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细语人生】英雄母亲

人气 1

【大纪元9月13日讯】(新唐人电视台《细语人生》节目)2008年8月2日,“亚太人权基金会”在洛杉矶圣盖博市希尔顿酒店召开年度颁奖大会,朱迪‧陈是这次年会的获奖者之一。

FLV下载收看
WMV下载收看

颁奖人在介绍他的事迹时说,朱迪‧陈女士长年坚持在法拉盛图书馆前最繁华的地段传九评、促三退,使更多人认识共产党残暴专制的本质,唤起更多的民众追求自由、维护人权、反对迫害,即使在法拉盛图书馆前遭亲共暴徒袭击仍毫不动摇。

更令人敬佩的是,他有两个儿子都在美国军队服役,为了美国和人类的自由民主两次赴伊拉克前线,冒着枪林弹雨保卫我们的国家和人民,朱迪‧陈不愧为伟大英雄的母亲。

宇欣:观众朋友大家好,我们今天节目为你请到的是朱迪女士,我想观众朋友对他已经很熟悉了;另外还有一位特别的嘉宾,那就是朱迪的孩子汉杰。

朱迪‧陈:高汉杰。

宇欣:高汉杰,大儿子叫高汉强。首先问一下汉杰,您知道母亲的这个法拉盛事件,母亲被打、被死亡威胁,是什么时候知道的呢?

汉杰:我在日本的时候,我的哥哥打电话给我,他跟我讲妈妈的事情。

宇欣:这个孩子是来来去去吗?日本是怎么样的一个…

朱迪‧陈:是一个中途站,一个基地。

宇欣:一个基地。

朱迪‧陈:对,他们随时要被调遣的。

宇欣:随时被调。

朱迪‧陈:像这次他就是抽身回来看我,然后8月15日他又要回到伊拉克去。

宇欣:之前他也已经去过伊拉克。

朱迪‧陈:是的。

宇欣:那现在汉强他是在…

朱迪‧陈:已经抵达那边,7月25日离开的。

宇欣:又在伊拉克前线了。您真是一位特别的母亲,我想上次我们播出您的节目之后,很多的观众朋友也非常的感动,给我们来电话希望能够多知道你们的一些消息。首先我想说今天是一个特别的日子,而且也是非常意外的一个采访,在我本来要做其他节目的同时,接到这样一个电话说,朱迪你得到了一个特别的奖项,就是“亚太人权基金会”给您的一个人权的褒奖,这是一个怎么样的奖项?你可以介绍一下吗?

朱迪‧陈:当时我知道有很多受奖者都是世界名人,有包括刘晓波先生,有达赖喇嘛,有魏京生,所以这次的殊荣我也拿到了一座。

宇欣:那您听到这样的消息的时候,您是怎么样的一种心情?

朱迪‧陈:我哭了耶,很辛酸,很辛酸,因为十年来法轮功学员还继续遭受迫害,活摘器官,家破人亡,妻离子散,都还在继续发生着,而我能做的就是仅仅发材料,讲真相,揭露中共的罪行,我还想再多做一点。

宇欣:那汉杰,妈妈做什么事情你知道吗?您有了解吗?

高汉杰:我有,我很疼我的妈妈,如果他要什么我会给他;如果我没有,我可以赚钱去买,我不知道,如果他要什么我会做。我疼我的妈妈,我爱我的妈妈。

宇欣:我觉得朱迪真的很有福气喔,两个孩子都是那么好,那么乖。那刚才妈妈有在讲说法拉盛的这些人,知道妈妈在做这样的一件事情,可是这些人他们却出来这样谩骂你妈妈。

高汉杰:对。

宇欣:还有像前一段时间他们甚至是以死亡来威胁您妈妈,不但打他还用死亡去威胁。

高汉杰:我哥哥有打电话,他跟我讲妈妈的事情,我很生气。当时我知道我的哥哥在美国,他说他会先去看妈妈,他先过来了,我不用担心了,我知道他会保护我们的妈妈。他走了之后我来了,那是一个很好的过渡。

宇欣:哥哥回去然后您又回来。

高汉杰:对。

宇欣:我记得上次有在问汉强,我也问他说“如果当时你听到妈妈被打的这个消息的时候,你正在伊拉克前线打仗你会怎么样的一个心情”,那我也同样想问您这样的问题,在情绪上有没有受到影响?

