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我没做任何不合法的事” 孙茜北京庭审记

孙茜档案照(大纪元资料室)
人气: 1591
【字号】    
   标签: tags: , ,

【大纪元2018年09月13日讯】(大纪元记者岳怡多伦多编译报导)“我没有,也不会做任何违法的事情。”加拿大法轮功学员孙茜周三在北京朝阳区温榆河法庭上说。她在被非法拘禁18个月后,当局第一次进行了这个为期一天的庭审。

据《环球邮报》报导,孙茜是加拿大公民,渥太华对此案格外关注,加拿大外交官员一直和狱中的她保持联系。在外界压力下,中共当局承诺进行公开庭审,加拿大外交官被允许参加。但是,环邮记者被禁止进入,欧洲大使馆的代表也被禁止进入。

加拿大外交部长方惠兰(Chrystia Freeland)曾表示,孙茜和其他加拿大人在中共监狱里的遭遇是“可怕”的。

孙茜的律师、母亲和兄弟向邮报讲述了庭审经过。

家属口述庭审过程

温榆河法庭是一座位于北京遥远郊区的三层高楼,山羊在路边灌木丛中吃草。环邮记者被要求离开法院入口处。与此同时,许多警察、便衣和“综合管理办公室”的志愿者则挤在那里。

现年52岁的孙茜曾是亿万富翁,她是利德曼生物化学上市公司的共同所有人。2017年2月19日,一群警察偷偷溜进她的北京别墅并将她绑架。

孙茜在法庭上说,她最初被非法关在一个地方。

她的律师李劲松说,在那里,“工作人员甚至不给她一口水或一粒米饭。”

李劲松说,一名检察官“坚称他们没有做那样的事情”,但他们既没有提供证据,也没有提供监控录像。李劲松表示,当局应该有录制视频,只是不敢拿出来。

周三,孙茜穿着自己的衣服戴着手铐出现在法庭上。她的家人形容她身体健康。

但她描述了在拘留期间被虐待的情形,包括今年5月,她被警察推倒在地上并被喷洒胡椒水。

她的母亲李云秀说,在法庭上,孙茜说“她案件的所有要素和程序都是非法的。她相信修炼法轮功是合法合理的”。

预计法院不会在几周内做出判决,孙茜18个月的监禁给家人带来深深的伤痛。“看到我的女儿被拘禁,所有这一切都让我痛苦,让我非常非常伤心。”李云秀说,“生活在这样一个没有自由或人权的国家,我感到难过。我的心很痛。”

 丈夫因为婚外情利用信仰打击孙茜

由于多年来辛苦打拼,身心操劳过度,身体严重透支,孙茜一度患忧郁症、肩周炎、肝坏死、心悸、心脏骤停等重症,多方医治无果。2014年,孙茜开始修炼法轮功,身体很快恢复健康。

中共当局从1999年开始非法打压法轮功。孙茜被指控“组织/利用X教来破坏法律的实施”。中共当局通常借此非法拘禁法轮功修炼者。

孙茜周三表示,她的丈夫因为婚外情用她的信仰来打击她。

孙茜被捕后,她的丈夫沈广仟把她的财产和公司股份都转在自己名下。周三,孙茜指出,沈广仟与他做警察的朋友一起绑架她,然后在她被拘留期间伪造她的签名进行资产转让。

沈广仟一直没有回应环邮的采访请求。

法院拒绝了李劲松律师要求盘问沈广仟和家里保姆之后,孙茜是唯一在法庭上作证的人。李劲松表示,该案中有很多错误,比如逮捕令上的日期是在孙茜被抓以后。“很明显他们造假了。”他说。

中共试图限制该案影响力

律师黄汉忠说,孙茜案在中国非常普遍,她的案子“并不是非常特别”。黄汉忠是在受到政府压力后,不得不退出该案的众多律师中的一个。 “每年在中国,法院都会处理大量类似案件。”

他认为,中共当局一直以“非常野蛮和非常血腥”的方式对待意识形态的威胁。

黄汉忠批评中共当局没有遵守自己的法律。例如,对孙茜的审判应该是公开的。但当《环球邮报》记者和欧洲外交官抵达时,一名法庭工作人员出现了。“我们原本希望让你们进去,但不幸的是法庭上没有足够的座位。房间已满,我们无能为力。”这名工作人员说。

然而,那个房间过去可以容纳更多的人。当孙茜的妹妹孙赞于4月23日来到这里参加预审时,有三排座位。这一次,只剩下两排。有些座位是给加拿大外交官和家属的,其余的则被警察和孙赞从未见过的人占用。

孙赞说,他们一定是政府安排来填补座位的。她认为,中共是想要限制该案的影响力。#

责任编辑:文风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