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讀者來信:換個角度看看加拿大的疫情

作者:Steven Du

中國人和中國社會、中國這個國家,怎樣才能贏得世界的尊重呢?圖為世界上最受人尊重的國家—加拿大的魁北克港,一艘美國高桅帆船參加7千海哩的比賽時進入港口。(Getty Images)
魁北克有小巴黎之稱,是個環境優美、人們生活悠閒的地方。但受中共病毒疫情衝擊,成了加拿大的重災區。(Getty Images)
人氣: 372
【字號】    
   標籤: tags: , , , ,

【大紀元2020年04月23日訊】疫情真是來勢洶洶。3月21日,加拿大確診案例超過1000人,4月初,確診案例又突破萬人,截止4月22日,加拿大確診38,923人。不到1個月,加拿大陷入停擺,全民被迫居家隔離。

3月14日,加拿大總理特魯多的夫人、索菲亞‧格里高‧特魯多(Sophie Gregoire Trudeau)確診感染。隨後總理夫婦雙雙在家隔離。

最近,不斷有文章分析疫情嚴重的國家和地區大都和中共關係很近,或被它滲透很嚴重。那麼加拿大是什麼情況呢?筆者認為,好的一面是加拿大政府堅持司法獨立拘捕孟晚舟;在三級政府中,一直有正直的議員們堅持為人權發聲;還有大衛·麥塔斯和大衛·喬高為制止中共活摘器官的罪行而四處奔忙……但同時,中共通過多種渠道對加拿大進行滲透,不斷有政府官員去中國進行一次「紅色旅遊」,回來就改變初衷,還是為中共唱讚歌;在新一屆政府上任後,對中共一直採訪綏靖政策;在華為5G上一直猶豫未決;人權的呼聲越來越弱等等。

本分從下面一些現象加以分析:

前駐華大使幫中共出主意

2018年12月,加拿大按照加美引渡條約,逮捕了華為副總裁孟晚舟。從這一點看,加拿大可以說是民主社會依法辦事的典範。但同時,也出現了一些雜音。

2019年2月7日,在一個多倫多參加一個由加中關係理事會主辦的媒體見面會上,時任加拿大駐華大使麥家廉(John McCallum)從法律的角度,為孟晚舟的律師提出了三個可以讓她脫罪的辯護方向。同時,這個媒體見面會,是一個閉門會,並未公開發媒體邀請,只有部分中文媒體出席,包括新華社和中央電視台。

筆者認為,做為一個外加官,麥家廉的言辭是不妥當的,有失職業操守。但是,從一個側面,我們可以一窺中共對加拿大政界滲透的程度。

做為麥家廉本人,他非常知道中共人權狀況的惡劣。他曾向國會議員介紹:加拿大逮捕孟晚舟後,中共出於報復逮捕的2名加拿大人,在中國受到不當待遇。他們被關在囚室,室內24小時開著燈,每日被盤問,不准與律師接觸。加拿大領館人員每月只被允許探望一次﹐每次只有半小時。

麥家廉清楚中共的惡劣報復,但面對中共黨媒,卻說著「自家話」。

在就任駐華大使前,麥家廉是接受中共最多贊助的加拿大國會議員之一。2008年至2015年間,他接受由中共政府或親共團體提供的超過73,000加元的旅行贊助。麥家廉的言論,讓中共內銷到喉舌《參考消息》上,文章標題:加拿大駐華大使「倒戈了」。

華為5G是否進入加拿大拖而不決

華為與中共的關係路人皆知,在此不再贅述。筆者只是簡述一下華為在加拿大的發家史以及可能對加拿大造成的傷害。

2008年,華為首次在加拿大註冊分公司,孟晚舟是創始董事之一。2009年,擁有王冠級技術的加拿大北電(Nortel)公司,申請破產。這個曾擁有超過9萬名員工,市值一度占多倫多證券交易所總值3成的加拿大明星企業隕落了。究其因,北電的破產和中共駭客有直接關係,而最大的受益者正是華為。北電前高級安全顧問布萊恩‧熙爾茲(Brian Shields)說,從2004年至2009年,中共黑客一直在偷竊北電機密文件,考慮到華為和中共軍方的關係,耐人尋味。

北電破產後,華為招募了原北電的全部5名頂級5G專家,同時從思科(Cisco)、阿爾卡特朗訊(Alcatel-Lucent)招募網絡人才。華為加拿大總裁李紅波也承認,華為的5G技術就誕生在加拿大。但是,華為的崛起和北電的隕落,並沒有驚醒加拿大政府。

戰略新聞社(Strategic News Service)首席執行官馬克·安德森(Mark Anderson)在《大紀元》的一次採訪中說,華為以比市場價低約40%的價格,進軍國際電信設備市場。加拿大政府並沒有採取措施,反而在2018年,給予華為超過1億加元的稅收抵免。

