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纪念柏林墙倒塌20周年‧柏林墙与中国

人气: 3
【字号】    
   标签: tags: , ,

【大纪元11月11日讯】(自由亚洲电台华盛顿手记,特别插播节目)同样是社会主义国家,是中国民众,在冷战近半个世界的时候,赤手空拳敲响了奴役长夜的第一声暮鼓晨钟,但打开的却是东欧的自由大门。至今中国不见自由的曙光,60年国庆,是坦克监视强迫下进行的。自由民主距离中国看似一步之遥,实际遥不可及。当东欧各国和全世界庆祝奴役制度解体的时候,当当年冷战不休的两个阵营的领导人——苏联的前总书记戈尔巴乔夫、德国的前总理科尔、美国的前总统老布什,以及当年波兰团结工会主席瓦文萨、今天的俄罗斯总统梅德韦杰夫等各国政要,在德国共聚一堂,站在柏林墙废墟上,站在人类文明新高度上,回顾20年前他们之间的敌对、握手欢庆他们当年共同作出的正确的历史抉择时,中国当年为民主自由流血牺牲的学生、市民,中国为镇压而开枪抓人的士兵、警察,中国为此必须承担历史罪责的当年政府领导人,以及今天在任的各级官员,面对柏林墙的倒塌,应当由衷的感慨!如果无动于衷,则除了说明这20年来,中共中央宣传部舆论误导、掩盖历史、愚化民众、自我愚化的巨大成功,还能说明什么呢?请听纪念柏林墙倒塌20年特别节目:柏林墙与中国。

自由亚洲电台华盛顿手记专题,这是插播节目:纪念柏林墙倒塌20周年。我是北明,各位听众好。

1989年11月9号,柏林墙倒塌,标志着共产主义在世界范围内的失败,标志着二战之后形成的苏联为代表的极权奴役与美国为代表的民主自由两大世界阵营之间冷战正式结束;标志着人类历史进入一个新的历史时期。具体说来,紧随社会主义东德垒筑的防止东德人民逃离的柏林墙的倒塌,德国、波兰、匈牙利、保加利亚、捷克斯洛伐克、罗马尼亚、阿尔巴尼亚,苏联等社会主义国家集权体制度继土崩瓦解,共产主义、社会主义好还是资本主义好?极权制度好还是民主制度好?一党制好还是两党制、多党制好,已经不需再争论。柏林墙建立前逃离东德的三万东德市民,证明这社会主义体制的失败;柏林墙建立之后,誓死逃越柏林墙的历史证明了人们对自由民主的向往;柏林墙最终在两的民众呼声中垮掉,更是证明极权统治不得人心。

柏林墙倒塌与中国有关系吗?从两个意义上说,有关系:一个是事件之间的直接关系:柏林墙倒塌和东欧各国社会主义体制垮台之前几个月,中国发生了声势浩的的抗议游行、争取民主的活动,最终导致中国政府在6月4号开枪镇压。历史的机会曾经在中国大门口徘徊,几个月之后,却走进了东欧各国大门。每年一度东欧和世界庆祝柏林墙的倒塌,很少见提及中国1989年天安门民主运动与东欧社会主义解体之间的关系,但是今年,来自世界各地的报导,有很多直接论及这个话题,讨论北京政府的“天安门处理模式”,也就是开枪镇压的模式,对东德游行示威活动的直接影响。例如BBC 外交事务记者布赖恩‧汉拉恩(Brian Hanrahan )回顾20年前东欧剧变的文章,明确提及“天安门事件”在89年10月波兰抗议运动中的影响。这种影响不是来自镇压成功的榜样的力量,而是来自血腥镇压的耻辱的警讯。中国政府开枪镇压学生和平示威,臭名昭著,世界各国千夫所指,无论字当时的东德还是波兰都最终成了当局犹豫不决中,未能下手的禁忌。

除了中国八九民运与东欧两个事件之间的关系,柏林墙倒塌与中国还有另一种关系,应当是感情上的。这种关系,我们稍后再谈。现在为了纪念这个重大的日子,我要暂时中断正在播出中的“走进西藏”系列,为您节选华盛顿手记在11年前播出的“柏林墙始末”系列中的第五集片段。聚焦柏林墙倒塌前的一个月之间和倒塌那一天,看看柏林墙是如何倒塌的——

……东德共产党领导人昂纳克继续坚持强硬立场,采取野蛮措施镇压抗议活动。

  苏联共产党领导人戈尔巴乔夫,在这个时候说了一句醒世名言,他警告说:“生活将惩罚那些迟到的人!”

