军事名人
渡河时间定在7月28日晚,但在整个白天河边爆发了枪战。当夜幕降临时,彩虹厂各团踏上横跨小溪的独木桥,还未来得及爬上对岸,就被猛烈的迫击炮和机关论压住了。麦克亚瑟的午夜战报开头用了一句生动的话:“步兵激烈战斗的一天。”他曾冲出去召集部队,因此获得了第三枚银星勋章。德军不仅没有撤退,而且在俯瞰奥尔克河的高地上构筑了工事。德古特判断失误,而彩虹师因缺乏炮火支援付出了血的代价。
邱清泉将军八岁时就读邻近私塾、十岁入基圣小学堂、十四岁入高等小学堂,此时的他已熟读四书五经,并以以第一名毕业,而后继续考入浙江省立第十中学,在学期间与他逐渐感到日本对中国的威胁日增,所以一股从军报国的心开始萌芽。二十岁时他以第二名毕业于省立十中并于隔年考入上海大学社会学系,不久之后国父孙中山先生于广州创办陆军军官学校,邱清泉将军立即赶赴广州考入军校第二期,开始了他的从军生涯。
虽然麦克亚瑟现在已经是将军了,但他决定继续做他的参谋长,当一名战斗的士兵。比起在战场上领兵,当师参谋长肯定不可能有那么荣耀和令人激动,但这种指挥工作仍然有其挑战性。后来的四星将军,第二次世界大战中马歇尔的得力助手汤姆‧汉迪说:“他生就一副帅才!他使普通的人干出了一流的活儿。”
在香槟城兰斯的北面是德军坚固的阵地,并且他们有一条狭长的楔形阵地一直插到马恩河——这是历史上入侵巴黎的路线。凯撒曾经走过这条路;匈奴阿提拉也走过。1914年,德国人也来到这条路上,但遗憾地功败垂成。他们最近一次向巴黎的进军在离马恩河几英里处的蒂耶里堡受到法军和美军的阻击。
有一名军官几乎肯定不同意这一点,那就是潘兴。了解情况的人都知道,19世纪的战场规模都很小。现代战场一般很大,一个人只能看到很小的一部分,而且,军事组织要复杂得多。潘兴中肯地指出:“将军身先士卒,挥舞着军帽,高呼‘弟兄们冲啊’的时代在实战中已经成为过去。”  
为了不让他热爱的师变得平庸无奇,麦克亚瑟努力防止人才流失。肖蒙的司令部两次想调威廉‧多诺万到战地军官学校任教官。麦克亚瑟回绝了两次。当司令部第三次想调时,多诺万自己恳求留在第69团自己的营里。麦克亚瑟说:“比尔,做得对。别让他们把你从前线调走。战斗的人才是真正的士兵。”这是麦克亚瑟一生都信奉的信条之一。无论一个参谋军官的职位多高,无论他在其他的军兵种里多么出色,比如军需兵和信号兵,他总不是一名完全彻底的战士。要理解麦克亚瑟评价他人的方式,记住这一点很重要。他把多诺万带到肖蒙,一起亲自向潘兴请求让多诺万保留原职。这次播兴发了慈悲。
第7集团军司令乔治斯‧德‧巴扎莱尔因麦克亚瑟在这次袭击中的表现立即向他颁发了十字军功章。这是法国人的风格——迅速自主地颁发奖章。这一传统可以追溯到拿破仑时代。美国远征军则更为保守和官僚,但在梅诺尔的热心推荐下,麦克亚瑟后来还是因这次袭击得到了他的第一枚银星奖章。
在组织美军师方面,法国人建议17000人为适当的规模。大了则不灵活,作战时无法有效组织,并且受火力压制时难于机动,对计划的改变不能迅速作出反应广播兴没有听这些建议,他要求组织28000人的师。他认为,大兵团利于持久作战,并能集中成密集队形突破德军防线。他曾到过满洲,但却没有从日俄战争中吸取最重要的教训:在现代快射火炮和轻机枪的火力下,密集的步兵进攻队形只是砧板上的鱼肉,除了被屠杀外毫无用处。
宣战后一个月,伦纳德‧伍德请求指挥出征海外的一支部队,尽管那只是一个师。然而,他对威尔逊直言不讳的批评——包括在一次演讲中他高呼:“华盛顿无领袖!”——毁掉了这次机会。威尔逊木信任他,贝克尔认为伍德“是陆军中最不听话的将军。”
天晚上,贝克尔正在设宴招待总统。麦克阿瑟赶到陆军部长家,但侍从长木让他进餐厅。麦克阿瑟推开侍从长,想跟贝克尔单独谈,但威尔逊看见了他。“进来吧,少校,把消息告诉我们大家。在这儿没有秘密。”尽管总统平时一脸肃然,但他却很合群,而且喜欢逗乐。晚宴上的客人中爆发出一片笑声,似乎少校带来了什么乐趣。
塔斯克‧布利斯。威尔逊“气得浑身发抖”,命令他立即停止。布利斯语气缓和地指出,军事计划是总参谋部法定的任务。
