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溫哥華人看大選】

「大撒錢」留巨大債務 選民盼回到以前

房價高難負擔 年輕人期待獨立生活

人氣: 96
【字號】    
   標籤: tags: , , , , ,

【大紀元2021年09月10日訊】(大紀元記者曹一存、李君成加拿大溫哥華採訪報導) 2021年加拿大提前大選,現在已到了即將投票的最後階段,溫哥華的選民們都是如何看待這次大選呢?民意焦點集中在哪裡呢?

大選時機之我見

這次大選的提前,因為是在疫情下進行的,因此而受到很多人的垢病,但也有人認為這個時候大選正合適。

談女士出生在70年代,是一位加拿大新移民,也是一位企業家。她認為這次大選時機很好:疫情下,民生受到了巨大影響,生活發生了巨大變化。結合過去二年政府的表現,以及目前出現的新情況,人們的思考、認識、期望也在不斷地更新,這個時候讓人民的聲音有機會發出來,非常重要。

同樣出生在70年代的楊先生是加拿大二代移民,他則認為這次大選不合時宜,他認為,此時人們並不關注政府工作或者管理方面的事情,而是關注於口罩、上學以及開放更多的限制這些方面的事情,這一點有可能會被一些政黨利用。

「大撒錢」留巨大債務將如何平衡

自然科學家桑德拉(Sandra)強調說,現在的政府負債過大,可能要我們的下一代來為我們現在的消費買單,這確實令人擔憂。特別是對於中低收入家庭,是很難應對的。此外,我們現在政府將如何在經濟上應對已經處於債務/赤字中的問題也是令人揪心的,希望政府可以更專注於經濟的發展,鼓勵企業創收,而不是過多的依賴政府補貼。

作為一個生意人,談女士說:「我總覺得我們加拿大政府發錢發得太多了。這樣的話,債務會很多呀。誰來還?都讓子孫後代還?這一代人就在這享受著?」

談女士認為,如果說政府是一台讓整個社會往前運行的機器的話,那麼他應該用一些方法,讓更多的人去投入勞動,然後解決那些勞動力困難的問題。談女士去過一些農場,那裏都缺工人,但與此同時,因為福利好,有好多人領著救濟而不去工作。她說:「這樣子的情況下,這個社會往前發展的動力不足呀!那個創造財富的人,他可能動力也不足,首先他稅收就不低了,然後他還招不到工人,招不到合適的人,因為政府不停地給這些人發錢。」

談女士認為即使是在疫情期間,如果要去找工作還是能夠找到的。否則加拿大怎麼需要那麼多移民。

她認為如果人們都有工作,社會財富自然增加,那麼「福利」和「稅收」之間的矛盾自然就有更多空間可以去平衡和解決。

楊先生在溫哥華島上經營著一個小生意,他最關心的是怎樣才可以把所有的事情回歸到疫情之前的狀態。他說疫情中政府發的錢太多,然後就只能靠加稅,因為不加稅,他們就運作不下去。可是加稅加到這一步的時候,就不知道政府想要怎麼處理了。楊先生說他「就是希望所有的事情回到原來的樣子。」

對於這一問題,YMCA的幼兒工作者梅拉(Mela)說:「我認為自由黨超支是錯誤的。他們應該對自己的預算更加負責。」

西人長者:勿亂花錢 兌現承諾

梅爾維納(Melvina)女士,是一位西人長者。她經常到列治文 Minora Park鍛練身體。她說她不像自己先生那樣熱衷政治,但是她明確表示她不會投特魯多的票,她覺得特魯多 (Trudeau)政府浪費了很多錢,可是卻沒有照顧到老年人和那些參加過戰爭的人。她表示似乎所有的政客都會做出很多承諾,然後他們當選後卻去做別的事情。但是她表示,到時,她還會去投票。她希望下屆政府能好些。

高房價高租金 年輕人難負擔

梅拉還沒有結婚,目前她最關注的是房價高和租金難以負擔的問題。她說,她現在還和父母一起住,除了在YMCA上班,她還做化妝品、保健品生意,為的是能賺更多的錢。因為她想搬出來自己住,但在當今社會,住房和租金都太高了,令人難以負擔。她希望執政黨可以修建更多可負擔的出租房和社會住房,讓她們這樣工薪階層的年輕人有能力自己生活。她說她還有兩個妹妹,所以父母在買房上不能幫助她太多。

談女士認為造成企業主找不到人工的同時卻有很多人找不到工作的另一個原因是房價太高。她說:現在房價在一年當中就漲了百分之二、三十,有些地方可能更多。房價漲了,房租必然是水漲船高。這樣的話,它帶來的一個嚴重問題就是:很多人尤其年輕人,買不起房子,甚至租房都有困難。

藍領工作在加拿大需求量很大,但其收入卻不能解決就業者的住房問題,這不就阻礙了人們就業的積極性嗎?甚至還有可能引發社會矛盾和動盪。

氣候與強制注射疫苗

作為科學家桑德拉非常關心極端氣候問題,她說,這些問題越來越直接的影響我們的生活。儘管這些不是最需要解決的問題,但執政黨可以制定更多的應急和緩解計畫,以提高我們福祉的復原力。

而梅拉則認為,是否注射Covid疫苗是個人的選擇,什麼樣的選擇都應該得到尊重。◇

責任編輯:夏疏桐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