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刘国华谈“三姓匹夫——刘醇逸”

新唐人电视台细雨人生节目采访了居住在纽约法拉盛的刘国华先生,请他谈了对正在竞选审计长的刘醇逸(John Liu)的看法。

人气: 9
【字号】    
   标签: tags:

【大纪元9月6日讯】(大纪元记者姜华明综合报道)近日,新唐人电视台细雨人生节目采访了居住在纽约法拉盛的刘国华先生,请他谈了对正在竞选审计长的刘醇逸(John Liu)的看法。下面是采访摘要。

刘醇逸借“神五神六”向中共投怀送抱

神舟五号载人飞船于2003年10月15日将航天员杨利伟送入太空。自1992年载人航天工程启动以来总共使用了大约180亿元人民币。批评人士认为,神五实现升空是美俄数十年前就能完成的事情,因此在技术上并没有什么值得骄傲的地方。更有人认为神五属于中国共产党的面子工程之一。香港作家陶杰讽刺神五升空为“无钱开饭,有钱叫鸡”的行为。美国纽约市议议员交通委员会主席刘醇逸却抓住机会,主动和中共拉关系。

原东北大学的法学教师刘国华说:“中共发射‘神五卫星’的主要目的,实际上是发展军事,它不是一个民用项目,它跟美国的航天事业不一样。美国航天事业完全是民用的,美国的航天局里没有军人。

中共的“神五”这样一个军事项目,飞船发射上去以后,纽约市议员刘醇逸主动的向纽约领事馆送去了贺状。中共领事馆的总领事叫刘碧伟,我从那个电视画面当中,可以看到刘醇逸去了以后,领事馆的人到里面把刘碧伟请出来。请出来以后,刘碧伟又觉得不太好表态。那边是中共一颗卫星上天了,这边是纽约市的一个议员,而刘醇逸他又不是纽约市议会的对外关系议员。他只是市议会的交通委员会主席,就是负责纽约市地铁、巴士等等,他是负责这个的,和军事上没有什么关系。和中共发射这个航天也没有关系。

刘碧伟出来以后,总得说几句话,他就说,刘议员今天亲自送贺状促进了北京和纽约的两个城市之间的友谊。通过刘碧伟的下意识可以看出来,他没有准备。到了“神六”上天的时候,刘醇逸又去中共的领事馆送贺状。这时他们就行事熟络了。”

为经济利益背叛美国价值观念

现年四十二岁的刘醇逸五岁时便随父母移民来到美国定居。虽然生在台湾、长在美国,却背叛了美国自由民主的价值观。

刘国华对此分析道:我想他应该有两个原因:第一因为刘醇逸他知道,美国和中共价值观念上是完全格格不入的,中共是独裁专制;美国是民主制度,中共是压迫人权;而美国是在保护人权。美国和中共是对立的,他知道如果在美国的官员当中,有人出来替中共说话,肯定可以获得经济上的好处,他是这样的推测,也是这样做,最后也得到了这种结果。后来刘醇逸得到中共官方的邀请,还得到一个封号叫“影响世界的十大青年”(注:“2006影响世界华人大奖”, 凤凰卫视等举办,凤凰卫视是中共操控的香港电视台)。这个封号已是非常非常高的。他还亲自到中国去领奖。

这是表面上从舆论上面得到一些好处。同时刘醇逸在经济上和他当初的设想也是达到了。我们现在看到的消息是这样,刘醇逸现在准备要竞选纽约市三个公职,包括纽约市长,纽约关系调解人。他要竞选这个职务也需要竞选经费,而目前得到的消息是刘醇逸竞选经费是最高。

他的经费来源主要来自有中共背景的一些同乡会和社团。一个同乡会怎么可能有那么多钱,不可能有那么多钱。那么资金来源从哪里来,我认为很显然也是中共在背后的一种支持。中共如果直接给他,显然有点过分,它可以通过社团办法、 通过竞选资金这个办法来资助他,这是一点。

刘父触法 刘醇逸参政 和中共互相利用

刘醇逸父亲刘昌峰1972年到美国后的第一份工作是北海道拓殖银行(Hokkaido Takushoku Bank)的国际部职员,帮助在纽约建立一个新的分行,并主管整个部门直到1983年。其父后来成为冠东银行总经理,并在2001年时因欺诈罪被定罪。

