军事名人
黄埔英才革命猛将张灵甫到底是什么样的人,及最后其第七十四军是怎样被中共特务刘斐断送的呢?
台籍抗日名将邹洪16日110冥诞,新竹地区为纪念邹将军一生为国、鞠躬尽瘁的爱国情操,特于位于新竹孔庙竖立之铜像前举行祭典,新竹市长机要秘书杨元勋代表许明财市长向邹家后代表达敬意,也希望先烈事迹永昭后世,万古留芳。
蒙哥马利万万没想到,他认为是完全合乎逻辑的军事行动,竟会以截然不同的面貌呈现在伦敦的焦急不安的上司面前。
这样就发生了蒙哥马利称之为“战役中的真正危机”,而德•甘冈称之为“第一踏脚台”的事件。德•甘冈认为危机就在眼前,因此决定叫利斯和拉姆斯登于凌晨3点30分到集团军作战指挥所开会。然后,他叫醒了蒙哥马利,把开会的事告诉了他。
关于英国军队和轴心国军队在这次战役中的相对实力,就师的数量而言,双方大致相等。德意军队集团有8个意大利师和4个德国师(其中4个坦克师,2个摩托化师)以及1个空降旅,但各部队的人员和装备都不满额。英
韩家麟少将(1896-1932),东北边防驻江司令部公署高参,辽北梨树人,其天性聪颖,慷慨好义,16岁加入马占山组织的东北抗日义勇军,被马占山收为义子,成为马占山的得力助手。
事情完全像蒙哥马利预料的那样发生了。简直可以说,在阿拉姆哈勒法山战役的最初几个小时内,隆美尔就打输了。
这一切绝不是毫无目的的清洗。历史记录表明,蒙哥马利是一个精于选拔部属的人。在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任何一个集团军的参谋机构恐怕都不能同蒙哥马利的媲美。
演习的第二天,陆军部打电话给蒙哥马利,要他立即返回伦敦,去接替亚历山大任第1集团军司令,并在艾森豪威尔的领导下着手制定将在1942年11月进行的代号为“火炬”的北非登陆计划。
听到这个计划后,蒙哥马利感到十分惊讶,于是提了一两个问题,但很快感到奥金莱克讨厌那些涉及立即修改他的既定方针的问题。蒙哥马利只好沉默不语。
从许多方面看,“猛虎”演习都是蒙哥马利在英国本土训练部队的顶点,也可被称之为第二次世界大战转折点的彩排。20年后,蒙哥马利在演习讲评稿的档案本上,用笔补注说:“至今在加拿大仍为人所乐道。”
蒙哥马利认为,固守英国海岸决不能击败轴心国,只有把军队训;练到能在外国的土地上以攻势行动击败敌人,盟国才能最后取胜。
真相总有大白之日,在国殇60年的前夕,随着共党政权逐渐灭亡的今日,他们过去的英雄事迹必将重新被载入史册,光耀于后世!
然而真相总有大白之日,在国殇60年的前夕,随着共党政权逐渐灭亡的今日,他们过去的英雄事迹必将重新被载入史册,光耀于后世!
蒙哥马利大刀阔斧地对第5军军官队伍和作战部署实施手术之后,便把工作重心转到了部队的训练上。他很快就制定出从1940年8月到1941年春的训练计划,具体实施方法是,首先进行单兵或小组训练,然后是模型演习和旅通讯演习,最后是集体训练。
1940年7月19日,布鲁克接替艾思赛德任国内武装力量总司令。第5军军长奥金莱克接替布鲁克任南方军区司令,成为蒙哥马利的顶头上司。7月21日,蒙哥马利接替奥金莱克任第5军军长。7月23日,蒙哥马利晋升中将。
话说蒙哥马利于6月五日晚回到伦敦后,第二天一早便到陆军部报到,要求晋见帝国参谋总长约翰·迪尔。
陈纳德将军在中国独立对日抗战的前四年,顶着国际姑息主义的风潮在中国建立美国空军志愿队──飞虎队,与中国人民一同对抗日军的侵略。他在回忆录中谈到:“我虽然是美国人,但我和中国发生了如此密切的关系,大家共患难,同生死,所以我也算是半个中国人。”
孙立人(1900年12月8日-1990年11月19日),字抚民,生于安徽舒城县一个书香世家,父孙熙泽,为前清举人,曾任知府、审判厅长、北平中华大学校长等职。
张灵甫 (1903-1947)原名钟麟,字灵甫,生于陕西西安东乡大东村的一户农家。他小时在村中与其他孩童时常玩带兵打仗的游戏,任指挥官时往往领导有方,进退有据,在孩童间彼此有争执时,他必定居中协调,几乎无人不服,表现出了一股领导者的特质。
