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人传记精选:麦克阿瑟(34)

  人气: 3
【字号】    
   标签: tags: ,

【大纪元8月31日讯】然而不久以后,强迫过艰苦生活的诱惑力消失了。一天,他和几位纽约的体育作家共进午餐。他们用金盘子吃饭,深有感触。他带他们参观了地下室的吊床,他们感触更深了。大约一周后,厨师报告说一只金盘子丢了。校长的房子翻了个底朝天。没有金盘子。由于体育记者们是和他进餐的最近一批人,他写信问他们能否解开这个谜。其中一人恶作剧地回信说,如果麦克阿瑟真像他说的那样一周在地下室睡好几次,他早该发现丢失的盘子了。盘子就在吊床上叠着的两床毯子中间,是作家藏的。
  
麦克阿瑟任校长时,学员队只是一群乌合之众。有的人甚至不穿学员灰制服而身着政府发放的正规军制服,这正是一个机构迷失方向的外在表现。欺辱新学员和规章制度方面的传统仍在延续着。欺辱行为最近导致了一名学员死亡。
  
令人吃惊的是,规章制度与麦克阿瑟当学员时几乎没什么改变。例如,吸烟受到严格控制。学员小卖部只出售一种牌子的烟——布尔‧德汉姆,它只适合于制作烟卷,但吸烟卷是被禁止的。学员必须用烟斗抽布尔‧德汉姆,并且只能在他们的寝室里,在规定的时间内。
  
麦克阿瑟从不很在乎衣着,也就容忍军容风纪标准有所降低。早期的毕业生康拉德‧巴布科克上校探望儿子时大吃一惊。鼓号队大约有20名士兵,他们在学院奏乐,领学员去餐厅。“这是我所见过的外表最糟糕的队伍。”巴布科克当学员时,鼓号队曾“几乎和学员队一样精悍。”这正是麦克阿瑟不关心而老毕业生们关注的事。
  
麦克阿瑟最初处理的几件事之一是欺辱的丑闻。他仍然对他自己的经历耿耿于怀。“我受的欺辱比我班上的有些人更残酷,”他告诉他的副官加诺少校,“那些欺辱他人的家伙似乎很高兴自己很残酷,但由此在我心中引起的对他们有些人的怨恨永远也无法消除。这对我对他们都是个悲剧性的结果。”
  
他召集了一帮高年级学员与他会面商讨欺辱一事。他没有敬礼,而是与每个人握手、递烟、拍他们的手臂。大多数人都被他迷住了,但至少有一个人认为这一切很做作,怀疑新校长是否真心实意产麦克阿瑟请这些高年级生组成一个委员会,拟定一个行为准则,制止欺辱行为。
  
他到任后不久就极不情愿地接受了别人的劝说,允许发行一份学员报纸。当时很多有名的学院都有学生报。这么做似乎很开放,而且肯定会受到学员的欢迎,于是他就效仿了。不久,一份名为《号角》的周报开始发行,但几期后上面发表了一封信,批评麦克阿瑟在欺辱问题上的政策。
  
没有什么比在报纸上受到攻击更令麦克阿瑟生气的了。他过于敏感,极易受伤害,最微不足道的批评都会像牛鞭抽打一样刺痛他,灼伤他,公开的批评更令他加倍痛苦。他那招麻烦的傲气和动则发怒的自尊心,在火山爆发似的愤怒和无法平息的痛苦中炸开来。《号角》刚开始分发,战术教官们就冲出来到处收缴。没收的报纸被付之一炬,《号角》被停刊,麦克阿瑟把分管审查《号角》的阿奇博尔德‧V‧阿诺德少校立即派到远离西点军校的一个要塞。
  
与此同时,反欺辱委员会正在制作一本小册子,严禁危险的作法,如让新兵在裸露的刺刀上方做劈叉动作。徒手拳击也遭到禁止。只要方式含蓄一点,轻微的欺辱仍然是允许的。新准则被采纳,并在很大程度上得到了实施。但麦克阿瑟仍不满意。委员会做得不够彻底。劝说无法实现他的目的,他便关闭了野兽营。战术教官全权负责新兵的头3周训练。
  
