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人传记:美国建国元勋富兰克林(65)

  人气: 5
【字号】    
   标签: tags:

6月23日,杰伊到了巴黎。富兰克林向他介绍了和谈目前所处的状态,带他去看了弗尔仁尼和西班牙大使。可是几天以后,杰伊染上了巴黎正在流行的流行性感冒,只得停止刚刚开始的共同工作。
  
7月,英国内阁发生了变故:舍尔伯恩担任了首席大臣,福克斯辞职了。格兰维尔的职务被艾莱恩‧菲茨杰伯特取代。
  
对美国来说,和谈的前景更乐观了。
  
在英美和谈合法地正式开始以前,富兰克林并没有坐等。7月9日,在和奥斯瓦尔德举行的非正式会谈中,富兰克林提出了一份备忘录,上面列出了他考虑到的和谈基本要点。他把它们分为必要的4点和补充的4点。
  
必要的4点包括:
  
1.美国充分、完全的独立,从美国撤出一切英国军队;
  
2.划定独立各州和忠实于英王的殖民地;
  
3.对加拿大边界的规定应恢复1774年魁北克法案前的状态,该法案将加拿大边界扩展到了大湖以南直到俄亥俄河;
  
4.美国人可以自由地在纽芬兰海岸钓鱼、包括鲸鱼。
  
在建议性的4点中,包括了割让整个加拿大。
  
除了关于“钓鱼”一点外,这些要点勾画出了最终达成的条约中的基本条款。在独自处理议和工作的3个月中,富兰克林既在坚决维护美国利益的前提下完成了和谈的准备工作,建设性地提出了和谈的基本要点,又维持了和盟国特别是法国的融洽的合作关系。从这个国家,美国已经得到了大量援助,美国还将求助于它。
  
但在已对法国政府有成见的亚当斯和在对美国独立态度冷淡的西班牙工作了两年的杰伊看来,法国和西班牙是通同一气,只考虑自己的利益,不替美国着想,因而决计抛开盟国,自行和英国缔约。
  
8月初,舍尔伯恩对富兰克林备忘录的答复到了,英国政府准备承认美国独立,并同意以富兰克林的4点必要要求为基础进行和平谈判。8月29日,英国内阁同意在缔约前承认美国的绝对的、不可更改的独立,以富兰克林拟出的“必要的4点”为谈判基点。
  
8月10日,富兰克林和杰伊同弗尔仁尼会谈,在谈到美国西部边界时,弗尔仁尼的秘书瑞内瓦尔认为美国在坚持保有密西西比河的问题上走得太远了。杰伊和富兰克林对此提出了鲜明的立场:任何更靠东的西部边界都不予以考虑。这次谈话加深了杰伊对法国的不信任感。
  
9月19日,英国内阁任命奥斯瓦尔德为对美和谈代表。但这时,富兰克林的膀胱结石发病,和谈由杰伊继续进行。

英美使者互换授权书后,10月5日,杰伊正式提出美方的缔和条件,包括富兰克林7月9日提出的4点必要条件,加上了英国和美国可在密西西比河和境内其他地点按国家之间的规定自由贸易。这一点,意在阻止西班牙对这一地区的领土要求。
  
这些条款拟出后,没有经过和法国政府协商便直接送往英国。这时的英国,由于和西班牙争夺直布罗陀的战局发生变化,缔结和约显得已不那么急迫,因而提出了反建议:效忠派必须得到补偿;英国商人的损失应该得到赔偿;美国人只能在纽芬兰的深水区钓鱼;对加美边界作了有利于英国的改动。并派亨利‧斯特拉吉前往巴黎“协助”奥斯瓦尔德——
  
实际上是怀疑奥斯瓦尔德有同情美国的倾向。
  
10月26日,身为主要议和代表的亚当斯从荷兰来到巴黎。他和杰伊长谈以后,两个人在谈判问题上的观点十分一致:法国不值得信任,美国将单方面同英国议和。29日,他们到帕西,向富兰克林谈了两人的一致看法。富兰克林同意了他们单方面议和的主张。但富兰克林内心深处是不赞同的,他还记得当初弗尔仁尼向他表示不愿意由法国代替美国谈判,应由美国自己声明本国的独立的情景,不觉感到某种内疚,何况自己日后还要和他们打交道。但他也知道,法国的那边还有个盟友西班牙,在美国西部边界的问题上,法国很可能支持西班牙,若为此争执不休,必然贻误和平的到来。何况在三个人的使团中,亚当斯和杰伊已是多数,自己只能同意。否则,内部摩擦必然影响谈判的进行。
  
这时,富兰克林的结石病已经缓解。在下周的合作中,三人通力合作,提出了三项条件,其一是英国必须无条件承认美国独立;其二,提出了美国边界的四至;其三,英国可以自由通航于密西西比河。英方提出了债务问题,钓鱼问题和效忠派问题。
  
