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陆客来台投书 字字血泪控中共恶行

人气: 23
【字号】    
   标签: tags:

【大纪元9月15日讯】(大纪元记者李大卫、刘德惠台湾报导)今年(2009年)8月中旬,随着大陆旅游团前来台湾的机会,一封揭露中共60年恶行的投书《论千古罪人毛泽东》通过桃园中正国际机场退党服务中心被传出。投书作者任迺俊先生直言,不管中外哪个共产党一旦上台,给人民带来的就是死亡与灾难。

任迺俊来自于上海浦东,来台旅游的目的就是为了希望《论千古罪人毛泽东》一文,能够在海外媒体上刊登出来。当任迺俊随团至士林夜市时,又巧遇大纪元记者,欣喜地接受记者的访问,他说此行最主要的目的,就是要将这封字字血泪的投书,在海外媒体发表。当任迺俊提到他们家在中共建政后的悲惨遭遇时,不禁悲从中来,潸然泪下。

这封多达7、8千言的论述,作者以亲身的经历,道尽1949年后中国大陆在毛泽东淫威统治下,亿万万百姓处在红色恐怖与封建毒瘤浩劫中,不可终日。

作者指出,人间多少空前绝后的惨剧是毛泽东生产与制造,现中共自己承认1960年到1962年3年间,大陆饿死了3千多万,实际数目很难知道,杀死了多少叫他万岁、万万岁的人。

作者直指,毛泽东的出现不只是中国人民的灾难,也是世界人民的灾难。如此真正吃人的共产党社会,不灭亡,天理难容。

作者不只一次向记者强调,中共是最大最恶毒的邪教组织。当记者询问任先生以真名投书,不担心返回大陆后被整肃吗?任迺俊坚定地告诉记者:如果能够顺利将本文在海外媒体刊出,我死而无憾!

为防止红色恐怖灾难的重现,中国人民需要的是民主与法制,不是民王与专制,作者强烈要求,中共必须肃清封建流毒。(附录全文如后)

序:1968年悲惨的中秋

每当中秋来临见到月饼,我就触目惊心,想起我家那悲惨的1968年中秋节,每年中秋我都要为我那死去30年的小弟流泪。

壹、毛领导的中共是邪教组织

1952年我出生于上海,当时毛泽东领导的中国共产党早就是世上最大最恶毒的邪教组织,除了血腥屠杀中国人民外,就是用超邪教的手段毒害中国人民,饥寒交迫中,勒紧裤带的中国人民每天大唱大叫毛主席万岁,共产党万岁。

当时小小年纪吃不饱饭的我,作梦也想解放台湾,解放全世界水深火热的人民,把毛泽东思想红旗插遍全球。

全国人民被训练成机器狗

早把毛泽东迷信成神的父亲,文革中每天领着全家在毛泽东像前,向毛早请示,晚汇报,高呼毛万万岁。我们全家同全国人民一样,被共产党训练得像一只机器狗。

正如痴如狂无限崇拜信仰毛泽东时,1968年夏天,父亲突然被里委打成了反革命“国民党中统特务”。除了挨斗、批打外,从此不许中统特务出门收废品。

全家七口就靠刚工作的姊姊30元6毛工资,为免饿死,全家每天一锅稀饭,1968年中秋节结婚在外的哥哥,拿着面粉韭菜到我家做韭菜饼过中秋,月饼那时想也不敢想,就在韭菜饼刚做好几个,小弟从外面游泳回家,惊喜极了,大叫:“韭菜饼”,正拿起一个兴奋的一跳,一头撞在门框上(屋矮兴奋的忘了),昏倒在地。

