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人传记精选:麦克阿瑟(55)

【字号】    
   标签: tags:

【大纪元12月8日讯】 1935年10月,麦克亚瑟由82岁的老母亲、嫂子玛丽•麦卡兰•麦克亚瑟、助手德怀特•艾森豪威尔和托马斯•杰弗逊•戴维斯陪同,登上了西去的列车。他们去旧金山赶“胡佛”号轮船。“胡佛”号的船舷上将挤满名流—一包括副总统约翰•南斯•加纳及十几名参议员和众议员——全都是去参加菲律宾共同体成立及奎松任首届总统的典礼的。
  
罗斯福曾向麦克亚瑟保证,12月份前他将继续担任总参谋长,到时再提名新人,这样麦克亚瑟就可自由地出任军事顾问。但就在麦克亚瑟等人乘车西去的第二天,罗斯福任命马林•克雷格取代麦克亚瑟,立即生效。
  
麦克亚瑟大怒。他原想以四星将军的身份到马尼拉出席典礼。他的出差命令上明白地写道:“他将暂时停止在总参谋部行使职权,但在1935年12 月15日之前仍任总参谋长。”他一不担任总参谋长,就重新成为一名少将。他感到受了骗。罗斯福清楚军阶对他是多么重要,出尔反尔似乎是要给麦克亚瑟一点颜色,让他明白谁是老板。

这段时间麦克亚瑟的压力很大。“粉姬”健康不佳,又摔断了手臂,更是雪上加霜。在“胡佛”号上,她病得很厉害,连船舱都出不了。玛丽•麦卡兰•麦克亚瑟全力以赴地护理她。她的儿子也焦虑不安地看护着她,白天几乎不离开她的舱室。
  
奇特的是,麦克亚瑟一生中最快乐的一章也始于此次航行:他遇见了他的第二任妻子。有好几本书都说“粉姬”立刻喜欢上了琼•费尔克洛思,一位娇小的田纳西州墨弗里波罗女士,35岁,有的人甚至说是粉姬把琼介绍给了麦克亚瑟。据一名传记作者说,琼是“这位不屈不挠的老妇人给儿子的最后礼物。”事实上,她们从未谋面。
  
琼要去上海与几位美国朋友住。她单身,富有,见识广,在上一次去远东时认识了“胡佛”号的船长。她和另一位女乘客应邀到船长室赴宴,同时受邀的还有臭名昭著的骗子,爱哗众取宠的前波士顿市市长詹姆斯•M•柯利。“胡佛”号到达檀香山的头天晚上把琼介绍给麦克亚瑟的正是柯利。第二天上岸回来,琼发现麦克亚瑟给她的舱里送了一大束鲜花。
  
在船上,他每天只在早餐时出来。其他吃饭时间他都陪着“粉姬”。从檀香山到马尼拉,琼•费尔克洛思一反多年常态,每日早起,穿衣去吃早餐,而不是睡得很晚在床上吃早饭。麦克亚瑟在马尼拉下了船,“胡佛”号继续驶向上海,琼的目的地。可是,船到上海她就改了主意。她不打算去和英国朋友住了,而是掉头回到马尼拉住进了一家旅馆。
  
来自墨弗里波罗的琼与“粉姬”一样,很清楚生长在受过内战创伤的城市是什么样子。内战最大最残酷的一仗就曾在这座城市南面的石头河展开。她的先辈中有好些邦联部队老兵。她也是邦联女儿会和美国革命女儿会的积极分子。费尔克洛思家族是田纳西州那一地区最富有的家族之一。她父亲拥有一座面粉厂,几个面包房和一家当地银行的大量股票。他去世时,她继承的财产达20万美元——大约等于199G年的200万美元。她一直未婚,全力寻求生活快乐,如经常到国外旅行。在旅途中,她与好几个军官家庭成了朋友。虽然麦克亚瑟后来说,他爱上琼只是因为他发现她和他一样喜欢西部,但麦克亚瑟几乎一开始就意识到,她具有做军官妻子的一切好素质。
  
到达马尼拉一个月后,“粉姬”去世了。麦克亚瑟陷入了巨大的心灵悲痛。他伤心得不愿见记者。玛丽•麦卡兰•麦克亚瑟发布了这一消息。她说:“麦克亚瑟的母亲是位奇女。她是我所认识的最慷慨、最正直的的人,是名真正的战士。”
  
