宣昶玮:江山中国排座次:官大 国次 民为末

宣昶玮

人气 1
标签: ,

【大纪元9月18日讯】看到一则网络议论,因为建国六十周年庆典日快到了,北京又开始驱赶外来访民。而这之前又发生了,外来访民被”管吃管住”的收容所人员强奸的事情。那些访民东躲西藏的惶惶不可终日。有那不慎被截访人员捉住了的,便被强行押往一些不知名的地方。等待他们命运的,将是强行遣返,甚至被送进精神病院。

六十周年庆典准备了许多宣传口号,其中之一就是”掀起全民爱国热潮,庆祝建国六十周年”,这是很平常的口号;但此时与驱赶访民相映衬,真是有些别样的滋味。

我的头脑里突然闪现出这样一个问题:

“这些被驱赶的访民们爱不爱国?干吗要东躲西藏?他们为什么要不配合这场爱国庆典活动呢?”

翻阅一下历史记载,历来皇帝的观念,是国家仅仅是他私人的,包括土地和人民,河山等等,都是他的家产,仅供他一人,和他一家人享用的。

另外古代的时候人民也无”我们国家”的概念,似乎也倾向于认为所谓国家,其实就是某个姓氏皇帝的私家财产;他们对于谁来统治他们很无所谓,老百姓只要有饭吃有房子住不会挨饿受冻就一切国事不问,管他是谁来领导国家呢。

在这样的情况下,皇帝极其大臣也不会到处的去宣扬,让老百姓都去爱国,因为皇帝也知道这样的国是皇帝的国,而不是老百姓的国。

当他国的皇帝派了军队来攻打本国的时候,人民站在一旁看着,如果侵略者是一个对老百姓仁义远播的皇帝领导的话,那么人民当时就举旗欢迎都是有可能的。你能指责老百姓们不”爱国”么?

因此我们说,国有公国和私国之分:公国是为人民的,保护人民的,同时也善待人民,养育人民,爱护人民的。人民也认为这样的国就相当于自己的家,因此称为”国家”,”国”就是”家”;另一种是私国,即国是皇帝的国,大臣的国,官僚的国,老爷们的国。人民不过是皇帝和老爷们驯养的牲口,只能无私的奉献,无资格和老爷们谈待遇的。这样的国是老爷们的国,家也是老爷们的家,而不是人民的国,也不是人民的家。这就好像一群猪睡在主人的猪圈里,但主人的庄园并不就是猪的家一样。以为凡称为国家就都和自己有份,就和自己的家一样,那就和猪们把主人的庄园视为自己的家一样可笑。不错,主人是生活在庄园里,猪们也生活在庄园里;但主人好吃好喝好睡的,猪们则只有吃饲料长肉供给老爷消费的权利;尽管同是生活在一个庄园里,但一样的社会却是两重天的。

既然是私国,当家人皇帝处理国家的一切事情都是围绕着皇帝自己利益的,这是毫无疑问的了。当皇帝的身家性命受到威胁的时候,他们就常常选择出卖国土和人民来换取自己的平安,所以历史上就有许多卖国条约;当能驱使人民用生命换取国土的时候,则又不惜千万人民的生命去选择战争,战争是为了守住国土,或者为了获得更多的别的皇帝的国土。总之皇帝和官员们的切身利益是第一位的;不得已的时候就宁愿放弃国土(当然人民也在其中了);而当让人民丧失性命就能换来国土不丢失的时候,则又选择战争,让人民当炮灰,来保卫皇帝和老爷们的利益:因此人民是最末等的,而官僚则是第一位的,国土的地位则高于人民,最不值得考虑的就是老百姓的利益和生命。圣人说”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官僚们则说:”治国者不仁,以人民为猪狗”,真是相得益彰。

把人民不当回事,一切为了官僚的利益,这在把人民看作猪狗或者牛马的国度里是再正常不过了。例如同在一个国家里,同样的经历股份制,一些人一夜间暴富了,另一些人一夜间则下岗了,接着就一无所有了,企业也是人家的了,怎么能一样呢?这企业原来是谁的?国家又是谁的?

某国就有这样一个事例:一位访民因为万般上访无奈,就拦住了一辆国家”大公仆”坐的高级轿车,把诉说自己冤屈的状子投了进去;结果那”大公仆”却立刻就把状子给扔了出来。访民虽然是”国家”的”主人”,但只好投诉无门的愣在那儿,半天也回不过神来。他怎么想也不会明白:”爱民如子”的”国家领导人”,怎么能不关心咱老百姓的疾苦了呢?

