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毁灭(3)

晨风清
  人气: 6
【字号】    
   标签: tags: ,

2

爸爸一到机关,就参加了由宣传部牵头的内部会议,听取各方面自调整时期以来的意见。部长在台上讲话:“……自中央放宽农村政策后,返县还社,返社还队,(‘一县一社,县、社合一’。一县一社,即一县一个公社,全县统收统支,统一核算,共负盈亏,原来各社队的收入统一交县,支出统一由县核拨,供给标准,工资水平全县基本上—致。)农村恢复自由市场集市贸易,允许拥有自留地……”

下面就议论纷纷:“农民生活好过多了……都说像解放区的减租减息……”这话挺耐人寻味。部长在台上念:“现在宣传三年自然灾害,苏联逼债…………宣传苏联撤退专家和撕毁156个经济技术援助合同,逼债14个亿,用我们的农产品抵债……鸡蛋用圈子套,小了还不要……群众比较相信……”,台下说:“刘主席搞经济恢复工作……群众比较相信……在人民群众中的威信高……有喊刘主席万岁的……”“大跃进之前,农民吃不饱。毛主席说,咱们来个痛快的,把你的口粮都拿出来,送到食堂来,我让你们猛吃大吃。农民很高兴,把口粮拿出来送给食堂。毛主席一方面让大家猛吃,一方面从后门把粮食往外运,送给苏联换核技术和米格飞机……”

“现在有人散布‘吃穿用,农轻重’,而对攻台不感兴趣。”龙部长在台上清了清嗓子,加大了麦克风的音量,继续念报告:“前一段,刮过一阵‘单干风’、‘翻案风’……‘懒、谗、贪、占、变’……要加强反腐防变……美国国务卿杜勒斯说……”“现在群众说:‘三天不学习,赶不上刘主席……’”下面议论一片。

“58年至60年粮食大出口,59年粮食出口比58年提高一倍……为了军购付款!”

“听说62年时,还有人喊‘消灭人民公社!打倒毛主席!’”

“河南的……水肿病,吃观音土……村里连猫狗都饿死,很多人家灭门……”

“不光饿死人,还吃人肉……广播里天天喊三面红旗,大好形势……”台下乱哄,议论声嗡嗡。

爸爸坐在台下,人群中的一些议论,是听到过的,无论是火车、还是汽车下乡,都有人在议论;所讲到的一些,也都是事实。不光老家来人反映,就是自己原先在上海的单位,机关食堂也做过‘狮子头’,就是酱油冬瓜;机关供应最好的蔬菜就是包心菜,还是政府特别照顾新闻单位的;那时全社会鼓动养‘小球藻’,吃南瓜秧、红薯梗、打榆钱子……‘瓜菜代’,喝的真是清水酱油汤……

“哎,老成,你们那时怎么样?”身旁坐的党史办老方问。“是是,哪里都一样……”爸爸应了一声,心里想:“怎么会走到这一步呢?”叹了口气。

大跃进、公社化运动,全国城乡砍树砸锅炼铁,大搞深翻地,放高产卫星,最高亩产‘13万斤’,折腾成三年大饥馑。地方官员严禁农民上访申诉和逃荒讨饭,只能在家坐以待毙。当年饿殍盈野,哀鸿遍地,甚至人相食,多户人家死绝,活人不够掩埋死者。爸爸不由得想起初来时听到流传颇广的说法——1962年初,刚刚走出三年大饥荒深渊,国家主席刘少奇对即将赴任安徽省委第一书记的李葆华说:“回去以后,把前三年的历史写本书,如果勇敢些,就把它编剧演。再勇敢些,就立碑传给后代……”

“哪有什么灾害?走到哪里都是好天气……”

台下有人嘀咕,“1962年‘七千人大会’,刘少奇都说大跃进失败是‘三分天灾,七分人祸’……”

又有人小声哼唧。“一斤胡萝卜都卖60多元哎……”

爸爸开始回想到,那时在商店看到的蛋糕是100多元一盒……这还是上海,国家重点保证;又想起一到庐城时带小诗上街看到,就是老母鸡一只也卖到100多元,一般城市……乡村……真不知什么样……

一场扩大会就这样开成诉苦会,怎么都像右派分子碰头会,部长皱了下眉头。“其它方面,文教口的同志有什么要求……”主持人拍拍麦克风。

“现在提出反对苏联现代修正主义,那么,小学教材中的一些课文还能不能用,像‘丹柯的故事’、‘卓娅和舒拉’、‘马特洛索夫’……还有课外阅读的‘保尔房虏金’……”教育局的同志问。“还有高尔基的小说……还有一些苏联电影,像‘乡村女教师’、‘驯虎女郎’……”文化局的同志也提出疑问。“这个……中央还没有政策……好象很复杂……”宣传部领导抬起头,“我们会记录下来,向上汇报……”

