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热点互动】

从肯尼迪家族谈少数族裔从政之路 (3)

【字号】    
   标签: tags: ,

【大纪元9月8日讯】(新唐人电视台《热点互动》节目)主持人:是不是有些国家,像来自前东德、日本或者前苏联这种比较跟美国或者自由社会敌对的,就比较难在美国社会产生政治人物,这是否是一个趋势?

FLV下载收看
WMV下载收看

横河:你这么一说倒是有一点,但是拉丁裔参政我倒觉得还不完全是这样,他的参政跟他的人数有关系,因为他在南部一些州的人数已经相当多了,这是第一;第二、在民主的运作上,当他们去投票、选举时,他们好像比亚裔更自然一些。

其实我觉得真正在美国从政比较成功的案例,恰恰不是把他的族裔做牌打的,他尽管最终能为这个族裔争取到一些权益,但是在争取这个权益的时候呢,他争取的是所有这方面的弱势群体的权益,从而他自己这个民族也能够从整个社会的进步当中得到好处,而不是打自己民族牌,争自己民族的权益。

陈志飞:这就看你是长期还是短期了,长期来看可能有这么一个趋势,但短期我觉得他们还都是以各自族裔的利益作为出发点,因为你像拉丁裔他有很多方面需要帮忙,需要政府的帮助,比如那么多的移民从墨西哥过来,怎么解决这些人的身份问题,这本身就可以造成一个政治运动,就这一个问题表态,方向不一样就会形成不同的政治派别,这可能也是一个原因。

主持人:另外一个,可能要看你选的职务,你是当民意代表或者你是派一个政务官或者其他的,都不一样,我记得这次奥巴马提名的大法官之一,这个索托玛约尔(Sonia Sotomayor)就说,我不会忘记我是来自于布朗克斯区的一个小孩。我们知道,在纽约地区,布朗克斯区是比较危险的地方。

陈志飞:的确,我觉得美国社会的成熟,专打族裔牌已经远远不够了,因为原来像肯尼迪家族,他最早打的就是新英格兰地区(New England),甚至是波斯顿附近的牌,可是现在他已经被美国举国承认,成为民主党甚至整个自由派的一面旗帜。你不用去爱尔兰你也会喜欢他,你也会爱戴他,你不用是爱尔兰的报纸,纽约时报或什么的都会把他尊为一尊神一样的供奉、赞扬。

所以从这个东西就可以看出这个趋势,包括拉丁裔人士也是,虽然他们都从很小的、各自狭隘的利益出发,但是他们最后成为一种真正的政治势力的话,我觉得他还是会找到美国政治上的命门,或者是美国民众真正关心的议题。

在纽约这个地区,像朱利安尼(Rudolph Giuliani),他是意大利出身,但是他解决的问题不完全是,或根本就没有听说过和意大利有关系的,他解决的全是整个纽约市民的关心的,甚至是有的时候是中国市民关心的。比如我记得有一次在萨斯肆虐的时候,他专门还去中国餐馆去吃一次烤鸭,就是要告诉大家,China Town的食品是好的。这个其实跟他的族裔没有任何关系。

主持人:好,那么我们接着来谈一下华裔从政,华裔在美国的人口其实不少,他虽然是少数族裔,但也不算少。我们看到有一些成功的案例,比如像赵小兰、骆家辉等等,有这些成功的,但是平均来讲,好像出来从政的人不是那么多。我们看到譬如在加拿大,大多是香港人或是讲广东话的人,台湾人是有一些,但是比较少看到从中国大陆出来的朋友从政,横河先生是不是谈谈您的看法?