麦克阿瑟决定仿效第一届年级委员会,让学员成立一个荣誉委员会,正式肯定并实施现存的荣誉准则。这一准则禁止撒谎、欺骗和偷盗,它源于一个世纪前的西尔韦纳斯‧塞耶时代。迄今为止它都是由战术教官来执行。麦克阿瑟坚定地把它交给了每班最出色的学员手中。他和丹福德还着手处理纪律管不到的繁琐小事,他们消除了大部分这类事,对学员和教官都有好处,尽管这对学术委员会大多数成员的血压并无好处。
  
麦克阿瑟从来没有真正受到学员的欢迎,主要原因是他对欺辱采取了强硬的立场。学员们仍然认为欺辱是一种合法手段,淘汰那些不适合作军官的年轻人。麦克阿瑟大概后悔自己不受欢迎,但他不是到西点军校来受人喜欢的。他到那儿是为了帮助这些人为下一次战争作好准备。一天,3名学员来找他,抗议受到不公正的惩罚。战术教官罚他们在寝室禁闭3个月以及大量的惩罚性行军(包括身着全套制服,扛着步枪在一小块地上正步走数小时),因为他们做错了一件他们发誓从未干过的事。他们要求军事法庭澄清事实真相,他们肯定可以证明自己无罪。
  
麦克阿瑟的回答是“与日本的战争是不可避免的。”他进一步解释了原因。一旦战争来临,他接着说,美国将需要所有能找到的、受过职业训练的军官。西点军校完成其训练军官任务的好坏可能将决定战争的结果。3名学员为占用他的时间向他道谢,然后一句抱怨也没有就去接受他们的惩罚了。
  
麦克阿瑟神秘的部分原因是他超然在上的态度。有时他好像故意拉开距离,以增加他所致力的个人传奇色彩,距离给人以神秘感……有时候。但也可能被误解。西点军校的许多军官都为他的超然而不解和生气。他不合群似乎是一种优越感的表现,仿佛没有人有资格与他混在一起。
  
他选择了他父亲的生活方式。亚瑟‧麦克阿瑟就不与他的军官兄弟们打交道。相反,他有意把他的空余时间花在读书和思考上,而不是“波旁”威士忌、扑克或闲谈上。儿子和父亲一样不善闲聊。尽管道格拉斯‧麦克阿瑟有着艺术家的气质和学者的能力,在学识方面他的背景知识也很广,但在其他方面却知之甚少。他对艺术、文学、科学、技术、经济或哲学既不热爱也不感兴趣。他对书籍的兴趣也仅限于对他前途有帮助的非故事性著作。他是个军事功利主义者。他喜欢骑马,并且是网球好手,但这些活动都是功利性的:它们帮助他保持健康。他唯一热衷的是橄榄球。
  
麦克阿瑟作为学员进入西点军校时对这项运动极为热衷,但他个子太小,进不了大学队。当他作为校长重返军校时,他带着同样的热情以及对橄榄球为什么重要的深刻见解:他发现了第一原理,发现了其背后的真实。一次他向加诺表露了他为什么认为橄榄球对学员教育至关重要。
  
