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巴拿马文件”挖掘温哥华富人的秘密

虽然加国的经济首都是多伦多,但无疑温哥华人更偏爱隐秘的财富。(Fotolia)

人气: 1135
【字号】    
   标签: tags: , , ,

【大纪元2016年05月27日讯】(大纪元记者何坚温哥华综合报导)沸沸扬扬的巴拿马文件风波延烧不止,至今不仅将冰岛、阿根廷等多个国家的大人物拉下马,更留下一个令更多“大人物”夜不能寐的庞大资料库,供有心者挖掘。与中国关系愈来愈紧密的温哥华,在巴拿马文件风波中自然备受瞩目。至少,关注中国和温哥华的南华早报知名记者Ian Young,就从巴拿马资料库中新挖掘出温哥华的不少秘密。

据南华早报记者Ian Young的最新发现,巴拿马泄密资料库中,所包含的温哥华西区地址数目,就人均而言,是加国平均值的十多倍。

Young还发现:虽然加国的经济首都是多伦多,但无疑温哥华人更偏爱隐秘财富,因为资料库中人均大温哥华地址数目(每10万人15.1个地址,15.1/100,000),是大多伦多(每10万人6.3个地址,6.3/100,000)的两倍多。

稍微花些时间来深挖国际调查记者同盟(ICIJ)本月公开的部分巴拿马泄密资料库,便可以发现更多大温地区的“巴拿马奥秘”:

人均温哥华地址数为32/100,000,是人均加拿大地址数(3.9/100,000)的 8.2倍。尽管温哥华市的人均地址数,略低于大温地区的中国城——列治文市(34.1/100,000),但远远超过北温(14.5/100,000)、本拿比(14.4/100,000)和素里市(3.4/100,000)。不过富豪们最爱的西温哥华市,人均地址数则一马当先,75/100,000的高比例,是全国人均值的19.2倍。

虽然说,富人越集中的地区,越可能有人偏好用离岸公司来隐藏财富,但大温与经济首都多伦多相比,在巴拿马资料库中的出彩露脸,显然超乎寻常。

例如南华早报曾经曝光过的温哥华地产商程慕阳(Michael Ching Mo Yeung),正因腐败罪名被中共政府通缉,他的名字也出现在巴拿马资料库中。上世纪90年代,程慕阳通过巴拿马的莫萨克.冯赛卡(Mossack Fonseca)律师行开设过2间离岸公司。那时候,他的父亲程维高(Cheng Weigao)身居河北省委书记高位,是时任中共党魁江泽民的亲信,权势赫赫。

诚然,巴拿马文件所揭秘的程慕阳或其他人,不一定违反任何国家的法律,但肯定是希望隐藏财富的来源及所有者的身份。这一点,无疑正中“闷声发大财”的前中共党魁江泽民的下怀,以腐败治党治国的江氏,成功制造出一大批财富见不得光的富豪们,因此巴拿马文件已公开的人或公司名字中,中国大陆排名前第一也就不足为奇。

于是,越来越受中国移民喜爱的大温哥华,在巴拿马泄密数据中,也就难免脱颖而出。

例如,虽然大多伦多地区在资料库中的地址总数目(382个地址),要略多过大温哥华(375个),但考虑到人口因素,就完败于大温哥华地区,更勿论华人正大举进驻的富豪集中地——西温哥华。

至于卡尔加里(4.8/100,000)、蒙特利尔(4.4/100,000)则略高过全国人均值,但渥太华、埃德蒙顿连平均值都没达到。

温哥华“巴拿马”揭秘:富豪移民多来自中国大陆

巴拿马泄密数据中列出193个温哥华市地址,其中87个位于市中心,另外温哥华西区有83个地址,而东区仅有23个,这一点似乎与温哥华的财富分布相吻合。

温哥华西区(40.8/100,000)人均地址数是全国(3.9/100,000)的十多倍,是否暗示来自中国大陆或其他地区的富人们,正在把他们过去那种见不得光的黑暗理财手段,带入温哥华?记者Ian Young表示不得而知,因为温哥华西区不仅是中国大陆富人移民的首选地,也是加国本土富豪的传统栖息地。

Young也指出,由于资料库设定了限制,目前无法获知这些人或地址背后更多的信息。

不过,Young自己尝试了“中国姓名”的搜索方法。

在温哥华市和北温、西温的232个地址中,其中有185个地址与人名有关(而非公司):而这其中,62个地址所关联的人,是典型的中国大陆姓名;另有44个关联人名中含有非中国元素,属于典型的香港、台湾、新加坡等其他地区的华人姓名;还有4个地址所关联的人名,涉及以上两类人名,或含有非中国名字。

Young说,资料库揭秘出的温哥华离岸账户绝大多数属于华人,并不是要得出任何种族暗示,因为例如温哥华东区的地址(7.5/100,000)就非常少,而东区长期以来都是华裔集中的地区。

Young认为,这可能反映出另外一些问题:即移民温哥华的富人,绝大多数来自中国大陆。同时加拿大全国的富豪移民大部分也会定居温哥华。然而,这些人的离岸经济活动,不应该被误解为种族问题。

Young相信,中国大陆的富人们想要移民,可能会借助于离岸公司来逃避财富转移的监管和限制,这事关财富和外部环境,而非种族。

责任编辑:滕冬育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