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横河评论第26集】

横河:从护城河工程看中共败象

十月一日中共建政六十周年,除出动武警、机械师和几十万大军守护京畿地区,将北京的巡逻防控提升到最高级别外,还在北京周边七省区市启动“护城河”工程护驾。图为中共坦克部队进京预演。(Getty Images)

人气: 4
【字号】    
   标签: tags: ,

【大纪元9月16日讯】(希望之声《横河评论》节目)横河:各位听众大家好,我是横河。今天和大家讨论一下最近启动的护城河工程。再过不到20天,就是中共建政60年了。当局好像正在准备大事庆祝一番,包括还有游行和阅兵。不过从官方和民间目前的表现来看,似乎看不出有什么庆祝的味道,好像是在度一个难关。

在线收听
下载收听

我们先看一下这个护城河工程,在9月5日到9月6日的时候,有7个省市,就是北京、天津、河北、内蒙、辽宁、山西、山东,开了一个护城河工作会议。这个党委和政府,以及政法委、综治委决定启动所谓中共建政60年北京安保工作的护城河工程。

这个护城河工程是怎么回事呢?护城河在古代,城是有城墙围住的,是为了保卫城市,防止敌人进攻,所以有一个城墙,在城墙的外面,会围着城墙挖一圈河流。这个河又增加了进攻这个城市的难度,所以它是一种保护作用。当时即使在京城,保护的这个护城河,只是一条河而已,再向外的话,就没再多的东西了。到了1996年,就开始建立了一个叫做护城河工程,这个工程把北京周围的省市作为保卫北京的屏障。

这个思维方式,和以前真正的护城河,其实是有一定的差距的。真正的护城河,只是在战争的时候保护这个城市。而这个护城河工程,从1996年开始,一直作为一种长期的思维。这种思维,其实归根结底,就是中共认为,它的敌人是遍天下的。所以它的防御的范围就要扩大,从原来真正军事上的护城河,扩大到政治上的、经济上的,甚至医疗卫生上的这个概念,来扩大它的护城河的范围,甚至到了7个省市作为护城河了。这种思维也不是第一次。我记得曾经有一段时间,在江泽民执政的时候,曾经流传过,说他不放心他的保卫部队,他甚至自己担任中央警卫局的政委,这个严格的说,就是自己当自己的保镖了。

最近河北省委的常委兼政法委书记张越提出来,就是现在护城河工程涉及的面越来越宽,任务越来越重。也就是说,作为保卫北京的任务,越来越重。如果说这个任务越来越重,涉及面越来越宽,只有两种可能性:一个是北京最高当局,它的安全感越来越差;第二个是事实上,全国的局势也越来越不稳定,危及到中共的统治的事件也越来越多。

河北省的这个政法委书记张越,提出来这一次河北护城河工程的三道防线的思路。这三道防线是什么呢?第一个就是河北省建立以环京四个城市为重点的所谓环京防线,这个就是最早的时候护城河工程的构思。然后又提出来,以环京四个 城市以外的另外7个城市为重点的河北省内的防线。第三道防线就是北京不算的话,就是6个省市环京为重点的省界防线。从河北的角度,就是全省保北京这个格局。

那么这个格局就让人看到,当6个省市以自己的省界和省里所有的资源来保卫北京的话。那北京是什么呢?北京是中共统治的中心。这个统治的中心本身,它是设立在这个地方去统治全国的。现在变成设立成一个首都以后,它本身这个统治中心的存在,也需要加以保护了。所以这是一个非常奇怪的一种概念,这种概念在其他国家是不存在的。

像在美国,如果你到华盛顿去,你绝对不会感觉到,和其他的城市有什么不一样。当然它没有工业,没有大的企业,主要是政府机构,那是它作为首都政治中心的一个特点,而并不是说在安全防卫上,或者是什么情况下有特别的。即使在911发生恐怖袭击以后,到华盛顿去,除了一些重要的政府部门有严格的防御以外。整个城市并没有形成一个像目前北京那样子,一种堡垒的性质。也不存在在华盛顿的周围,设立一个扩大了的防卫体系的问题。即使在美国所谓反恐战争情况最严峻的时候,也远远没有达到像北京现在这种程度。

