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北美自贸协定第19章对加拿大为何如此重要

22018年8月30日,华盛顿DC,加国外交部长方慧兰(中)接受媒体采访。美加贸易谈判8月31日结束,双方未能达成协议,将于9月5日继续谈判。(JIM WATSON/AFP/Getty Images)
2018年8月30日,华盛顿DC,加国外交部长方慧兰(中)接受媒体采访。美加贸易谈判8月31日结束,双方未能达成协议,将于9月5日继续谈判。(JIM WATSON/AFP/Getty Images)
人气: 11863
【字号】    
   标签: tags: , , , ,

【大纪元2018年09月01日讯】(大纪元记者曲深温哥华综合报导)加拿大与美国贸易谈判的主要障碍是《北美自由贸易协定》(NAFTA)第19章的内容,一个关键的贸易纠纷解决机制。渥太华甚至愿意与美国谈判奶制品关税问题来挽救第19章。

加拿大与美国自去年贸易谈判开始以来,渥太华一直认为第19章内容是不可谈判的。早在20世纪80年代后期,加拿大谈判代表为了这一章进行了一场豪赌,不接受第19章内容就放弃与美国的谈判,结果美国让步了,第19章写进了两国自由贸易协定。

令加拿大非常尴尬的是,在最近达成的美国墨西哥新协议草案中,该条款被删除了。

《环球邮报》报导,一些专业人士认为,解决贸易争议的条款已经过时了,取而代之的是世界贸易组织(WTO)。另一些人(包括曾参与美国贸易协议的前加拿大外交官)则认为,川普政府也对世界贸易组织的相关内容也提出了异议,这使得第19章内容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加重要。

解决惩罚性关税争议的机制

第19章内容提供了处理惩罚性关税争议的解决制度。该制度采用双边小组制度来裁决反倾销和反补贴案件。这套体制诞生于20世纪80年代后期,是加拿大和美国之间签订的,早于《北美自由贸易协定》。当墨西哥加入三国自由贸易体系后,这个制度移植进《北美自由贸易协定》。

过去依靠第19章条款解决了加美之间苹果和猪肉贸易争端,最近依然是依靠第19章条款解决美国对加拿大软木木材征收惩罚性关税争端。

加拿大工业还有其它途径可以质疑他们认为被征收的不公正的关税,例如最近美国国际贸易委员会对庞巴迪(Bombardier)公司征收关税案件。尽管如此,加拿大贸易专家赫尔曼认为墨西哥在与美国谈判中删除了第19章、加拿大谈判立场的一个关键组成部分,表现出对加拿大的“恶意”。

曾在加拿大和美国工作的贸易律师马克‧华纳(Mark Warner)不同意这一观点。华纳说:“我认为墨西哥人对这个问题做出了正确的判断。”华纳指出第19章系统存在漏洞,缺乏如何遵守裁决的机制,在软木案中这个缺陷非常突出。

对华纳而言,不值得以三边贸易协定为代价挽救第19章系统。他说:“第19章在1988年加拿大美国两国签订自由贸易协定时很有意义,因为当时还没有世界贸易组织强大的争端解决机制。”

有助于加拿大平衡竞争环境

前总理布莱恩‧马尔罗尼(Brian Mulroney)的人事长官德里克‧伯尼(Derek Burney)对当年加拿大为了第19章在谈判中冒的风险记忆犹新。伯尼说:“如果没有它(第19章),我们就不签协议。当美国人不愿意讨论这个问题时,我们就离开了谈判桌。” 伯尼认为由于美国市场庞大的规模,第19章条款对于加拿大来说一直是至关重要的。

伯尼说:“当你与经济规模是你10倍的国家打交道时,你必须有能够平衡竞争环境的东西。”“它可以制衡美国一些机构经常表现出来的反复无常的行为。”

蒙特利尔银行首席经济学家道格拉斯‧波特(Douglas Porter)表示,第19章制度所具有的经济优势“几乎是不可替代的”。波特说:“我个人确实认为,现在的情况下,我们至少要有一个额外的保护层,这非常重要。”第19章给予加拿大公司避免对手随心所欲制造贸易争端的保证。

随着加拿大对美墨协议的最后回应时间一分一秒的流失,伯尼承认渥太华已陷入困境,但是事在人为。伯尼回忆说:“ 1987年在谈判截止日期前10天加拿大离开了谈判桌,我可以告诉你,做出那个决定非常不容易,但最终成功了。” ◇

责任编辑:李梅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