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加拿大留学生:中共政府监控我的活动

一位在加拿大的维吾尔族留学生披露,自己在加拿大的活动受到中共政府监视。示意图(Shutterstock)

人气: 5144
【字号】    
   标签: tags: , ,

【大纪元2019年11月26日讯】(大纪元记者王兰多伦多编译报导)一位在加拿大维吾尔族留学生最近披露,在加拿大生活的维吾尔族人都感受到了来自中共政府的压力,中共用把他们在中国的家人关入再教育营作为威胁,监控他们的行动。一份从中国秘密来源获得的机密文件显示,中共当局正在监视全球的维吾尔族人,并用威胁的手段令其噤声。

一位住在加拿大的维吾尔族留学生告诉CBC说:“我认为大多数在这里学习或居住的维吾尔族人都感受到了来自中共政府的压力。因为中共担心居住在国外的维吾尔人会向外国媒体或外国人讲述新疆正在发生的事实。”

该学生同意接受CBC采访,但要求对他的身份必须保密,此文称他为亚布拉罕。


亚布拉罕说,中共当局向他施压,要求他将在加拿大身份证、地址、学校文件甚至个人健康信息寄回国内,尽管他不知道政府为什么需要这些东西,“我把这些信息给他们了,因为他们要”。他说,如果他不遵守中共当局的要求,他在新疆的父母将可能被送往再教育营

亚布拉罕说,他认识一些加拿大的其他留学生,就有亲戚在再教育营中,但是许多学生都不敢说出来。

中共政府也直接威胁他的父母,并利用他的父母监视他在加拿大的活动。他说中共控制着中国的一切,他们什么都可以找到。

总部位于美国华盛顿的国际调查记者联合会(International Consortium of Investigative Journalists,简称ICIJ)发布消息说,他们从中国内部的一个秘密来源获得机密文件显示,中共正在对全世界的维吾尔族人进行监视,包括在加拿大留学的维吾尔族学生和其在中国的家人。

国际调查记者联合会说,他们获得的这份高度机密文件经过情报专家证实其真实性,文件显示,从2017年开始,中共官员开始监视1,535名已获得外国国籍并在全球领事馆申请中国签证的维吾尔族人。

文件中,一份日期为2017年6月16日、文件名为“自治区党委打击前线进攻组织”的文档显示,正在密切监视75名获得外国公民身份的维吾尔族人,这些人当时在中国。

该文件说:“不能排除他们仍然国内活跃。个人身份验证应一一检查。”

该文件还按国籍对这些人进行了分类:“土耳其人(26名),澳大利亚人(23名),美国人(3名),瑞典人(5名),新西兰人(2名),荷兰人(1名),乌兹别克斯坦人(3名),英国人(2名),加拿大人(5名),芬兰人(3名),法国人(1名),吉尔吉斯斯坦人(1名)。”

大赦国际加拿大主席艾利克斯·尼夫(Alex Neve)表示,新获得的文件“驳斥了中共政府提出的,再教育营提供维吾尔族人民教育职业经历”。

大赦国际加拿大主席艾利克斯·尼夫表示,中共在新疆进行如此大规模监禁计划,在世界上前所未有。(加通社)

尼夫说,如此罪恶的“大规模监禁计划,几十年来全世界从未见过”。

另一部分文件显示,中共的使领馆正在追踪4,341名新疆人,他们申请过签证,去过国外,并指示官员对这些人进行“分析”,“特别是尚未离开中国的1,707人”,部分人可以离境时逮捕或送入再教育营。

ICIJ已将文件的文本和电子副本发送给了位于华盛顿特区的中共大使馆,并请求北京的中共外交部评论。ICIJ均未收到答复。

加拿大维吾尔人协会的创始人穆罕默德·托蒂(Mehmet Tohti)一直是多伦多维吾尔族维权人士代表,他对中共政府的控制策略非常了解。

他说:“维吾尔活动人士在加拿大同样受到中共政府的压力,恐吓、骚扰和威胁。他们劫持了你的父亲、母亲和其他亲人……然后还强迫你保持沉默。”

托蒂说他的母亲在2016年被中共秘密警察逮捕,至今没有消息。他说他妈妈是个70岁的老人了,她能做什么错事呢?

“散布恐惧 令人沉默”

尼夫说,中共政府正在将诸如大赦国际和联合国之类的独立国际人权组织排除在新疆拘留营之外。

“政府实施这类恐吓和大规模侵犯人权的运动总是有很多动机,但是其中之一是散布恐惧和恐吓,并让人们感到震惊,以致人们害怕抗议,他们不敢说话了。”尼夫说。

前加拿大驻华大使马大维(David Mulroney)表示,他对中共政府对加拿大维吾尔人进行监视的报导并不感到惊讶。

他说:“中共这样做已有一段时间了。它雇用学生、雇用社区中的人,以监视政府认为会制造麻烦的人。”

马大维表示,中国的一些维吾尔族人被迫“自愿”不和加拿大的亲戚联系,以保护自己。

“有一些非常勇敢的维吾尔族人继续发声并讲述自己的故事,但我认为,许多其他人将向加拿大政府寻求某种程度的保护和支持。但直到各国开始表现出更多的骨气,并开始反抗之前,中共将继续我行我素。”#◇

责任编辑:严枫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