吉星文(1908-1958),字绍武,河南省扶沟县人,十五岁就读县立师范时,适值陆军第八混成旅考选学兵,此时的吉星文懔于国难即将当前,因此投笔从戎,进入了叔父吉鸿昌的部队中当兵。而后因其骁勇善战,极受长官之赏识,遂被拔擢为连长,在他当军人的这段期间虽然训练极为严格,但对下属的照顾却无微不至,在粮食极为缺乏的环境中在军粮不够吃的状况下他多次亲自采集野菜给士官兵食用,自己却饿着肚子,日后在任金防部副司令官之职时一日巡视坑道,为顾及天气寒冷,竟脱下自己的外套给士兵保暖,他一直秉持着为他人而活的理念,数十年如一日。
战场生活揭开了麦克阿瑟的另一面。他身着夸张、惹眼的服饰,好像在大喊:“看看我吧!”最引人注意的不是他英俊的外表,而是他要引人注意的决心。他到西点军校时头戴一顶斯泰森毡帽(一种西部牛仔帽——译注),好像他刚从得克萨斯来,而不是从密尔沃基来。随着时间的推移,他对头饰的选择足以构成时尚的一个篇章。在韦拉克鲁斯,他头戴稍破的军帽。这一点没什么特别。但在帽子下面,他的衬衫领上斜别着上尉肩章,卡迪根式夹克一直垂到膝盖,脖子上围着一条鲜艳的丝绸大围脖,嘴里叼着一根烟斗。他把服饰条例当娱乐带到了战场上,并四处招摇,直到自己以为取得了满意的效果。又是一个麦克阿瑟家族的人,鹤立鸡群般阔步昂首。
威尔逊于1913年3月任美国总统。仅在数周前,墨西哥因一场政变而陷入政治动乱。令美国人沮丧的是,控制政府的是维克多里安诺‧韦尔塔将军。韦尔塔及其追随者犯下了不计其数的暴行。威尔逊十分愤怒,坚决不承认墨西哥新政府,但德国人却决定为韦尔塔供应其所需的军火,以打败对手夺取政权。一艘德国轮船载着260挺机枪和1500万发子弹驶向韦拉克鲁斯港。
1913年初,“粉姬”的健康有所好转,她在华盛顿西北租了一所房子,买了一辆新“卡迪拉克”,并雇了一名黑人司机。道格拉斯利用这辆车和司机去追求马里兰州的一位年轻女士,但他的心思并不在恋爱上,而在他的前途上。
他回国不久,去得克萨斯临时出差时,差一点在萨姆‧豪斯顿堡丧命。他在利文沃斯堡的前棒球队友本杰明‧D‧“奔尼”福罗伊斯上尉是一名先驱飞行员,他是第二个成为陆军飞行员的人。麦克阿瑟的几名同学都去了飞行处,并且其中一名叫汤姆‧塞尔弗里奇的于1909年不幸遇难,成了第一个坠机遇难者。
贾德森的每一条批评意见都非常正确。麦克阿瑟在密尔沃基执行任务期间,他最不关心的就是工程事务。他把精力都放在了追求范小姐身上。最后才是河流与港口,而且很少关心。这份报告刺痛了他,并且很可能使他害怕。像这种指责的报告可能毁了他的前途。他写了一份长长的报告,反驳贾德森的说法。不管怎样,麦克阿瑟说:“我认为贾德森少校所看到的并写进我的军事档案中的那些无可更改的缺点言过其实了。”
这部27页的诗歌剧充满了宿命论。似乎麦克阿瑟很清楚,他争取斯图尔特的芳心的战斗注定与他所描写的战斗一样终将失败,道格拉斯将在英勇但无望的战斗中牺牲。他知道他的战斗没有结局。不过,难以捉摸的斯图尔特给他提供了一个机会,让他表达他的渴望和恐惧,这些渴望和恐惧困扰着他的灵魂,丰富着他的想像,激发着他的斗志。在诗歌零乱的情节下面是驱使麦克阿瑟不断前进的核心力量:对冒险永不休止的渴望。
麦克阿瑟一边要完成工兵学校的课程,一边还必须完成兵营学校的课程。不过这些课程都是按业余时间学习设计的,似乎还能对付。1907年夏天,他花了两个月时间学习兵营课程;8月,他得到了新任命,受命向密尔沃基的地区工兵司令威廉‧V‧贾德森少校报到。
在驶往马尼拉的5周半航程期间,道格拉斯有十几名同学作伴。当他到达菲律宾后,发现气候闷热难当,令人疲乏,操练必须在太阳升起之前进行。上午要完成大部分日常工作。午饭后休息到下午4点。然后是降旗仪式。像麦克阿瑟这样讲究的军官一天要换4次军服,洗3次澡。然而麦克阿瑟还不单是讲究,他对仪表格外重视。要是他无法潇洒地做一件事,他宁可木做。大多数晚上,驻扎在马尼拉及附近的年轻军官都到城里消遣。而麦克阿瑟只有在他能请得起一辆马车和车伕送他进城并返回营房时才出门。麦克阿瑟只要进城,总容最好的白制服。