  10月9日以来,东德以工人为主的第二大城市莱比锡,七万人走上街头示威游行。此后,东德多个大城市出现数以十万人计的游行示威活动,要求政治民主、自由选举。而各地的警察部队的表现异乎寻常。德累斯顿的市长伯格霍夫尔甚至与游行示威的代表进行了谈话。

  10月11日,步匈牙利政府后尘,波兰政府宣布,波兰将不把试图经由波兰离开东德的东德市民送回东德。

  10月13日,东德许多城市为那些争取公民权力而被囚禁的异议人士所进行的祈祷,取得了胜利:几乎所有被囚禁的人士都获得了释放。昂纳克针对“优越的社会主义社会的现行任务”,向他的下属进行咨询。自由民主党领袖格拉赫,表达了对于东德共产党即德国统一社会党独断专权的不信任。

  10月16日,东德的德累斯顿专区、马格德堡专区和哈雷专区发生群众集会示威。

  10月18日,昂纳克下台,德国中央委员会以26票反对、26票弃权选举克伦茨继任。

  人民的抗议并未因此中止,次日,各地人民继续示威游行。他们呼喊“我们是人民”,要求出版自由、旅行自由、自由选举,结束德共一党独裁、东德政府辞职,要求与德共政府分权而治,他们表达了对新政府、尤其是克伦茨的不信任。

  与此同时,德国政治反对派和政党纷纷应运而生,其中最大的反对党“新论坛”迅速壮大。

  10月20日,迫于民众要求,东德政府准许前东德市民返回家园。

  同日,东德历史上第一次发生执政的东德共产党成员,必须在现场转播的电视讨论节目中,面对东德市民,就他们所关心的问题与他们对话。德累斯顿的市长伯格霍夫尔强调了给与全体公民同等的旅游权力的必要性。德共意识形态负责人赖因霍尔德,在西德电视节目中宣称,新的公民旅行法,也将自然而然地改变有关柏林墙的情况。

  10月25日,西德政府代表团访问东德,代表团主席米施尼克与东德共产党总书记会面,这是两德分裂以来的第一次政治对话。

  10月27日,东德政府宣布大赦所有被判处“企图逃离东德”罪的在押市民。所有被关押者于三天以后获释。

  10月29日,东柏林市长克拉赫和德共地方党主席沙包夫斯基在东柏林市政大厅遭遇市民的质询。抗议中,一位市民要求在场所有人,为悼念逃亡的柏林墙死难者默哀。这一天,德共撤销了对新成立的反对党“新论坛”的起诉,这项起诉指控“新论坛”为国家的敌人。

  ⊙ 1989年11月,柏林墙的丧钟这样敲响

  11月4日,在东德的艺术家们号召下,东德出现二战以来最大规模的民主示威活动:将近1百万东德市民走上街头,集会游行支持东德实现民主。
  三天以后,11月7日,东德政府部长会议全体成员辞职。

  再过一天,11月8日,东德共产党政治局全体成员辞职。同天选出新的政治局,克伦茨当选为总书记。大规模的抗议示威活动仍然并未中止。新的旅行法草案被人民议会的宪法委员会否决。

  11月9日,政府几乎处于瘫痪状态,在频繁抗议的亢奋中突然失去目标的东德,不知该如何度过这一天。

  这一天,就像上紧了发条的钟表,突然失去指针,滴滴答答的钟声尤在,却不知何始何终——柏林墙的两面人山人海,鸦雀无声。

  面对这面耸立了28年,阻绝两德人民,制造了无数悲欢离合、生死哭歌、惨重牺牲的血墙,人们无法判断的是,当制造它的独裁政府部门和官员辞职的辞职,改选的改选时,柏林墙辞职了吗?它是否仍然戒备森严?它还能随意射杀越墙的逃亡者吗?自动射击装置是否完全解除?密堡暗碉里的岗哨是否仍然轮流值班?带缰绳可以自由追踪100米的警犬是否正严阵以待?

