狄马

狄马:夺了鸟位又如何?
这种漠视生命,不尊重个人选择,甚至强行改变他人立场的“专制人格”在每个中国人身上都存在着。尽管面积有大小,程度有强弱,但每个中国人都有自己的梁山。对一个家长而言,家庭就是他的梁山;对一个族长而言,家族就是他的梁山;对于一个县令而言,县境就是他的梁山;对于一个国王而言,国家就是他的梁山。只要这种“专制人格”不变,不管他是用“忠义”,还是其他什么“主义”作为包装,宋江就永远是这样的宋江,梁山就永远是这样的梁山,中国也永远是这样的中国。

标签: 狄马

狄马:谁逼卢俊义上梁山?
你看卢俊义这样的好青年上梁山,与“封建社会的黑暗统治”有关系吗?我看没有。就像狼生出狼,秃鹫生出更多的秃鹫一样,这样的革命者是革命者自己制造出来的,是先革起来的一部分人带动后革起来者的结果。

标签: 狄马

狄马:勤劳是一种美德吗?
从此我就知道,这世上有两种人:一种勤劳,一种不勤劳;而有的人的勤劳对自己毫无好处。成年后,我对一切叫人“吃苦耐劳”、“忘我工作”的说教充满警觉,正是得益于生活所赐。

标签: 狄马

狄马:把农民的还给农民
我的老家陕北,自从发现石油和天然气以后,无节制的开采已经使好多地方河水断流,井水枯竭,房屋开裂塌陷,空气里弥漫着厚厚的煤烟味;而且依照目前的疯挖速度,用不了多少年就会开挖净尽。那么,一个现实的问题是,当这些资源被挖完后,子孙后代吃什么?

标签: 狄马

狄马:现代战争打什么?
只有当一个国家的制度本来就不保护它的人民,他们中的任何一个人在自己的家乡都没有一寸土地是自己的;他在自己的国家从一个地方到另一个地方工作、定居都要有户籍部门的同意,不然就会被随意打死;他在他居住的城市和乡村虽说有几间房子,但只能住70年,71岁的时候他就得另买一套住宅——即使在这70年之内,他也得随时准备迎接政府的推土机和拆迁队雇来的流氓地痞,否则就只能抱上汽油瓶自焚——那么,当战争袭来时,我为什么要保护这个国家?

标签: 狄马

狄马:刺刀与灵魂的较量
奴隶制已经废除,南北战争结束将近一个世纪,而南方各州的种族隔离制却迟迟没有打破。也就是说,那时黑白两个种族在旅游、生活、教育、选举等各个方面都是壁垒森严的。

标签: 狄马

狄马:黑人算不算顾客
美国20世纪60年代的“入座”运动,起因于一个很小的就餐事件:1960年1月31日,一个名叫裘瑟夫.迈克乃尔的黑人大学生,来到一家连锁店的午餐酒吧要求服务,却遭到拒绝。他同寝室的同学听了很气愤,决定以行动挑战这家叫伍尔沃斯酒吧的种族歧视。“入座”运动就这样开始了。

标签: 狄马

历来的专制主义者都想通过一套完整的意识形态禁锢人们的思想,奴役人们的精神。( Getty Images)
狄马:不留宿债给孩子
就以诛杀异议者的方式而论,虽然文革烈士张志新死前被轮奸、割断喉管,北大才女林昭死后警察还上门向她的母亲要了五分钱的子弹费,江西姑娘李九莲死前武警将一支竹筒插入喉中,死后被人割去了乳房和阴部,同案犯锺海源因为一个军区的副司令要换肾,死前就被人从身上活摘了双肾,长春工人史云峰“就地正法”前嘴里被塞满纱布然后用针线缝死。但不论怎么说,都是“执行枪决”,比起高启似的腰斩两段,究竟要痛快得多。

标签: 狄马

狄马:鞋匠、妓女与知识分子的公共性
在西方,“公共知识分子”是相对“专业知识分子”而言的。在他们的语境里,公共知识分子指那些依靠自己的专业知识对公共生活作出判断,从而引导舆论的独立批评者,远的如萨特、加缪、阿隆,近的如乔姆斯基、哈维尔、萨义德;专业知识分子指的是远离公众生活,只在自己的专业领域里寻章摘句做研究的学者。

