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银珠:在耶鲁大学和纽约遭遇“爱国”愤青

全银珠

人气 6
标签: ,

【大纪元5月8日讯】最近一个多月来,由于中共光天化日之下开枪屠杀和平抗议的西藏同胞,全世界为此震怒。海外媒体一致谴责中共的暴行。然而,一些不明真相的中国人由于中共媒体的误导,产生了对海外媒体和西藏同胞的仇视心态。其中更有血气方刚的年轻人不分青红皂白,对与他们意见不同的人口诛笔伐,并群起而攻之。其中最突出的一例是海内外一群所谓的爱国愤青对杜克大学的女生王千源的恶毒攻击和威胁。其所使用的手段令人发指。这一事件反映出一个非常严重的问题,中国对年轻一代的教育为何如此失败? 如果任由这样一些是非不分, 无做非为的人主导社会的发展,中国将步入万劫不复的深渊。

自从西藏抗暴运动遭到镇压以来,我一直密切关注国际社会和海内外华人的动态。我很快发现一个奇怪的现象:从海外多数华文媒体的报导来看,国际社会几乎是一边倒地谴责中共对西藏的镇压,而海内外华人却又似乎一边倒地支持中共对西藏的镇压。这样两种形成鲜明对比的观点同时存在,令人感到费解。不了解事情经过的人还会以为国际社会和海内外华人是针对完全不同的两个事件呢。当然,我也非常清楚,绝大多数海内外华人在这件事上保持了沉默。一位前柏克莱大学中国学生学者联谊会主席说得好:洛杉矶有数十万华人,而参加支持中共的集会的人数不过千人,还不到百分之一,怎么能说绝大多数华人支持中共的镇压呢?究竟海外华人如何看待中共及中共对西藏的镇压?中共作恶多端,为什么还有人支持他们?那些支持中共的人到底出于什么原因和动机?我非常希望能通过我自己的观测得到答案。于是,我最近连续两次前往亲共侨联和学生会在耶鲁大学和纽约组织的“反对藏独支持奥运”的集会。第一次我身穿背后印有“真理正义自由尊严”八个字的T-恤,手举法国记者无疆界组织印制的“五环手铐”标语。我一进去就引起了他们中间为头的几个学生的注意,于是他们对我进行围攻和谩骂;第二次我主动找参加集会的人交谈和辩论,也大有斩获。下面是这两次遭遇“爱国”愤青的经过。希望更多的人能通过我的这两次遭遇,认清这些“爱国”愤青的真面目,同时对中共的邪恶本质有更深的认识。

我第一次遭遇“爱国”愤青是4月26日在康州著名的长春藤名校耶鲁大学。那一天,我和中国和平民主联盟的一些成员驾车从纽约前往耶鲁大学参加人权圣火活动。中国和平民主联盟主席唐柏桥先生应邀发表题为“决胜于奥运”的演说。参加这次集会的有来自美东各地的数十个不同族群的人权民主团体。其中有国会议员代表,美国著名人权活动家及音乐家。与此同时, 中共当局通过他们的代言人在同一时间同一公园举办了另一场支持奥运的集会。很显然他们组织这场集会是要与人权圣火活动唱对台戏。两场集会分别在耶鲁大学大门前的公园的两端,形成鲜明对比。

活动进行到中途时, 我看见参加对面集会的人不时在我们集会的附近路上走动,并高举着五星红旗,摆出一副示威的架式。我提议去对面他们集会的现场,了解一下情况,看他们到底在做什么。于是唐柏桥先生带领我和另两位成员前往对面集会现场。