麦克亚瑟难以接受母亲去世的事实,有一段时间他几乎缓木过劲来。他一生中第一次感到无助,好几个月都沉浸在悲痛中。
  
关于麦克亚瑟与其母亲的关系有很多传闻,好像这正是他性格缺陷的原因。毫无疑问,他是个孝顺的儿子。“粉姬”死后,他一直带着她的胡桃木枴杖,那是她一生最后10年的椅靠。他还把母亲用过的《圣经》放在床边,每晚读几页,这是个虔诚的仪式,既是尊重他所祈祷的上帝,也是缅怀他所深爱的母亲。
  
她遗传给他的最深刻最重要的性格是一种深沉而伤感的天性,其源泉是一种颇有戏剧天分的想像力。对于麦克亚瑟,任何值得感受的事都要去深切地感受一番,并且这种自由表达的真实情感是现实生活的粘合剂,它使日常的琐碎成为整体并赋予其形式和意义。他有着诗人,艺术家,思想家和实干家的气质。
  
显然生活中缺了女人他就觉得不完整。他有一次说,“将军的生活是孤独”,暗示着荣誉与凄凉共存产和许多天性很伤感的人一样,他很可能觉得没有女人来分享的生活是难以忍受的。他在琼•费尔克洛思身上看到了光明的未来,可以减轻母亲去世所带来的孤独感。
  
在送回美国葬于阿灵顿公墓麦克亚瑟父亲的墓边之前,麦克亚瑟一直把“粉姬”的遗体保存在马尼拉陈尸所里。1937年4月,他与奎松和“粉姬”的棺材一遣返回华盛顿。她终于得以安息。潘兴发来了一封言辞华丽的悼词,令麦克亚瑟大为感动。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20年代,陆、海军在军种协作的问题上产生了激烈的争吵,但麦克亚瑟任总参谋长时交了好运。当时的海军总司令是海军上将威廉‧维奇‧普拉特,他与陆军的关系很好。最终普拉特成了麦克亚瑟最忠实的崇拜者之一。
  • 1933年6月,麦克亚瑟在西点军校的毕业典礼上讲话。他的装束,尤其是那条紫缎领带,让学员们五体投地。他说起话来眉飞色舞,直言不讳。他们从未见过这种上级。和大多数人一样,他们以为大人物都是照本宣科,讲话冗长空洞,令人生厌。但麦克亚瑟却英俊潇洒,性格独特,给他们讲话时像是凭灵感即兴演讲,而未经事前准备。他的魔力就在于新奇和直率。他事先并不背讲稿,但要在办公室15英尺高的镜子前仔细排练。
  • 说起来难以置信,尽管资金缺乏并且受到公众耻笑,但和平时期陆军部内部的士气从1930到1935年来从未如此高涨过。当时在那几任职的人对麦克亚瑟任总参谋长的表现几乎没有批评意见,而赞扬他的人却比比皆是。
  • 麦克亚瑟不仅不愿关闭军事基地,他还想使之现代化。他要求公共事业署提供大部分资金。正如我们所看到的那样,伊克斯很快地拒绝了麦克亚瑟要钱的要求,并对他力图保住陆军基地的做法大加嘲弄。
  • 虽然麦克亚瑟成功地使罗斯福让他留任总参谋长,但总统周围有很多人仍很讨厌他。新任内务部长哈啰德‧伊克斯是他不共戴天的敌人,哈啰德以前是名记者,不仅头脑敏捷,言语更是犀利。
      
  • 作为陆军高级军官,从1921年起,陆军特级上将约翰‧J‧潘兴一直在每次的总统就职典礼阅兵式中充当总指挥,但1933年3月,他病重无法骑马。引导阅兵式欢迎新总统的任务将落到麦克亚瑟头上。
  • 占领这些大楼的人们得到了可能被驱逐的警告,大部分人离开了。与此同时,沃特斯去问赫尔利,陆军是否有帐篷供他们安家。7月26日下午,当他走过陆军部长的办公室时,发现赫尔利坐在自己的办公桌后,麦克亚瑟则在怒气冲冲地踱来踱去。赫尔利听完沃特斯的话以后问麦克亚瑟:“有帐篷吗?”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