2019年底,華為面臨美國的制裁,於是將其在美國的整個研究中心全部搬到加拿大。十年來,華為一直在利用加拿大的善待和加拿大的技術人才發展5G。據CBC報道,華為向加拿大的學術研究機構注資5,600萬加元,進行合作開發。《環球郵報》一份報告顯示,在許多情況下,華為注資的項目也同時接受加拿大資金支持,但項目研究成果的知識產權卻由華為擁有。

目前,華為與幾十所加拿大大學,以及6個全國性或地區性電信運營商保持合作關係。華為在加拿大社會中卻紮根更深,特別是該公司在2014年,與加拿大主要電信商(包括Rogers,Bell和Telus)建立了業務關係。

華為同時加大了廣告宣傳,向加拿大推銷自己的形象,為大型娛樂活動做贊助商。同時,華為還利用僱傭加拿大政壇人士,對政府進行遊說,推銷其產品,這包括貝爾前高管、加拿大聯邦大選自由黨候選人斯科特·布拉德利;哈珀擔任總理時的助手艾利漢·費爾什和保守黨領袖安德魯·希爾的前發言人傑克·恩賴特。

如果允許華為5G進入加拿大,將為中共在加拿大搞間諜活動大開方便之門。華為5G網,方便中共竊取經網絡蒐集的大量加拿大手機用戶使用信息,如手機使用習慣、時間和地點等。同時,華為5G設備可能會在國際危機期間為中共的間諜活動服務,會破壞加拿大的關鍵基礎設施。同時,會瓦解與美國、澳大利亞、新西蘭及英國的五眼聯盟。

加拿大政府一直沒有宣布禁止華為5G設備,這是人擔心的。
有人說,誰和中共走的近,誰就會被中共病毒敲開大門。2020年1月28日,英國首相約翰遜允許華為參與英國5G網絡, 2020年3月27日,約翰遜被確診患上中共肺炎,住進重症病房。在筆者看來,這就是神的警告,值得加拿大政府借鑒。

中共潛心滲透加拿大

一些跡象表明,中共一直在利用各種機會和活動,使用各種方法來滲透加拿大。比如,一些紅色商人曾以為自由黨募捐的名義,接近特魯多

2016年,特魯多應邀出席了多倫多華商會會長豪宅內的一次籌款活動,入場券每人1,500加元。《環球郵報》報導,參加活動的,包括中國商人張斌(Zhang Bin),他是中共政府的政治顧問,是中共政府在全球推廣活動網絡中的一個重要角色。他在這次籌款活動後數周,與另一人合作,向老特魯多基金會(Pierre Elliott Trudeau Foundation)和蒙特利爾大學法學院捐贈了100萬加元。

張斌還有一個身分是中國文化產業協會會長,該協會由中共的兩個部委監管。

據《環球郵報》報導,出席這次活動的,還有長江國際商會會長劉萌(Liu Meng),他是中共黨員,在尋求海外合作夥伴。劉萌與特魯多站在一起的照片,被刊登在大陸政府辦的長江網絡上。

中共還通過孔子學院的方式,由中共政府出資,在加拿大的小學、中學、大學和學院提供中文課程的機構,來達到滲透加拿大的目的。加拿大安全情報局(CSIS)2013年發表的一份情報報告揭示,中共將孔子學院確定為「傳播宣傳和建立軟實力的組織」。在加拿大,中共利用孔子學院為加拿大洗腦,不允許談中共政府認為敏感的話題,並對中共侵害人權的惡性進行中共想要的解讀。

在加拿大政經中心的安省,中共勢力滲透也非常嚴重。2010年,時任加拿大情報局長法登公開說,加拿大有兩名省級廳長受到中共政府滲透。《環球郵報》後來的調查發現,其中的一名廳長是安省的陳國治。

安省華裔省議員陳國治經常伴隨安省省長身邊,曾擔任安省旅遊文化廳廳長。他經常在中文媒體為中共的人權問題辯護,並利用在政商界和華社的影響力,把中共不喜歡的組織邊緣化。

加通社披露的一份加拿大安全情報局(CSIS)內部文件,指中共政府通過各種方式,「針對加拿大的經濟、戰略利益、資產、社會機構及社區成員」進行滲透。

蒙特利爾市為何成了重災區

加拿大疫情爆發後,東部的魁省蒙特利爾市,很快就成了加拿大的瘟疫重災區,截止4月16日,加拿大確診的28,381病例中,魁北克省就有15,857例,占加拿大的一半,蒙特利爾市報告7,281例,又占了魁北克省的一半。魁北克省人口僅849萬,中共病毒感染率達0.19%,直追歐洲各國,是疫情感染的重災區。