全家当时没钱上医院,几小时后醒了一下,又昏睡过去,第二天才能开口说话,韭菜饼给全家带来的欢乐消失得无影无踪。

善良老人被打成国民党特务

在那没有丝毫民主与法制的年代,在那阶级斗争天天喊的疯狂年代,一个最基层的里委就能把一位善良愚昧的老人打成“国民党中统特务”;可怜的小弟在中秋节因一个韭菜饼,还没咬上一口就乐极生悲,边上的我刚想说不许吃,因为吃掉了,晚饭就没有了。而后,小弟可能因此得了外伤性癫痫,时常不醒倒地,直到死亡,家里都没钱为他做治疗。

1972年7月5日小弟吃了粥 到黄埔江游泳一去不返

7日派出所很有人性的把我家人父母兄姊妹一起叫到派出所(当时我在江西农村插队)再带到水上派出所,这时全家看到了悲惨的一幕,全家顿时撕肝裂胆的在地上滚着哭,惨烈的哭声,年轻的警察大约从没见过,而后警察要收3元钱火葬费,全家老少都凑不齐。

3元钱火葬费全家凑不齐

善良的警察忘记了“无产阶级专政”,就签了字,替一个“中统特务”家庭担保,免收火化费,我姐看警察善良就大胆哭诉全家遭遇,警察说里委这样不对,不给出路怎么行,很快解决了父亲工作问题,往后每月有36元收入。我永远忘不了这位恩人徐。

在毛泽东大批“资产阶级人性论”的年代,死了人只有踩上一脚,没人同情的年代,徐警察如此善良实属罕见。

小弟死后全家几天没人吃饭,天天痛哭,我从江西回来哭倒在地,责问父母,明知小弟有病,为什么不管他,让他游泳(小弟的尸体呈痉孪状,结论是游泳时癫痫发作而死)。

讲反动话家人判死刑还被打死

母亲被我多次责怪后叹口气说:“没办法。”原来事出有因:我是69届初中毕业生,政策全部下乡,我是黑五类子弟,不可以到农场或参与军垦拿工资,于是穿了一身破衣到江西农场插队,无一分钱好拿。

小姐姐70届残疾暂不分配,小弟71届下面还有个妹妹;到小弟这一届分配时,天大地大不如党的恩情大,不用全部上山下乡,部分可以进上海厂矿,黑五类子弟也可以到农场拿工资,小弟高兴极了。

天天对父母讲,他要报名到黑龙江农场,每月工资全数寄给父母,哪知临分配时学校说,小弟癫痫不分配(工作)。

母亲告诉我:“小弟急火攻心,从此天天在家讲反动话,别人唱东方红,毛主席是大救星。小弟唱大灾星。”

为免全家遭难故意让儿子去死

母亲说,如果今后小弟到外面去讲,小弟枪毙,父亲也肯定枪毙,全家还不知多少人被打死和坐牢,屡次劝他,他都不听,于是他要游泳就不管他了。“他要死让他去死,省得害全家。”全世界人民请想一想,世上的惨有这样惨的吗?

母亲为防止更大的灾难,故意让最疼爱的儿子去死,儿子仅仅是在家里讲了句反动话,今天可能有人要讲了,是不是我的父母太胆小与残忍?

我告诉你们,在那红色恐怖年代,被中共判死刑的现行反革命,没一个斗胆敢说毛是大灾星,如小弟这话到外面去讲,全家不仅要被政府判死刑,甚至要被那些受中共邪教毒害的“革命群众”活活打死。

活的人指望死人替他报仇

可怜的小弟在饥寒、疾病、恐怖中活了17个年头多一点,穿着一条短裤离开了人间。一世没吃过一个肉包子,只有大冬天穿着破鞋到马路上捡拾香烟屁股回来给父母抽。

小弟活着时,他的父母没能力给儿子吃多少干饭,死后由于小徐警察的关心,父亲有36元工资,时常烧一大碗干饭供小弟亡灵,并稍上纸钱顺带一封信,叫小弟收到钱不要在阴间赌博,并且把里委干部与几个过去经常打小弟的人名字写上叫小弟鬼魂捉拿他们。