标签: 狄马

狄马:时间是怎样被国有化的?
极权者取消人们对当下时间的感受有两种办法:一是忆苦思甜;二是展望未来。前者要把人们硬拉回过去;后者要把人们强推到未来。前者认为,通过宣教部门的有组织宣传,人们会在今昔对比中忘记饥饿,忘记寒冷,忘记奴役之苦;后者认为,通过人为努力,历史会按照自己的设计奔向一个叫做“共产主义”的天堂。

标签: 狄马

狄马:寻找真相是人的本能
由于长期的意识形态教育,这段悲壮的历史在中国大陆被有意尘封已半个多世纪了。走在大街上,你问现在的年轻人,知道不知道“驼峰航线”?他们中的大部分会回答“不知道”,略有所闻的会问你“是不是飞虎队?”其实“飞虎队”与“驼峰航线”有联系,但不是一回事。

标签: 狄马

狄马:乞丐、垃圾以及多数人的暴政
西方文化认为人在上帝面前是有罪的、无助的,进而推导出人在地上要平等互爱。耶稣有一句非常有名的话就是,“富人进天国比骆驼穿针眼还难”,因而看完《新约全书》,他给人的最大印象就是,整天扎在下岗工人、痳疯病人、犯罪嫌疑人和妓女的堆中,给他们传道、治病、表演特异功能。而中国文化则不然,它是一种世俗的等级文化,它不强调无差别的人类之爱,认为那样会“无父无君”。于是,当太阳升起的时候,它照耀着富人,也照耀着穷人;当上天下雨的时候,它下给富人,也下给穷人;惟独到我公安战士整顿市容的时候,就没有人告诉他,“要爱这些人”,甚至没有人告诉他,“这些人也是人”。因而,等待这些乞丐的命运就只能是被人像垃圾一样地“清理”,而且重要的是,“清理者”在这么做的时候并不觉得有什么错。

标签: 狄马

相关话题:暴政

狄马:有一种“不”叫非暴力
1846年7月的一天夜晚,居住在美国瓦尔登湖畔的青年农民亨利.大卫.梭罗准备进城去鞋店取只修好了的鞋。这时税务官找上门来,要他缴纳人头税,因为他足有六年没有缴人头税了。他说他不打算缴纳这笔钱,理由是他反对奴隶制和墨西哥战争。

标签: 狄马

狄马:后极权时代的写作
从长远来看,思想者是不可战胜的。对手虽然拥有全部的杀人武器和宣传机器,但他面对的不是一个单个的作家,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文弱书生,而是一个灵魂,一座由良知支撑的信仰大厦。

标签: 狄马

狄马:由感谢票贩子想到的
真正严重的是,如果一个国家将土地、房产、交通、电讯、能源、建筑等所有重要的资源都垄断起来,然后再倒手转卖给他们的亲贵,他们的亲贵在加价卖给我们的时候,我们每一个生存在这片土地上的人,是不是都得到皇上以及御用的“地贩子”、“油贩子”、“煤贩子”、“路贩子”、“水贩子”、“电贩子”、“房产贩子”那里领赏,领完之后还得千恩万谢?

标签: 狄马

相关话题:春运

狄马:大卫王是如何拆迁的?
秦始皇统一六国以后,政府的工作人员数量猛增,百姓因为连年战争,购买力下降,导致内需严重不足,始皇帝决定抛出四万亿国币修建长城以刺激经济。

标签: 狄马

狄马:中国人的绅士风度
这就是中国人的绅士风度。这种绅士风度和西方的讲究外在得体、张弛有度、尊重妇女的规范一样,已不仅是传统中国人出门行事、进退揖让的外在信条,而是已内化为他们生命的一部分,成为缓解社会矛盾,提升人自身道德境界的有效手段。

标签: 狄马

狄马:歧视的理由
我读中国史,发现一个奇怪的问题:那么多的圣贤鸿儒、文人雅士都忙着喝酒、注经、调戏女人、发牢骚、讲怪话、抒写帮忙不得的愤懑,可有谁想过在纲常名教之外寻找别一种政治模式,让中国历史跳出这主奴循环的怪圈?那怕是头脑中闪过一丝这样的念头也好,即承认每个人都平等地受惠于上帝,别的任何人都没有资格支配和奴役。政府和人民、人民和人民,只有权责之界,没有贵贱之别。