“看那边,”他用他那悦耳的、舞台演员般的声音说道,“我坚信参加有组织体育运动的人能成为最好的士兵。他们是我最可靠、最能吃苦、最勇敢的军官。与其他人在游戏规则下进行体力竞争的人最容易接受并遵守纪律。他们是出色的人……因此,我建议学院把运动员,那些参与身体接触运动,尤其是橄榄球运动的人。”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麦克阿瑟很少待在办公室。他每天上午二三点左右到那儿处理他的信件。中午到下午1点召集各部门成员开一次办公会。午餐时间两小时,他可以小睡一会儿。然后他回到办公室再待两小时,5点钟回家看母亲。他一周至少与学术委员会开一次晚间会议。
  • 战后不到两周,麦克阿瑟就被迫将彩虹师的指挥权交给了查尔斯‧A‧弗拉格尔少将。他本来应该留在这个师等他的第二颗将军星批下来,但这已经不可能了。停战后的第二天,马奇冻结了提升。在陆军部千方百计解决复员问题期间,不再授将军衔。麦克阿瑟回到了第84旅旅长的位子上。
  • 他独自一人逃生。为什么?这没有道理。在这种狂风暴雨般的炮火下幸免,而且毫发无损,这只能是命运。对一个虔诚的基督徒来说,这是上帝的意志。他之所以幸免是因为受到全能的神的保护;除此没人能做到。其他的解释都不通。麦克亚瑟爬回第84旅的防线,既惭愧又惊愕,并且还得意洋洋。“那是上帝,”他说,“他用手引导我,像他引导约书亚(译注——以色列人的头领,摩西的后任)那样。”
  • 1950年韩战爆发,盟军统帅麦克阿瑟在仁川登陆之后想将战线延伸至中国大陆东北,并建议中华民国军队投入韩战与中共对抗;然而美国总统杜鲁门,害怕惹怒苏联及中共进而引发三次世界大战,不但拒绝麦克阿瑟的战略计划,甚至将之免职,使得盟军反攻大陆的计划功亏一篑。
  • 扫清圣米耶勒凸出部后的两周,50万部队向东行军60英里,进入默兹河一阿尔贡地区。其他各师也赶到了。潘兴发现自己有100万军队开展下一次攻势,其中85%是美国人。

    创建了这支庞大的军队后,潘兴在选择一个他的军队能完成的战略目标。他和参谋们盯上了色当一梅济耶尔一卡里格南铁路线。重创此线将使德军西部前线两侧的交通大部瘫痪。然而,要达到这一目的,他们必须首先突破克里姆希尔特防区,这是一个严密的防御体系,德国人把这块死亡之地建在默兹河与阿尔贡森林之间。

  • 潘兴一直坚持要求建立一个独立的美国集团军,尽管受到英法强大的政治压力,他最终还是如愿以偿了。这是他的最高成就,赢得了每一个美国士兵的钦佩。8月份这个集团军组建时,他非常骄傲,亲任美军第一集团军司令。这是支庞大的队伍;14个师,平均每个师2.5万人,外加主要由法国人组成的10 余万人的后勤部队,提供给养和维护。
  • 渡河时间定在7月28日晚,但在整个白天河边爆发了枪战。当夜幕降临时,彩虹厂各团踏上横跨小溪的独木桥,还未来得及爬上对岸,就被猛烈的迫击炮和机关论压住了。麦克亚瑟的午夜战报开头用了一句生动的话:“步兵激烈战斗的一天。”他曾冲出去召集部队,因此获得了第三枚银星勋章。德军不仅没有撤退,而且在俯瞰奥尔克河的高地上构筑了工事。德古特判断失误,而彩虹师因缺乏炮火支援付出了血的代价。
  • 虽然麦克亚瑟现在已经是将军了,但他决定继续做他的参谋长,当一名战斗的士兵。比起在战场上领兵,当师参谋长肯定不可能有那么荣耀和令人激动,但这种指挥工作仍然有其挑战性。后来的四星将军,第二次世界大战中马歇尔的得力助手汤姆‧汉迪说:“他生就一副帅才!他使普通的人干出了一流的活儿。”
  • 在香槟城兰斯的北面是德军坚固的阵地,并且他们有一条狭长的楔形阵地一直插到马恩河——这是历史上入侵巴黎的路线。凯撒曾经走过这条路;匈奴阿提拉也走过。1914年,德国人也来到这条路上,但遗憾地功败垂成。他们最近一次向巴黎的进军在离马恩河几英里处的蒂耶里堡受到法军和美军的阻击。
  • 1963年,MCA公司董事会一直在强逼瓦萨尔曼拿主意是否应听从一个顾问的劝告买下这座塔楼当旅馆和公寓。律师阿尔伯特‧道斯金德负责估价。是道斯金德娩救了这个电影制片公司。一天道斯金德在市中心的农贸市场买东西,他看到在费尔法克斯街和第3街上有许多摇摇欲坠的被用来贮藏水果和蔬菜的小屋和快餐柜台,它们就位于好莱坞外围不远处。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