可是,供的饭小弟吃得到吗?迫害小弟致死的仅仅是里委干部吗?退一万步来讲,为什么活人不替死人报仇,却指望死人替活人报仇,这就是可悲的中国老百姓。

贰、中共是最大最恶毒的邪教组织

由于小弟的惨死,使我对毛泽东与中国共产党最后一点迷信彻底没有了。现在我想同大家讨论一下中共是否就是我前面所说的,它是世上最大最恶毒的邪教组织。

文革前,每个中共党员除了学习毛选,还要学习中共中央副主席中华人民共和国主席刘少奇的“论中共党员的修养”。这修养竟然明文规定共产党员是党的驯服工具。任何一个邪教组织讲不出的话,中国共产党讲得出也做得到。

张志新不赞成个人崇拜被处死

辽宁共产党员张志新仅不赞成个人崇拜被判死刑,死前还割断她的喉管。是毛泽东侄子毛远新批的死刑。

共产党的国际歌歌词:

“从来就没有什么救世主,也不靠神仙皇帝,要创造人类的幸福,全靠我们自己。”

中共东方红歌词:

“毛泽东是人民的大救星,共产党是太阳。”

第一颗卫星上天去奏东方红

这东方红是道道地地反国际歌,迷信神话个人的邪教歌曲,中共嫌东方红在中国大地日夜播放还不够,70年4月中共的第一颗卫星上天,什么功能都没有,就是到太空去奏东方红,试问那个邪教组织能同中共比。

原中共北京市委副书记邓拓是毛泽东选集的编辑,也是现代造神的吹鼓手,文革中被毛泽东残酷迫害致死,死前拼着最后力气连呼毛主席万岁。

刘少奇被批斗时,在家高呼毛泽东思想万岁,无数的中国百姓及毛的走狗,被毛处死前临死时,不是怒骂与叫冤,而是大叫毛主席万岁,十多年后父亲临死时,念着小弟的小名,可是他从没憎恨罪魁祸首毛泽东。

共产党上台带来死亡灾难

后共产主义的缔造者和领导者并不是真的要实行共产主义,他们不过是借这共产制度更积极与专制罢了。

不管中外哪个共产党一旦上台,给人民带来的就是死亡与灾难。至于中共当初号称要解放全人类,其实是妄想统治全人类,从它起家尚未夺取政权就互相残杀。

甚至中共第一任总书记,把马克思主以引进中国的陈独秀也被打成右倾机会主义。一个自己内部都要互相残杀的团伙,怎么可能为人民服务?

共产党社会是真正吃人的社会

早在30年代中共尚在星星之火时,中共总书记向忠发色胆包天,一个老婆不够,偷偷到上海讨小老婆,被国民党捉住,这时什么为了共产主义不怕牺牲,什么打倒国民党反动派,都没有了,立刻屈膝投降,中共还想组织力量营救,国民党在上海毙了他,这就是中共的嘴脸。

小弟在当时根本不懂政治。只因家里太穷,善良的小弟急于想养家糊口,毕业因病不能分配,绝望时仅仅在家里发泄一下,把毛大救星唱成大灾星,为免全家遭难,父母就故意让小弟去死,封建社会有这样残暴吗?共产党的社会是真正吃人的社会,不灭亡,天理难容。

参、毛泽东到底是大救星还是大灾星?

现在我们起讨论毛泽东到底是人民的大救星还是大灾星?

