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鹿毒奶曝光周年 律师受害家长再曝内幕

人气 6
标签:

【大纪元9月12日讯】(大纪元记者骆亚采访报导)一年前的9月11日,东方早报记者简光洲的一篇报导揭开了三鹿毒奶的秘密,刮出整个中国奶制品行业“下毒”风暴。官方承认的受害家庭近30万、死亡案例6个。一年后的今天,这些结石宝宝们怎么样了?这些受害家庭赔偿的情况又如何?一些受害家长和律师透露他们的心声并披露一些内情。


9.11北京举行了一个毒奶曝光纪念活动。(网络)

一个以受害者家长为主体的“结石宝宝之家”的民间团体,9.11当天在北京举行了一个毒奶曝光日纪念活动。活动筹备中该民间团体受到严重打压,直到活动前一天,北京公安局长突然让步允许他们搞活动,律师认为这是因为这个受害群体的人数多,当局害怕压制可能会导致大规模的群体事件发生。当局为了求60周年国庆的定稳,而满足这一部分人的愿望。

三鹿毒奶曝光日纪念活动顺利进行

据“结石宝宝之家”负责人赵连海先生介绍,当天活动非常顺利,也没有受到任何干扰。下午的座谈会,家长们谈了对事件的想法和建议,最后他们会整理成一份书面的东西递交上去。天黑之后他们一个烛光纪念活动进行得很肃穆,家长们的情绪得到很好的抒发。他还说:“当然我们永远生活在悲观的情绪之中,我们还要很积极的态度来面对以后、面对未来。”


9.11北京举行了一个毒奶曝光纪念活动。(网络)

这是北京当局在纪念日的前一天才突然改变政策由严打被迫让步。据毒奶受害的家长陈立淦接受大纪元采访时透露北京参加9.11纪念聚会的家长被打压得很厉害,制作的9.11纪念文化衫也要收缴,他说:“各地的家长都被当地公安找过,我们自己制作的文化衫也开始要全部被封掉。广告衫上是一个无辜宝宝头样及“铭记中国9.11”,今天下午得知网上都在收缴这件文化衫。”

为此他非常气愤说:“我们又没有写打倒政府之类的,这不是什么煽动性的东西,我们是应该记住我们所受到的屈辱跟迫害。已经有家长被收缴掉了,明天估计派出所也会到我家来收缴,我一定要责问他一下,衣服我绝对不会给。实在是太过分了。”

三鹿毒奶曝光后,首批站出来为受害者义务服务的常伯阳律师接受大纪元采访时分析了当局对9.11纪念活动更改态度的原因,他说:“如果压制有可能会导致这种很大规模的群体事件发生。我想公安机关也考虑到这个实际情况,采取了比较宽松的办法。不然这个受害群体还是比较多,他不解决他这个矛盾一直在这儿,一直存在着,也是一个不安定不稳定的因素。因为现在中国都是围绕纪念六十周年国庆,搞庆祝、搞稳定。我估计也是出于这方面的考虑。满足他们有一部分人的这个种愿望吧,表达他们的不满,或表达他们的诉求。”

毒奶赔偿诉讼各地基本不允立案 家长无路可走

2007年12月26日出生的陈学彧(男),喝三鹿奶粉,据婴儿的父亲陈立淦介绍,他孩子当时检查出双肾结石,左肾积水,一年后的今天孩子去医院还是同样的结论,没有任何进展。他拒绝接受所谓的政府赔偿,他说:“政府只答应赔偿2千元,那是打发乞丐的”。他去过三鹿的所在地石家庄想走法律诉讼的路,被告知回原地才能立案,回原地福建三明市法院又不肯立案,也不肯给书面的答复,现在就这样一直拖着没有结果。

毒奶粉事件志愿律师团的李静林律师告诉大纪元:关于毒奶粉的索赔案没办法有进展。他从自己负责圣元奶粉赔偿这部分说:“青岛法院根本就不立案,也没有人理,当地并且通过行政系统找我们律师的麻烦,所以这事情没办法进行下去。现在全国也没有几个立案的,三鹿奶粉立案的。也一直在做当事人、代理人的工作,要求他们撤下来。基本上没有能立案的,已经立案的二个都要求撤,更不用说其他的立案了。”

他还表示现在家长无路可走,他说:“家长现在没有地方可以讲理去。要立案不让,要上访不许上访,也不让说理,还有什么渠道不知道。”