这个所谓护城河工程,不考虑北京,就考虑周围这6个省市自治区的话,它也是一个巨大的扰民工程。他们在这一次要做的事情,它要设立24小时热线,要实施进出北京所有的道口进行安全检查。它的概念就是把各种不安定因素,要挡在北京之外。至于在当地,在这几个省市,那就没有关系,包括这个对进入北京的人口流动,危险物品的流动和当地的治安。当地的治安,它在这里有一个前提,就是完全是为了保卫北京而进行当地治安的。仅仅是为了中共庆祝所谓建政60周年的这么一个活动,要在周围这么多省市,现在只是指护城河工程,就要在这6个省市,造成如此大的动静。

护城河工程,从96年建立以来,我们看一下它做了那些事情?一个是奥运安保的时候,大家对这个工程是很有印象的。它就是形成了一个保证北京能够开奥运的,这么一个护城河工程启动。但是在当时,并没有强调其他几个省市,主要是河北。

另外一个是很有意思的,就是在SARS流行期间,中国大陆讲的是“非典”,当然把SARS叫做非典,是不科学的、不准确的。非典流行期间,居然也启动了叫做非典的护城河工程。当时为了这个护城河工程,河北省委书记白克明和省长季允石,还专门写信给中央,说是保证坚决把疫情控制在河北,力求不向首都和全国扩散。这个所谓护城河,就是把SARS这个疫情留在河北,不让它进入北京。这里有两个非常荒唐的东西,第一个就是阻止扩散,如果说河北省有疫情,北京没有疫情,其他地方也没有疫情,那么把疫情控制在当地,这和其他的省市,任何一个地方,对疫情的控制都是一样的,就是不准疫情扩散,那就不存在一个护城河的问题了。

第二个荒唐之处,SARS是由冠状病毒引起的一种流行病。这种流行病,它的病毒并不受任何政治上的、行政上的这些措施的影响,甚至也不受经济上的措施的影响。你也没办法用机枪,或者用什么原子弹去消灭它的。怎么能够把河北作为一个护城河,不让SARS病毒进入北京呢?这种思维方式,完全是一种政治表态,实际上是没有任何用处的。事实上,我们也看到SARS最终还是进入了北京,而且在北京造成相当大的危害。在这过程当中,我们还看到这个护城河的工程,是为了北京的某一个特定事件,譬如说奥运,或者是60年的阅兵。它会让周围的省市来全力以赴的保证它的安全。

但现在这个护城河的工程,已经开始扩张了。这一次上海搞世博会,它也搞了一个叫做“环沪护城河工程”。也就是说,为了保证上海世博会能够开好,它也搞了一个护城河。那么由此推论下去的话,任何一个地方,如果它认为自己有一个重大的项目,或者重大的面子工程,或者是重大的国际活动,它都可以在自己的领域里面设立一个护城河的工程,让周围在它行政范围之内,或者有贸易关系的,多少受它经济控制的这些周边地区,来保卫它的安全。

像上海世博会就是这么一个例子,它让浙江、江苏这个地方成为它护城河工程的一部分,其原因是因为上海在经济发展过程中,也许和浙江、江苏有很大的联系,以至于他们必需参加。当然在上海世博会,因为是中共整体的一个面子,所以中央政法委专门对上海的环沪护城河工程有过支持。将来各地都会有这样的工程,造成了在任何一个国家都是属于一种普通商业行为,或者是一种普通的庆祝活动都会变成安保的一个加强的借口,也就变成了一个事实上的社会灾难。

在中国大陆重大的事件,安保有扩张的倾向。其中大家如果有注意到在2009年2月18日到28日,在中国黑龙江的哈尔滨市举行了第24届世界大学生冬运会。 当时冬运会的安保就扩大到了周围的省市,包括自己黑龙江全省,另外还有辽宁、吉林东北三省全包括进去了,后来又把安保扩大到内蒙,甚至新疆。仅仅为了在哈尔滨举行的一个世界大学生冬运运动会,就把安保扩大到了5个省区。据黑龙江省官员说是不仅要管一时,还要管长远,要打得本地犯罪份子3年不敢妄动,外来犯罪份子不敢来黑龙江作案。这种严打它叫成“秋风行动”,就为了这么一个冬运会,在这5个省区都制造了无数的冤假错案。在中国和国际的交流越来越多的情况下,这一类被称为护城河工程,或者不叫护城河,但是却有相同概念的这种安保的扩张,使得一个本来普通案件动不动就惊动几个省。那么由于这种几个省范围之内的严打,就对普通民众的生活造成非常大的困难。

最近我们也看到中共中央政法委有一个通知,就是对北京上访,越级的上访,或者不听当地劝阻的上访,要采取严打的态势。这个多少也和今年是一个特殊的年份有关系,当然它也将成为长远的政策,也就是说为了保证北京的安定,或者是北京的和谐,而要对全国的访民实施严打,也就是牺牲的是全国访民的利益。

