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建筑•名胜古迹
万里长城矗立在古中国的边陲,千年不倒,在数百年历史长河中为中国抵御了外侵。万里长城为何不倒呢?科学家认为这归功于中国古代建筑流行的一种超强度粘合剂——糯米砂浆。
朝代不同,帝王有别。从圣王教化、礼乐诗歌、经典文籍传下的道德规范,也会随着王朝的兴替,不断的从塑更新。蒙元帝王成吉思汗、忽必烈力振天纲,再造乾坤。因此,汗廷国风忠孝宽仁,充满雄文壮武的气息。帝国气势磅礴,阳刚雄伟,少林古寺随着刚健的乾元气象,荟萃出新的精华。
宋朝历经繁华,国运走向衰微。此时,天命转向女真,少林也随之迎来新的国主。缔下“明昌之治”的金章宗,就曾尊称一位僧人为“红蓼花”。宋金兵祸之后,少林陷入凋敝。正是得益于金国的游龙,少林才得以重振山门。
宋朝文士登临嵩山,游览少林,但见巍巍碑碣旌表天地,又感炯炯慈光遍照古今。士人于山林之中,听闻晨钟暮鼓。悠然间,仿佛亲见千佛朝宗、少林武功天下独步。置身此情此景,那些厌倦纷争的名流士子,达官显贵也幸得上天垂顾,以慧眼静观大千,于松涛之间静听普世的宏伟纶音。
少林自北魏开山之后,步入繁华富庶的隋唐。盛世天朝的光辉,映衬着帝王将相、名流雅士的超然胸怀。行道宴坐桂月之下,花发钟鸣相伴缤纷,犹如行云流水的悠远空灵,也正从隋唐士庶的身上,悄然散出。
嵩山,峰峦叠嶂,峻极于天。它东临七代京都开封,西与九朝古都洛阳为邻,犹如巨龙横卧神州,雄峙中原。自古以来,嵩山就被认为是僧道修行,触机悟道的圣地,也是历代帝王封天祭地,承天受命的中心。
日升日落,云卷云舒,七十二青峰依旧朝拜金顶,二十四涧水依旧奔流四方。今天的武当山,仍然是道教圣地、第一仙山,仍然是太平世代游人客如织、宫观如林的景象,似乎承袭了旧时的兴衰规律,又似乎悄然改变本质。
乐山大佛佛身比例匀称、雕刻精致、造势庄严。大佛临江而坐、双手抚膝、足踏大江、神势肃穆。石佛还具有设施隐而不见、巧妙无比的排水系统。人称“山是一尊佛,佛是一座山”。
在大山中清修的日子,犹如置身云外仙都。道乐声声,道香袅袅,道人们不问世俗,专注于每日的修行功课,浑然忘记光阴流转与时岁变迁。公元1644年,来自北方的哒哒铁蹄声,打破了中土大地的局势,亦震动了这座大山。
敦煌石窟艺术中数量最大,内容最丰富的部分是壁画,有4.5万平方米。其中最广泛的题材是尊像画,即人们供奉的各种佛、菩萨、天王及其说法相等,还反映了当时的社会生活场景、古代建筑造型、音乐、舞蹈等艺术。
坎儿井有非常巧妙的设计:竖井,在高山雪水潜流处寻其水源,在一定间隔打一深浅不等的竖井;地下渠道,依地势高低在井底修通暗渠,沟通各井,引水下流;地面渠道,把地下暗渠的水,引到地面的水渠;“涝坝”(小型蓄水池),把流到地面渠道的水蓄积起来,用于地面灌溉桑田。
天柱峰的大顶,犹如一只神龟,在云海漫溯、仙气氤氲的诸峰之上优游往来、俯瞰人间,既有神明的逍遥,更怀天帝的慈悲。龟背之上,一抹岚烟中时隐时现的金色光华,仿佛一道深邃而威严的凝望,成为世人顶礼膜拜的巅峰。
京杭大运河是仅次于长江的第二条“黄金水道,远远超过苏伊士运河(190千米)和巴拿马运河(81.3千米),是世界上最古老、最长的古代运河。它领先于世界千年,显示中国古代航运工程技术的卓越成就。
一座大山在复兴之前,总有玄妙灵应的预兆,比如真人张三丰对武当山道出的载入史册的预言。而一个王朝的兴立,同样有着神祇的昭示和瑞兆,比如元大都的龟蛇显圣,以及代元而立的明王朝的一幕军事奇迹。
北京故宫也称“紫禁城”,位于北京中轴线的中心,占地面积72万平方米,建筑面积约15万平方米,有大小宫殿70多座,房屋9,000余间。它是世界上现存规模最大、保存最为完整的宫殿型建筑。