高汉杰:如果我妈妈被打,我一定会赶快回来,我不一定可以回来,但是我会回来,我会跟我的老板讲。

宇欣:假如说是你妈妈当时被打的时候,您正在妈妈的身边,您会怎么样?

高汉杰:要动我的妈妈一定先要动我。

宇欣:喔,要先动你?

朱迪‧陈:他的意思就是说打妈妈就等于打他,所以他会有行动。

宇欣:朱迪你是怎么教育出来这么好的孩子?

朱迪‧陈:孩子就是要教他有天良,首先要教他有天良,有正义感,而且这是他们愿意学习的,因为我们有优美的中华文化。在台湾我们是比较幸福吧,因为这些传统文化都在台湾保存着、保留着。

宇欣:汉杰,你妈妈得了这样一个人权的奖项,作为您来讲,您是在这样一个自由民主的国家长大的青年,您有什么样的想法?

高汉杰:我很高兴,就是我可以做我要做的事情,还有我妈妈可以做他要做的事情,每一个住在美国的人可以做他要做的事情,这就是为什么我们喜欢美国。

宇欣:我想汉杰他是在这样一个自由民主国家长大的青年,我就想到法拉盛事件时采访您,您也有讲到说,他们是分期分批来的,白天是什么样的人,然后中午又是什么样的人,然后晚间就是一些学生,他们放学了然后统一调动来的。

汉杰,您作为美国的一个青年,您对于这些中国的学生在美国这样的土地上,他们举着红旗然后去骂这些法轮功学员,他们跟法轮功学员没有仇没有恨,他们这样去做,那您是怎么样的想法呢?

高汉杰:如果你住在美国,不管什么事情,如果你住这边,你必须遵守美国的法律,如果你不想要(这样做),你要做坏事,你是在听别人说,你要做…

宇欣:就是别人在挑拨。

高汉杰:对,你会被美国的司法所起诉,如果他们犯法了,会被惩罚。信仰自由,我的妈妈炼法轮功,那个是他的自由。

宇欣:中国领事馆那个彭大使,他这样教唆,到法拉盛去挑拨这些人,让他们去攻击法轮功,您怎么想呢?

高汉杰:他应该辞职或下台,并对此事提出诉讼,这应该受到关注,而不是被遗忘。

宇欣:你妈妈被打的事情,然后你妈妈为了寻求帮助,到法拉盛去拜访刘醇逸、杨爱伦两位议员。我们看到当时采访您的时候,刘醇逸议员他就说:去!去!去!另外一位杨议员他也是很冷漠的对您。那么对这个事情,孩子知道吗?

高汉杰:我妈妈有告诉我。我要说作为一个领导,在公众的眼里,他代表着成千上万投票给他的人民的声音,如果他的领导能力有问题,人们看到他的所为,并且无法理解他这样做,人民对此提出异议:“他在做什么?”并且人们有证据,意思就是说那他必定得下台,不能再担任市议员,因为他没有尽职,他做的不对。但是如果有证据,就会上报到更高的机构,将他绳之以法,他最终要接受调查。

(2008年7月2日,朱迪当面质询刘醇逸

朱迪.陈:我的两个儿子在前线打仗,这是他们第二次又要回去伊拉克,我一直不想要骚扰他们,就是因为他们在战场上,必须要全力以赴的保卫国家,保卫后方的安全,可是那一天我去刘醇逸议员的办公室,他叫我“走走走”。我回去我痛哭了一场,因为你全部让我失望了,你不像美国人,你也不像台湾人,我当时走到你身边的时候,我像在跟中国官员讲话。

法拉盛居民:做为议员,是大家共同选出来的,他应该公正的立场,这样下去他的威信扫地了,下次人家就不会选他了。

法拉盛居民 袁太太:我觉得挺悲哀的,你是民选官员,你知道美国的立法精神是宗教信仰自由的,所以他们没出来我真是感到很失望,所以这次我是坚决不选他们。

(2008年7月2日,刘醇逸在法拉盛面对民众的质询百般抵赖)

朱迪.陈:因为我们有证据说他在做这些勾当,要再继续往上呈报上去,继续调查他。

宇欣:高汉杰,您的级别是少尉?