河南省卫生厅有规定:结石小于4MM不报告

河南郑州的婴幼儿受害家长李旭在为孩子治疗肾结石时发现,医院再次检查时的原先的结石不翼而飞,他托熟人从新上医院为孩子检查结果还是有结石,因为追究这不一样的结果才揭出河南卫生厅下达文件(内部明电):规定在做检查时多切面大于等于4毫米的结石才诊断为结石。

这份河南省卫生厅下发给各省辖市卫生局、省直各定点医疗机构的《内部名电》中写到文件内容说,为落实卫生部《与食用受污染三鹿牌婴幼儿配方奶粉相关的婴幼儿泌尿系统结石诊疗方案》,重申了关于婴幼儿肾结石的诊断标准:1.B超多切 面显示大于4毫米的团状强回声伴或不伴声影,方可诊断为结石。2.已诊断结石、肾盂并肾盏扩张提示梗阻;3.未见结石,仅见肾盂并肾盏扩张,不能诊断为本病,4.严禁将“结晶”误报为“结石”。

李旭气愤表示:“有患儿的病情就因为这个规定被掩盖了!这些患儿是不是就不需要治疗,还会继续喝着含有三聚氰胺的奶粉呢?”

三岁以上的毒奶受害儿童 政府、企业拒绝负责

一名加盟宝宝之家湖北省的王女士告诉记者,她女儿吴莱莱(谐音)也被检出左肾结石及尿路感染,当毒奶事件曝光后,才知道是三聚氰胺毒奶造成的。到现在孩子也没有医治好。同时因她女儿的年龄正好超过三岁,医院、市卫生局等单位都以国家规定三岁以上的孩子得结石都不管为理由回绝她,她痛苦说:“现在是国家不承认;企业认为已经出钱给国家了,这是国家的事情,企业也不管。自己也没有得到丝毫的赔偿,至今医药费已经花去7千元,目前每天还在用二种药。”

王女士还表示还有很多的孩子问题比自己的孩子严重的多。她还透露很多受害家长觉得政府制定的赔偿计划太低,一般只有2千元,都不愿意领取。王女士还表示企业敢这样不管不问都是因为国家在包庇的原因。

政府赔偿款到位、免费治疗受到责疑

毒奶事件曝光后,9月13日卫生部发出通知,要求各医疗机构对患儿实行免费医疗。今年3月2日国新办举行新闻发布会,卫生部副部长陈啸宏宣布:三鹿事件赔偿工作已基本完成。

中国官方数据表明,含有有毒化学成分三聚氰胺的三鹿奶粉,导致至少6名婴幼儿死亡,近30万儿童患病。22家奶制品公司提出向死亡孩子的家庭每家赔偿20万元人民币,重症患者赔偿3万元人民币,普通症患者赔偿2千元人民币。

不少三鹿毒奶受害家长因为自己亲身经历对此表示责疑说不知道有多少人真的是拿到了赔偿款,也不知道多少人享受免费治疗。

陈立淦告诉记者,他们之家有一个湖南的周进,他孩子从去年开始尿血,到现在还没有进行治疗或者动手术,去年也是有国外的记者陪他去北京的医院,医院要5万元的动手术费、住院费。但是他也没钱,而且排队也排不上,就拿了药回来了。后来孩子还是尿血,就带孩子去自己打工的广州治疗,医院要2万元的手术费,他也没有这笔钱。陈立淦说:“后来是我们结石之家全体的家长及社会上有良知的朋友捐款的才,那来的什么免费治疗。”

在去年9月13日,山东青州一婴儿侯海淇在益都中心医院查出患有结石,9月17日又查出患有白血病,而此时三鹿奶粉事件尚未曝光,这次住院的费用全部由侯家自己解决的。9月20日,侯荣波带侯海淇到济南儿童医院住院治疗时一周的费用,医院方面虽然免除了侯海淇治疗结石的部分费用,但治疗白血病的费用却不予解决,年末再次B超时又发现多个结石。最终侯海淇因医治无效而死亡。

有一个受害家长说:“只是国家赔偿的事情没出来之前我都还是相信国产奶粉里还是有好奶粉,但经过赔偿事件之后我却感觉说不清了。我不知道有多少人真的是拿到了赔偿款,但我家宝宝没有拿到,就更不用说宝宝在18岁以前因为喝了毒奶粉留下的后遗证会有谁来买单。”

