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澳大利亚维州擅签一带一路 政要专家齐轰

澳洲总理(中)。(GettyImage)

澳洲总理(中)。(GettyImage)

【字号】    
   标签: tags: , , ,

【大纪元2018年11月09日讯】(大纪元记者燕楠悉尼综合报导)两周前的10月25日,澳大利亚维州州长安德鲁斯(Daniel Andrews)与中共大使签署了中共“一带一路”倡议的谅解备忘录,受到澳洲舆论聚焦,后效应持续发酵。

一方面,总理莫里森公开指责安德鲁斯没有与联邦进行足够的沟通和咨询,作为州政府却擅自签署国际性协议;另一方面,在媒体、专家和政要们的施压和质询下,州长安德鲁斯坚持拒绝公开所签署的内容,并因此受到广泛批评,同时州长安德鲁斯的华人顾问也被媒体起底。

华人顾问背后的中共影子

澳洲人报》日前披露,维州州长安德鲁斯办公室的一名华人顾问和中共统战部有关系。这位顾问是澳洲深圳协会的“特别顾问”。该协会是由中共统战部指导的在澳机构网的一部分。2016年深圳市委统战部副部长马勇智出席了澳洲深圳协会的理监事会的就职典礼。

不仅如此,该华裔顾问还被中文媒体报导为澳洲深圳联谊总会、澳洲深圳总商会的顾问。

深圳市统战部官方网站称:“这些协会是在深圳市侨务办公室和华人华侨联合会的指导下成立的。”侨联是中共统战部的一个机构。

这位华人员工曾担任维州政府的多元文化顾问,是现任州长的媒体顾问,曾多次与安德鲁斯一同前往中国,并在去年的马来西亚世界华人经济峰会上声称自己“在制定维州的新中国战略中发挥了关键作用”。而州长也被曝光过去几年频繁访问中国,甚至说过让维州成为“中国(共)通向澳洲的门户”。

但该华裔顾问拒绝了《澳洲人报》的置评要求。

专家和政要批评

澳洲战略政策研究所(ASPI)的国防和战略计划主任休布里奇(Michael Shoebridge)揭示,促使维州政府决定签下备忘录的另一个因素可能是澳中“一带一路”倡议顾问委员会。该委员会是一个位于墨尔本的私有实体游说机构,旨在“帮助澳洲企业了解‘一带一路’的商业机遇”,这个说法与北京是一致的。维州州长签下的谅解备忘录正是由该委员会推动的。

休布里奇认为一带一路倡议是在支持中共权力和永久统治。他说:“如果他们(维州)了解,任何一级澳洲政府签署备忘录,都将会被中共当局用作背书一带一路的招牌,来帮助其减轻外界对该倡议的批评,他们可能会三思。如果他们关注国际社会对一带一路越来越多的批评,很难理解为什么他们认为现在的签署是明智的举动。”

掌管情报部门的内政部长达顿(Peter Dutton)在接受2GB采访时对安德鲁斯质疑道,这项基础设施交易“相当不寻常”,并提到安德鲁斯办公室的上述华人顾问扮演的角色,可能有“人们不知道的”部分。他敦促安德鲁斯公布备忘录的细节,并解释该华人顾问在签约过程中的角色。

“为什么他做出这样的决定?这与澳洲政府的政策、自由党政策、工党政策都是不一致的。”达顿支持总理莫里森之前的说法,就是安德鲁斯不应涉足外交政策,而更应该关注州政府职责范围的法律和秩序等问题。

还有三名维州工党议员对安德鲁斯的决定感到不满,质疑这是否是未与同僚商议过的决定。一位安德鲁斯的工党政府高级官员说。“维州不具备处理国际关系的复杂性的专业知识或机构。”

经济利益不是唯一考量

休布里奇则表示对中共政府在澳洲联邦体制中为达成一带一路的签署,所做工作的复杂性和动力性让他觉得不可思议。他认为中共官员已经了解了澳洲州政府的管理,并可能在利用维州即将到来的选举。“令我震惊的是,这种复杂性和动力并没有被理解。”

休布里奇举例,一带一路近来在国际社会屡屡碰壁,因其缺乏透明度,并对接受者造成的财政负担以及政治和安全上的影响,包括马来西亚总理访华时宣布因为交易中的腐败和资金缺乏,取消约220亿的一带一路项目计划。

他分析,维州政府对签署“一带一路”的解释大都基于误解和机会主义,“从维州政府角度看,似乎成为‘先行者’早日签下一带一路能获得优势,他们觉得是一个好主意。”但这只是在看经济利益,而战略、地缘政治或外交政策因素都没有被考虑在内,“因为这些在我们的联邦体制内,都不是州政府的职责范围。”

州选举将至 “一带一路”民意如何?

本月下旬,即11月24日维州即将进行州选举,而维州工党政府刚签署的一带一路自然成了焦点之一。

那么对于一带一路,澳洲的民意如何?早在四个多月前的六月,费尔法克斯媒体的维州版《时代报》和新州版《悉尼晨锋报》向读者提出“澳洲是否应该支持一带一路”的简单问题,结果“令人震惊”,很多人积极参与回答,甚至短短时间多达六百余人写下了自己的看法陈述,因为少有话题引起如此热烈的讨论。

不仅多数人(59%)直接表示澳洲应该避免与中共签一带一路,很多人还发表了强烈反对的意见。因为提问获得热烈响应,费尔法克斯媒体还专门就此做了报导,列出了部分读者的反馈。

也许正因为知晓民意,所以联邦工党领袖肖顿(Bill Shorten)在外界质问时说, “随着时间的推移”、“在适当的时候”维州应该要公布备忘录签署的内容。工党国防发言人亦表示应对一带一路的项目持谨慎态度。

澳洲需要清晰政策

通过这次的一带一路签署,休布里奇表示,这正说明我们需要设定一个清晰、公开的州政策,能够平衡经济上的机遇以及澳中之间战略方面日渐增多的差异。

“在联邦政府实施这样的政策将帮助各级政府、企业和澳洲公众应对一个与我们有着密切经济关系,却又武断、专制、压制和强权的一党制国家。我们需要的是澳洲作为一个有对中共的战略的国家,而不只是一个经济体。”

正值本周澳洲外长佩恩(Marise Payne)访华,她并没有像澳洲总理公开批评维州的决定,而只是低调地表示支持。

不过,最近成为澳洲外长高级顾问的John Lee(他也是华盛顿美国研究中心和哈德森研究所的资深成员)在评论文章中写道,“在贸易、政治影响力和战略政策等问题上,川普政府已经迫使北京处于下风。尽管中共表现出自信,看似手里握有王牌,但(实际上)中共无法承受与澳洲长期保持一种糟糕关系的后果。”他建议澳洲“建立两国良好关系的平台时,不能以在意见分歧问题上保持沉默的方式做开端”。不仅如此,澳洲还应该在“保护研究机构免受外国操纵和干预,反对海上领土的军事化、非法贸易行为和知识财产盗窃”等问题上坚持立场。#

责任编辑:宗敏青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