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人传记精选:麦克阿瑟(29)

  人气: 5
【字号】    
   标签: tags: ,

【大纪元8月1日讯】潘兴一直坚持要求建立一个独立的美国集团军,尽管受到英法强大的政治压力,他最终还是如愿以偿了。这是他的最高成就,赢得了每一个美国士兵的钦佩。8月份这个集团军组建时,他非常骄傲,亲任美军第一集团军司令。这是支庞大的队伍;14个师,平均每个师2.5万人,外加主要由法国人组成的10 余万人的后勤部队,提供给养和维护。

摆脱了英国人和法国人的指挥之后,潘兴的信心增加了。他蔑视他的盟友传授的那一套。他认为:“在现代战争中,他们落伍了。”他坚信阵地战即将被淘汰,运动战即将来临。他的军队将按他的方法作战,然而即使他当时确有一套作战方法,他也会用骑兵来打仗。他要求在美国召募两个骑兵师运往法国。马奇拒绝了这个奇怪的建议,他看不出骑马挥刀的冲击对机枪和轻型快射火炮能占什么优势。”
潘兴建议用第1集团军50万人的兵力进攻圣米耶勒的德军凸出部。该凸出部切断了巴黎到南锡的铁路线,使法国人无法得到一些最好的铁矿资源。它还是进攻凡尔登德军最佳的集结地,并有助于德军守住法国重要的工业中心梅斯城。

潘兴计划投入他所有的兵力,以这种方式来证明运动战的优越性实在很奇怪。把2000人放在二平方英里内投入战斗是法国、英国和德国指挥官们想都不敢想的。这会导致过分集中,如果德军炮火猛烈并且反应迅速,伤亡将极大。麦克亚瑟对第42师的一名军官说,肖蒙传言“要攻下圣米耶勒美军将付出伤亡 75万人的代价”。

当第42师准备进攻时,麦克亚瑟决定给全旅放假几天去巴黎。对他们很多人来说,这可能是最后一次享乐。但是潘兴认为,普通士兵只是些“躯体”,象弹药一样供消耗,他觉得士兵不应放假,最多在简陋的小村庄或他们仍然碰到的被战火摧残得七零八落的小镇休息一二天。麦克亚瑟的部下在去巴黎的路上被宪兵拦住,在用枪口的威胁下返回旅部。他们恨透了潘兴,但对他们的旅长却更忠心了

尽管第42师迄今为止表现出色,潘兴还是没把彩虹师放在心上。与大多数正规军官兵一样,他有看不起国民警卫师的倾向。9月7日,他到第1师和第42师颁发奖章,麦克亚瑟和多诺万就是在那时获得了服役优异十字勋章。当潘兴在他的日记中写道:“第1师的仪式很好。第42师却组织得非常糟糕。”
对圣米耶勒的进攻定在9月12日上午5点。大家没指望麦克亚瑟参战。9月10日他得了流感,虚弱得连站都站不起来。即使这样,他发誓他将率领队伍参战。

根据潘兴的计划,进攻前的炮击被减少到最低限度,指望再次打敌人个措手不及。这一消息吓坏了部队,第42师的炮兵军官也同意这是个糟糕的计划。趁敌人不备偷袭的机会是零。麦克亚瑟拟定了自己的方案,为自己的旅提供了充足的炮火支援,但他未向肖蒙的司令部通报他的计划。“有时候就是不服从命令使你出名。”他对一名满脸钦佩的炮兵上校说。

9月11日,牛顿‧贝克尔拜访了肖荣。他想看看第1集团军首次亮相的战斗。他问,他能带什么忙吗?潘兴说;“只有一件事,祈祷来雾。”早上 5点部队跃出战壕时,一场令人安慰的雾罩住了圣米耶勒的凸出部产但这就是全部的有利条件了。过去的两周一直下大雨。部队在一片泥泞中跌跌撞撞地前进着。
从西面和南面合围攻击的目的是在德军撤退之前插入凸出部的敌阵,牵制住敌军。这一计划推一的问题是德军已经在撤退了。他们的人数已经减少到2.3万人,在第1集团军冲进大雾的两天前他们就接到了撤退的命令。

