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投书:跪请西方政要联手紧急营救中国良心高智晟

【字号】    
   标签: tags:

【大纪元8月7日讯】我是一名大陆法轮功学员,昨天在网上看到关于高智晟律师的最新报导,虽然最近的消息不知道是否属实,但是这一年来,我们一直关注着高律师的处境。以前,关于高律师的消息基本是胡佳先生提供的,可是这位义士现在已经因言被捕入狱,留下年迈的父母,弱妻幼女艰难度日。最近的报导说中共当局逼迫高律师诽谤法轮功,为中共恶党歌功颂德。遭到高律师拒绝后,便对高律师施以酷刑,百般凌辱折磨。

我不认识高律师,只是知道他是律师界代理法轮功案件的第一人,在接受石家庄法轮功学员黄伟的委托后,高律师开始了为法轮功辩护的历程。

在这个过程中,高智晟律师发现了中国司法界惊人的黑幕。“此时此刻,我用颤抖着的心、颤抖着的笔记述着那些被迫害者六年来的惨烈境遇,在这次令人难以置信的野蛮迫害真相中,在政府针对自己的人民毫无人性的残暴记录中,其最持久地震荡着我的灵魂的不道德行为记录”。(《必须立即停止灭绝我们民族良知和道德的野蛮行径——高智晟致胡锦涛温家宝及中国同胞的公开信》)。详见高智晟律师呼吁胡温停止迫害法轮功的三封公开信。在我的印象中,这位奇伟的黄土高原的儿子义薄云天,顶天立地。我记得,看了第三封公开信后,我几乎要窒息了。

我也是法轮功学员,无法想像那种暗不见天日的罪恶长达9年之久。随后,当局对高智晟律师迫害一步步升级。吊销律师营业执照,非法监视居住,直至被它们非法抓捕,甚至被它们非法判刑。在这过程中,那些堂堂七尺的国保警察们对高律师的妻女大打出手,对他的幼子恐吓,甚至在孩子丢失后不闻不问,还不停的去幼儿园骚扰。正常的生活被中共梦魇般的折磨完全打碎了。高律师在2007年致信美国国会后,全家失去消息,直至今日。

设想高律师一家在恶魔的折磨下痛不欲生,作为一名法轮功学员我无法沉默:高律师的所作所为仰不愧天,俯不怍地。大写的人字洋溢着生命的尊严。高律师所遭受的迫害控诉了中共当局的无耻和邪恶,就为高律师因为为法轮功直言上书获罪这一点,我跪请西方政要联手救救高智晟律师全家。我希望你们在奥运召开之际,要求中共无罪释放高律师全家,发放他们全家的护照,也请西方社会能接纳这位中国的义士。

我长这么大,在公共场合只跪过我的母亲。那是1999年,我因为去天安门和平请愿,在写有“法轮大法炼功点”的横幅下炼功,被中共非法抓捕。在老家的看守所里,我的家人和单位去看我,当然他们希望我写一个不炼法轮功的保证书,只要写了,我就可以回家。可是我不能写。法轮功哪里错了,我们有信仰自由的权利。母亲在劝说无望的情况下,当着20多人给我跪下。我也给我母亲跪下了,母亲生养我一场,我对母亲的一跪,也是对母亲养育之恩的回馈。当时,我没有想到我能活着走出看守所。

后来,我再次被国保从单位非法绑架,在被它们刑讯逼供的过程中,它们强迫我下跪,我不跪;它们就踢我的膝盖,我就势坐到地上,依然不跪。在新唐人的“世事关心”栏目纪念7.20九周年的节目中,听着主持人在读摘自高律师第三封公开信的选段,酷刑让我忍不住失声痛哭。“非人哉,非人哉”我心里重复着这几句话。

中国有句话“男儿膝下有黄金”,我只是一个女子,我跪请西方政要联手紧急营救中国良心高智晟!在高律师这件事上,我希望西方政要联手发声,紧急营救高家,以确保高家一家性命无忧。谢谢你们的付出。

请阅读高律师的专集<<神与我们并肩作战>>

大陆法轮功学员@
(http://www.dajiyua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评论
2008-08-07 2:24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