京剧欣赏

【京剧欣赏】──《彩楼配》

坚韧的王宝钏救助有缘人
袁荣易
  人气: 6
【字号】    
   标签: tags: ,

【大纪元9月1日讯】事情的叙述有很多观点,随着讲者的不同,讲法有巧有拙、有淡有浓,各具一个姿态。十九世纪史学受到科学的支配,开始讲“实证”,事情鸡毛蒜皮的客观陈列,不许妄加意见,个人叙事观点不被允许,结果讲历史变成没有焦点、也没有暗示性的线索,使人看得昏昏欲睡。
然而科学实证从此立下规范,传统上存在的但因不符合科学实证的东西从此被删除,《彩楼配》中的某些情境因此变调,一出好好的戏,删去想像的空间,迁就科学抛弃绮想,致使戏被扭曲,味同嚼蜡。

人因有传奇而美,科学却毁了这一切。王宝钏的故事是清朝最著名的传奇之一,到了民国,它既不符合科学、更不符合历史,从此被贬的很低。民族文化的自信丧失,要等到外国有了奇幻异境的小说、电影作品,我们才敢去摸索学习;对自己原有丰富的神传文化,却不敢去碰触。

《彩楼配》是王宝钏抛绣球选丈夫的故事。王宝钏不与世人一般,历尽艰苦也不放弃她的最初选择。这是世间稀有的,她完全不被世俗的利益所转移,苦苦守着寒窑十八年。那么,讲这个故事岂能用世俗观点来讲,现实里那可能有一个富贵人家的女儿耐得这种苦与寂寞,它似乎只能在玄奇的空间中进行。

王宝钏与薛平贵的戏曲系列,总称为《红鬃烈马》,正好标明它的玄奇。在《探寒窑》这一出里,王宝钏唱道:“渠江河内妖魔显,红鬃烈马乱伤人。平贵擒了红鬃马,唐王驾前去讨封”。在《武家坡》这一出,薛平贵也唱道:“楚江河下妖魔现,红鬃烈马把人餐。为丈夫擒了红鬃马,唐王驾前讨封官”。其实渠江河或楚江河,它们是“曲江池”的讹误,薛平贵降服红鬃烈马的地方就在曲江池,此为唐代著名游乐景点,就在大雁塔附近(今曲江池遗址公园,南湖东南方鸿崮岸沟有寒窑,塑王宝钏挖野菜像、薛平贵牵红鬃烈马像,窑后面还有妖马洞)。

红鬃烈马的传说如下:“江湖出有红鬃马怪,入皇宫惊吓到太后,皇上贴皇榜捉妖,适逢平贵上京求官,遭魏虎恶意贬出,幸遇仙师传授,平贵身怀绝技二度赴京,知马怪作乱,遂楚江湖(曲江池)力拼马怪。原马怪是为寻主人平贵,屈湖苦等,见平贵出现,刻变回原形膝前归降,平贵因降服红鬃烈马,得驾前立下大功”。

原来红鬃烈马早就属于薛平贵,却要绕这么大个圈,才来到平贵的身边,事情的进行与世俗的认知逻辑完全两回事。这种传奇性,其实,一样反映在《彩楼配》这出戏里,然而现在的演出,并不尊重原剧本,妄删妄改,失去趣味。好在从文献中,还可以找到原来的演法。
吴藕汀的“戏文内外”一书,引用“张君秋传”中的讲法:此戏出于梆子。王宝钏,在彩楼抛球之前,在花园祈祷上苍,招得一位如意郎君。突然花园门外一声巨响,教人开门一看,“一片金光闪过,门前昏睡着一个乞丐,王宝钏暗想,此人金光经身,必定不凡”。注云:“旧戏演到此时,台上要上一个龙形,兜个圆场再下场,以此示意这个乞丐为龙的化身”。

高精度图片
王宝钏与丫环在花园,听到园门外有声音。

高精度图片
王宝钏嘱咐薛平贵二月二日到彩楼接彩球。

高精度图片
长胡子的老人家要接彩球,被门官挡下。

高精度图片
王宝钏轻移莲步上彩楼的身段。(2009.3.22.国立艺术教育馆演出)

高精度图片
王宝钏在彩楼上唱西皮曲调,丫环捧着彩球。

吴藕汀也记载自己看到的《彩楼配》:来了一班王孙公子,等候抛球招婿,平贵在外,被拒入内。这一下非神仙不可了,来了个月下老人“上前遮住门官眼,我今带你彩楼前”,旦(王宝钏)唱西皮倒板“梳妆打扮出绣房”,接唱正板转二六然后“彩球一举往下打”,月下老人接着“彩球打中薛平郎”。(王宝钏)心愿已了,(唱)“回府去,禀知二老爹娘”。偏是王允,见平贵是个化郎,不是门当户对,不肯接纳;赠与银两,嘱其另娶,平贵不受,被逐出府。

以上提到:龙形兜个圆场、月下老人的三句唱(老的演法,甚至彩球由月老接住再拿给平贵),现在演《彩楼配》都少见了。龙或月下老人是另外空间的生命体,从前允许他们出现在舞台上,现在科学时代不允许,《彩楼配》这个戏因而就不是那个味了。

1913年11月尚未成名的梅兰芳首次到上海演出,在四马路大新路口“丹桂第一台”演出了《彩楼配》、《玉堂春》、《穆柯寨》,风靡整个江南,打开了人气。这三出都是很经典的戏。王宝钏服饰华贵,配上梅兰芳的气质,人人看了都有说不出的欢喜;薛平贵穿着补丁的“富贵衣”,形成对比,更衬托王宝钏天上的人物一般。