高汉杰:对。

朱迪.陈:我也很担心,因为他的工作是特别危险的,因为他出去都是在作战,他们不能隐密,他一出去就是一辆战车,那就是一个军人,所以他的目标很大,所以也比较让我提心吊胆。他告诉我他很勇敢,叫我不用担心。

宇欣:他也是属于特种部队。那汉杰您做为一名军人,您要不要对法拉盛的刘醇逸、杨爱伦这两位议员还有曾经参与过打骂法轮功的这些人士说一些什么呢?

高汉杰:我要说如果你住在美国,他们要了解我们的法律,那就是如果你不想遵守我们的法律,你就得去坐牢,不然就会受到相应的惩罚。我就说这些。

宇欣:自从法拉盛事件出来之后,观众反馈说您是英雄的母亲,是值得人们骄傲的这样的一个母亲,确实是这样,你培养出这样一对优秀的儿女。您刚才有讲说孩子在前方,那毕竟是在前方随时都会怎么样,那你为他这样提心吊胆,而你在后方,在法拉盛这块地方却要承担这样大的压力,面对这样大的挑战,那你是怎么样的一种心情?

朱迪.陈:其实不完全是,我担心他们,他们也同样担心我,所以我们好像变成一种战友。

宇欣:孩子也在担心着您。

朱迪.陈:我们彼此鼓励,所以有时候我会觉得是安慰,因为我们在不同的地方做同样的事情。所以我觉得就像我得到这个奖,他说一样的国家、一样的自由,这是我们这一家人相体现的,我们要去做,我们要去做好它。那我相信对自己是一种严格要求,得到这个奖项,我身为法轮功学员,我不仅仅是代表我自己,也是代表我们所有法轮功学员为人群、为信仰而战的一种荣耀。我相信我们所有的法轮功学员都努力在做好争取人权、争取信仰的一个环境。

宇欣:就说你面对那样大的挑战,就像您前面讲说孩子在前线你还都为他们担心,现在变成不仅你担心孩子,而且孩子还要担心您,您看孩子说了,哥哥走了他又回来。为什么你还要这样继续去做?

朱迪.陈:我知道法轮功学员都想在社会上做好人,我们平白无故的被共产党这样强加我们一些莫须有的罪名。我仅仅是发传单、发资料,我就被殴打、被辱骂甚至被死亡威胁,而我们的学员在大陆你知道他们受到的那些刑罚凌迟,家破人亡,那些残酷的暴行。

我们有很多女同修,就在死人板上凌迟我们的女同修,用电棒电击他们的乳房、阴部种种酷刑,长年累月的把他们扒光衣服,还有把小孩的父母拘留迫害致死,让他们家破人亡。我不能忍受,我一天都不能忍受他们的暴行。

宇欣:你说在中国大陆?

朱迪.陈:对,还有活摘我们健康同修的器官,拿去黑市到处去卖,我不能忍受,如果它们(中共)不解体,我一天我都不能够停止。

宇欣:您有在讲说还有一些人好像还不甘心,有时会出来挑衅,那对于大多数的法拉盛民众都是怎么样的呢?

朱迪.陈:那些挑衅我们的暴徒跟帮凶,因为他们肆无忌惮美国的法律,美国这个自由的社会,我很担心他们会带坏一群人,真的很担心。

在上一次我们的交谈当中,有很多很多的面孔是我在法拉盛没有见过的,这一帮人很明显的他们不再出现。一般的法拉盛居民他们都是平和的,就包括这些常常在街上挑衅我们的,他们很多都不是当地人,最近都很活跃,所以我觉得他们这些人的背景是应该要再继续调查他们,他们的来路不明,要继续调查他们。

宇欣:对于大多数的法拉盛的民众呢?

朱迪.陈:在这段期间我们得到很多法拉盛市民对我们的支持,他们说我们现在只看《大纪元》,什么报纸我们都不看,因为只有《大纪元》会告诉我们真相。尤其最近他们很关心刘醇逸议员的动向,他是不是还被收买?还继续被收买?这是他们很关心的。还有一些观光客,现在很多观光客来我们法拉盛,时不时的会持《九评共产党》那一本书,他会告诉我们说,我就是被共产党迫害的,因为《九评》写很多中共的罪行,就放在我们的桌面上,所以他会告诉我们。

宇欣:大陆来的观光客?