在 9月1日的时候,为了全面保卫北京,武装部队还进行了一次誓师动员大会,这个誓师动员大会就不仅仅局限于北京了,它是为了武装部队保卫60年活动。但是它的誓师大会却在几个地方同时进行,在北京、上海、新疆、西藏等这些地区进行。负责有关任务的部队,包括北京等5个整队,3个机动师,相关院校和直属部队,有11个单位,几万名官兵。据新华网的报导,担任维稳等部队的一线执勤总兵力,达到几十万人。

在民间北京又动员了有80万北京市民参加的安保,也就是说为了一个这样的庆祝活动,就跟战争状态一样,动员几十万的兵力和几十万的民众来进行这个安全保障。这让人感觉到这完全不是一个庆祝活动,而是一场灾难。

另外一个就是网络封锁部分达到了空前的程度,从9月份开始不仅大陆访问海外网站被封锁,海外的网站也被攻击,像昨天海外一个比较著名的网站就被攻破了,一天上不了网。海外访问大陆的网站也非常困难。据我自己的经历,因为我长期是很关注大陆的网站,经常去访问大陆的这些论坛、网站,但是这次在9月份开始以后,大部分的大陆的网站和论坛都没有办法进入了,除了像新华网、人民网这些最主要的喉舌网站还能够进入以外,其他的一般的网站都不能进去了。这在过去的几年当中还从来没有发生过,至少本人没有经历过。以前大家知道是阻止大陆的网民访问海外,现在像这种阻止海外的人去访问大陆网站的情况,显然就是在中共的 60年的所谓庆祝活动当中,更多的是这种紧张的气氛和这种恐慌的感觉,而不是一种庆祝的气氛。

北京目前现状大家知道的比我要清楚得多,根据我所看到的有几个省市毒疫苗,就是给孩子接种疫苗而受害的这些家长,到卫生部上访被抓起来了。从9月7日开始,北京周围的就是这些所谓护城河的省分,对所有乘长途汽车进北京的旅客都要登记名字,旅客也要出示身份证才能买票。从15日开始,组织这些护城河工程的大中城市的公安和武警,联合实行夜间武装巡逻,那就有点像戒严法实施的时候,这在一般的和平时期是在任何国家都不会出现的,特别还是在一个国家所谓的政权庆祝的时期。海外的媒体,包括港澳媒体驻北京的这些办事处,和驻北京的记者都被要求登记,甚至被挨家挨户的检查证件。你想海外的媒体,国际媒体都是如此,那北京的居民就更不用说了。购买散装汽油还要留电话留身份证,另外警察和保安还在北京大肆的追捕、围追堵截访民,想在10月1日以前要把访民彻底的清除北京去。

在游行的彩排期间已经出现了,到正式活动的时候当然是这样,就是没有这个游行区本地居民证明的人,就被禁止靠近游行区附近的任何场所,即使是游行区的居民,游行期间也不准接待客人,也不准在自己的阳台上靠游行队伍这一边站立,甚至都禁止打开窗户。

这个庆典从任何一个角度上看都不能算是庆典了,那我们看看是谁把这个事情当成庆典的呢?是北京人吗?显然不是!北京的居民在这些活动当中首先遇到的是交通困难,而且不能开窗、不能观看、不能留宿外面的人,这对北京人来说带来的是生活的不便。

在整个护城河区域,这个6省市都是为北京的这个活动服务的,他们自己在整个护城河计划当中,是没有自己的任何政府和民间的利益在里面的,没有任何他们自己的活动在里面,所以在这么一场护城河工程当中,在这个所谓的庆典活动当中,所有这6省市的护城河牵涉的区域,他们在整个活动当中都是陪衬,而不是主人。

那么作为参加的学生来说,是不是他们的庆典呢?作为排练大家知道是非常艰苦的,军人他就是吃这碗饭的,进行这样的训练就是他的工作,但是学生他是学习的,这点在北京学生他们的第一任务显然是进行各种所谓的庆祝活动,而不是学习。这个不是从今天开始的,在60年代的时候就听在北京上学的邻居经常回来说,说是他们的学习其实是很少的,在北京读大学,学习经常被打断,他们去欢迎客人和各种庆祝活动的时间,可能可以跟真正上学读书的时间相比较,差不多。就像这一次北大现在已经通知了,说是严格规定在游行的时候不准打标语,大家知道在80年代游行的时候,北大是很出名的,就是打过一个叫“小平你好”的那个标语,还为此曾经宣传了很长的时间,但是现在已经是严格规定不准打标语了。

