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经出版公司  相关话题:书摘邱建一山田泰司不存在的3亿人 约 39 条记录
  • 书摘:胡雪岩 2020/07/01
    胡雪岩是近代民营大企业的始祖,其商场手腕更是清末在面临西化过程中的一场灿烂花火。
  • shutterstock
    就像电影画面一样,原是一群人走动、生活的家,一个一个消逝身影,原本显得拥挤的空间,逐渐清空,突然她觉得房子好空旷,说话都有回音。
  • 葛里欧,源自西非传统部落,集吟游诗人、赞美歌者、口述历史传诵者于一身的特殊职业,是部落庆典不可或缺的表演者,也是丧葬悼亡至关重要的致词者...
  • 武汉封城日记 2020/04/06
    郭晶是位社工,她以社会工作者独特的眼光,在封城后有意识地持续书写、思考、细腻的记下自己的日常生活,写出了城里人们的恐慌、惧怕、焦虑和坚强...
  • 绘梦乌石 2020/02/28
    一句“竹风兰雨”的地理俗谚,说明了宜兰下雨的频繁景况。阴雨绵绵,如烟似雾,难得见晴的天气,从春雨开始,经仿佛没有止境的梅雨季节,到了夏秋...
  • 文学的理由 2019/12/26
    文学作品之超越国界,通过翻译又超越语种,进而越过地域和历史形成的某些特定的社会习俗和人际关系,深深透出的人性乃是人类普遍相通的。
  • 独特的高行健 2019/12/19
    高行健幸亏出逃,先从中国,随后浪迹全世界,他幸亏深深置身于艺术与文学的实践,同时又对行将结束的这一个世纪导致人类濒临深渊的那些偌大的原则...
  • 一个人的圣经 2019/12/16
    十岁以前的生活对他来说如梦一般,他儿时的生活总像在梦境中。
  • 自从开始透过做菜,讲述每道菜背后,属于我自己的生命故事,才发现味蕾与情感交织成一张充满酸、甜、苦、涩滋味的记忆网络,随着时间的流转,就像...
  • 牵手 2019/10/16
    我以为当人生到了最后,假若有一双可以这样紧紧握住的手,或许死亡也就没有那么可怕。
  • 王临冬,父亲是画家王新光,1949年前流亡至越南,又从越南来到台湾,后来赴美国发展。流离失所,半生颠沛,终于尘埃落定,于新大陆度过安稳的...
  • 当你看到这些医师们像受尽折磨一样彻夜未眠,在疲倦的时候努力保持清醒,你就会明白,在这个即将崩解的医疗世界中,仍然有很多医师拥有不被击倒的...
  • 王临冬以凝练又朴实的笔触,书写其经历的动荡时代。1949年,国权分隔的界线,战事频仍,风声鹤唳,王临冬自中国流亡至越南,再由越南到台湾。
  • 梅花
    回忆71年前,国共内战炽烈,中原成为国共内战的主战场。作者王临冬女士家园南阳一带情势更形险恶。1948年11月初,河南省南阳县驻守国军奉...
  • 身在此山中 2019/07/31
    醒和醉之间,原来是在问我们如何自处。只怕,身在此山中,连这样的选择也无!
  • 人若成了变色龙,明明身不由己受人摆布,反而也能沾沾自喜。只不过,如果夜半醒来,看见一片清明的世界本色,毫无人工色彩,那时既不知自己何在...
  • 从亭仔脚、汉字招牌到摩托车声,杉山未来在强烈的阳光和热风里感受台南的气息,循着台南女中、台糖宿舍的轨迹,回溯祖母战前在台湾的青春岁月。 ...
  • 她们穿越古都台南今昔,印照心灵在远方的疗愈原点。
  • 这个城市随时随地都有声音。但嘈杂并不仅仅由听觉而来。就算安安静静坐下来看报,也让人感觉这是吵吵闹闹的一个社会。
  • 《山海经》这本书曾被认为是荒诞不经的幻想故事,有很多神话、和有关天象和地理、药物、奇珍异兽等等的奇闻轶事。
  • 美国既是其安身立命之所在,也是观察现代西方文明的窗口,更是剖析一个帝国由盛而衰的最大社会实验室。
  • 恋人 2019/03/05
    这个世界没有爱情是完成的,只有想要完成爱情的过程而已……。那个过程的连续,就是爱情。不过很不幸地,爱情有一部分似乎无法只是单靠努力。
  • 皇上吃什么 2019/01/16
    北平的菊花锅子,以当时八大饭庄的“同和堂”做的最有名。据说总是点好酒精后才端上来,高汤一滚之后,茶房把料下锅,再放菊花瓣,盖上锅一焖,立...
  • 小说:芙蓉镇 2019/01/15
    每当湖塘水芙蓉竞开,或是河岸上木芙蓉斗艳的季节,这五岭山脉腹地的平坝,便顿是个花柳繁华之地、温柔富贵之乡了。
  • 谢春梅行医七十四载,早期交通不便,他跋山涉水,坐流笼、涉急滩,走遍公馆、铜锣、大湖、泰安、狮潭等偏乡山涧聚落,救人无数,医德口碑早在乡间...
  • 家乡人可知家乡事?顷接来美兄撰写春梅医师回忆录初稿,翻开目录,每一章节,分别呈现了过往石围墙人情事故的历历影像,内心激动,恍如时光倒流...
  • 二○○八年谢春梅获得医疗贡献奖后,媒体与文史作家采访不断,但内容都局限于偏乡行医与下乡验尸;我决定拉开格局,希望从乡土史、医疗史的角度...
  • 每天看到圆滚滚的面团变成简单而丰富的面包,再怎么辛苦都无怨无悔。每个晚上都对第二天充满了期待,我希望我离开人间的最后一天是手握着出炉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