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來自各行各業的澳洲選手:終圓奧運之夢

圖為參加日本東京奧運會的部分澳洲選手。(大紀元合成圖/Getty Images)
【字號】    
   標籤: tags: , , , ,

【大紀元2021年08月04日訊】(大紀元記者宋清寧澳洲墨爾本綜合報導)沒有無休止的全日制訓練,沒有被迫「為國爭光」的壓力,也沒有豐厚的獎金作為報酬(金牌獎金只有2萬澳元),澳洲運動員參加奧運會完全是出於對體育的熱愛和對個人夢想的追求。

今年參加日本東京奧運會澳洲代表隊的選手們來自各行各業,有私立學校的數學老師,有會計事務所的高級顧問,有66歲的祖母,48歲的母親,最小的是一名17歲的高中生。以下是幾個普通澳洲人參加奧運會的故事。

44歲白領媽媽的馬拉松之旅

生活在澳洲墨爾本的戴沃(Sinead Diver)是兩個孩子的媽媽,在澳洲國民銀行擔任高級分析工程師,今年是首次參加奧運會女子馬拉松比賽。44歲的戴沃是澳洲歷史上參加奧運會田徑比賽年紀最大的選手。

圖為日本東京奧運會澳洲馬拉松選手戴沃(Sinead Diver)於2019年參加在悉尼舉行的長跑比賽。(Matt King/Getty Images)

雖然從小就好動,但直到第一個孩子出生後,戴沃才意識到自己對跑步的熱愛。她對《紅秀Grazia雜誌》說:「那時我33歲,沒有參加跑步比賽的願望。我最初的動機純粹是出於健身和社交。然而,我很快發現自己有這項運動的天賦,我也越發雄心勃勃。在2014年參加完人生中的第一場馬拉松比賽後,我知道我可以跑完這個距離,並意識到我可以參加世界級的比賽。」

戴沃表示,她在2019年的倫敦馬拉松比賽中獲得了參加奧運會的資格,但直到今年6月才得到通知確認她進入了澳洲代表團。

她說:「我當時欣喜若狂!我的夢想成真了,多年來的辛勤努力終於得到了回報。」

擁有兩個孩子和一份全職工作,戴沃要面對比專業運動員更多的挑戰和壓力。她對《太陽先驅報》說:「過去,我的一天從大約凌晨4點半就開始了。我會在早晨或夜間完成很多的訓練。」「在參加奧運會成為可能後,澳洲國民銀行的首席執行官前來問我,『我們怎樣可以幫到你?』」

「現在我的時間更靈活了,我週一到週五工作,但工作時間減少了,從上午11點到下午6點,一週30個小時。因此現在,我可以在正常的時間裡訓練,強度要低得多。我得到了更好的恢復;而以前,我起早貪黑地訓練,要努力應對一切。國民銀行非常慷慨,從6月份到奧運會期間給我了一些假期,以幫助我做好準備。」

面對媒體的關注,戴沃說:「很多媒體將焦點集中在我的年齡上,這令我非常沮喪。」

「我知道,在某些方面,這意味著讚美。沒有很多運動員在四十多歲的時候能繼續取得成功,但我的跑步生涯相對較短,因此這對我來說是一個非常不同的情況。在任何年齡獲得成功都完全取決於你的心態。」

她說,無論比賽結果如何,她都感謝家人、朋友、教練和官方的支持和陪伴。能獲得幫助,她感到很幸運,同時心中充滿了感恩。

21歲大學生首次參賽 奪得銅牌

7月25日,首次參加奧運會的墨爾本拉籌伯大學(La Trobe University)商科學生史密斯(Brendon Smith)在男子 400米個人混合泳決賽中獲得銅牌,他在半決賽中打破了這項比賽的澳洲紀錄。

然而,就在一年前,史密斯還不確定自己是否能登上飛往東京的航班。

他在接受7號台採訪時說:「12個月前,在奧運會被取消或推遲時,我想,再給我一次機會,再給我一年,讓我比上次準備得更充分。(在本次奧運會上)能取得如此大的進步,並能夠登上領獎台,這真令人難以置信。」

澳洲大學生史密斯(Brendon Smith)在日本東京奧運會男子 400米個人混合泳決賽中獲得銅牌。(Clive Rose/Getty Images)