如此多的严格规定,就是说这么一场游行,实际上并不是一个庆典活动,而完全是一个事先排练好的纯粹的官方的一场秀,和民众已经没有任何关系了。即使是在游行队伍当中的普通的民众,他们也不是作为民众可以随便表达自己观点的民众,哪怕是拥护中共统治的这种观点也不能打出来,所以他们完完全全是作为当局者所操控的这么一场游行的参与者了。

至于军人,我们刚才谈到军人他就吃这碗饭的,然而军人这一次也有一些很奇特的现象,就是他们参加这次阅兵不是作为一个建制而阅兵的,而是从各地调过来的。在美国阅兵的话,当然美国阅兵非常少,但曾经有过的阅兵都是成建制的,特别是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的时候进行的阅兵,那他都是在前线作战的成建制的有功的部队进行阅兵的。

而中共这次阅兵不仅是从各地调来的,这还勉强可说,甚至还有从非军人当中去选拔的。我看到有一篇报导就说有一对姊妹,双双被选为阅兵队伍,她们是看到了北京要在社会上招收人员参加阅兵,她们去报名的,后来被选中了,不仅被选中是阅兵队伍里面的人,而且成为了女兵方队的领队,当她们被选中以后才突击办理入伍手续。就是说她们是民间,然后为了阅兵被选中,然后再办理手续去当兵去,这大概在世界阅兵史上从来没有过的荒唐事。

今年我们可以看到,其实对中共而言,为什么会这样的草木皆兵,因为今年,我看在中共建政60年的时候值得庆贺的事情,确实还找不到。2008年的时候奥运所引起的相当人口的狂热,通过毒奶粉事件把中共所建起来的那些面子一下子就扫掉了,把这种狂热一下降到了冰点以下;最近在新疆发生的事件,又把中共建政60年以来的民族政策,可以说是彻底的否定了。而中共在苦心经营了很久的台海统战工作,表面上统战工作进展很顺利的时候,居然被一场莫拉克台风给吹散了;另外一个地方是澳洲,澳洲中共曾经是在对西方国家当中,行之最有效的所谓笑脸外交的,结果在力拓案和前几天墨尔本电影事件,让澳大利亚的民众一下子就认清了中共的蛮横无理,从而对他们选出来的领导人施加了很大的压力,导致澳洲的总理和外交部长转而对中共采取强硬的态度,这是在外交方面。

前几天还出了一件事情,就是在德国法兰克福的书展上面,中共施加压力要求德国的主办方禁止他们邀请的贝岭和戴晴这两个人参加书展。所以德方就又通知了贝岭和戴晴劝他们不要来,结果这两人都赶到了,这件事情引起了德国媒体和德国社会上的轩然大波,大家对德国书展的主办方面向中共磕头非常不满。结果是以书展的主办方向贝岭和戴晴道歉,并且邀请他们在会议上发言,这件事情才告一段落的。而中方最终没有按照他们原来的威胁,说是如果邀请他们,中方就退出书展,结果中方并没有退出书展。

所以在2009年这一年当中,我们可以看到,中共无论在内政方面,还是在外交方面都处于极度的被动状态。今年是中共自己承认的,说是今年是全年的敏感年,以前是敏感日,今年全年都是政法安保工作的敏感年。而这些一系列我们刚才所提到的,还有很多没有提到的突发事件,似乎并没有按照中共的计划的方式在发展。

我们刚才列举的这些事例可以看到,都是中共无法预测,无法控制的,除了中共本身自己的僵化和在国内外都逆潮流而动,就它们所进行的政策推行的这些东西,都是逆世界潮流而动的。除了这个以外,我看还是有一点天意不可违。人们说倒了霉的时候,连喝凉水都会塞牙,中共今年就有点这么个味道。

那么“十一”他们要准备举行的阅兵和大游行,能不能起到强心剂的作用?我想恐怕中共最高领导层当中都没有人相信。因为他们所感觉到的这种四面楚歌、草木皆兵,都通过这个护城河工程,和通过整个全国范围之内的这种加强了的安保,表现出来他们没有自信,和他们所面临的危机,因为如果有人把它看成是一个真正的庆典活动的话,那么他们完全用不着这么紧张。好,谢谢大家!

(据希望之声国际广播电台《横河评论》节目录音整理) (http://www.dajiyuan.com)

评论
2009-09-17 11:05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