原中共副主席林彪吹捧毛:“毛泽东同志是当代最伟大的马克思列宁主义者,毛泽东同志全面地继承悍卫和发展了马克思列宁主义,把马克思列宁主义提高到一个崭新阶段。”

我感觉把以上评语修改一下用在毛身上更为合适:“毛泽东是当代最残暴的封建奴隶主义头子,毛泽东全面地继承悍卫和发展了封建奴隶主义,把封建奴隶主义提高到一个崭新的红色恐怖阶段。”

毛是最残暴封建奴隶头子

毛泽东统治中国是奴隶主义在中国回光返照的一劫,使中国历史由半封建半民主一下子倒退几千年,毛是马列主义者,还是封建奴隶主义头子,我们应该以事实为依据,毛生前曾批评邓小平:“此人不懂马列,也不准备懂马列。”

我认为此话倒也一针见血,中共组织内确实没几个人懂马列,也不准备懂马列,是一伙封建精华+残渣。挂的是永远不可能实现的共产主义羊头,卖的是杀人如麻,红色恐怖狗肉。

从毛泽东早年一首词“沁园春‧雪”可以看出毛的封建帝王狼子野心。其词上半首歌颂祖国大好河山,下半首笔者抄录如下:

“江山如此多娇,引无数英雄竟折腰,惜秦皇汉武略输文采,唐宗、宋祖稍逊风骚,一代天骄成吉思汗,只识弯弓射大雕,俱往矣,数风流人物还看今朝。”

自称杀人超过秦始皇百倍

其词中的英雄既没有共产党的马恩列斯,也没有历来被国人认为民族英雄的岳飞、文天祥,全是中国历史上的皇帝被毛称为英雄,但英雄得不够,略输,稍逊,俱往矣。

数风流人物还看今朝,看谁,看我毛泽东杀人与欺骗的手段怎样超过他们。这与毛后来自豪地称,杀人超过秦始皇一百倍是很合得上拍的。

毛泽东用高超的邪教手段与日寇亲华的良机,1949年在大陆建立中华人民共和国,我们看毛泽东到底在中国实行的马克思主义,还是封建奴隶主义?

肖像挂遍全国是邪教行为

马克思从没让人叫过他万岁,在封建社会,仅仅是百官朝见皇帝要三呼万岁,而毛泽东不仅要他的走狗,更要全体中国人民天天高呼他万岁,肖像挂遍全国与每一个家庭,肖像绝对比菩萨像多得多,这是邪教行为,是继承捍卫和发展了封建奴隶主义。

至今中共说,毛泽东使中国人民站起来了,毛使无数个亲密战友、忠实走狗都到在他的脚下(刘少奇、贺龙……等)连邓小平的大公子这辈子坐着轮椅,也永远站不起来了,更有千千万万老百姓莫名其妙、防不胜防成了反革命,杀的杀、捉的捉,难道这就是中国特色的人民站起来了。

粮、油、布、线一切都要票证

再看看,毛泽东给中国人民带来的幸福生活是什么。自从盘古开天地,全世界购物只要钱,不用票证,只有日本帝国主义侵略中国时,对待铁蹄下的亡国奴实施粮食配给。

而毛泽东有全面继承捍卫和发展了日本军国主义手段,先是粮、油、布。而后几乎一切都要票证,甚至缝衣服的线都要票证,防止人民把线买回家织布穿。

如果有人妄说中共给人民吃饱了,请问中共为什么发票证,难道中国人这样贱,吃饱了还要撑一口,防止中国人民消化不良。要知道只有饿疯的人才会吃饱了撑一口,中共直到毛泽东死后十多年,才取消粮油票证。

毛泽东给农民的最高指示是:“忙时多吃,闲时少吃。忙时吃干,闲时吃稀。”就是不许中国人民吃饱,更不能吃好,苏联共产党原来是毛的主子,后来苏共给他的人民吃上土豆加牛肉,毛就把苏共当成头号敌人,就公开赤裸裸的批判:“土豆加牛肉的共产主义。”

几个人合起来才买条裤子

这丧心病狂的大恶魔当彭德怀向他反映饿死了人,毛恶狠狠的说:“你要做魏徵吗?”并说:“一棵树总要掉点树叶。”(此消息摘自80年代中共解放报)大家别激动千万不要以为毛仅仅是把中国人民看成是一片树叶,更绝的在后面。