我们到达他们集会的现场时,他们正在合唱“我的中国心”。接着又开始在台上的人的领唱下合唱“大中国”。由于我身穿背后印有“真理正义自由尊严”、前面印有“We never forget 89 Massacre”字样的T-恤,手上举着法国记者无疆者组织印制的奥运手铐图案的标语牌,他们很快注意到了我。刚开始他们有点不知所措。我注意到中间有一两个人跑去找活动的组织者。很快就有两三个看似学生会头目的人跑了过来,并企图抢走我的标语牌。唐柏桥先生站在我和其中一学生头中间,制止他的粗暴行为。他们眼见不能得逞,于是一窝蜂地围过来,开始大声叫骂。其中一个身材高大的年青人像抢匪一般,将我手上的标语牌夺走,并将它扔在地上。而另一位年青女学生则跑过来将红旗盖在上面,好让其他人看不见我的标语牌。 当我试着将标语牌捡起来时,那位女学生大声叫喊:“你为什么碰我(的红旗)?”我说,“我捡属于我自己的东西,你将你的红旗压在我的东西上面,我不拿开,怎么能拿回我的东西?”她无言以对。他们在围攻我的同时,也在围攻唐柏桥先生。我只听唐先生在与他们辩论时反复强调一句话:“如果你们真的爱国,就应该回到祖国去。”他们中有人反驳唐先生说:“你为什么不回去?”唐先生说:“我下个月就要回去,你们愿意与我一起回去吗?”唐先生接着说,“真正爱国的是我们,而不是你们。中国没有人权,你们为什么不关心?你们抗议CNN,为什么不去抗议一贯撒谎的CCTV?” 他们没有一个人能接上话。一位大约四十多岁、看起来既不像学生也不像教授的人于是带头大声喊叫起来。其他一些年青学生也围上来跟着起哄。我和唐先生被他们团团围住。唐先生指着他们说,“你们应该用嘴来说理,而不是用嘴来喊叫,你看你们多给中国人丢脸呀!”他们全然不顾唐先生说什么,只是一个劲地喊叫。这样一直持续了好几分钟。

由于场面有些混乱,很快维持秩序的警察走了过来。我们跟其中一位带队的警察说明了情况。那位警察意味深长地说,他们知道这些人正在做什么。“美国是一个自由的国家,我们就是想让他们了解什么是真正的自由,什么是游行集会的自由,希望他们有一天能回到他们的国家去争取和行使这些自由。我们对你和你的朋友们所做的争取人权和民主的努力是钦佩的。”

人权圣火集会结束后,我们举行了游行。不出所料,他们中途停止集会,跑过来沿着我们的游行路线对着我们大声吼叫,企图压倒我们的口号声。有段时间场面非常火暴。事实证明,他们举办这次活动就是完全冲着我们来的。

一个星期后,也就是五月四日,纽约亲共侨联和学生会在市政府附近的一个公园举行了一次更大规模的“反对藏独支持奥运”的集会。这一天天色朦朦,我原本不想出门。到中午时分,天气突然转晴,我于是相约李建伟、吴治安等几位好友一起前往。等我们到达集会地点,集会已经举行到一半。会场一片红海,恍若文革再现。我还没有靠近会场,心里已经感到很悲哀。等我进入会场,看到这些参加集会的人多数是二十出头的年轻人,心里更加难过。他们本来是追求真理,追求知识的年龄,如今却热衷于为罪恶累累的中共站台,被中共蒙骗得团团转。我决定找机会与他们接触,并开导他们。于是,我前往一个宣传台前,在声援奥运的布条上大字写上“NOMORE CCP”,“I LOVE CHINA, I HATE CCP”等字眼。令人哭笑不得的是,那些年轻的学生们居然并不在意,他们似乎没看懂我在写什么,还一口一声地谢谢。我看他们实在不知道自己在干什么,只好走开。这时候,有人带头喊口号:“我们要对奥运有信心,大家说有不有?”没想到没有几个人回答。我于是大声应道:“没有”。这一下可不得了,周围的眼光都聚焦到我的身上。有人走过来指着我说,“你为什么说没有信心?”我回答他说,“因为中共当局没有履行对国际社会的改善人权的承诺,如今全世界都在谴责中共镇压民众,侵犯人权,怎么能说有信心呢?”他和周围的人顿时哑口无言。于是,他们中有人突然高声喊叫:“你们是来捣乱的吗?”。我反问他,“我只是想真实地表达我的观点,这怎么能称为捣乱?”他们顿时感到自讨没趣,于是散开了。

过了一会儿,活动快要接近尾声时,我看见几个人一直拿着相机对我照相。我走过去问他们为什么一直对着我照?他们支支吾吾,无言以对。我问他们是否是国内官方电视台派来的,他们不敢回答。不过,他们倒像审问犯人似的详细地询问我的情况。问我叫什么名,从哪里来,干什么的,多大了等。有一位看似领事馆官员模样的人还自言自语地说了一句:“你说话的口音不像是中国人,你到底是哪个国家的?”我大笑起来。也故作神秘地说:“我是百分之百的中国人”(注:我是少数民族,从小说我们民族的语言,因此汉语发音不是很准)。

