僮族歌仙传奇:刘三妹(30)

胡椒粉
  人气: 12
【字号】    
   标签: tags:

就在刘三妹回到凤山外婆家的时候,李小牛和书僮赴考归来也路经凤山,他们俩为继续南下回柳州还是留在凤山而争论不休。
“我已经说了一百遍了,我——不——走——啦!”小牛信誓旦旦。
书僮尽量按耐住性子:“你听我说,误了考期是因为我,是我的过错。但你也不要为此而失魂落魄,竟要不——走——啦!”书僮学着小牛的口气说活。“回到柳州一样过日子,这里人生地不熟,有什么好?”
“你也听我说,”小牛装出很有耐心的样子:“误了考期我不怪你,我只觉得没脸见家乡的父老乡亲!”
“什么没脸见父老乡亲?”书僮提高声调:“你以为我不知道吗?分明你是在找那个什么刘三姐。”
“是吗?”小牛自己也说不清楚。
“还‘是吗’。”书僮说:“看你在阳朔时那样的病态,像是换了一个人似的,连漓江风光都无心观赏。现在来到凤山,又眉飞色舞起来,不是在找她还在找谁?”
“是又怎么样?”小牛也提高嗓门。虽然这时的小牛并不知道三妹是否还在凤山,更不知道她曾离开过凤山。
“那是没有结果的。”书僮擦了擦汗:“每天都出来找,连人影都不见,还在这里白等干什么?”
“我觉得她一定在凤山。”小牛咕哝。
“就算她在凤山,也不一定看上你,你……”书僮欲言又止。
“你又不富又不贵!是不是?”小牛说:“够了,整天就是这一句。”
“不说这一句,”书僮忍不住笑:“你长相平平,身材一般,唱歌嘛,还算可以,但要配刘三姐,还差很远。”
小牛也笑了起来:“好啦好啦!就算配不上,反正我不回去啦,要回你自己回。我留在凤山好啦。”
两人说着说着,来到了墟场。今天的凤山墟场正举行盛大的歌墟。附近乡镇的年轻人都来聚会唱歌,凤山歌墟总是在城内的墟场举行。人们以数十人、数百人不等地围着对唱,有固定的食摊、也有流动食摊,人们一边唱歌一边吃着萝卜酸、田螺、烧牛肉串,小孩无比高兴地穿梭在大人中间。小牛和书僮在人群中不时也唱上几句。
“今天好像没什么高手出现。”小牛显得有点遗憾。
“有是有,只是比不上刘三姐而已,将就一点吧,只要是‘爱唱歌的女孩’就行了。”书僮语带讥讽。
“我也不是只想她,如果有合适的,也可以‘拖’上一个早日成婚。”小牛随口说。
“这样想就对啦!”书僮挥一挥手高声地说:“从此以后不再想刘三姐!”
“好!不想就不想!”小牛也挥一挥手说。话音未落,不远处传来了动听的歌声,周围的人受歌声的感染涌向那一歌场。
“好像在哪里听过这歌声。”书僮努力回忆。
“是刘三妹!——”小牛惊叫起来。
“对!是她!”书僮也叫起来。