1962年冬,全中国饿死、冻死几千万人时,这恶魔写诗:“梅花欢喜漫天雪,冻死苍蝇未足奇。”大家知道这苍蝇绝不指自然界苍蝇,自然界冬天也没苍蝇,

唯有中国大陆大批饿冻死人。1962这一年,中共政府发给上海市民的布票是2市尺,就是60多厘米,外地与农民因地区差别就更少,要几个人合起来才能买条裤子。

肆、不只中国也是世界的灾难

毛泽东的出现不只是中国人民的灾难,也是世界人民的灾难,手伸到哪里,哪里出现浩劫,手伸到朝鲜使我几十万青年战死异国他乡,更使2千万朝鲜人民至今生活在金家封建王朝中。

手伸到越南,帮助越共取得政权,令多少越南华侨惨死在越共屠刀下,后来的中共政府不得不同越南打了一场“自卫反击战”;手伸到柬埔寨,帮助柬共夺得政权,柬埔寨人口死掉超过1/5。无数华侨家庭死在柬共屠刀下。

中共承认3年饿死3千多万

人间多少空前绝后的惨剧是毛泽东生产与制造,现中共自己承认1960年到1962年3年间,大陆饿死了3千多万,实际数目很难知道,杀死了多少叫他万岁、万万岁的人。

文革中,某人说,毛泽东是中国人民的伟大领袖,也成了反革命。因为毛主席是全世界革命人民的伟大领袖与心中最红最红的红太阳。怎么仅仅是中国人民的,这是恶毒攻击,是打着红旗反红旗,于是此人就在拍马屁中成了现行反革命,更有无数走狗,疯狂跟着毛泽东打击这个反革命。

忽然间,明天自己又成了反革命,11届三中全会邓小平的中共给右派平反更正99%以上。

在那个年代,信神的没有好下场,造神的也没有好下场。刘少奇这一个现代造神运动的红衣大主教,毛泽东思想就是他提出的,毛赏他中共副主席与国家主席,一人之下,亿人之上。

亲密战友打死斗死折磨死

文革中,毛把刘少奇打成大叛徒;大内奸、大工贼,关在牢里不许穿衣服,活活折磨致死,死后既不通知家属也不让领骨灰。

毛泽东给他无数个走狗的死,往往比对老百姓的死更残酷,不是一枪毙命,而是活活打死、斗死、饿死、折磨死。

甚至对邪教歌曲东方红的制造者,中央音乐学院院长贺绿汀也不放过,一面放着东方红,一面在文革中把他打成黑帮,红卫兵打得他死去活来,文革后他对往事痛哭流涕。

信神的没好下场,造神的也没好下场,因为造出来的,不是救苦救难的观音,而是邪神恶神。

日本帝国是毛泽东赶走的吗?

毛泽东在文革中说自己做了三件事:①赶走日本帝国主义。②把国民党赶到了台湾。③发动了文化大革命。

日本帝国主义是毛泽东赶走的吗?厚颜无耻,如果不是共产党搞内乱,日寇不一定敢侵略中国,是中共给了日寇侵华的机会,同样也是日寇给了共产党壮大的机会。

毛泽东在建国后,一次接待日本代表团时得意忘形的说:“其实我们当初欢迎你们来,是你们来解放了我们。”这老魔头竟然欢迎日本帝国主义侵华,甚至把日寇理解成共产党的解放军。

中共对日寇是假打大帮忙

文革中批判彭德怀的罪行,其中之一条就是彭德怀发动了抗日的百团大战。当时的中共对日寇是假打大帮忙,假打大得利,如果中共当时真心抗日,为什么日寇每天疯狂烂炸国民党的重庆,而从不轰炸共产党的延安,延安什么防空设备都没有,不过举手之劳,使毛泽东放心地与江青在延河边谈情说爱,共谋祸国殃民之策。

把国民党赶到台湾这是事实,除利用日寇侵华,更多是用邪教欺骗中国人民,什么打土豪分田地,消灭人剥削人,可是一旦取得政权,不但把分的土地收回,连农民最后一寸土地也抢去,一切归共产党。

公社年底农民才拿到几块钱

在人民公社制度下,广大农民一年到头只有到年底才能拿到几块钱。更多的农民是透支,倒欠生产队钱。对工人的剥削比资本家更厉害千百倍。毛泽东时大陆人民生活水平不知及得上台湾人民的1/50吗?