大多数学员都以嘲笑的态度对待他们称之为襁褓兵的家伙。嘲弄教员们所羡慕的东西是所有的学员们认为时髦的事儿。麦克阿瑟出类拔萃,并不只是因为他热爱军旅生涯,而且他有着标准的军人风度。虽然乳臭未干,但他看起来天生就是指挥官。  尽管成绩稍有下滑,但他几乎肯定会是班上的5名“优秀毕业生”之一。虽然如此,他最后一年还是一如既往地努力学习。几乎所有的学员都很聪明,但数十年里因成绩差而被开除的学员名单有1英里长。与智力同等重要的是能做到心无旁骛的能力。麦克阿瑟在集中注意方面能力惊人。
当时,麦克亚瑟仍在准备与起义者作战。与塔夫脱一样,他认为控制菲律宾是美国在太平洋战略利益的需要。他也认为美国向外扩张本身就是一件好事。但同时,他公开宣称,接受菲律宾人那“几乎不合格”的信仰户在马尼拉的共济会会堂,他与菲律宾人混迹一处,并利用自己的权力保护它,使之免遭关闭。 1901年2月,他在马拉坎南宫开了一次舞会,菲律宾人和美国人不分种族,共度良宵。麦克亚瑟对菲律宾人的开放态度和对群岛的钟情也遗传给了他的儿子。  塔夫脱认为起义早已结束。麦克亚瑟则认为,如果他不迅速采取行动,起义将很快再度兴起。他实施了内战时的一项指令(10号命令),赋予他的军官镇压起义的极大的权力,但这些权力常被滥用,有时甚至成为酷刑虐待的根据户无数菲律宾城镇的人们由于为起义者提供保护而被迫背井离乡,住进了美军监视下的集中营,他们的房子被烧毁。集中营周围建立了“死亡线”,任何武装菲律宾人若出现在集中营死亡线的另一边,都将被视为进行恐怖活动而被格杀勿论。
然而,任何一名有雄心的学员。尤其是想成为前5名的学员,像麦克亚瑟,都必须认真遵守这一套制度。在部队花名册上,每班前5名学员的名字后都有一颗星形标记,并会获得“优秀毕业生”奖。他们比别的军官在事业上有着更高的起点。
最糟的欺辱行为通常发生在“野兽营”,但麦克亚瑟发现夏令营也是一个严峻考验。他挺过来了,但有些新兵忍受不下去。夏令营期间退出的人之一就是麦克亚瑟同帐篷的伙伴。  夏令营结束后,学员返回军营,面临着恶劣的生活条件。实际上西点军校每座建筑的状况都令人震惊。一些学员对那些摇摇欲坠的建筑惊讶无比。一位迷恋军事的1898级学员康纳德‧S‧班布科克写道:“我们住的地方同样住过杰弗逊‧大卫斯,1828级;罗伯特‧E‧李,1829级……尤里西斯‧S‧ 格兰特,1843级;乔治‧B‧麦克莱伦,1846级;菲力普‧H‧谢里丹,1853级;J‧E‧B‧斯图尔特,1854级……”带着对军事生涯的浪漫憧憬和对军事史的浓厚兴趣,麦克亚瑟一定和班布科克一样深有同感。
1898年4月,美国对西班牙宣战。亚瑟‧麦克亚瑟中校在奇卡莫加被任命为第3军参谋长,奇卡莫加距修士岭不到10英里,他一生军事生涯中最辉煌的一幕就发生在修士岭。但他根本不想在一场新的战争中做参谋军官。他请求去担任一个志愿步兵旅的旅长。他的申请还没有结果,美国海军就取得了战争的第一场胜利。5月1日,海军准将乔治‧杜威驶入马尼拉湾,猛轰装备过时的西班牙舰队,并迫使其投降。一个月后,麦克亚瑟被提升为志愿部队准将,不久便被调往马尼拉。
1927年的今天5月21日,被《时代》杂志列入20世纪最具影响力之一的飞行员林白(Charles Lindbergh),成功地从纽约飞到巴黎,成为不着陆飞跨大西洋的第一人。林白是瑞典裔的美国人,1902年出生于密西根州底特律。林白的飞行生涯开端于1922年,当时20岁的他参加了飞机师和机械师训练,由于对飞行的浓厚兴趣,他自己购买了飞机,并成为一名特技飞行员。1924年他开始接受美国空军军事飞行员训练,以第一名毕业后,他成为了空邮飞行师。
“我这样死得好,死得光荣,对国家、对民族、对长官,良心很平安。”1940年的今天5月16日,抗日名将张将军在宜城县战败,一心为国尽忠,不惜捐躯的他,在弥留之际,依然念念不忘“这样死得好......良心很平安。”
    共有约 107 条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