横河:我想这有几个因素,第一个就是文化的差别。亚裔从政最多的最早的是在夏威夷,是因为那个地方文化比较接近,那么到了美国本土以后,一个是文化,另外一个就是制度,这个差别呢其实是很大的。我想之所以香港人能够在加拿大,在政界混的这么如鱼得水,是因为香港原来的制度就是英联邦的制度,所以他们只要熟悉了香港的政治运作,他到加拿大就觉得很熟悉、很自然,这是不一样的。

那台湾人相对来说,我们看看他在美国从政的情况,进入政界的大部分是来自台湾的,尽管有的人可能是从大陆来的,但他们还是早期是大陆人,后来到了台湾,然后再从台湾过来。所以我觉得这里有一个很大的差别,如果中国人、华人要在这里从政的话,他除了要面临文化上的差异和传统上的差异外,还要面临的一个很重要的,特别是最近这些年来有一个社会制度的差异和意识形态方面的差异,也就是一个价值观的问题。

所以刚才我也已经提到这个问题了,在美国要进入政界的话,你就不能够光考虑自己这一个族裔的问题,因为这个牌现在已经过掉了,以前可能可以打这个牌,但是现在再打这个牌就很困难了,所以不能只考虑自己族裔。第二个,华人还面临着一个来自于母国的,不管你是哪里来的,现在在中国大陆执政的中共和整个美国的价值观念是不一样的。不一样固然是一个问题,本来还没怎么大,但问题在于它这个不同的价值观,历史上任何一个国家都没有这么大的愿望和这么大的能力,能把他的价值观应用到这个国家来。

主持人:怎么说?

横河:中共现在对于美国方面,比如说,干预美国的地方政治或者是美国的日常生活,而且它这种干预程度……以前在冷战时期,苏联是没有这个能力的,甚至都没有这个愿望,它就跟你拼武器,要有的话,它就是派间谍,不会有这么大的影响力去针对你的政治,而且它也非常愿意这么做。

那么中共它是一个全球性的计划,它设立了“统战部”,这统战部它有一个特点,它把中国人,只要是曾经有过华人血统的,它都把他做为它的整个战略部署的一部分。它可以把他做为敌人也可以做为朋友,只要你曾经是中国人,它就特别容易考虑到你可以是它全球战略的一个棋子,也可以是它的敌人。

如果你是敌人,只要你有中国血统,不管你跑到哪里,你不管入了什么国籍,它仍然把你当做中国人对待,这是对敌人。而对它所谓的朋友也是,只要你是中国人它就要花很大力气,这个可能一般人不清楚。在中国每个城市,每一个县都有统战系统,这个统战系统要把自己这个城市所有在西方国家的名人都收集起来,然后你要针对他们去做工作,这都是有任务的。

主持人:您对于横河先生的这种说法……因为我们一般人感觉不到。

陈志飞:其实他这个说法显然有一点偏激了,我觉得美国政府在这个事情上是有机警态度的,现在表面上它是因为中美经济关系在两国关系上是作为一个主导地位,而经济关系又使得美国在很多方面有求于中国,美国这个国家非常实际,它不愿意把意识形态上的不合或者是偏差夸大,但是它并不见得不知道。对这个事情,任何在美国政界想有所作为的华人政治家都需要有清醒的头脑的,因为我觉得这种统战政策美国人并不见得不知道。

也许他们很多人会觉得很奇怪,中美关系不是这么好吗?怎么一会儿美国国防部又出一个白皮书,谈中国的威胁什么的,觉得很奇怪。实际上美国政府情报部门,很多人对于中国是很清醒的,也一直把它作为头号的威胁或者意识形态的一个潜在竞争对手,这个是毋庸置疑的。

所以在这种情况底下,有志于在美国政坛做一个华人政治家的,更要保持清醒的头脑,要尽量的远离这一淌浑水,要真正的体现出,自己虽然是华人的代表,但是跟美国的理念是完全合拍的。如果在这种情况下,在别人已经对你各方面都在暗中调查、在掌握、在观察的时候,你又出头露面,有一些蛛丝马迹被人抓住,那么不管你原本的本意是怎么善良,是想为华人社区做点事也好,或者是在别的方面希望有所建树也好,实际上最后都是得不偿失。

因为这种事情还没有人做过,也就是老一代的美国政治家,华人政治家,骆家辉也好,赵小兰也好,他们有的是通过一些裙带关系,或者是被任命的,或者只是暂时的成功。可是真正在美国政坛,现在完全像肯尼迪这样的例子根本找不到,而且不但现在找不到,估计再过50年、60年可能也没有,没有这种形象。

所以现代新一代的华人政治家,就像最近在纽约选区竞选的刘醇逸,以他为代表的土生土长的40岁出头的人,他们有可能就没有看清我刚刚说的这种错综复杂的情势,他们觉得中美关系已经很活络了,他现在手中只打中国牌,用中国政府作为筹码,他认为就可以在政坛上取得成功。

主持人:等一下,我想请问一下,您刚刚讲到这个刘醇逸,我们知道刘醇逸是从台湾来的,我晓得他是台湾的背景,大概是5岁左右移民到美国来。您说他打的是?