毛泽东“与人斗其乐无穷”的名言,暂不去评论,更甚者,文革中竟然说“8亿人口不斗行吗?”(当时中国是8亿人口)毛泽东把中国人当鸡斗、当狗斗、当牛斗甚至公然批判“资产阶级人性论”在人性论面前先套个资产阶级大帽子,再来镇压。

现在的中共承认文革十年浩劫

毛泽东这个超级反人类罪的大恶魔,他的骨子里就是反人类,他在大陆推行的是红色恐怖,如果大陆的民主与法制比台湾更健全,人民生活水平更好,台湾会有那么多人会搞台独吗?

至于毛泽东发动的的文化大革命是大革文化命,连现在的中共都承认是十年浩劫。粉碎四人帮后,全国人民愤怒声讨毛泽东滔天罪行,中共称毛泽东功大于过,请问功在哪里?我们看到的除罪恶滔天,就是罪大恶极,毛绝对没有解放中国人民是奴役了中国人民,是视中国人民为树叶与苍蝇的大恶魔。

毛死后连自己的妻都保不了

秦始皇尚有统一中国之功,而毛泽东只有卖国之罪。为了换取前苏共对他的支持,不惜牺牲一大片中国领土,承认蒙古独立,使中国永久失去一大片领土,袁世凯、汪精卫做毛泽东的孙子都不够。

罪大恶极的毛泽东死后,中国人民的生活比过去好多了,但这封建幽灵仍在中国上空游荡,封建尸臭仍在中国上空弥漫,毛是红太阳的邪教歌曲,时常在耳边想起,暴君还躺在水晶棺里,让人民来崇拜,尽管这恶魔死后连自己的妻子都保佑不了,可是有不少人以为毛是神,还有人说毛比邓(邓小平)好……。

文革灾难不亚于日寇侵华

甚至著名足球教练,以为带上毛的像章,就能保佑球队胜利,这就是邪教的流毒。这也说明小弟的灾难,在我们这块发生过大革文化命,肥沃的封建土壤上,随时可能重演。

为了防止灾难重现,中国人民需要的是民主与法制,不是民王与专制,作者强烈要求,中共中央必须肃清封建流毒,把毛泽东开除出党,把毛泽东从水晶棺材里拖出来鞭尸扬灰,把纪念堂改成文革博物馆,十年文革浩劫,给中国人民带来的灾难,不亚于日寇侵华,为什么不建一座博物馆以警后来。

伍、中共才是迷信神话个人邪教组织

我在这里请问中国共产党,你们批评法轮功迷信神话个人把他打为邪教组织,而中共迷信神话个人超过法轮功无数亿倍,中共又是什么组织?
“至今是谁还把个人的头像挂在天安门城楼?”
“谁在替个人造纪念堂与水晶棺材?”
“谁还在组织红歌会,是红歌?还是邪歌?”

历史终会把毛从棺材拖出鞭尸扬灰

一个先进的为人民服务组织也不应该稿个人迷信与崇拜,把不把毛泽东从水晶棺材里拖出来,这是检验中共到底是为人民服务的组织,还是邪教组织,事实胜于雄辩。

如中共现不愿把毛泽东从水晶棺材里拖出,但历史的年轮终有一天会把毛泽东从水晶棺材里拖出,这是谁也阻挡不了的。

红色恐怖是全人类的敌人,世界各媒体不必经过本人同意有权刊登出版《论千古罪人毛泽东》。 (http://www.dajiyuan.com)

评论
2009-09-15 5:55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