美国运输船抵达马尼拉历来是令人激动的盛事。菲律宾武装员警乐队立在码头,吹打着五色杂曲,有爱国歌曲、军乐、还有当时的流行歌曲。数十名佩戴勋章的军官挤在码头上欢迎新来的人,迎接老朋友。
黄百韬司令取出名片写下:“民国37年10月22日第7兵团司令官黄百韬尽忠报国”交给我,然而此时十余名共军已逼近我们身旁,我们用了最后的子弹击毙了他们后,黄司令说:“我决意自裁以不负总统及部长、总长付托之至意以全革命军人的人格……我死后应毁容灭迹,勿再蹈张灵甫将军遗体被辱之覆辙。”说罢变夺下我的配枪自尽……杨廷彦副军长忆黄百韬将军的殉国经过。
路易斯‧布鲁克斯是世界上最富有的女继承人之一,但这并非是她魅力的秘密所在。绝对不是,就算路易斯是在梅西(译注——美国著名的连锁店)店里柜台后面工作也一样会迷住他。她是那种五官单独看并无特别之处,但组合在一起却有更多韵味的女人之一。
1920年秋季的一天,麦克阿瑟正在观看橄榄球队练习,他走向教练查尔斯‧戴利,说他有一个传球的方法。队员们围过来,麦克阿瑟叫他们象平常一样站位,只不过他站在右后卫的位置。他沿球场向前走了5大步,左转又走了15步,停下来用右脚后跟在草地上划了个十字。“传球应该到这个位置。”
然而不久以后,强迫过艰苦生活的诱惑力消失了。一天,他和几位纽约的体育作家共进午餐。他们用金盘子吃饭,深有感触。他带他们参观了地下室的吊床,他们感触更深了。大约一周后,厨师报告说一只金盘子丢了。校长的房子翻了个底朝天。没有金盘子。由于体育记者们是和他进餐的最近一批人,他写信问他们能否解开这个谜。其中一人恶作剧地回信说,如果麦克阿瑟真像他说的那样一周在地下室睡好几次,他早该发现丢失的盘子了。盘子就在吊床上叠着的两床毯子中间,是作家藏的。
麦克阿瑟很少待在办公室。他每天上午二三点左右到那儿处理他的信件。中午到下午1点召集各部门成员开一次办公会。午餐时间两小时,他可以小睡一会儿。然后他回到办公室再待两小时,5点钟回家看母亲。他一周至少与学术委员会开一次晚间会议。
战后不到两周,麦克阿瑟就被迫将彩虹师的指挥权交给了查尔斯‧A‧弗拉格尔少将。他本来应该留在这个师等他的第二颗将军星批下来,但这已经不可能了。停战后的第二天,马奇冻结了提升。在陆军部千方百计解决复员问题期间,不再授将军衔。麦克阿瑟回到了第84旅旅长的位子上。
他独自一人逃生。为什么?这没有道理。在这种狂风暴雨般的炮火下幸免,而且毫发无损,这只能是命运。对一个虔诚的基督徒来说,这是上帝的意志。他之所以幸免是因为受到全能的神的保护;除此没人能做到。其他的解释都不通。麦克亚瑟爬回第84旅的防线,既惭愧又惊愕,并且还得意洋洋。“那是上帝,”他说,“他用手引导我,像他引导约书亚(译注——以色列人的头领,摩西的后任)那样。”
扫清圣米耶勒凸出部后的两周,50万部队向东行军60英里,进入默兹河一阿尔贡地区。其他各师也赶到了。潘兴发现自己有100万军队开展下一次攻势,其中85%是美国人。创建了这支庞大的军队后,潘兴在选择一个他的军队能完成的战略目标。他和参谋们盯上了色当一梅济耶尔一卡里格南铁路线。重创此线将使德军西部前线两侧的交通大部瘫痪。然而,要达到这一目的,他们必须首先突破克里姆希尔特防区,这是一个严密的防御体系,德国人把这块死亡之地建在默兹河与阿尔贡森林之间。
潘兴一直坚持要求建立一个独立的美国集团军,尽管受到英法强大的政治压力,他最终还是如愿以偿了。这是他的最高成就,赢得了每一个美国士兵的钦佩。8月份这个集团军组建时,他非常骄傲,亲任美军第一集团军司令。这是支庞大的队伍;14个师,平均每个师2.5万人,外加主要由法国人组成的10 余万人的后勤部队,提供给养和维护。
    共有约 107 条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