山之高,云之深,离红尘最远,离天界最近。出家修行的道人,一旦遁隐入山,便是世人眼中的半神。忍受不食人间烟火的清苦,彻悟无为而无不为的大道,成为不足为外人道,却又教人忍不住寻幽探奇的秘密。
陵中展现出的内涵涉及军事、兵法、水利、天文、地理、星象、艺术,以及各种技术、工艺等等。所挖掘出的兵马俑被誉为“世界第八大奇迹”。整座陵所表现出的高超技术和艺术水平给后人留下至今难解的谜团,如地宫“水银”之谜,兵马俑制作之谜。
灵渠由铧嘴、大小天平、南渠、北渠、泄水天平和陡门组成。作为世界上最古老的人工运河之一的灵渠,也与同为秦代水利工程的都江堰齐名。它沟通了湘江和漓江,链接长江和珠江两大水系,打通南北水道,被誉为“世界古代水利建筑明珠”。
致书请赴,修宫封号,一代代帝王竭诚尽敬,念念不忘一睹他的圣容;晨钟夕灯,诵经练功,无数位道人奉他为祖师,孜孜不倦在他传下的道法中静修,探求生命的至真境界。他是一位道士、隐仙,一个深藏于大山的传奇。
商朝的都城以早期的亳和后期的殷为代表。亳即郑州商城,面积达25平方公里,是历史上第一座建有城垣的王都。殷都则沿着洹河两岸发展、绵延十余里,周边并无城墙,只有一道大沟作为防御设施,与弯曲的洹河成环状防护都城。殷都城功能划分相当明确,具备郑州商城都城的构成要素如宫室、供水设备与排水系统、各式作坊、民居建筑等。
青石为路,曲径通幽,穿行于峻岭密林、飞泉岚烟之间,注定是一场远离尘世、叩访仙境的奇妙之旅。踏上武当的古神道,静观殿宇和圣像的庄重,感受筋骨与心志的磨砺,不由教人嗟叹,这登顶之路,亦如寻真问道的修行路。
都江堰工程以引水灌溉为主,兼有防洪排沙、水运、城市供水等综合效用,包括三个工程:鱼嘴工程 (分水工程)、宝瓶口(引水工程)和飞沙堰(溢洪排沙工程)。
千百年来,当一重重楼观殿宇掩映于木石云水之间,武当,这座几乎与天地同在的山峦,逐渐有了人迹,随之诞生无数奇特神妙的传说与景观。这是一部专属于大山的豪壮史诗,更是一家修行法门光耀神州的古今绝唱。
夏朝国祚约四百七十余年,夏朝的领土分域管理和城镇建设发明与治水的历史有密切的关联。夏朝城镇建设,比如城郭、砖瓦、排水沟渠系统等等都是领先的发明,还有中国建筑座北朝南的座向方位的特色也起源于夏朝。
据史料记载,秦始皇修筑长城时总结出“因地形,用险制塞”的经验,成为军防布局的重要依据。长城是由城墙、敌楼、关城、墩堡、营城、卫所、镇城烽火台等多种防御工事所组成的完整的防御工程体系。
山,绵亘千里,直冲霄汉,总有一份博大与壮美叫人心醉;山,遗世独立,亦真亦幻,自携几许涤荡尘俗的清幽与神秘叫人向往。山以其超拔俊逸的风姿,成为人间最接近天的地方。
黄帝时代“筑城邑,造五城”。天子居所有聚落之“中”,被称为“都”,其他的聚落则称为“城邑”。城邑依照城主身份的尊卑来分等级,由此可知,在黄帝时代不仅已经存在着城镇,且各城镇间已经区分出规模等级。舜的时代,大道行聚天下成都邑。三皇五帝时代启迪先民“天圆地方”的观念与“择中”的思想及道德规范和修炼回归文化。
襄阳城,位居中原,扼守在汉水中游,曾是春秋时代楚国北境的一个戍防渡口。襄阳城北临汉水——自然的天堑,古人在它的东、南、西三面开挖河道,从城外引入襄渠水,再通过人工修建的涵闸控制水量,和汉江贯通。一条护城河不仅起到防御的作用,还打通了水运的航道。
天圆地方宇宙观具体显现在三皇时期的聚落建筑型态上。目前出土的这个时期的聚落面积通常不大,年代较久远的聚落多呈圆形或不规则的环状,后来渐渐多为四方形,方形的城镇自此成为中土最普遍的城市形式。当时的聚落不仅已经形成城镇的规模,其内部更具备了城市规划与功能分区的痕迹。神农氏时期已经有市集。
一块满布沧桑的戈壁石“亿岁寿星”--“岁月老人”和一块永远的生命初成的“雏鸡出壳”,浑然天成一老一雏,被视为戈壁奇石珍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