活动结束后,人群还没有散去。我高声大喊:“中共是杀人党”,“爱国不等于爱党”。这一来他们中间一部分人像受了刺激,突然一窝蜂地围了过来。他们中有位女士质问我:“你为什么说中共是杀人党?你在造谣。”我说,“中共五十几年来,从来没有停止杀人。你难道忘记了六四大屠杀?”这位女士反问我:“你当时在北京吗?如果你不在,你有什么证据证明中共杀了人?”我也反问她:“按你的逻辑,3月14日你在西藏吗?如果不在,你凭什么为中共的杀人开脱?”她一时语塞。于是,他们再次施展他们的拿手好戏—–对着我大声吼叫。我说话的声音完全被他们的吼叫声所淹盖。伴随着吼叫声,我隐隐约约还能听见几句“你这个败类”,“卖国贼”,“你是中国人吗?”等叫骂声,时不时还夹杂一些粗话和脏话。作为一位女性,那些脏话我是无法复述的。听到那些脏话,我觉得他们既可气又可怜。从他们的外貌看,像是读书人,可是,他们却不会讲道理,只会骂脏话,没有比这更让人感到难过的了。

通过这两次与爱国愤青的交锋,我对他们有了更切身的认识。我慢慢认识到他们今天的丑陋表现,有一半责任应该归与中共当局,是中共当局歪曲事实误导了他们,另一半责任则应该由他们自己承担。因为他们生活在海外,完全能够接触到正确的信息,可是,他们仍然是非不分。我相信,有因必有果,谁在自己身上种下怎样的因,就会在自己身上结出同样的果。

在文章结尾前,我想通过这个机会,请教这些爱国愤青几个问题:

你们在海外如此亢奋,动不动就上街抗议,批评西方政府,可你们在国内时为什么从来不去抗议中共当局呢?

你们凭良心讲,你们在美国和西方国家更自由还是在中国更自由?你们在美国享有更多的人权还是在国内享有更多的人权?你们为什么对中国落后的人权状况坐视无睹,而对美国和西方国家的人权问题表现出义愤填膺的样子?难道中国人天生就不应该享有与美国和西方人一样的人权?

你们一会儿攻击日本,一会儿攻击英美,一会儿又攻击法国,德国,现在又攻击南韩,印度,你们要与全世界为敌吗?你们难道就没有思考过为什么这么多国家包括与中共关系非常密切的法国都一致谴责中共当局?

你们在中共的煽动下将矛头对准海外媒体,可是,你们这样做岂不等于说全世界都在批评中共?你们真的认为天下皆错,唯对中共?

你们不久前还大喊要抵制法国家乐福,中共当局还大赞你们的爱国热情,如今一转眼,中共因害怕引火烧身,当心局面失控,你们将矛头对准他们,于是下令全面封杀和阻止抵制家乐福的声音和行为,就连家乐福三个字都遭到网络全面屏蔽。你们对此有何感想?你们不觉得怄气和受到羞辱吗?

当有个别西藏人暴力对待汉人时,中共就大肆宣扬汉人对藏人的仇恨和对立情绪。可是,当有个别中国人暴力对待韩国人,而韩国媒体批评他们时,中共又指责韩国媒体过分宣扬对中国的敌意。这样的双重标准能得到世人的尊重吗?

如果他们能冷静下来思考这些问题,我相信他们不难分清是非,明白自己下一步应该怎样做。说白了,中国目前最大的问题,不是西方人或全世界联合起来欺负中国人,而是中共专制政权压榨百姓,肆意侵害广大民众的天赋人权。因此,要解决中国目前面临的问题,使我们的民族获得世人的尊重,首先要做的一件事是结束中共一党专制,实现民主。@
(http://www.dajiyua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相关新闻
李天笑﹕“爱国”内外两般情 中共调遣有玄机
【热点互动】从王千源事件看中共海外统战(3)
【香港直击】数百红衣人包围“香港王千源”
中共新闻封锁制造愤青
最热视频
【远见快评】左媒揭赵小兰 两会报告除一国两制
【时事纵横】拜登失言泄真相 两会招“两晦气”
【财商天下】天下第一村华西村 神话背后的真相
【秦鹏直播】9成美国人厌恶中共 台欲惩中港贪官
【珍言真语】香港台开播 郑敬基:撑港人拒中共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