刘国华说:“我记得刑期是有期徒刑三年,缓刑三年,在我印象当中,刘醇逸对这件事情有抱怨。”刘醇逸1997年第一次竞选市议员,结果落选了。2001年的第二次尝试终于使他如愿以偿。

刘国华分析说:“刘醇逸走到和中共勾结,卖身投靠最后勾结,搞在一起,都可以找到几个根源。刘醇逸从美国普通的一个公民,当他被选为美国议员时,他的想法就和我们不一样了,做了议员在美国也是一样,就是踏入政途,踏入仕途。

在美国和中国这个踏入仕途,它的结果是不一样的,在美国你要是踏入仕途以后,它就有一个叫做任期制,这个任期制就是说你做官员是有一定的年限的,你在这个年限以内你是个官员,超过这个年限以后,你还要重新经过老百姓的选举。但是,中共不是这样,刘醇逸他从思想深处他又对中共这种政治制度又表示赞赏。

中共只是把刘醇逸做为一种工具。刘醇逸是在美国的一个官员,他说的话,对于影响中国大陆老百姓,可以起很大的作用。中共可以说连美国的官员都说我统治好啊!中共可以把他做为一种工具,它只是把他做为一种工具。

刘醇逸则是希望从中共那里获得好处。他在希望得到好处的时候,他得到了好处,那么他的思想感情也是在发生着变化。他最初有可能说仅仅想获得好处,但后来获得好处以后,慢慢的他的思想感情就倾向于中共,这是一个不容忽视的事实。

法拉盛事件中支持中共暴徒 正义之士发声弹劾

2008年5月17 日,“全球退党服务中心”和纽约法拉盛地区的法轮功学员,在纽约法拉盛主街举办预期安排的声援中国大陆3600 万民众退出中共党团队组织的集会时,遭到了中共暴徒暴力围攻。其规模达数百至逾千人,大规模密集的围攻持续20 余天,尔后转为街头设摊点诋毁攻击。期间当地警方对法轮功学员提供了保护,截止6 月27 日,逮捕了16 名参与攻击的歹徒。

中共收买的纽约华裔议员刘醇逸杨爱伦公开站在暴徒一边。刘醇逸办公室公布30日下午5点到8点接受民众的投诉。几十名法轮功学员陆陆续续来到纽约州市议员刘醇逸的办公室投诉。经过一个多小时的等候,作为民选官员的刘醇逸居然拒绝民众投诉,不敢和法轮功见面。被中共暴徒袭击的法轮功学员、法拉盛居民Judy Chen(朱蒂陈)也前往刘醇逸的办公室准备向他讲清暴徒如何向她施暴,可是被刘醇逸拒绝接见。理由是“今天只接见不喜欢大纪元照相的民众”。刘醇逸当天只接见了被网站和报纸曝光了行凶照片的中共打手。

刘国华说:“法轮功这个事件,任何一个人,不管是在美国的人也好,在中国大陆的人也好,在世界上都知道是中共在迫害他,所以迫害这个团体的都是和中共有关系的。这个是不需要什么解释的。所以我认为刘醇逸和杨爱伦,他自然的应该给这个法轮功一些支持。

这个事情到了后来,我在这个网站我看到刘醇逸可以说是公开的,站在反对法轮功的这一边,他怎么样呢?他让一些人去投诉,投诉的是什么样的人啊,被拍了照片了,这个照片被放在报纸上或者放在网站上。

这里面还有一个事件,我在网站上可以看到,就是说法轮功有一个学员叫朱蒂陈,她把两个孩子都送到美国军队里去,为保卫美国、保卫世界和平去做出贡献。而且我们大家都知道把孩子送到前线去,现在美国到前线去打仗,每一分钟都有牺牲的危险。这种精神,是非常非常可贵的。

这种人在我们社区都应该受到保护的,而朱蒂陈就因为她是一个法轮功的学员,所以她被歹徒袭击。而朱蒂陈去找刘醇逸,想讨一个说法,朱蒂陈也是从台湾来的,刘醇逸也是从台湾来的,就从老乡这个角度来讲,很自然的,她也可以讨回这个公道。结果她去了以后,刘醇逸怎么讲?刘醇逸说:你走,你走,我不接受你们的投诉。

