董事長:神韻音樂能量強 可善化人心

2017/10/04

【大紀元2017年10月04日訊】(大紀元台灣台北記者站報導)「覺得很喜悅,很舒服!好像那種坐在搖椅中,全身放鬆、很自在的感覺,充滿喜悅!」2017年10月3日晚間,新竹鑿井工程有限公司董事長曾煥霖,在台北中山堂聆聽神韻交響樂團的演出,事後受訪時透過電話,語氣中依然感受他心中的感動與喜悅,「神韻音樂能量強大,可善化人心。」

神韻交響樂團第二度來到台灣,在十大城市演出15場,有近2萬名觀眾欣賞演出,總售票率幾近百分百。在台灣巡演期間,締造的「安可現象」場場延燒,觀眾歡聲雷動、持續不歇的熱情掌聲和安可聲,讓許多藝文界人士忍不住想深入探索「神韻熱現象」。

神韻樂曲讓人充滿喜悅

「台上、台下互動層面極佳。」也是引發神韻熱的主要原因,曾煥霖表示,「台下觀眾很有文化素養,音樂會呈現的感覺非常好!」不過最重要的是,他深刻感受到樂曲中的超強能量,「當台上演奏的節奏,達到特定頻率而釋放能量的時候,剛好符合我們人體的頻率釋放,而人體的頻率接收會隨著年齡改變,年紀輕的時候,節奏接收會快一些,隨著年紀大小有所改變。」

他發現,神韻音樂能透過人體高頻率能量接收,進而激發自己內在潛藏的能量,而感覺全身舒暢,「這個頻率達到我想要的時候,我很自然就會用人體的部分去開啟、接收,然後我就覺得好舒服!這是最值得提的一點。」

談到頻率,曾煥霖深入解釋,「直接講白一點,音樂演奏是一個組合,組合時會產生一個頻率,我發現這個頻率適合我,因此我從眉心就開啟,不是光用『聽』的,而是用我的『頻率』接收神韻音樂的頻率。」

他進一步說明,「因為我感覺能量可以從我眉心進入,所以我就開啟頻率去接收,但是代表什麼我也不清楚,我只不過從生活中的體驗去感受,在觀賞神韻音樂會上有好多次,接收到好多次那種頻率,我覺得是『能量』,既然能成『波段』我覺得是能量,這個能量接受後,進入小太極時,真的很舒服。」

神韻音樂植根於中華神傳五千年文明歷史,融合著東西方器樂的精華,觸動著曾煥霖的心靈深處,「覺得很喜悅!至於為什麼,我也說不上來,但是覺得很舒服,好像一種坐在搖椅中全身放鬆很自在的感覺,充滿喜悅。」

一首偉大的音樂能讓人內心得到平靜、喜悅,神韻音樂當屬之。曾煥霖從生活中體驗人文,分享聆賞體悟,「整體來說,我覺得音樂會非常成功、非常完美!」聽完這場音樂會將對自己產生影響,「但這個影響會因人而異,我一向對大自然中的事物有感應,看得到七個顏色,或是耳朵聽到20 -20,000 Hz以外的事物,我也不會驚訝,因為這是自然界的現象,總之神韻音樂讓人覺得就是很舒服啦!」

台上與台下互動的畫面 難能可貴

除了分享特殊感受,曾煥霖也非常推崇指揮米蘭.納契夫是整個樂團的靈魂,「指揮真得是達到一個相當層級。尤其指揮來個帶有俏皮的手勢,讓人覺得很輕鬆,也很可貴,本來很嚴肅的演奏但是經指揮一個俏皮的手勢,讓大家很放鬆,這就是成功。」

曾煥霖忍不住讚賞,「真得是很成功的演出,台上演奏家與台下觀眾都是一流水準。」他說,「我覺得中西樂器合璧,二胡在演奏時,其中有一把音色相當美、相當柔,很有穿透力,一般要達到那種穿透力,要很細膩、音質要達到一個很高層級,總而言之,就是很美!」

「想到神韻音樂會的畫面,還是會產生影響。」他表示,回到家後時常回味演出的場景,還是覺得很舒服,「因為人的感覺是有記憶的,美的呈現也是有記憶的,你放鬆去想,那個情境就又回來了。」

對於「美」的情境,他形容,「這個美是有層次的,用形容詞是滿抽象的,若要用語言形容真的因人而異,就從我的感受來說,轉換到你的耳朵聽進去,那種感受又不一樣了,想要用文字來形容,但是又想不出來!說實在,這是無法言傳的。」

他感受台上與台下的互動就像是一場「美」的交流,「當台上演奏時,台下的回應假如成為一體,就好像一個人穿衣服很得體,能夠穿出內涵,跟人呈現的質感是一體的,那就是美。」他以穿衣服為例分享感受,「若是衣服美,人不美,就無法呈現美感了!但是我所要講的是,台下觀眾的文化素養跟台上演奏家是成為一體的畫面,這就是成功。」

今年演出已經結束了,對於還沒有看過神韻交響樂的人,曾煥霖想要告訴人們,「明年神韻交響樂再來時,盡量找時間看這種高水準的文化演出,對人會產生轉換、會善化人心,當一個人淡定、自在時,會產生一股正向的能量,那種感覺很美妙、很可貴!」他讚揚,神韻音樂所帶來的那種美與力量深植人心:「真得是一場成功的演出。」

責任編輯:于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