加拿大總理特魯多父子,都是魁北克、蒙特利爾人。受父親影響,特魯多對共產主義充滿好感。特魯多的選區就在蒙特利爾的Papineau區。

魁省政府曾極力推廣北方礦產計劃,希望中共去投資,所以一直對中共示好。

去年9月底,蒙特利爾的中領館舉辦中共的70年國慶活動,魁北克省和蒙特利爾市均有政客捧場。蒙特利爾執政時間最長的前市長譚保利,曾被當地電台戲稱,1年裡有半年在中國和中共搞關係。

魁北克省、蒙特利爾的企業,也對中共抱有幻想。龐巴迪公司(Bombardier)是加拿大主要的航空、軌道交通企業,曾獲得過中國第一批高速列車訂單,被迫轉讓技術後,與西門子、阿爾斯通等一樣,很快被排擠出中國市場。

龐巴迪公司還曾與中國中車公司合作生產地鐵,地鐵技術又被偷完後,中車公司以超低價進入北美地鐵車市場,不斷搶走龐巴迪在北美的客戶。龐巴迪家門口的蒙特利爾郊區火車的一次招標,中車公司的出價僅是正常投標價的一半,搶走了訂單。好在蒙特利爾的地鐵車使用膠輪,龐巴迪公司的技術沒有被偷去,算是保住了蒙特利爾新地鐵列車的訂單。

數年前,中共又欺騙龐巴迪公司,說聯合設計中國支線客機,龐巴迪又信以為真,以為可以進入中國市場。隨後,中國的軍用飛機工廠,包括瀋陽、成都飛機製造廠,派出數百名的技術人員,長期在蒙特利爾的龐巴迪公司偷技術,學完後,中國支線飛機的合同卻從未簽訂。

總部位於蒙特利爾的加拿大鮑爾集團(Power Corporation of Canada),從1980年代起到中國投資,並自稱與中國許多高層領導人關係密切。去年底,加拿大《環球郵報》披露,薄熙來的兒子薄瓜瓜,就在鮑爾集團工作。鮑爾集團的公司大樓就位於蒙特利爾市中心,中領館在蒙特利爾成立之初,就在鮑爾集團的總部大樓裡辦公。

蒙特利爾不少親共社團、親共中文媒體,輸出中共的意識形態,在加拿大自由的環境中,繼續給華人洗腦。中共領導人訪問加拿大時,親共社團多次組織數千華人、留學生,前往首都渥太華歡迎,包吃、住、交通,還有補貼,目的是為中共領導人造勢,然後出口轉內銷,迷惑大陸同胞。

對中共缺乏足夠認識

加拿大疫情加重,有媒體指責加拿大防疫動作緩慢半拍。究其因,是因為加拿大對中共認識不清和過分依賴世界衛生組織(WHO)造成的。

1月23日武漢封城後,世界上多個國家,都很快從武漢撤僑、對中國封關,加拿大卻聽從WHO的建議,沒有對中國封關。伊朗、意大利的疫情爆發後,加拿大還是沒有動作,依然遵循WHO的指導行事。

2月份,蒙特利爾猶太總醫院被設為中共肺炎(武漢肺炎)定點治療醫院,但其醫院網站、包括魁北克省衛生局、以及加拿大衛生部的網站上,一直按照WHO建議,稱傳染風險低,並引用中共說法,稱病毒來源於武漢華南海鮮市場。

3月份,WHO高級顧問、加拿大醫生布魯斯·艾爾沃德(Bruce Aylward),做為WHO領隊前往中國考察疫情,他說他在中共沒有去疫區(Dirty Place),後卻不斷給中共唱讚歌。後來接受香港記者視頻採訪時,當提到台灣防疫時,他直接掐斷了視頻。

有證據顯示,中共壓制信息,感染病例數量不公開透明。但是,加拿大政府卻一直引用、並據此為國內的疫情防控依據,致使加拿大對疫情的防控拖延。

3月14日,加拿大總理特魯多的夫人索菲亞·格里高·特魯多確診感染了中共病毒。之後,加拿大的防疫工作才進入緊急狀態,總理也開始每日發布疫情消息和防控措施。

結語

在和中國打交道的過程中,醫療的事情、任何事情,只要是和中國有關,都不要相信中共。台灣人之所以能夠成功,是因為他們對中共的宣傳套路耳熟能詳,台灣人知道中共在造假,他們意識到疫情正在發生,而且很危險,於是,在第一時間做好了病毒防範。

如果我們能像台灣人那樣對中共有清醒的認識,我們就不會到今天這一步。

最後,我們以加拿大著名人權律師大衛·麥塔斯(David Matas)的話,做為本文的結束語:

「如果世界能正確對待中共的器官移植濫用問題,能更加積極地對抗中共歪曲事實、掩蓋真相、混淆視聽、顛倒黑白的做法;如果全球當初在對待中共器官移植濫用問題時,能堅持要求中共透明化及實施問責制;如果當初中共面對來自全球範圍的壓力,而不得不將其醫療系統透明化、責任化,那麼我們現在就不會有這場冠狀病毒大流行。」

責任編輯:文風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