两人跑向三妹的歌场,只见人群中刘三妹引吭高歌:
你不要我我不慌,
路边有花自然香。
蝴蝶飞走蜜蜂来,
还有蚂蚁爬过墙。

小牛以前所未有的机灵续对三妹的歌,要抢在别人的前面:
寒冬不需穿棉衣,
不吃不喝不渴饥。
不见阿妹我会死,
神仙有药也难医。

三妹瞟了一眼小牛,若无其事地对唱:
情爱像画又像诗,
春天正是花开时,
郎若来迟花满地,
郎若来早花满枝。

唱着唱着,小牛和小书僮跑到了面前。
“刘三妹,你还记得我吗?”小牛气喘吁吁。
“记得,怎么会不记得呢?”三妹满不在乎,只觉得面前这位男子有点面熟。
“你真的记得我,太好了!”小牛惊喜万分:“说明你一直把我放在心上!”
“不就是和你唱了几首歌嘛,哪里需要放在心上。”三妹不经意地说。
“不是啦!”书僮已经等不及了:“半年前,乌鸾山下,记得吗?”
“哦,你们是……老虎……”三妹想起来了。
“对对对!我们是老虎……呵,老虎口里被你救出的人。”小牛有点语无伦次,稍微镇定后,又鼓起勇气说:“刘、刘、三妹,我、我有话要对你说。”
“你说吧。”三妹答。
“我觉得你,我觉得你很有意思,哦不!不是有意思。”这时候,小牛倒不知说什么了。
“什么有意思,没意思?”三妹问。
书僮抓住小牛的手:“镇定点,说出来。”
“好!镇定点!”小牛深深地吸了一口气说:“刘三妹,我觉得我有点喜欢你!”。
“不会吧!”三妹心想,唱几句就喜欢?
“是那种喜欢而不是那种喜欢。”小牛完全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
三妹有点不知所措。
“不过也有点那种喜欢!”小牛还在糊里糊涂。
“嗨!就是那种喜欢!”小书僮急不可奈。
“对!就是那种喜欢!”小牛总算说了想说的话。
(待续)(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账房佬说的,把王员外弄得晕头转向,虽不全信,但他还是请来一位道士,察看屋里屋外,除除妖气,变变风水才算了事。
  • 三妹要去的苗国,是在宜山西面的崇山峻岭里,人称“大苗山”。但三妹走错了方向,一路南下去了。这一路南下,阴差阳错地避开了王员外的追截。王员外按当时的习惯,重点防范北上和西进的路。因为那年头汉人多是向西北方向迁移。
  • 刘三妹的外婆,是远近闻名的慈善之人。尽管生活不算富裕,但总是不断地救济穷人,特别是遇到灾荒年,更是将灾民接到家里住。今天是冬至,当地人有“冬大过年”之说。外婆带着些酒菜,早早就到村外的西来寺进香去了,没想到,当她从寺庙回来时,迎接她的竟然是外孙女刘三妹,令她喜出望外。两人紧紧相抱久久不放开。
  • 自从刘三妹再次失踪之后,刘村和白村的矛盾稍有缓和,但又多了一个刘家和王家的矛盾。刘家认为王家没能保证“新娘”的平安,扬言要告到官府去。王家财大气粗,量刘家也告不倒他。但是,新来的县官脾气古怪,捉摸不定。为防万一,王员外还是决定打点礼物到宜山县衙门去见新来的县官。
  • 大家不由得向着歌声方向望去,因为这歌声太美了,好像有穿透人心的感觉,没有人不被打动。歌声越来越近,唱歌者终于出现远处的山坡上,原来是刘三妹。
  • 不管怎么样,见到了阿荣,就能知道白鹤的情况,就能得到白鹤的线索。但万万没想到,阿荣带来的消息,竟然是——竟然是:白鹤已经和别人订婚了,未婚妻是一个叫甘彩凤的苗人女子。
  • 一旦白鹤知道真相,他会不顾一切地和刘三妹重归于好,但已经订婚的甘家是绝对不会让三妹和白鹤破镜重圆的,到时肯定会有一场恶斗,三妹和白鹤的命都难保。
  • 本以为死里逃生离开宜山后,就可以和自己的爱人自由自在地生活,谁知道却大祸从天降,可怜那白鹤郎竟不明不白地淹死在江底。昨晚的情景历历在目:汹涌的江水、狰狞的面孔、令人不寒而栗的猪笼,恐怖至极!三妹没走几步就又倒下了。
  • 白鹤被处死,此事震动了整个苗国。但山蚂蟥没有任何收敛,正带领甘家寨的人向丹洲寨逼来,一场厮杀在所难免。
  • “什么救命之恩?只不过是顺路载你一程而已,有什么好谢的?”大伯说:“这样吧,我送你到凤山,一路上你就唱些孤州山歌让我听听,我想知道仙女的歌喉是什么样的。”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