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名家專欄】強迫民眾服從 從來都沒有出路

作者:威廉‧布魯克斯(William Brooks)/李平翻譯

圖為2021年11月14日,加拿大安省金斯頓,民眾抗議強制疫苗政策。(Lars Hagberg/加通社)
人氣: 741
【字號】    
   標籤: tags: , , ,

【大紀元2021年12月24日訊】今年11月底,加拿大薩省衛生官紐多夫(Cory Neudorf)在給CBC信函中稱,疫情期間,加國人不要堅持個人權利,不要只想自己,要從集體防疫大局著想,少想一點個人醫療選擇權,才能戰勝共同敵人。

順從,非衡量公德唯一標準

疫情爆發之初,人們都自覺遵守政府各種防疫令,CBC等左媒和多數衛生部門就覺得大家都默認了這種強制防疫方式。川普(特朗普)被敗選後,北美左派們就以其曲速行動(Warp Speed)為名大搞全民接種運動,進步派政府們大搞集體思維和言論鉗制。

私企和中小企業業主們,配合政府幾輪封鎖令,導致失業飆升,個人職業發展中斷,經濟萎縮,通脹,人們被迫待在家中和放棄社交,學校停課,教堂關門,出門戴口罩,隨時保護社交距離,推遲正常就醫,被迫打疫苗,如此種種,不一而足。

政府強制搞多了,疫情不降溫反升溫,美加歐等自由社會越來越多民眾開始質疑,政府和專家這種集體主義操作,已嚴重傷害公民個人自由權利和民生福祉,兩者得失完全不成正比。人們開始懷疑,一味順從並不意味著就有公德。

這種公民覺醒意識,讓紐多夫之流開始有些心慌。

靠抹黑和攻擊壓制信息

中共病毒(武漢病毒、新冠病毒)疫情爆發後,左媒們整天只忙著鉗制信息和言論,無視病毒來源追查。無奈各種地下消息傳播太強大,左媒們沒法徹底壓制,就只能靠各種抹黑和攻擊信息傳播者來壓制真相和信息。加拿大醫生亞歷山大(Paul E. Alexander)就是一個被左派各種抹黑和壓制的一個活生生的例子。

亞歷山大是麥卡馬斯特大學流行病學專業本科畢業,牛津大學碩士、麥大醫學研究所博士,曾在世衛和加拿大政府部門工作,2017至2019年在華盛頓美國傳染病學會(IDSA)從事系統審查和臨床實踐指南專業,去年疫期被邀加入美國衛生與公共服務部(DHHS)。

如此過硬的履歷,誰都無法小看。要能追隨大流,左媒會把他奉為楷模和精英,但偏偏他和許多有良知的專家一樣,認為防疫工作中,群體免疫和染疫早期現有有效藥物治療也值得重視。這一下就成了左派眾矢之的。

在建制派專家眼中,防疫只能靠戴口罩、保持社交距離和封鎖,羥氯喹和伊維菌素等被臨床證明能救命的成本低廉的藥物,許多醫院禁止給病人開。

左媒防火牆開始崩塌

事實上,左媒防火牆在不斷自我欺騙中已開始崩塌,越來越多人開始清醒。在事實面前,左派和左媒們仍裝睜眼瞎。其中一個最大標誌是美國前總統肯尼迪侄子、美國前司法部長肯尼迪之子小肯尼迪(Robert F. Kennedy Jr)新書《全球精英和大醫藥公司及全球民主與公共衛生之戰》的出版。

新書指出,本來用便宜的現成普通藥物,就能減少染疫住院率和拯救無數生命,精英專家們和大醫藥公司卻一味靠等巨額研製的疫苗來救命,拚命打壓初期治療,許多確診病人要麼在家中自行恢復,要麼自行消亡。

小肯尼迪新書能打破建制派媒體的審查防火牆,也不意外。左媒們可能會絞盡腦汁來抹黑和攻擊,卻沒法反駁他顯赫的民主党家庭出身和忠誠川粉的事實。

靠審查和順從沒有出路

獨立醫學專家言論,被左媒抹黑歪曲。言論審查下,難以得出公允結論,導致不信任和欺騙。去年4月《大紀元時報》報導要求追查中共病毒是否來自武漢病毒實驗室,被CBC抹黑攻擊成陰謀論,如今它們口中的陰謀論卻成為最可信病毒來源解釋。

靠言論審查和強迫民眾一味服從,從來都沒有出路。天主教會花了359年,才承認伽利略的地球圍繞太陽轉說。天主教只是個宗教信仰,不是科學機構,耗得起這個時間,今天在疫情面前,人命關天,一秒鐘都耗不起。

在疫苗、封鎖和口罩多重手段下,疫情都沒像政府和專家所說的那樣得到遏制,民眾自然想了解其它選項所有真相。小肯尼迪新書表示,許多頂尖醫生、科學家和一線防疫專家,都認為高達8成的死亡,是因政府和專家壓制早期和其它藥物治療導致。如果真如書中所說,民眾就有權知道應對辦法。

中共釋放的這個病毒,給加拿大造成前所未有的道德、經濟、社會和政治災難,如今加拿大雖日益傾向搞加拿大特色的社會主義,面對如此災難,也得堅決抵制。科學和真相就是在互相爭論和碰撞實踐中不斷前進,靠抹黑對手言論的言論審查,注定失敗。

作者簡介:

英文《大紀元時報》專欄作者威廉‧布魯克斯(William Brooks)是加拿大蒙特利爾的一名作家和教育家。他目前擔任加拿大史維特斯學會(Canada’s Civitas Society)《公民對話》(The Civil Conversation)的編輯。

原文If Individual Rights Are a Problem, Censorship Is Worse刊登於英文《大紀元時報》。

本文僅代表作者個人觀點,不一定反映《大紀元時報》的觀點。

責任編輯:文芳#◇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