  没有任何官方的媒体报导这些与人们生息密切相关的消息。柏林墙依然无声地矗立着。它两面成千上万被阻隔的人们遥遥相对,心中纵有万马奔腾,脚却不敢越雷池一步。

  这是继两次世界大战之后,德国又一个历史转折的关头。而历史在这一瞬间干脆停下了脚步,为的是让人们记住它的沧桑。

  不知道渴望自由的人们同这面血墙对视了多久,终于有一个东德的青年人,壮着胆子,往那禁区的空地,试探着,迈出一只脚……

  没有反应。让脚落地,移动身体重心,再迈出另一只脚……

  仍然没有发现任何警戒方面的反应。

  小伙子双脚落在东柏林境内的禁区,人,暴露在自动枪击射程之内。

  柏林墙两岸,无数双眼睛被这年轻的躯体所抓住,人们不约而同屏神静息等待着……要么枪声乍起,又一具尸体倒卧在血泊中;要么人民淹没、踏碎这围墙。

  小伙子不急不徐,却一步千斤,载着两德的万众一心,牵着两德张开的手臂,在众目暌暌之下,从那片社会主义东德境内的边境开阔地,一寸一寸、一米一米走向资本主义西柏林境内。

  这应当是德国历史上,街头上最安静最紧张的时刻了。
  当小伙子在身前身后人山人海的无声的注视下,终于接近柏林墙,奋力攀上墙顶,预期的枪声仍然没有响起,紧张的人们却沉默得几乎要爆炸。
  然后,西柏林一边向这位以命相抵、探试自由的青年人伸出了丛林般的手臂;然后,小伙子双脚结结实实踏上了西柏林自由的土地。

  一瞬间,柏林墙两岸人声鼎沸,心旌摇荡,激动的情感潮流如洪水决堤。人们相互拥抱接吻,相互重复诉告着那个刚刚发现的不可思议的事实:
  柏林墙解放了。

  它的警卫事实上以然解除。
  它已经全然不过就是一堵墙而已了。

两德人们相互拥入对方,成千上万的人们彻夜不眠地享受着亲友重逢的喜悦。两德人民拥满柏林墙墙上墙下墙东墙西,人们举杯相庆,奏乐狂欢,欢乐的自发的庆典持续数日,节日的气氛经久不息。

—— 各位听众,现在我们看看柏林墙倒塌与中国的另一种关系:同样是社会主义国家,是中国民众,在冷战近半个世界的时候,赤手空拳敲响了奴役长夜的第一声暮鼓晨钟,但打开的却是别人的自由大门。至今中国不见自由的曙光,60年国庆,是坦克监视强迫下进行的。自由民主距离中国看似一步之遥,实际遥不可及。当东欧各国和全世界庆祝奴役制度解体的时候,当当年冷战不休、由于苏联的柏林封锁险些引发第三次世界大战的两个阵营的领导人,苏联的前总书记戈尔巴乔夫、德国的前总理科尔、美国的前总统老布什、以及当年波兰团结工会主席瓦文萨、今天的俄罗斯总统梅德韦杰夫等各国政要,在德国共聚一堂,站在柏林墙废墟上,站在人类文明新高度上,回顾20年前他们之间的敌对、握手欢庆他们当年共同作出的正确的历史抉择时,中国当年为民主自由流血牺牲的学生、市民,中国为镇压而开枪抓人的士兵、警察,中国为此必须承担历史罪责的当年政府领导人,以及今天在任的各级官员,面对柏林墙的倒塌,应当由衷的感慨!如果无动于衷,则除了说明这20 年来,中共中央宣传部的舆论误导、掩盖历史、愚化民众、自我愚化的巨大成功,还能说明什么呢?实际上,中国不应忘却自己的八九民主运动历史,不能与柏林墙擦肩而过。否则,中国难以开启人类文明的现代化进程。 (http://www.dajiyuan.com)

评论
2009-11-11 5:37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