陈志飞:他打的是中国牌。

主持人:中国牌?

陈志飞:因为他去了中国大陆多次,很多观众应该看过我们的节目,知道他在对法轮功这个大陆非常热门、非常敏感的问题上,他是完全站在中共一边的。在很多方面,他可以拒绝接受法轮功学员的投诉,而接受侵犯法轮功学员人权的中共的代表的投诉,而且完全站在他们一方。在这方面他跟台湾政府的态度也是格格不入的,如果你知道他是台湾背景的话,其实台湾法轮功学员炼功是自由的。

那么从现实来看的话,他也只能站在中共那一方,因为中共跟美国政府有外交关系,那台湾呢?台湾的影响力基本是微乎其微。所以说,他如果想搭上这趟政治快车,他就有点像前几年的克林顿,克林顿也是通过中共总参、高参的一些人士和这边华人的内线,接受了中共的献金。这样,历史上这个事情对克林顿来说是个丑闻,也是对他在政坛上非常大的打击,以致许多美国的核心部门对他许多方面不能完全相信。新一代的华人政治家或将来的这种政治明星,我觉得这方面一定要有清醒的头脑。

主持人:这个问题我也看到了,不管是在网路上或是报纸、英文报纸方面都有一些分析。那么照刚刚陈教授所讲的,横河先生,我想请问您一下,刘醇逸这个事情,有些社区的人出来反对他,是因为他在法轮功这个问题上,我们知道当时发生法拉盛事件的时候,他对这个事件处理的态度,是他不站在法轮功那边而遭到反对,还是有其它原因,而这只是其中的一个问题?

横河:我觉得是这样,在美国有没有一个“华人的利益”?我认为华人的权益是和全美国的人权结合在一起的,不能单独分开来讲。要单独分开来讲的话,我们现在有一个很好的例子,可以说明华人的权益完全依靠他所居住国家的人权状况,而缅甸果敢地区所发生的战事就是很明显的例子。

果敢其实就是汉族,果敢族就是汉族,这里面所有的人都使用人民币,讲汉语,所有的语言文字都是汉语,连体制都是一样的,但是被打了以后却没有人帮助他们。你看,这还是那么小的一个缅甸而已,所以,什么叫独立的权益?什么叫华人的权益?我认为华人是有权益的,但这个权益是和美国的权益连在一起的。

而中共呢,它想利用的不仅仅是哪一个政治家而已,所有在这里有政治活动的,特别是新冒起来的,它就要把他拉拢进去,把他做为全部战略计划的一部分。我可以给你举个例子,比如说刘醇逸这次竞选,中国主要的喉舌媒体,从人民日报、新华社、中新社都长篇累牍的报告,光是中新网,从他决定竞选主计长那天开始,到现在就有13篇专题报导。

主持人:决定参选主计长?

横河:对,13篇。中新网是中国主要喉舌媒体,对于纽约地方选举竟会如此关注,那你想,台湾报纸能为刘醇逸竞选纽约市主计长而做13篇专题报导吗?不会的,所以它这是有特定目的的。那更别说美国这些被中共掌握的媒体了,它对你特别关注,这种关注就是把你考虑在它的一盘棋里面,你认识到这点也好,没认识到这点也好,它是把你放在这盘棋里面了。这个问题就是,它希望你成为它的代理人。

事实上我们如果看刘醇逸的从政经历,从2001年刚当选,就开始被人民日报、被新华社跟踪报导,一直跟踪报导,它这是一种长期战略,这个战略也不是针对他一个人的。而我认为法轮功的问题只是因为中共特别恨法轮功,所以在法轮功问题上,各种力量都暴露出来了,并不是由于他对法轮功不好,而是因为在这件事情上……