剧里,王宝钏因为昨夜一场梦:“只因昨晚三更时分,偶得一梦,见一斗大红星,坠落卧房,将奴惊醒,浑身是汗,不知主何吉兆?不免去到花园,焚香祷告”。花园门外她见到乞丐薛平贵,她知道他大有来头,接济了困顿中的薛平贵,嘱他二月二日来接彩球。
王宝钏大大违反世俗,嫁了化郎,自己从此抵触父亲,不再走进相府的门。她挖了十八年苦菜维持生活,叫一般人也这么做,你想谁肯呀?@*

高精度图片
月下老人(右)唱“上前遮住门官眼”,他将薛平贵带到彩楼前。

高精度图片
缘分所定,月下老人带薛平贵进入原来薛平贵进不来的彩楼会场。

高精度图片
王宝钏抛完彩球,唱“回府去,禀知二老爹娘”。


(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没有京剧基本功,以上成套的射雁身段就作不出来。剧中更复杂的是,穆桂英与杨宗保单枪对打,动作身段华丽炫目、美不胜收,起打、过合这些身段,尤其两个演员须合拍,有默契,没经长久训练与配合不易成功。角色的身段是京剧的精华,要达到何种成度才称得上合格呢?
  • 电影“梅兰芳”运用京剧《汾河湾》坐窑门的一段,做为邱如白(影射齐如山)指导梅兰芳演戏的开始,并成为齐梅合作成功的关键象征。这是电影的观点,梅成功的因素有很多,当然不止电影提的这一项。
  • 这出戏戏份较重的是仆人赵旺与丫鬟荷珠,他们基本上不是自私的人。其实他们大可一走了之,不理主人刘志偕任其自生自灭,但是他们没这么做。共产党老爱用阶级斗争那一套论断历史,在这里可就完全对不上号,说地主只会压榨,仆人只会被欺负,……都成了牢不可破的概念。但是,知道真相,就知这是故意歪曲事实。其目的是恶意分化,使人相互为敌,处于斗争状态。
  • 共产党严厉管制传统京剧,举凡‘宣传封建迷信’的戏都不准演出。1962年72岁高龄的姜妙香(1890-1972年)加入共产党,他生平有出叫座的名剧《小显》(又名《罗成托梦》),共产党统治后,早就没能再演出过,即使他加入共产党也不能为他解禁。
  • 《七星庙》又称《佘塘关》,是芙蓉草(赵桐珊)的常演剧目,原来是一出梆子戏,芙蓉草饰演活泼聪慧的佘赛花,不慌不忙,解开一桩被父亲搞砸的婚事,而能嫁给自己的意中人。

    从前的婚姻有父母做主。佘赛花的父亲佘洪,将女儿许配给杨家(杨继业),但是一念的干扰,他竟又将女儿许配给崔家(崔龙)。这下事情糟糕了,一家女儿吃了两家的茶,这两家谁也不肯退让。佘洪拿不出解决的办法,佘赛花怎么经历这个死关?

  • 武生的开蒙戏,通常是《石秀探庄》连着《林冲夜奔》一起学,这两出都是昆腔戏,词藻典雅固然可以变化演员气质,增添斯文气,最特别的是两出戏所表现的空间大不相同。《林冲夜奔》是沿着一条道路,往前直奔;《石秀探庄》则是在庄内错综巷弄中穿梭,平面区域分叉转弯,使人迷失其中。学会这两出戏等于学了两种不同的空间型态,往后再演他戏,就能很快溶入背景。武生的武功技法配上各种空间背景,身段表演契合、脚步儿笃定不慌乱。
  • 去年底的电影“叶问”,造成很大轰动。在广东佛山,叶问如同平常人一样的生活着,善待妻子小孩,对朋友也很好;除了练武,平日就爱去茶楼饮茶,品味饮食文化。叶问不喜张扬,有人找上门来比武,他关门比试,旁人无法得知输赢。这样一位低调的武术家,却引起许多观众共鸣,被他唤起一些什么来。

    京剧也有类似不张扬的一出戏《打青龙》。在赫赫有名的杨家将府中(天波府),不起眼的一个角落,却有一个烧火的小丫头拥有杰出的武功。杨家将的环境,许多人习武,这位丫头杨排风,也受到熏陶,她不知苦不知累,一有空她就勤练,练成了常人所不能及的盖世武功。

  • 清代从康熙皇帝起设置宫廷戏,积极收集编纂剧目以供演出。到了乾隆时期成套的戏曲已是洋洋大观,如《升平宝筏》演西游记故事、《昭代箫韶》演杨家将故事,而《忠义璇图》演的是水浒传的整套故事。上有好者,下必甚焉,有清一代,全国各地都发展出自己当地特色的戏曲,对于移风易俗起了很大的作用。儒家的礼教,调和了戏曲,使中国民风出现一种活泼性,对事情的看法较有弹性,不致于刻板或不通人情。
  • 生死是人生的一件大事,可有的人任凭意气,选择糊里糊涂的死去。《锁五龙》里的单雄信就是这样的人物,他武功了得,单骑踹唐营,可是不明时势,终于自取灭亡。很少有人会把单雄信视为英雄,他也是隋末抗暴者之一,瓦岗寨(贾家楼)结义有他。但因看重私人恩怨,不能考虑大局,有勇无谋就被大潮流给淘汰掉了。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