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义故事
浙江有一个指挥使(管理一个省的军事长官),为他的儿子请了一位家庭教师。有一天,这个老师病了,浑身发冷,他让学生去抱被子来。
苏东坡在阳羡县任职时,士人邵民瞻,为他购置了一座住宅,用钱五百缗,苏东坡倾其囊中所有的钱,才凑齐了钱,准备把宅子买了过来。
吴起,战国时期的军事家。卫国左氏(现山东曹县北)人,善用兵。曾受业于曾子门下,初任鲁将,继任魏将。屡建战功,曾被魏文候任两河守,担负起抗拒秦国和韩国的重任,并取得了攻下秦国五城的辉煌战果。到公元前387年魏文候薨,魏武候继位,吴起继续效忠魏武侯。
商辂,字弘载,浙江淳安人,明代著名史学家、思想家,历任英宗、代宗、宪宗三朝大臣,官至吏部尚书、文渊阁大学士。他以浙江乡试第一(解元)、礼部会试第一(会元)、殿试第一(状元)“连中三元”,不仅才学出众,更以为官清廉、刚直敢言载入《明史》,在复杂动荡的时局中,他敢于为民请命,有“三元宰相”、“一代贤相”之称。
柳宗元立即起草奏章,申报朝廷,请求将自己遭贬之地柳州,转让给刘禹锡,自己前往刘禹锡将去的播州(播州比柳州更远、更偏僻、更荒凉),互相交换一下任职地点。适逢裴度也上奏,请求照顾刘禹锡母子。在这种情况下,朝廷便批示同意了柳宗元的奏章所求,将刘禹锡改授为柳州剌史。
清朝顺治年间,有一位名叫蒋尔直的湖南人,作为仆从,同主人一起外出做生意。主 人后来又收用了三个仆人,一共有四个仆人,与主人客居在广东省一个寓所里。
清代,山东福山县人安某,善行走,日行可达五百余里,人们称他为“飞星”。他从来未曾买过鞋,某日外出,碰见一位农夫在耕地,鞋子放在地头上,即取而穿之。农夫追得气喘汗流,也没追上。
唐朝晋公裴度在未发际之前,生活的很破落,一贫如洗。一天他去找一个相士算命,那相士说:“先生的功名之事,先且不必问。我这里有句话,如若您不见怪,我才敢说。”裴度回答道:“我正是因为在迷途才来找先生询问,怎么会见怪呢?”相士说道:“先生有蛇藤纵理纹入口,数年之间,必将饿死在沟渠。”说完之后,相士坚持分文不取。裴度本来就是个知命的君子,也没有把相士的话放在心上。
有个富家子弟,算命的讲他是“大贵之命”,另一个相面的,也说他“将会大贵”,但是,直到他年老时,官职仅做到六品。他心中十分郁闷。
三国的此兴彼衰、恩怨情仇、人物的喜怒哀乐、忠孝悖逆都围绕着...
郭六颇有姿色,邻里一些无赖青年,见她家缺吃少穿的,就用金钱引诱她。郭六不为所动,靠做针线活挣一点钱,赡养公婆二位老人。
清代康熙年间,有五六个盗窃犯将被处决,但是犯人的供词不统一,反复侦察、审讯,也没找到过硬的证据。致使上报朝廷的犯人供词记录,很难写定。
清朝大学士福康安,在四川担任总督时,擅作威福。他的下人也仗势欺人,常常为害民间。
林积是南剑州人。他年轻时上京都,途经蔡州,在磨州的一家旅店里住宿,感到褥子下有什么东西硌背。他掀开席子一看,有一个布袋,袋中有一锦囊,锦囊中有宝珠数百颗。
十多年后,范仲淹在朝廷作了谏官。那位术士的儿子,现在巳经长大了。范仲淹便把他接来,告诉他说:“你的父亲有神术,当时因为你年龄幼小,所以他让我收存遗物。今天你已经长大成人了,我现在就把这些,归还给你。”
陶四翁把用四百万钱买来的紫草全部拿出,一把火烧光了,说:“宁可我被骗,不能再骗他人!我昨晚想了一夜,必须这么作:把它烧掉算了。”
王可久的妻子盼夫心切,去找一个叫杨干夫的算卦先生占卜一卦,问问丈夫生死存亡的情况。杨干夫是个心肠歹毒的坏人,他表面上十分尽心地为王妻算卦,暗地里却在盘算损人利己的阴谋,一是看中了王妻的几分姿色,二是想贪图王可久积聚多年的丰厚家财。他装模作样地看了一通之后,故作惊愕地说:“哎呀,不好,你的丈夫命运不济,休想再回来了!”