标签: 狄马

狄马:石城记
从长远来看,正是这种最普遍的根植在人性深处的对美好生活的永恒企盼才是推动历史发展的真正动力。它是比战争、权力、王冠更持久、更坚韧的力量。

标签: 狄马

狄马:杨白劳殉难考
风行中国大半个世纪的黄世仁与杨白劳的债务纠纷案,并不像传说中的那样善恶昭然。除非你能证明,欠了钱可以不还;否则,你就必须面对穆仁智年夜讨债的合法性。

标签: 狄马

狄马:庄稼的质问
这就是红旗下中国农民的生存处境:背负着饥谨的威胁,忍受着贪官的盘剥,在兵灾祸乱、水旱蝗害中苦苦煎熬的结果不过是收获着无数的歧视和嘲弄。

标签: 狄马

狄马:作协制度与表达自由
什么是自由撰稿人?简单地说,就是脱离了体制,靠稿费生存的人。

标签: 狄马

狄马:高尔基说谎
在1929 年6月20日,这个阳光照射下的索洛维茨岛上,这个男孩灵魂抵达的高度远远高于这个“全世界无产阶级最伟大的作家”。男孩以口说的真言维护了自己内心的安宁,高尔基却以墨写的谎言玷污了自己良知的清洁。

标签: 狄马

相关话题:高尔基

狄马:有一种怯懦叫宽容
宽容是一个美好的词,因而现在标榜宽容的人越来越多了。可是,究竟什么是宽容?怎样宽容?谁对谁宽容?许多人其实不甚了然。以为只要是宽容,就是什么都可以谅解,什么都不要追究。宽容最后就变成了一个垃圾筐,成了藏污纳垢的代名词。

标签: 狄马

相关话题:宽容

狄马:居住环境与人的尊严
前苏联有一个很古怪的词,叫“公共公寓”,专指斯大林时代,几家人合住在一起的公房。厕所、厨房、阳台、走廊全是公用的,房子里面则被隔成三块、四块或更多,并且是有学问的和有学问的住在一起,弹钢琴的和弹钢琴的住一起,说得冠冕的理由是“便于管理”,但如果照实说来,全不是那回事,不过是“便于告密”。

标签: 狄马

相关话题:禁闭

狄马:鼓一次明白的掌
这使我想起半个世纪以来,发生在中国大地上的历次政治“运动”……哪一项运动不是“人民群众无不拍手称快”?

标签: 狄马

狄马:武松杀嫂与民众私刑
当一个政权利用暴力确定不移地、系统地侵害著每个成员的生命安全时,他们中的任何一员都有权利起而抗争。即使这种抗争带来了某些不可避免的破坏性后果,这后果也首先应该由它的批量生产商——独裁者和专制政府本身负责,而不应该由反抗者负责。

标签: 狄马

狄马:被绑架的历史有多长
在关于娜塔莎的报道中,人质被证实:关在一间没有窗户,面积不足6平方米的地下车库里。食物、阳光都依赖绑架者的赐予,以致奥地利警方事后抱怨说,他们无法查证,她是自愿还是被迫与沃尔夫冈发生性关系。实际上,对一个身体都无法自己支配的人来说,自愿与非自愿有什么区别呢?就像生活在一个从财产到言论,从肉体到精神都被全面控制的极权社会的人一样,娜塔莎的所有行为都是别无选择的。除了肉身被严格控制以外,“斯德哥尔摩综合症”的形成还源于绑匪和人质获得信息的严重不对称。娜塔莎在地下室里,是被允许看电视的,但所有节目都是由绑匪挑选后录制下来,再放给娜塔莎看的。绑匪甚至教她“读书写字”,就像独裁政府也实行义务教育一样,但绑匪在娜塔莎看过报纸后,会严格检查,看她在报纸上写下了什么。

标签: 狄马

相关话题:斯德哥尔摩

狄马:柳青墓前的沉思
“十月革命”以来半个地球的监禁、杀戮、阴谋、流放、政变、饥荒、战争、掳掠的苦难告诉我们,唯物主义是世界上最可怕,最无耻,最肆无忌惮,最不择手段的信仰,如果这也叫信仰的话,那么,哪怕是在最偏僻、最愚昧的乡村,信仰一些牛鬼蛇神、藤妖树怪的老太太都比一个彻底的唯物主义者做起事来有操守,有底线。

标签: 狄马

狄马:麻将中国
麻风不止,国难不已。我们必须放弃“勤劳勇敢”的自我迷梦,知道我们这个民族是以“闲”为幸福的,是以“无事闲转”为人生最大荣光的。

标签: 狄马

共有约 63 条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