陈志飞:也就是说刘醇逸自己没有选择的余地,因为在法轮功问题上,即便他内心对法轮功人士还有同情,但是他如果在这个事情上走到中共的反面的话,他的政治生涯,想靠中共这趟快车才能成功的可能性就没有了。

主持人:也就是说,刚刚横河先生讲,他已经成为中共全球战略里面的一个棋子了。

陈志飞:我想说的是,他这种做法恰恰是跟肯尼迪家族的作法是相悖的。因为我们看到肯尼迪家族他之所以成功,是因为他把家族的命运、政治的兴衰跟美国的国运整个连在一起了,他的人权运动,他对美国公民的教育,这都是他的典范之作。他并没有为了爱尔兰人的某些特殊权益,付出他为种族的努力或是因此而享誉于世,他最多的努力都是对于整个美国的国体,或跟美国价值观有关的事情才付出他的努力,才做得成功,也才取得今天这个成就和地位。

那刘醇逸这种事情刚好是相反的,因为他其实是开了历史倒车,想走回美国现在已经不时兴的一种“玩政治”的做法,依靠某些族裔或党派的选票,虽然短期内可以从中共那边拿一些金钱方面的支持,但是从长远来看呢,实际上是得不偿失。

主持人:对于很多台湾人来讲,譬如说我是台湾社区来的,那么选出一个台湾社区的代表(即刘醇逸),虽然他在法轮功事情上面他的态度不一样,但他是不是会对台湾社区的民众有很大的福利?

横河:问题就在于这是不能预测的,因为刘醇逸的政策已经和中共的政策连在一起了,所以当中共认为需要转的时候,他也会转。我这里有一段话,我念给你听一下:北京侨办外宣工作的核心任务是什么?如何巧妙运用北京中国的代名词,如何引导华侨、华人做当地主流媒体、主流社会的工作,发挥海外华文媒体作用的优势……

也就是说,它这是把你当成一盘棋了,如果这个时候台湾问题变成一个重要议题,变成了很重要的课题的时候,那么刘醇逸可能就会在台湾问题上转过去帮助你。只不过现在法轮功问题是它一个主要矛盾,而台湾问题不是主要矛盾而已。因为刘醇逸的整个根据不是建立在美国价值的基础上,而是建立在中共政策的基础上。

陈志飞:华人间还有一种说法,说刘醇逸是一个政治上的投机客,如果他真是个投机客的话,他的命运还好一些。如果他真的是坚定的站在中共那一边,在台湾问题上站在中共那一边的话,那么我觉得他命运会更惨。

主持人:台湾问题现在还没有浮现,如果有那么一天,万一这个事情跑出来的话,可能会有这样的问题。那么您能给他什么样的建议?

横河:我有很多例子可以证明,中共总领馆,各地领事馆都曾经组织过对台湾当时总统、副总统来访的抗议活动,它是做为它政策的一部分来操纵的。那么也就是说,它并不是不想在美国发动去对付台湾。事实上,中共最主要的一个统战工作就是利用台湾问题来打牌子,那就是“和平统一促进会”,这是中共最高层的一个机构,这个机构在全世界有八十多个分部,它恰恰是以台湾做幌子的。所以在台湾问题上,中共要求它的代理人转变他的观点是非常有可能的。

主持人:好,各位观众,因为时间的关系呢,我们今天就只能谈到这边为止。谢谢两位资深评论员给我们精辟的分析。那么我们也在这边建议所有的华裔参选员能够把所有的利益放在美国民众,至少放在整个华人身上。谢谢各位观众的收看,我们下次时间再见。

(据新唐人电视台《热点互动》节目录音整理)


http://www.youmaker.com/

视频:【热点互动】从肯尼迪家族谈少数族裔从政之路(上)


http://www.youmaker.com/

视频:【热点互动】从肯尼迪家族谈少数族裔从政之路(下)
(http://www.dajiyuan.com)

评论
2009-09-08 3:14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