其后,在几个星期互不接触以后,双方于11月25日会晤。对效忠派问题,美国代表同意由大陆会议“建议”各州赔偿归还其被没收产业;最后一次讨论在11月29日举行,这一次,劳伦斯也参加了。对尚未达成一致的补偿美国被烧杀的人民财产的问题,富兰克林提出,由英王向国会“建议”赔偿美国人被焚毁、抢劫的财物。英方代表同意了。
  
第二天,1781年11月30日上午,美英两国的和平使者签订了美英和平草约。签约过后,到帕西富兰克林的住所共进午餐。签约时,富兰克林身穿一套黑色礼服,据说是因为法国王廷正为德国某王子服丧的缘故。
  
英美和约草签过后,亚当斯、杰伊等人完成了使命,但在法国盟友面前如何交待?如何继续从法国获得巨额贷款?这些难题却留给了富兰克林去解答。
  
早在11月8日,富兰克林就把大陆会议关于向法国举借的决议和来函呈递弗尔仁尼。富兰克林在信中暗示,如果战争延续,法国将和美国一样耗费财力和人力。
  
到了条约草签以后,在违悖盟约、单独和敌国缔和的情况下,贷款就显得更为棘手难办。
  
在11月29日和谈条款已达成一致的当晚,富兰克林写了一张便条派人送给弗尔仁尼,告诉他说和约的预备性文件已准备就绪。第二天,和约草签以后,富兰克林又致函弗尔仁尼,通知他此事,并将草约副本送交弗尔仁尼。
  
下一个星期二,富兰克林照例前往凡尔赛宫。他外表平静,心里却怀着背信弃义的负疚感。但老练的外交家弗尔仁尼十分平静,不仅没有流露出受了欺骗的不满,反而说英美和约的签订将有助于英法和约的缔结。富兰克林听了稍觉心安。
  
对于大陆会议的催促,富兰克林写了一封信为法国辩解:“像所有其他国家一样,由于每一种情况的限制,这个国家的能力也不是无穷尽的。你们有些人看来已习以为常地以为法国的钱足以应付它的各种情况的需求,然后再加上我们的需求;而如果它没能向我们提供,则必将归咎于它之缺乏诚意和我之不尽责任心。”
  
而对弗尔仁尼,他则在12月15日写信告诉他说,有一艘美国船已整装待发,为大陆会议带去急件公文,“我希望我能让这艘安全的船带去我们请求的援助的一部分。请求阁下至少通知我能在我的信里给予他们一些什么希望。我担心如果大陆会议发现至今还一无所获的话,他们会感到绝望的。”
  
外交辞令的专家弗尔仁尼当然看出信中没有明言的意思:不仅是施加压力和请求贷款,而且在说;如果没有这笔贷款,大陆会议今后也可能不再为法国做什么了。
  
他利用这个机会,说出了他早就想说的话。他说他感到吃惊,听说富兰克林和他的同事在无视于大陆会议的指示之后,现在却“在谈判过程中甚至不闻不问我们这一部分谈判的情况,就要抓住美国和平的某种希望。先生,你聪明而不谨慎,你完全知道如何做才得体。你一生都在履行你的职责,我请你考虑你是如何提出要完成对国王负责的义务的。我不想夸大这些事实,只把它们诉诸你的良心。当你愿意来消除我心中的疑云时,我才能答复你们的要求以取悦于国王”。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富兰克林不是无所指的,他是希望英国内阁将加拿大和新斯科舍割让给美国。他小心谨慎地提出了这一点。
  • 富兰克林·皮尔斯1852年当选美国第14位总统。皮尔斯是经过民主党内部两派力量的妥协产生的。他很有人缘,但不是一位强势领袖。
  • 富兰克林·皮尔斯1852年当选美国第14位总统。当时,皮尔斯只有48岁,是美国历史上最年轻的总统之一。皮尔斯是民主党内部两派力量妥协的产物,民主党代表大会经过49次投票才最后决定推举皮尔斯为总统候选人。
  • 早在1779年,法国外交大臣通过法国驻美大使杰拉尔德就两件事向美国大陆会议提出建议,一是敦促大陆会议派出议和使团到欧洲去,以便一遇有利时机便开始缔和谈判;另一是建议大陆会议接受西班牙提出的西班牙在美洲领地和美国之间的边界问题的方案。这是美西外交中的一块拦路石。
  • 在已经成为费城、伦敦、爱丁堡、格丁根、鹿特丹和巴黎的学术团体成员后,1781年,富兰克林被接受为波士顿的美洲艺术和科学院成员;1782年,他成为帕杜亚的科学、文学和艺术科学院的外国会员
  • 1779年,亚当斯返回美国后,弗尔仁尼通过杰拉尔德建议大陆会议派一个和平使团到法国来,并且特别指名希望派亚当斯担当此任。
  • 驻法国的美国使团的三使节在共事中,都发现了这种合作代表美国从事外交活动的不便和困难。阿瑟‧李已给大陆会议去信,暗示自己是受命负责驻巴黎使团的合适人选;亚当斯则明白陈说这一工作由一个人干比让三个人干更好;7月22日,富兰克林在给大陆会议的信中这样陈说自己的看法: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