麦克亚瑟发着烧,似乎不可能参加攻击了。但是他不,他命令,如果必要,4名传令兵将用担架抬着他上战场。当弹雨横飞时,他要在战场听听飞来的炮火那动人心魄的音乐。随着零时临近,他振作精神视察了亚拉巴马第167步兵团。炮击开始后,他换上士兵服,拿起一支步枪和一把刺刀,随着哨声率领B连冲出了战壕。

潘兴的第1集团军迅速向前推进。它在各个方面都占有绝对优势。支援部队的空军有近1500架飞机,大部分是法国飞机,但由比利‧米切尔指挥,此外还有一个美国坦克旅,拥有30辆雷诺坦克,由小乔治‧S‧巴顿上校指挥。9月12日下午,巴顿率领他的坦克部队前进。
几小时后巴顿写信给他的妻子说:“我正好行进在一个旅的阵地上。他们都卧倒在弹坑里,但麦克亚瑟将军没有,他站在一个小高地上……我走过去,一阵炮火向我们袭来……我想两个人都想离开但又不肯开口,于是我们就等着炮火向我们扑来。”当一发炮弹在他们身边爆炸,尘土扑面而来时,巴顿直直地站着,但向后退了一步。“别害怕,上校,”麦克亚瑟幽默地说,“你是听不到打中你的那发炮弹的。”这一天麦克亚瑟在战场上的表现使他赢得了第5枚银星勋章和巴顿永久的尊敬。他告诉他的家人说麦克亚瑟是“我见过的最勇敢的人。”

对德军来说,一次开始有秩序的撤退成了一次大溃败。德军急切地向他们所见到的几乎每一位美国军官投降。有的投降了麦克亚瑟。德国人也使巴顿的前进速度慢了下来,他们急切地向他高呼“我投降”,然后走进俘虏队伍。不管怎么说,这场战斗已经胜利了。梅斯还有14英里远。麦克亚瑟仅带随从参谋作了一次指挥员现地侦察,他们到了梅斯城市的郊外。两个世纪以来,梅斯是地球上城防最坚固的地方之一,但麦克亚瑟几乎可以确定它实际上已无防御可言。他回去后恳求梅诺尔允许他的旅作一次闪电攻击,占领该城,但这已经超越了梅诺尔的许可权。

麦克亚瑟急忙赶往潘兴的司令部。他争辩道,盟军可以从梅斯进军德国中部。他保证48小时拿下它。“总统将任命您为元帅,”他说,“我想您也会同意我将赢得第二颗将军星。”

潘兴对此不予考虑,不想冒任何风险。他不是那种口齿伶俐的人,当然也不打算与麦克亚瑟这种善于言辞的人争论,他吼道:“滚出去!少管闲事。”
  
麦克亚瑟忿怒地离开了肖蒙,他气呼呼地对他的副官沃尔特‧伍尔夫上尉说:“我犯了个错误。我应该先拿下梅斯,然后再征求他的许可!”