史密斯出生在一個熱愛游泳的家庭,父母都是游泳高手,他的三個姐妹,也都是國家級比賽的參賽選手。

據《時代報》報導,在十幾歲的時候,史密斯與其他孩子相比並不十分出色。16歲時,當地游泳俱樂部的一些教練已經斷定他沒有精英運動員的潛質。但有一位教練對他有信心,並邀請他參加精英小組的訓練。

姐姐米凱拉(Mikayla Smith)說史密斯是一個非常謙遜的人。「當你第一次和他說話時,他可能都不會提到他游泳的事。他只是一個在不斷進步的普通孩子。」

在奧運會前夕,由於中共病毒疫情導致的封城措施,史密斯連續9週都沒有游泳池可去,因為所有的公共游泳場館都關閉了。

在墨爾本寒冷的冬季,他每天都會在天蒙蒙亮時和米凱拉到冰冷的菲利普港(Port Phillip Bay)去游泳,以追尋遙遠的奧運夢想。

他會和姐姐一起來回游7公里。在這些漫長寒冷的訓練中,有些時候,他覺得登上奧運會領獎台是遙不可及的。然而,他的努力最終獲得了回報。

史密斯的銅牌是澳洲在本次東京奧運會中贏得的首枚獎牌,也是澳洲37年來在男子400米個人混合泳比賽中獲得的第一枚獎牌,在澳洲奧運史中是第二次。

剛滿21歲的史密斯在學習和游泳的同時,還是一名海灘救生員。他表示,自己在大學學習商科,是想在游泳生涯結束後,找一份自己喜歡的工作。

48歲華裔媽媽6次參賽 只因熱愛乒乓

在本屆奧運會中,來自澳洲墨爾本的兩個孩子的媽媽洪劍芳(Jian Fang Lay)引起了很多華人的關注。

圖為日本東京奧運會澳洲乒乓球選手洪劍芳(Jian Fang Lay)參加2021年7月26日的比賽。(Steph Chambers/Getty Images)

她出生於浙江溫州,原本是浙江乒乓球隊成員,但沒有進過國家隊,也沒參加過國際大賽。她1994年移民澳州,在墨爾本結婚生子,也一度想放棄乒乓球,但在丈夫的勸說下,又重新拿起了球拍。

洪劍芳將自家的車庫改成訓練場,由於乒乓球在澳洲並不普及,因此該運動沒有得到太多的官方支持。但這並沒有阻擋洪劍芳參賽的熱情和提高的腳步。

據澳洲廣播公司報導,在悉尼參加生平第一屆奧運會時,洪劍芳也曾因緊張而敗下陣來,但如今48歲的她已超越了這種緊張情緒。

她此前的教練塔科特(Bob Tuckett)對《時代報》說:「就像美酒一樣,她隨著年齡增長變得更好。」

他說,洪劍芳可以在壓力下表現得很出色,能夠在比賽過程中抓住機會。她需要如此,因為其對手的年齡經常是她的一半或三分之一。

在東京奧運會上,世界排名只有第156位的洪劍芳連勝三個對手,進入了女單32強,取得了自己在奧運會上最好的成績。

除了以上的故事,還有更多澳洲普通人參加了本屆奧運會,比如參加射箭比賽的健身器材公司老闆巴恩斯(David Barnes)、參加划船比賽的安永會計師事務所高級顧問莫里森(Jessica Morrison,獲得賽艇女子四人單槳決賽金牌),以及參加乒乓球比賽的高級私校數學教師鮑威爾(David Powell)。

66歲的祖母漢娜(Mary Hanna)是本屆澳洲代表隊中年紀最大的成員。這是她第6次參加奧運會的馬術盛裝舞步(dressage)比賽,雖然此前從未獲得過獎牌,但是否獲獎並未影響到她對比賽的熱情,她對今年再次參加奧運興奮不已。

圖為日本東京奧運會澳洲馬術選手漢娜(Mary Hanna)參加2021年7月24日的比賽。(BEHROUZ MEHRI/AFP via Getty Images)
圖為日本東京奧運會澳洲射箭選手巴恩斯(David Barnes)參加2021年7月26日的比賽。(Justin Setterfield/Getty Images)
圖為日本東京奧運會澳洲乒乓球選手鮑威爾(David Powell)參加2021年8月2日的比賽。(ADEK BERRY/AFP via Getty Images)
2021年7月28日,澳洲女子四人單槳團隊獲得日本東京奧運會金牌。左三為莫里森(Jessica Morrison)。(CHARLY TRIBALLEAU/AFP via Getty Images)

責任編輯:李欣然#◇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