。

村民四处上访,八面呼吁,集体出面到盗矿现场阻止,盗采终于停下来。

2005年农历2月11日晚10点来钟,一帮身份不明的人手持砍刀与铁棍进了村.两家村民的大门被砍,村民李培秋家被砍14刀,杨元福家被砍4刀。

同天晚上9点20分,村民耿玉法家接到恐吓电话,对方声言要他全家的人头。

此前的2月9日晚8点15分,村民陈敬山家接到同样的恐吓电话.接到电话的还有八家,都是破坏铁矿就要人头。

如此事实下,村民到县公安局报案,公安局来人了,可是事情的处理不了了之。

2001——2007年,村民上访到镇、县、市、省有关单位无数次。

村民拿着有关“检察院院直接受理案件”的文件告诉到检察院,检察院说,土地破坏与否,没有国土局的认定书,不能立案。
三年来,国土资源局以种种借口不予认定盗故及破坏土地的事实。

相关情况

为了缓和矛盾达到进一步盗采铁矿,镇里免去李培江村书记职务,该村长时间没有村党支部。当前为再次盗采铁矿,镇里给村组织了以官理区书记为村代理书记、李培江在内的村党支部。

上一届村委任期到期,村民要选出一届真正代表村民的村委,政府便不给村里组织村委选举,该村至今没有村委。村民曾到镇里要求选村委,镇里说,还不到选举的时候。

原村书记李培江贪污村集体巨款,李培并被免去村书记后,村民反复告诉,镇里工作组在铁证面前,反认定无贪污。例如,名称为村招待费的开支账上,三年间就开支十余万元,明细账大都是“招待费几百元”字样,或是“狗肉几百元”字样,没任何事由。

再如,村民宅基地收款,李培江漫天要钱,村收入账上却没有,村民问这笔村收入哪去了,镇工作组给出的解释是:李培江不把村收入入账,是为了给村里节省记账本,虽然不当村书记了,还为村里保管钱,是为村集体义务工作,体现出一个党员的党性与原则。镇工作组还说,不按规定多收的宅基地款,可退给村民,谁再在这笔账上无理取闹,一分也不退还了。

村民欢迎记者采访,联系人及电话:
郝秋安:13792969446
王家宝:15854973371

──转自《未来中国论坛》(http://www.dajiyua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相关新闻
威海突遇大风泳客遇溺亡
桂林日报报导 引发旅游业者上访
丰台出动数百名警察深夜围捕上访村访民
山东硫酸货车泄漏6人灼伤
最热视频
【秦鹏直播】叛逃高官疑似国安副部长?5点诡异
【时事纵横】美中暗备星球大战?中防长遭打脸
【有冇搞错】又一招“黑虎掏心”?
【拍案惊奇】台山核泄3风险 UN列强摘受害群体
【唐浩视界】拜普峰会 预示美中俄如何博弈
【重播】美参院听证:美台合作抵御中共侵扰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