很多年后麦克亚瑟还十分生气,认为这是一个大的战略失误。但极有可能的结局是,即使第84旅占领了梅斯也会被德军的反击所击溃。第1集团军缺乏机动和后勤来占有并保住这么大的城市。
到9月16日,圣米耶勒行动实际已经结束。它的顺利是任何人事前都没有料到的。英国军事历史学家巴兹尔‧利德尔‧哈特爵士开玩笑说,圣米耶勒是“美军和德军换防的战区。”伤亡代价是70000人,其中第42师伤亡1200人。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渡河时间定在7月28日晚,但在整个白天河边爆发了枪战。当夜幕降临时,彩虹厂各团踏上横跨小溪的独木桥,还未来得及爬上对岸,就被猛烈的迫击炮和机关论压住了。麦克亚瑟的午夜战报开头用了一句生动的话:“步兵激烈战斗的一天。”他曾冲出去召集部队,因此获得了第三枚银星勋章。德军不仅没有撤退,而且在俯瞰奥尔克河的高地上构筑了工事。德古特判断失误,而彩虹师因缺乏炮火支援付出了血的代价。
  • 虽然麦克亚瑟现在已经是将军了,但他决定继续做他的参谋长,当一名战斗的士兵。比起在战场上领兵,当师参谋长肯定不可能有那么荣耀和令人激动,但这种指挥工作仍然有其挑战性。后来的四星将军,第二次世界大战中马歇尔的得力助手汤姆‧汉迪说:“他生就一副帅才!他使普通的人干出了一流的活儿。”
  • 在香槟城兰斯的北面是德军坚固的阵地,并且他们有一条狭长的楔形阵地一直插到马恩河——这是历史上入侵巴黎的路线。凯撒曾经走过这条路;匈奴阿提拉也走过。1914年,德国人也来到这条路上,但遗憾地功败垂成。他们最近一次向巴黎的进军在离马恩河几英里处的蒂耶里堡受到法军和美军的阻击。
  • 1963年,MCA公司董事会一直在强逼瓦萨尔曼拿主意是否应听从一个顾问的劝告买下这座塔楼当旅馆和公寓。律师阿尔伯特‧道斯金德负责估价。是道斯金德娩救了这个电影制片公司。一天道斯金德在市中心的农贸市场买东西,他看到在费尔法克斯街和第3街上有许多摇摇欲坠的被用来贮藏水果和蔬菜的小屋和快餐柜台,它们就位于好莱坞外围不远处。
  • 有一名军官几乎肯定不同意这一点,那就是潘兴。了解情况的人都知道,19世纪的战场规模都很小。现代战场一般很大,一个人只能看到很小的一部分,而且,军事组织要复杂得多。潘兴中肯地指出:“将军身先士卒,挥舞着军帽,高呼‘弟兄们冲啊’的时代在实战中已经成为过去。”
      
  • 由于这种歧视的影响,也由于斯皮尔伯格一向对学校学习没有兴趣,他的学习分数从未高过,在萨拉托加且继续下降。当他沮丧地以平均分数C的成绩从中学毕业时,很显然,没有一所专业大学愿意接受他。不上大学就意味着应征入伍。他说:“呆在越南以外的地方,我可以做任何事。”这个愿望正好与他成为导演的志向吻合。21岁前,这种志向就融进斯皮尔伯格的思想里。
  • 为了不让他热爱的师变得平庸无奇,麦克亚瑟努力防止人才流失。肖蒙的司令部两次想调威廉‧多诺万到战地军官学校任教官。麦克亚瑟回绝了两次。当司令部第三次想调时,多诺万自己恳求留在第69团自己的营里。麦克亚瑟说:“比尔,做得对。别让他们把你从前线调走。战斗的人才是真正的士兵。”这是麦克亚瑟一生都信奉的信条之一。无论一个参谋军官的职位多高,无论他在其他的军兵种里多么出色,比如军需兵和信号兵,他总不是一名完全彻底的战士。要理解麦克亚瑟评价他人的方式,记住这一点很重要。他把多诺万带到肖蒙,一起亲自向潘兴请求让多诺万保留原职。这次播兴发了慈悲。
  • 斯皮尔伯格回忆起阿诺德有一次愤怒地冲出家门大吼道:“我不是这个家的家长,可我还是这个家的男人!”——后面跟着的是一串很伤人的话。后来史蒂文也冲出这个沉默得让入感到寒冷的房子,冲进电影院温暖的怀抱中去了。
  • 第7集团军司令乔治斯‧德‧巴扎莱尔因麦克亚瑟在这次袭击中的表现立即向他颁发了十字军功章。这是法国人的风格——迅速自主地颁发奖章。这一传统可以追溯到拿破仑时代。美国远征军则更为保守和官僚,但在梅诺尔的热心推荐下,麦克亚瑟后来还是因这次袭击得到了他的第一枚银星奖章。
  • 斯皮尔伯格也对〈外星怪物》(The This From an other World)这部电影十分欣赏。因为像霍华得‧哈克斯这么一个大导演拍这么一部以科幻内容为主的片于是个少见的例子。这个剧本之所以引人因目还有一层重要的关系,它是约翰‧坎贝尔在成为《模拟科学幻想/科学事实》杂志的编辑之前根据小说《谁去了那儿?》(Who goes,There?)改编的,它也像大多数坎贝尔的作品一样是一部让人赏心悦目的反传统作品。它描述了一个被撞坏了的外星人毁坏了一个北极研究站,并打倒了一个对他表示友好的科学家,几名专业人员为了拯救世界只有把他杀死。最后,一名记者报导了此事,他警告所有听众:“要注视天空,时刻注视着天空。”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