“62年周总理、陈毅元帅在广州会议上,为知识分子‘摘帽加冕’,说知识分子是劳动人民一部分……有些右派分子家属生活困难,是否考虑给以解决……”

“庐山会议……搞‘反右倾’,现应加紧对‘反右倾’甄别……很多同志意见强烈……”台下呼声四起。

“现在这个‘史学革命’,古代政治家、思想家、军事家甚至科学家、文学家,不是被说成是‘统治阶级的代言人’,就是被定为‘封建王朝的御用工具’,只剩下扯旗造反、上山落草,才是英雄。对农民起义一概推崇,那张献忠四川杀人怎么教?……”一位大学校长发言。

“……发动中苏论战……从一九六三年起,政治形势又趋严峻……千万不要忘记阶级斗争……”部领导继续宣读文件,“要提倡文艺为无产阶级政治服务……”

“刚才领导说了,帝国主义把和平演变的希望寄托在中国第三、第四代身上……现在反帝、反修……西方先进文明,文学艺术的借鉴如何展开……”文联的一位主席又提问。

“社会上还流行着种种……迷信……谣传……”龙部长正色曰,向上推了一下眼镜。

“我们要坚持党的实事求是作风,加强调查研究,尤其是宣传部门同志要深入基层,了解情况,掌握第一手……”领导作了总结发言,最后说:“我们今天这里谈的,是单位和组织内部的意见,在座的都是党的高级干部,一律不许外传。”宣布了保密纪律。

爸爸散会后出来,就遇到下班的妈妈,赶快把今天机关行政生活科发的票证掏出来,有粮票、油票、布票、煤票、肉票、鸡蛋票、肥皂票、火柴票、澡票、理发票……粮油本、户口本一大堆。妈妈说,这么多啊,就来算,哪些先买,哪些后买,什么时候过期……爸爸说回家再算,俩人就去回家收拾房子。
(待续)(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灯光突然熄了,剧场一片漆黑,台下一起哄笑。有小孩尖叫,又是打屁股的声音。灯光再亮的时候,邻居家的二蛋滚着铁环从台上跑过去了。小诗和三猫、四狗、瓜片站在幕里角落,不知要发生什么。突然灯光大亮,舞台正中天幕上出现了一尊巨大的佛像,眼前顿时灿烂辉煌。
  • 小诗全家搬来时,正是仲夏季节。爸爸要同妈妈带小诗和妹妹去看望自己先前的一位老师,现在是某研究院的许教授。那时节,暴雨初晴,寒流尚远,社会上还弥散着一种松动活泼的空气。走在路上,小诗看满街都跑的是大猪小猪,耍猴耍把戏的,卖红薯糖稀的,还有摆小人书摊的,心中喜不自胜。
  • Heaven
    这次开办的江南集训班目的是派更多的共产党人潜入江南发动群众,为推翻国民党政权作准备,所以只学习二个月便结束,立即把他们派到江南,坑害江南众生。
  • 现在形势不同了,阶级斗争办法不能用了,所以改用民族仇恨办法,发展武装扩大地盘,现在我们的口号是,日本不侵略,我党怎发展,日寇不扫荡,我军无兵源。中央的抗日政策很明确,就是一分抗日,二分应付,七分宣传,十分准备夺取政权。
  • 西北角黑鸦鸦的乌云预示暴风雨要来临,赶回南岸可避暴风雨的袭击,船在湖中遇上暴风雨太危险了,十有九死...
  • 春夏秋冬四季的花应有尽有,阵阵花香美不胜收,使人陶醉。花开过不久,宅前宅后的桃李梅杏枣柿等树就结出各种鲜美可口的果子,远处看去好像挂在门前后院里满天的大小灯笼。
  • 共产党在江西和其他根据地的肃反运动中,被杀害的人不计其数,他们都是被诬陷的好人,都是上当受骗,积极跟着共产党叛乱造反,为建立共产主义天堂而来的革命者,但却被共产党扣上莫须有罪名而杀害。
  • 更可恶的是共产党还要把他们扫地出门,教唆逼迫民众用棍棒(翻身棍)打、绳索吊、开水浇、冰水冻、河水淹,以活埋和四马分尸等极其残忍的酷刑折磨杀害他们。凡搬不动的土地房屋和家俱等,就假扮好人,分给穷人。凡能拿走的都进了共产党的口袋,当作它叛乱谋反的经费,美其名帮助农民翻身。
  • 年初一清早听不到锣鼓声和唱春,看不见舞狮子、打花鼓、游湖船和晚上的调龙灯。孩子们也无心再听老鼠做亲,在寂静悲伤忧虑中过年。江南人民真正尝到了国破家亡做亡国奴的滋味。
  • 家家户户的中堂不论是穷是富都挂上了漂亮的诗画对联:有挂喜鹊报喜、腊梅迎春,还有挂三星高照,而六十、七十寿星家都挂寿星图。在中轴画两边,还挂着几幅长长的红色吉祥对联。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