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紀元專欄】原住民寄宿學校百人坑 無確鑿證據破綻多

作者:羅德尼.A.克利夫頓(Rodney A. Clifton)/翻譯:李平

圖為2021年6月2日,為紀念原住民寄宿學校兒童,加拿大國會山降半旗。(Sean Kilpatrick/加通社)
人氣: 163
【字號】    
   標籤: tags: , , , ,

【大紀元2022年10月06日】過去兩年,媒體不斷大量報導加拿大各地要麼不斷有原住民兒童失蹤,要麼發現原住民寄宿學校(IRS)無名兒童墳場。

其中,先是媒體稱去年5月末在坎盧普斯(Kamloops)原住民寄宿學校發現一個215具原住民兒童屍體的墳場。此後不斷冒出報導稱哪裡又發現這種百人坑,哪裡有原住民兒童被殺被偷偷在夜裡埋掉,等等。

當時連原住民大法官辛克萊(Murray Sinclair)都對CBC記者稱,他認為多達1.5萬至2.5萬名原住民寄宿學校兒童失蹤和可能被殺。當時,《紐約時報》還發表了題為《太可怕:加拿大發現原住民兒童百人坑》等聳人聽聞的文章。

奇怪的是,迄今為止不僅沒發現確鑿證據支持這些說法,也沒挖掘出任何屍骸,只有《真相與和解報告》(Truth and Reconciliation Report)報導加拿大騎警(RCMP)調查了多間原住民寄宿學校15起學生死亡案例,認定死因均為事故或疾病。

破綻和漏洞百出

根據騎警調查報告,坎盧普斯墳場也不是首個稱加拿大原住民學校有兒童被集體殺害的報告。關於此事最驚悚的證詞,是多瑞斯.楊(Doris Young)於2012年6月22日提供給真相與和解委員會(TRC)的說法。

委員會報告稱,楊曾在曼省Elkhorn Indian School原住民寄宿學校讀書,據她回憶,當時聽到可怕的尖叫哭喊聲,牆上到處都是血,被告知誰要是想逃跑,就面臨一樣的下場,孩子們成天提心吊膽,不知道下一個輪到誰被殺。

楊的證詞中,還伴隨著煽情的抽泣和哭聲。奇怪的是,楊的這些公開證詞,卻沒像坎盧普斯事件報導後引起輿論憤怒討伐。

還有多處破綻。一是委員會兩名律師利特爾蔡爾德(Wilton Littlechild)酋長和辛克萊兩人,都沒將楊女證詞轉交相關機構進行徹查。二是委員會報告提出的94條行動呼籲建議中,沒有一條是要求執法機構調查143所原住民寄宿學校操場,找出失蹤和被殺孩子屍體。

也就是說,真相和解委員會的委員們和一眾媒體們,等了9年直到坎盧普斯事件報導出爐後,才說其它寄宿學校的孩子們也有可能被殺。當然,無論是楊所說的一個孩子被殺,還是坎盧普斯原住民寄宿學校200多名孩子被殺,人們都應該憤怒和悲痛。

更蹊蹺的是,加拿大政府一眾官員、總理和總督公開講話,都把這些未經調查證實的說法,當成既定事實,聯邦政府大樓甚至還為此降半旗,給原住民部落撥款1.1億元多用於挖掘屍骸,只是事到如今一具屍體都未曾挖出。

徹查真相 才有真正和解

真相與和解委員會稱有真相才有和解,但最近連續系列報導同樣說明,犯罪調查和聲明查證過程中,透明和驗證等原則同樣重要。

原住民孩子們還在上寄宿學校,有孩子被殺肯定要調查弄個水落石出,才是對其他所有孩子負責。像騎警這樣的獨立機構,既權威又有刑偵手段,應在沒有政府或其它利益團體干涉下,對所有這些指證進行徹查。

真相與和解委員會報告第25條建議,呼籲聯邦政府制定書面政策,重申騎警在牽涉政府利益的民事訴訟案件中的犯罪調查獨立性。

無論是誰,原住民也好,非原住民也好,虐待或殺害寄宿學校孩子,都應受到法律制裁。同理,無辜的學校員工不應該因此受牽連被千夫所指。但政府和媒體眾口一詞,搞得好像是所有寄宿學校員工都有罪,參與了殺人與埋屍等各種犯罪勾當。

政府和媒體不追求真相、透明和證據,民主就無從談起。對於國家和公民來說,應該重塑這些基本價值,否則真正誠實公正的和解永遠無法實現。有了和平和公正的和解,國家才有美好未來。◇

作者簡介:

羅德尼.A.克利夫頓(Rodney A. Clifton)是曼尼托巴大學的名譽教授、「公共政策前沿中心」的高級研究員。他曾在兩所寄宿學校生活過,在因紐維克(Inuvik)的斯特林格廳寄宿學校(Stringer Hall)擔任高級男生主管。他的最新著作有《真相來自和解:對真相與和解委員會的評估報告》。

原文Why Is Nothing Being Done About the Claim That Children Were Murdered in Canada’s Residential Schools?刊登於英文《大紀元時報》。

本文僅代表作者的觀點,不代表《大紀元時報》的觀點。

責任編輯:文芳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