在特殊利益集团的把持下,中国老百姓早就沦为牛马了,国也是官僚的国;官为大,国为次,民为末,老百姓实际什么都不是,是牛马。成千上万的访民遭到驱赶,”被精神病”,”一次非法上访拘留,二次劳教,三次判刑”的标语赫然悬挂着,官员们象抓捕牲口一般的抓捕进京上访者,正是这种老百姓猪狗都不如的真实写照。

“低人权优势”,则是这种状况的绝妙注脚。

事实上把老百姓不当成人看待,而中国的官僚一般却是不愿意正面承认的;但偶然也有说漏了嘴的时候。

中国政府的戴秉国副总理最近在中美经济战略对话中宣称:”中国的核心利益第一是维护基本制度和国家安全,其次是国家主权和领土完整,第三是经济社会的持续稳定发展。”

看到没有?原来在官僚的心目中,”核心利益第一是维护基本制度和国家安全”;他们的所谓”基本制度”,其实并不是真正的社会主义,说白了其实就是一切以官僚们自身利益为准则的现行的非驴非马的政治经济秩序;”其次是国家主权和领土完整”:国土和主权与官僚们的既得利益相比,只能是次要的;”第三是经济社会的持续稳定发展”:老百姓的生活与利益算什么呢?什么也不算,放在最末后对待。

看到了没有?

江山中国如果排座次的话,就是这样一幅图画:

官大,国次,民为末。

难怪官员们督导手下捉拿访民的时候会如狼似虎;也难怪访民在收容所内被强奸;更难怪”一次非法上访拘留,二次劳教,三次判刑”了。和官僚们相比,老百姓根本就什么都不算,不这样对待他们才算不正常呢。

再来看看中国人的爱国吧。

现在中国的情形好像给人这样一种印象:人民没有官员爱国;右派没有左派爱国;而凡是主张向西方学习民主与国家权力制衡等等先进观念的,则被官方和左派们诋毁为”卖国”,谁主张学习西方谁就是”卖国贼”。一时间爱国不爱国,成了衡量汉奸和民族英雄的一种标准了,还似乎很有些硬道理呢。

其实官员们心里也是知道的,在中国的当下,如果号召人民都去爱官员那是作不到的,官员的形象就是贪腐和鱼肉百姓,但如果宣扬让人民爱国则似乎很冠冕堂皇。
并且国家是由官员们掌管着的,你攻击官员,就是攻击国家;而攻击国家,你就是不爱国。他们的意思是不管自己的国家发生了什么不好的事情都不许攻击批评,”儿不嫌母丑”,否则你就是不爱国;而不爱国就是汉奸,汉奸就是”卖国贼”。

由于有了这样一种逻辑,所以中国的特殊利益集团便在那里拚命的宣扬”爱国”。按他们的说法就是:

“用爱国主义把群众凝聚到×××的周围,把国家建设的更好”云云。

这个时候如果谁说:

“把人民当人对待的国度才值得人民去爱;把人民当牛作马,甚至当作猪狗看待的国度根本不值得人民去爱,人民有权力不爱这样的国度。”

那么官僚们肯定火冒三仗,并破口大骂你是”卖国贼”的。

官僚们把人民当人看待么?这只要看看下面的事实就明白了:因为国内上百万儿童的丢失即被拐卖,给无数的家庭带来无尽的痛苦;拐卖儿童的犯罪猖獗。为此,丢失儿童的母亲身闯人大会议请愿,要求国家帮助寻找丢失儿童;人大代表也一而再的提出国家应该立法打击拐卖儿童。可是官僚们却从不买账–因为国家的立法机构却是掌控在他们的手心里的,他们不热情保护人民,那么母亲和人大代表再焦急也是没有丝毫用处的:官僚们一幅对人民的冷酷嘴脸,彻底暴露无遗。

最后需要说明白的一点是:爱国和抵抗外国入侵保卫国家不是一回事。保卫国家其实是为了保卫自己:因为与本国统治者相比较,侵略者给人民造成的伤害更大的话,那么人民奋起保卫国家,以抵抗对自己更大、更致命的伤害。如果攻击者是仁义之师,是来解救一国人民于水深火热之中的,那么人民反而会箪食壶浆以迎义师的,这在历史上就是发生过的。

鲁迅曾经说过:把沦为异族奴隶之苦告诉国人,是很必要的,但是切莫使人得出结论:”那么,我们倒不如做自己人的奴隶罢”。

是不是我们因此就可以说:鲁迅是不爱国的呢?

人民当然应该爱自己的国家,但那并不就等于要爱自己国家里把人民不当人的官僚。

现在中国的情形很有些特殊。

共产党一向宣称自己的宗旨是”为人民服务”;但到了一帮贪污腐败的官僚那里却实行变了调子;官僚已经绑架了国家,这是应该受到警惕的。

──原载《民主中国》 (http://www.dajiyua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相关新闻
国安特务的“本职工作”
美国民众在国家大草坪纪念9.17宪法日
台经部:签ECFA 也要签FTA
全球吸收外资国家排行榜 巴西第10
最热视频
【十字路口】北京内乱加速 美英澳联盟四大趋势
【军事热点】台湾汉光军演 显示抗共决心
车评:柴油新动力 2021 Chevrolet Silverado LT Z71
【财商天下】财政赤字惊人增长 中共防公共风险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