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死相许,博士生娶绝症女

人气 1

  两个历经苦难的学子相恋三年,即将走到一起时,女方突然被查出患有尿毒症、双肾萎缩,进入了生命的倒计时。

  查出病5天后,在她的家乡,他们在女孩亲友含泪的祝福声中端起喜酒;两周后,他又在辽宁老家与女孩正式结为连理。

  学校开学了,他在医院里满脸堆着轻松的笑容陪伴着打点滴的妻子,而他的心里却被有生以来最大的一道难题困扰着:以一个博士生每月700多元的补贴,怎样挽救急需换肾的心上人。

  相濡以沫 共度难关

  8月22日,在黑龙江省中医研究院肾病区710病房,几位肾病患者的家属指着3床的一对年轻人说:“这俩孩子实在是太难了……”

  一个黝黑瘦小、戴着眼镜的女孩无力地靠在床铺上打点滴,一个高大健壮的小伙子坐在凳子上笑眯眯地陪着她说话,脸上丝毫看不出“难”来。这对年轻人,就是哈工大博士生孙亮和他患尿毒症的新婚妻子李建。

  孙亮和李建是通过他们在黑龙江大学的一个共同的朋友认识的。“后来我又开始有目的地和她交往。”孙亮回忆起往事依然很甜蜜。

  孙亮考上了东北林业大学,而后考取哈尔滨工业大学的硕士研究生,去年成为哈工大材料学院的博士生。三年前与李建相识之后,孙亮开始和她一起共度难关。

  那时候,孙亮列印出售化妆品的小广告,然后两人分别贴到自己学校的各个宣传栏,李建再去进货、送货,在两个人的共同努力下,李建顺利地完成了学业。

  “我啥时候都不会丢下你”

  晴天霹雳震懵了孙亮和李建的亲属,李建的表姐和叔叔善意地劝孙亮先别和李建结婚了,他们不忍心拖累这个小伙子。可孙亮坚定地说,那不可能。

  7月30日,两位年轻人在李建亲友们的祝福声中端起了喜酒,他们只告诉李建她得了肾炎,没什么大不了的。

  在老家正式结婚后回到哈市,孙亮带李建来到省中医研究院接受中医治疗,因为这里的费用相对便宜一些,目前李建的病情还比较稳定。但记者从李建的主治医生那里了解到,她的尿毒症已经处于晚期,双肾均开始出现萎缩,要挽救她的生命,最根本的办法就是及时换肾。

  “我现在真的觉得是走投无路了。”孙亮叹息着,“我的父母帮不上忙,她是个孤儿,她表姐给拿来四五千元,但恐怕也是力尽于此了。现在,我们惟一的经济来源就是我读博士的补贴700多元。”

  每天打完点滴,孙亮都陪着李建出去散心,已经知道自己病情的李建经常痛哭失声:“我还什么事都没来得及做呢,就要这么死了……”孙亮说,每到这时他都强忍着不和她一起流泪:“不管想什么办法,我都不会眼睁睁地看着你离开我。你放心,我啥时候都不会丢下你……”

  噩运降临婚前

  去年,李建会计学专业毕业,不图清闲的她应聘到一家私企任出纳,工作十分繁忙,但她觉得很充实。更让她兴奋的是,转正后,她的月薪可以达到2000多元,这让她觉得生活有了奔头。

  7月末,两个人首先回到了李建的老家,向她的亲戚朋友宣布这个好消息。刚回去不久,李建开始发现自己的双脚出现浮肿。7月25日,孙亮和李建的表姐带着她到当地一家医院检查,原来,26岁的李建得了尿毒症。

  ■新闻人物 孤苦女孩打工供自己上学

  据介绍,李建的父亲曾在大庆油田工作,后因身体不好回到老家的一家企业。她的母亲曾是一个在当地小有名气的中医大夫,李建是这对夫妇的独生女儿。

  1999年5月,在李建即将走进高考考场的时候,她的母亲不幸去世,这个沉重的打击令她发挥失常,最终只考取了哈尔滨一所专科学校。

  噩运接踵而至,就在李建大二的那年11月,她的父亲病逝,李建成了孤儿。

  父母的相继离去没有动摇李建求学的决心,她利用一切闲暇时间打工挣钱。

  从上大一开始,李建就做起了家教。有一阵,她在一户人家做家教,每次晚上上完课,她辗转回到学校的时候,已经是晚上10点钟。此时,她还要复习自己的功课。2002年,李建终于通过“专升本”考试,成为东北农业大学的一名本科生。

(文章来源): 文新传媒http://www.news365.com.cn

相关新闻
隋唐五代的服饰 (6)
都市花园游击队出击!
李大卫:问世间情为何物?
黄绍麟:微软强娶Yahoo   过门后能否善待
最热视频
【十字路口】武汉疫情惊人 战狼放软6大因素
【纪元播报】独家:中共一网打尽式舆情维稳揭秘
【一线采访视频版】中共黑手伸向中产阶级?北京民宅被强拆
【珍言真语】程翔:跳过北戴河 习避问责图连任
【罗厨寻味】姜葱水浸鲩鱼
【新闻看点】美大动作踩红线 北戴河要翻腾了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