暴政  约 182 条记录
  • 大纪元
  • 大纪元
    (亚洲时报Ralph A Cossa8月4日撰文)俗话说,观其友而知其人。对国家来讲,也是如此。中国要真正融入国际社会,除了自己必须推行...
  • 大纪元
    在暴政的大棒下我灵魂出壳儿,我已经变成了一个真正的幽灵。我站在没希望的盐碱地上回头一观,我已经被抢得身无分文。孩提时代,老师给我们讲的一...
  • 大纪元
    早晨的阳光真美,你可以去想象,一个大梦初醒,当第一缕春意向你驶来的感受,这便是我一天的快乐了。然而面对漫漫的诉讼路,和不可预料的今后,就...
  • 大纪元
    光是熬着不行,不管怎样,总得想办法试一试。共产党不是宣传要“加强法制化进程”吗,咱总不能对不起人家的好意,就打一把官司看看进程到那一步上...
  • 大纪元
    法院里还真有一个好人,他偷偷地告诉我让我上告,他告诉我一个市政府的举报电话:“12345有事找政府”。这个号码我听着耳熟,媒体吹嘘过,说...
  • 大纪元
    我的财产没了,一场空前未有的洗劫结束之后,我的外壳被订在小城的耻辱柱上,人们在参观我耻辱的同时,也观赏了当局的野蛮。现在给我留下的,只剩...
  • 大纪元
    可怜,我的祖业。清晨,一大群武装到牙齿的司法们冲上来了,他们包围了生我养我的,最后的一小块土地。我们在香炉上虔诚地点燃了三柱香火,妄想佛...
  • 大纪元
    老猪和老鸭没有用了,昨天上演了一场闹剧,可能就是个谜底。老鸭的老婆不让工程队的人放线,说他们的合同还没签完。而SARS他们却说是签完了...
  • 大纪元
    老鸡是个不好办事的人,这个人在家里闲着,整天走东家窜西家的打听事,一天听老鸡说,他早晨在工棚里,偷听了SARS和老猪的对话:说什么答应的...
  • 大纪元
    凶残暴虐的秋天就要过去了,早晨的露水眼泪似的落进野草,季节哭诉着走向远方。于是,我用已经残破的心情看破败的雨滴,在凝成细雪之前的洋洋洒洒...
  • 大纪元
    最后遇难的是一位有残疾的家庭,老人一只胳膊,老伴精神不好,还是个半语,全家七口人住在不到六十平米的小屋子里,儿子分开住院里的简易房,老两...
  • 大纪元
    适逢南北韩重启停摆十三个月的两韩部长级会谈,致力纾解朝鲜半岛紧张情势之际,继美国国务卿莱斯之后,美国主管全球事务国务次卿杜布林斯基再度批...
  • 大纪元
    二000年深秋是小镇最黑暗的一天,联军司令部关于剿灭一百五十户居民主权的大棒计划,正在开始实施。经SARS提议,新县长的同意,一个罪恶的...
  • 大纪元
    还是那个猪腰子脸型司机说的对,联军司令部大量征兵,看起来这回就要向我们下毒手了。早晨,几个小司法从小车里钻出来,气势凶凶地把盖着法院红印...
  • 大纪元
    联军司令部发动的拳头战术基本上取得了胜利,剿灭两家财产的主权之后,又突然撤退到大战之前的据点里,好些天都没有集团出击的迹象。残破的断壁中...
  • 大纪元
    今天有一位离休老干部,他大老远地就喊我,向得了什么宝贝似的告诉我说,他看见党报上登载一条消息:消息说从今往后要保护私有财产,说政府只干政...
  • 大纪元
    现在真的快要乱成一锅粥了,这乱了章法年月就是没有办法去正常思维。我们挑了三个有能力的人,分别到省里打听一下有关政策,等回来时再做决断。我...
  • 大纪元
    寂寞的时间在惶恐之中缓缓地走过,向一个步履蹒跚的婆子。大棒、敲诈,和联合舰队的恶势力,都一股脑儿地向你袭来,真是让你上火撒黄尿。在这个动...
  • 大纪元
    我们在政府的院子里呆了一上午,没有结果就走了,带着无奈走在回去的路上。来时的劲头全都没了,一个个懒散地往前挪着步子。我们向往公平的奢望不...
  • 大纪元
    早上,暗淡的日头被薄薄的云彩打了个遮儿,阴冷在季节里尽情地发挥。纯正的冬已走出了许久,人们都淡忘了那样干脆的冷。粘稠的潮湿围拢在你的周围...
  • 大纪元
    每天都重复着高音喇叭里,那位醇厚的女高音,八点半开始,准确无误地对着你家大门狂喊,一遍又一遍,记忆不好的都能背得烂熟。战斗机小分队频频出...
  • 大纪元
    公元2000年某月某日,是我一生中永远都不会忘记的一天。残存的冬意夹杂起潮湿,掀动着每一个仍然臃肿的外套,沿着你缩紧的脖子,轻而一举地就...
  • 大纪元
    其实,共产党在中国取得政权要比人们想象得容易,首先,它基本沿袭了中国几千来改朝换代的惯有规律,国际共产运动风潮只为中共提供了一种全新政治...
  • 大纪元
    对人民坚持民主、非暴力与法治的巍巍中华前总理赵紫阳,终于在15年软禁中黯然去世了。赵的遭遇,让缅甸人民产生很大的感触,原因是追求缅甸联...
  • 大纪元
    布希总统在他连任就职典礼上,以“传播自由,结束暴政”做为他的演讲主轴。在这以前,大纪元新闻网发表《九评共产党》的社论,吹响讨伐中共、结束...
  • 大纪元
  • 大纪元
    [在文革期间,很多孩子和父母划清界限,很多妻子或丈夫揭发自己的伴侣。谎言宣传和政治迫害戕害亲情,灭绝人性。江氏集团对法轮功的五年多的迫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