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奧克蘭死傷最多的三條道路 降速慢行是根本

【字號】    
   標籤: tags: , , , ,

【大紀元2019年10月23日訊】(大紀元記者安琪編譯報道)Dairy Flat Highway,Old North Rd和Whitford Rd這三條道路已成為奧克蘭最危險的道路。在過去五年中,已造成63人死亡重傷

據Stuff新聞網報道,這些道路已成為奧克蘭交通局(AT)的重點改造目標,其目標是到2050年在該地區的道路上沒有死亡或嚴重傷害。除這三條道路外,Hobson St、 Karangahape Rd 和 Symonds St也造成了 23人死亡和嚴重受傷。

奧克蘭交通局2050 年「零死亡,零傷害」的目標是基於「零願景」的「理念」。該理念於1997年在瑞典創立,並被包括澳大利亞、美國大多數州和聯合國在內的多個國家採用。它的基本原則是,人的生命和健康永遠不能在社會中換取其他利益。但是,這並不意味著零事故。相反,在這個理念中,死亡或重傷絕不應被視為快速交通可接受的產物。

作為新西蘭道路安全的領先專家,WSP Opus的泰格斯·泰特(Fergus Tate)表示,對於交通系統運營商來說,擁有「勇氣」和「信念」來實現「零願景」是非常重要的。他說:「我們要接受這樣一個事實:為了挽救生命或防止重傷,我們可能會在旅途中耽擱幾秒鐘。」「我們都不想看到自己的家人在毫無意義的交通事故中死亡或受傷。」

「致命的FLAT HIGHWAY」

自2014年以來,位於Albany和北奧克蘭的Silverdale之間的Dairy Flat Highway——當地人稱之為「致命的Flat Highway」——已經發生了32起死亡和重傷事故。死亡和重傷的數量使新西蘭運輸局(New Zealand Transport Agency)已將這條高速公路列入需要改善安全狀況的前1%道路之列。

2018年,Dairy Flat Highway因社交媒體明星Johnny「Danger」Bennett在澳新軍團日(Anzac Day)騎摩托車時發生車禍而聲名狼藉。當地人等待安全改進一直等了五年多。

奧克蘭交通局在確保高速公路安全而開展的工作中,包括在Coatesville-Riverhead / Dairy Flat Highway交叉路口修建環形交叉路口,將永久限速從每小時100公里降至每小時80公里,以及設置各種安全屏障。

OLD NORTH RD

在過去的五年裡,Waimauku的老北路已經發生了13起死亡和重傷事故,「路滑」和「陡彎」的彎道是造成交通事故的主要原因。

2018年,Waimauku當地委員會成員布倫特·貝利(Brent Bailey)表示,降低公路上的限速是最理想之舉。「人們在這種情況下開得太快了。如果他們開得慢一些,可能會好很多。」貝利說,改善道路彎度和加大路面防滑係數也會有所幫助。當局計劃把該路部分路段由每小時100公里時速減至每小時80公里。

WHITFORD RD

位於奧克蘭東部的Whitford Rd被視為車禍多發地段,自2014年以來已有18人死亡和嚴重受傷。當地居民對這條路表達了強烈的不滿,稱這條路不夠好,每天都有數百名兒童要走這條路去上學,這條路太危險了。

警方向Stuff提供的2018年車禍統計數據顯示,今年一月的前三週, Whitford Rd從Wades Rd到Point View Drive和Somerville Rd交匯處環形交叉路口的4公里路段發生了至少16起車禍。

其中有12起,包括1月5日一名年輕男子在一場車禍中喪生的那起,據記錄是發生在Mangemangeroa峽谷地區。2019年4月,一輛混凝土卡車從Mangemangeroa峽谷大橋附近的河岸上滾下,卡車司機嚴重受傷。

奧克蘭交通局降低限速的區域有90%是鄉村道路,因為它們的需求越來越大,而且會越來越繁忙。

城市中心的道路

在過去的五年中,奧克蘭市中心的K Rd、 Hobson St 和 Symonds St 已經發生了23起死亡和重傷事件。奧克蘭交通局的限速條例將於週二提交給董事會,著眼於降低K Rd,Hobson St和Symonds St的限速。

K Rd本身正進行「改善工程」,包括擴寬行人路、增建自行車道、增加單車泊車位、照明及街道設施。並且30公里每小時的速度限制已經成功的在Wynyard區和皇后街實施。

Wynyard Quarter在2012年至2017年期間,平均每年有一人死亡或嚴重受傷,但自從限速30公里每小時以來,這個數字一直為零。在皇后街,自2008年以來,死亡及重傷個案減少了36%。

被奧克蘭交通局視為「最令人擔憂」的道路還包括Coatesville-Riverhead公路、Heights Rd和Waiuku Rd。

責任編輯:上官翎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