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为白牙痛失3齿 加拿大卑诗女怒告庸医

人气: 132
【字号】    
   标签: tags: ,

【大纪元2016年10月11日讯】(大纪元记者李平多伦多编译报导)卑诗居民阿特金森(Kathe Atkinson)女士因黄色氟斑牙不好看,3年前找素里Clover Care Dental Clinic牙科诊所的牙医克里格(Steven Krieger)美白牙齿,岂料从美白牙齿的当天起,牙痛就未停过,最后不得不拔掉3个牙齿。

据CBC公众曝光(Go Public)节目报导,3年前,阿特金森找克里格美白牙齿时,克里格没用黏牙美白,而是更新了3个汞充填,此后又将第1次没美白好的2颗牙齿重新黏接。几周后,阿特金森牙痛却一直未消,整个面部和耳朵都跟着被扯得钻心地痛,只能不断服用Advil止痛剂。

无奈之下,她找到其他牙医做了3个根管治疗、2个人造牙冠和其它手术后,牙痛仍未减轻或消失,最后将克里格动过的3颗牙齿拔了,疼痛才有好转,不过还时不时牵扯面部疼痛。愤怒之下,她先是向卑诗牙医学会(CDSBC)提出投诉,后又向卑诗高等法庭提出诉讼。
克里格拒绝公众曝光节目采访,在辩护声明中不承认阿特金森的所有指控,称为其提供了一切合理应有的治疗,指责她后来持续的牙痛,是因她本人没爱护好牙齿造成的。

被同行投诉8人告

但公众曝光调查发现,克里格不仅被多名病患告上法庭,还被同行投诉过。其中,一名在2008年接手克里格牙科业务的牙医,发现克里格行医有问题,从钻牙到补牙冠,还有不必要的额外治疗等,都令人担心,遂于2009年向卑诗牙医学会投诉,投诉状中提供了28名病患的详细说明、X光照射和治疗结果等。

将克里格告上法庭的病患中,有2名病患虽与克里格作了庭外和解,但不等于说治疗就没问题。目前,包括阿特金森女士在内,共有8名病患将克里格告上法庭,控诉内容包括治疗不当、乱追加治疗和乱收费。其中,6名原告代理律师罗宾逊(Dianna Robertson)女士说,所有原告都只做了基本牙科护理,正常牙医不应该在这么多病患身上有这么多失误。

牙医学会被轰

调查发现,2009年克里格被调查后,牙医学会是否对其采取过再培训或其它处罚措施,至今不得而知。学会网站牙医目录中也没提及任何相关内容。阿特克森在投诉后,学会的确曾给她发过一封信,说他们正在对克里格进行30个月的培训和指导,记录其行医过程表现。但因网站上没显示这一内容,牙医学会是否真的执行上述处罚仍无从考证。

调查还发现,卑诗牙医学会每年收到数百起针对牙医的投诉,但仅涉及重大事故时才公布当事人姓名,自2010年起,共有16名牙医被公开姓名。至于如何定义重大事故,学会网站却无具体解释。罗宾逊说,牙医学会网站上不仅没显示明确的处罚措施,并且在裁定某牙医治疗有问题时,也只通知投诉人,而不是在网站上公布,因此牙医行医有问题,只有投诉人本人知道,其他人还是无从知晓,这些都严重欠缺透明。

此外,学会网站上明确说明克里格没有做根管治疗的资格,但调查发现,克里格牙科诊所网站上仍说他能做根管治疗。牙医学会也拒绝公众曝光节目采访,只在声明中说,调查发现问题时,学会的办法是补救,即再培训,但没解释网站上为何未显示克里格再培训内容。

医医相护难透明

相比之下,安省牙医监管更严格。2014年安省对23个牙医监管学会立法全面大幅修订,要求更大透明,保护好病患安全。自此,所有牙医只要是被投诉被发现有问题,所有处罚措施和说明都会在网上公布。Patients Canada病患倡导团体主席德克特(Michael Decter)赞扬安省的做法,批评卑诗牙医学会一味遮丑掩饰。

卑诗牙医学会最大问题是监守自盗,12名董事均为牙医或牙医助理,只有6名非业内成员。德克特说,学会大多数董事都是牙医们选出的牙医,肯定是出了问题不会对自己人太严厉,只会遮掩。

在被问到卑诗牙医学会为何不如其它省透明时,卑诗卫生厅长办公室拒绝解释,只在声明回复中做了些官样文章。阿特金森女士现在最大的希望是这一现状有所改变,对于牙痛却不报太大希望,认为牙痛可能要伴随她一辈子。◇

责任编辑:乔亓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