自古以来,很多人最怕英雄无用武之地,多少人不遇明君即放弃,忠臣难当,尤其面对于昏君更难。
有一个山西富商,住在京城信成客店里,衣着、跟随的仆人和马匹,都很华丽,他这次进京的目的是:将要按照当局的有关规定,花钱买官当。
张巡(709--757),邓州南阳(今河南省南阳市)人。唐玄宗开元末年进士,由太子通事舍人出任清河县令,再调真源县令。安史之乱突起,张巡在雍丘一带起兵抗击,后与许远同守睢阳(今河南省商丘市)。肃宗至德二年(757)城破被俘,与部将三十六人同时殉难。乱平以后,朝廷小人竭力散布张巡和许远降贼有罪的流言,为当时明里暗里支持过安禄山等邪恶势力张目。
周揽啧这个人家境贫困,却乐守圣贤之道。他夫妇晚上继续耕地时,累了就睡在地里休息,梦见天帝经过,天帝可怜他,命令下属司命神(主管人间贫富贵贱的神)赐给他钱财。司命神查阅录簿后,说:“这个人的面相和命运贫穷,限度不超过目前这种状况。只有张车子,应该赐给钱财一千万,张车子还没出生,请准许先借给他。”天帝说:“好。”
宋末元初,有位大学问家名叫许衡(1209--1281),字仲平,号鲁斋。一生以维护儒家学说、承传民族美德为己任。有《鲁斋遗书》传世。
唐朝贞观末年,蒲州人罗道琮因为上奏章,违背了皇帝的旨意,被流放岭南。和他一起流放的还有一个人。当他们走到荆州和襄阳之间时,那人病重,临终时大哭,说:“我知道人总要死的,可上天为什么让我孤零零的死在异土他乡啊?”
】南宋高宗建炎三年,金人南侵,高宗避驾钱塘。军官苗傅、刘正彦挟持高宗作乱。这时礼部侍郎张浚在秀州,马上召集众将准备勤王。晚上张浚独坐,侍从都睡着了,忽然一人持刀立灯前。张浚知道是刺客,问:“是苗傅、刘正彦派你来杀我的吗?”说:“是的。”问:“既然这样,你为什么不动手呢?”
唐太宗认为魏徵说的有理,就恳切的对庞相寿说:“从前,我是秦王府的主人,现在则是天下的主人,我不能单单偏袒秦王府的故人。大臣们的进谏是对的,我没有理由反对。”
季札这种重诺守信,言行相符的品格是值得称赞的,所以,司马迁在《史记》中,亦对季札赠剑这件事加以赞扬。古人季札“心诺”尚能守信,而“言诺”或“合同”就更应该重诺守信了。
叛乱平定后,庾冰问小兵有什么心愿,小兵说:“能让我后半辈子不愁酒吗?”于是庾冰为小兵盖了一幢房子,买了仆人侍候他,屋中随时保持充足的酒让小兵喝。
廉范的受业师薛汉因楚王谋反事件牵连被杀,亲朋学生,都不敢前来探视,唯有廉范却冒死前来收尸安葬。汉明帝闻知大怒,召廉范入朝,痛加斥责,廉范说:“臣愚鲁急直,以为薛汉等已被诛杀,实因不忍师生之情而来收尸安葬。”皇上闻言感动,于是赦免其罪,从此廉范的名望显扬天下,不久被荐举为秀才,数月后又升为云中太守,后又官为蜀郡太守,为官勤政爱民,人民安居乐业,深得百姓敬仰。
曾子是孔子的弟子,他平素以孝道见称。
    共有约 150 条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