朱迪.陈:他告诉我们在大陆都看过《九评》了,这是很让我欣慰的。我们没有白做。他说他们在大陆都看过,所以他会好想跟我们过来加油一下、打气一下。那我就会追着他们说“你退党了吗?”他说“帮我退了吧!”然后告诉我他们是从哪儿来,名字叫什么。很欣慰,满好的。因为他们知道很多这些地下党跟特务都在我们的身边,这是很多很多市民告诉我们的。

宇欣:那您不害怕吗?

朱迪.陈:我不害怕,我不能忍受共产党的罪行,我唯一能做的就是揭露它们的暴行跟真相,让世人知道共产党不会变好的,不要对它存有幻想。

法拉盛居民:我不知道你那个板凳往哪坐?你应当坐在公正上、你应当坐在民主上、你应当在国家利益和人民利益上。我最觉得不理解的是什么?有这么一个妇女,把自己亲生的两个儿子送到前线上去,难道说他不知道前线是危险的吗?而现在他受到中共指使的人给殴打,他去找你、去诉冤,你作为议员,你把他撵出去,你还是议员吗?你根本就不是议员,你也不是称职的议员。

法拉盛居民 蔡先生:在这样一种现象发生以后,很明显的是这一边骂不还口、打不还手的法轮功学员,面对那么一些残暴的凶徒,又是拿了凶器,又是挥拳、又是手指指的很下流的动作,很粗俗野蛮的那种不文明的辱骂的行为,我想这个孰是孰非的判断是很明显可以比较出来的。那从良心良知的角度来说,一个民选的国会议员或者说一个市政府的议员、一个州议员,如果说你再不做出一个良知良心的判断,那么无疑的,你在这个问题上就是助纣为虐了。这是我作为居住在纽约法拉盛8年来,一个永久居民发出的一个声音。

法拉盛居民 张先生:我觉得他不像个台湾人,台湾是反共的地方,那么我也知道,中共在世界各国都花了很多人力物力渗透进去的,法拉盛这件事情就把中共所安排的这些机构都浮现出来了,也藉这个机会让大家知道中共就在做什么事情。所以我觉得刘醇逸议员他没有站在老百姓的立场。拜托喔,这边是美国,民主自由的地方耶!你有不同的意见,我不同意你的意见,但是我要让你把话讲出来,而不是用这种拳头暴力方式,这是民主国家耶!所以我很赞成来弹劾刘醇逸议员。

宇欣:汉杰,就刚才妈妈讲说,他们有些好心人告诉妈妈说,他们的身边有很多这些中共来埋伏的人、好多特务,对妈妈有没有担心?

高汉杰:他们要知道,如果他动我的妈妈……

朱迪.陈:还有动法轮功学员。

高汉杰:他就已经动我和我的哥哥,还有我们会做我们要做的事情。你们住在美国,在自由的国度,你需要明白的是,这里的法律是不一样的,你会受到相应的惩罚,如果你违反法律。这里是美国不是中国,在美国你会去坐牢,你会受到相应的惩罚,你和那些罪犯一样有罪。我们在这里不通过暴力来解决问题,如果你想要住在美国,你还继续做坏事情,你不会有好下场。

宇欣:非常感谢朱迪,还有汉杰在这么百忙当中还来上我们的节目,谢谢!也非常感谢观众朋友您的收看,我们下次节目时间再见。

(据新唐人电视台《细语人生》节目录音整理)


http://www.youmaker.com/

视频:【细语人生】英雄母亲 (http://www.dajiyuan.com)

相关新闻
文正:刘醇逸凭什么要坐主审计长之位
为何刘醇逸竞选主计长引争议?(2)
前国安部谍报官曝中共渗透西方政客手段
刘醇逸竞选 中共黑手操盘
最热视频
【拍案惊奇】李克强为何去三星堆 印度疫情海啸
【秦鹏直播】反击党媒围攻 特斯拉抛“黑匣子”
【新闻看点】习讲话两版本 中共大使巴国惊魂
【时事纵横】气候峰会成吹牛会?蓬佩奥发警告
【有冇搞错】博鳌论坛越来越冷 习近平言不由衷
【唐浩视界】海外餐馆爆窃密 习自曝7致命弱点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