她还表示这次想为孩子索取应得的赔偿中算是开了眼界,他们已经没有更多的时间、精力来这样折腾,在诸多努力却毫无结果的情况下决定放弃。她叙述了其中的过程:“从带宝宝检查身体、拿到结果、到社区出证明、去复查、拿着购物小票到商场理论、找奶粉的代理商理论、找工商部门投诉交涉、最后看到新闻联播让没得到赔偿的受害者去找有关单位领赔偿金、又去找了卫生局、商监局、社区、 街道、医院、信访局最后却是没有任何的结果。”

当局隐瞒死亡人数

目前官方承认的因毒奶死亡的只有6起,但从民间团体“结石宝宝之家”通过网络向外联系上的因毒奶死亡的孩子就有12个。受害家长表示这只是冰山一角。下面看几个实例可略见一斑。

重庆奉节县一位饮用三鹿奶粉达九个月的一岁半婴儿唐清伦,因肾结石,去年八月死亡,至今没有被列入国家统计的名单上。家长为此找过卫生部及其他部门,但被告知说他们只管没有死的,他们不管这一块(死亡结石婴儿)。

山东青州一名肾结石婴儿侯海淇今年1月份在医院去世,医院也拒绝承认与肾结石有关,婴儿家长侯荣波向当地法院起诉三鹿集团,法院称没有卫生局的证明,指死亡与三鹿奶粉有关,因此拒绝受理。

湖北麻城一名11个月大的肾结石婴儿马晓菲(真名马雪菲)出生后一直喝三鹿奶粉,8个月大时突然发病被查出肾结石,去年12月在麻城市人民医院死亡。楚天都市报记者卢水平因为写了相关的报导而被要求写检查。该报导在大陆互联网上也被全部删除。湖北卫生厅还发出通知,指马晓菲的死亡与肾结石无关。但私下政府给死者的父亲马雄伟3万元补偿。

河南的周梦惢2007年6月23日出生,自出生后一直喝三鹿奶粉,直到2008年6月23日去世。当时在医院检查出肾结石,然后是肾积水,最后医治无效。婴儿的父亲周金钟为此奔波已经一年了,不但孩子死亡没有被列入国家统计名单中,而且也没有得到任何的赔偿。

毒奶受害家长的心愿

吴莱莱的母亲王女士表示自己最大的心愿就是为孩子讨回公道,这是自己的合法权益。她还说:“如果我们自己都不坚持的话,那就什么办法都没有了。这条路不管最终怎么样都会一直走下去的,为孩子讨回公道,我不管它是不是有后台,我们不会怕这些。”

她还表示说:“在全国范围内,像我们这样的家长有很多,还没有站出来。有的小孩病的很严重,有的小孩家长很穷根本没钱帮孩子看病,有的小孩因毒奶死掉了,国家还不承认,用各种借口说不一定吃了含三聚氰胺的奶粉造成的。用各种理由唐塞这一切还是要靠我们自己来争取。我们都觉得国家制定的赔偿不合理,我们都不会听从这样的安排。”

陈立淦表示,赔偿不是他最大的心愿,“最大的心愿就是将这件事情公诸于全球。让全世界的人来评判一下。法院不肯立案,已经立案的也不肯开庭,立案的也一直在打压,要求他们撤诉。”

“当然赔偿也是我们应该得到的,不是赔给我,是赔给孩子的。”因此对于自己的案子法院不立案,他一定要求法院给一个书面答复。

“结石宝宝之家”民间团体认为,2008年发生震惊世界的三聚氰胺毒奶事件,让无数中国家庭陷入了痛苦与恐慌之中,本事件影响之广泛前所未有,造成的伤害与痛苦数不胜数,它是食品安全的大地震, 更是良知与道德的大地震,为此他们倡议把08年的9月11日(三聚氰胺毒奶被正式曝光的日子)定为毒奶曝光纪念日。他们表示为了避免这样的悲剧不再重演,为了这个警钟长鸣,为了不忘记我们所经受的这场灾难,为了那那些被残杀的、残害的、以及所有幸存的儿童呼吁中央政府以及所有国人乃至全世界的人都来记住这个日子。 (http://www.dajiyuan.com)

相关新闻
赵忠祥不戴假发照片遭网友曝光
调查毒奶粉与川震获罪
韩国留学心语:傻亦尖来尖亦傻(2)
毒奶受害者将举行周年悼念 家长频遭传唤
最热视频
【横河观点】世界为何对中共移植黑幕沉默?
【时事军事】日本三款导弹 对准中共海军
【马克时空】澳洲改买美核潜艇 维吉尼亚级核潜艇有多牛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