在这事件之前,我本人,我被这个支持恐怖主义的歹徒袭击,被他打。我去投诉,他也没有给我任何帮助。那么他不给别人帮助,也就罢了!刘醇逸竟然公开的去帮助那些袭击法轮功的那些歹徒,这不很显然的吗!所以我在网上,一看到刘醇逸竟然这么做,我当时就可以确定,我说这个人是坏人,完全是被中共收买了,这是个坏人。

有朋友跟我讲说要去罢免刘醇逸,我一点没有犹豫,我认为这个行为是正当的, 而且我认为这个活动一定会胜利。为虎作伥的暴徒正在落入法网“法拉盛事件到现在差不多二、三个月的时间,在这段时间,美国警方已经逮捕了十四个人。我每天都在网站上,每逮捕一个人,我都细看这个人是谁。这十四个人有一部分的人已经上了法庭认罪了。认罪和不认罪,这在美国是非常严格的。你认罪说明你是在美国已经有犯罪记录了。你曾经是个罪人。在这个事件上你是有罪的。

那么到现在为止没有一个法轮功学员被逮捕、没有一个法轮功学员被送上法庭,我想这点也是可以理解的。因为就我所了解的很多法轮功学员,我认为他们都是一些很和善的人,很善良的人,我想不仅是美国的法律,全世界都会是去支持法轮功,而不会去支持那些暴徒。

另外刚刚我所讲的,我说他们是没有前途的。从另一个角度来说明,就是说美国这个社会是一个主张正义的。他不是一个共产国家,他是个主张正义的国家。那美国这个国家,做为美国最高立法机构就是美国国会,美国国会曾经全部所有的议员一致通过《188号决议案》。这个决议案题目就是“支持法轮功,反对迫害”这非 常明确。这是美国做为立法机构的高层,他们一致通过。这在历史上都非常非常罕见。

做为民间的机构、做为民间的老百姓是什么观点呢?我们还可以找到证据。在今年的五月份,华盛顿邮报,华盛顿邮报是美国全国性的一个大报,它上面做了一个民意调查,这个民意调查是:你认为谁是美国的敌人?调查结果出来以后,中共被美国人民认为它是美国的敌人,排在第二号。第一号是伊朗。实际上中共是第一号。

为什么美国人把伊朗放在前面?因为伊朗的问题比较现实,就摆在眼前。伊朗现在搞核武器,所以美国人把伊朗放在前面而把中共放在第二号。但实际上中共是第一号。而中共是美国人的敌人,得票是76%。这个数字就等于每四个人当中,有三个人 持这个观点。”

刘醇逸依然在说谎

刘醇逸(John Liu)日前正竞选审计长(City controller)一职,他利用电视媒体蛊惑人心。在强劲的音乐配衬下,电视画面打出他的童年旧照。旁白说,刘醇逸五岁那年便移民来到美国定居,七岁起便跟随母亲到血汗工厂工作。在广告宣传片中,只见到一群女工在一间挤迫的工厂内,埋头苦干。

刘的六十九岁母亲刘尤瑞美接受《纽约每日新闻》访问时称:“我从来没去过工厂上班,我只是去工厂拿一些东西回家做,在家中干活,赚钱养大孩子。”

七十三岁的刘父回忆道,刘醇逸帮手替球儿缝线,每完成一个球可得到二十五美仙,那是对他的一种奖励。刘自小便对金钱有概念,长大后从事金融业,在银行工作,晚上则进修,攻读工商管理硕士课程。

纽约主流媒体《每日新闻》继23日刊载“主计长参选人刘醇逸兜售幼年血汗工厂经历,遭家人否认”后,25日又报导刘醇逸竞选广告中强调的移民经历与事实不符,指出刘爸爸当年并非贫穷新移民,而是银行主管。同时《每日新闻》配发社论,表示主计长掌管数额巨大基金,不能由不诚实的人担任。
(http://www.dajiyuan.com)

评论
2009-09-06 6:32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