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从空战中自我惕励与成长

人气: 68
【字号】    
   标签: tags: ,

【大纪元2019年11月28日讯】(大纪元记者陈渊灿编译报导)作者坂井三郎,大正五年(民国5年,1916年)生于日本佐贺县(日本九州地区东北方)。昭和八年(1933年)进入海军,昭和十三年(1938年)起驾驶九六式战机、零战等战斗机,战至二次大战结束,击落大小敌机计64架,被誉为“击坠王”。

空战与视力

当我们驾机飞翔在空中的年代,还没有如今战斗机专用雷达,以及效率好的通信器材可用;当年所应付的空战,必须要具有超人优秀的视力,为其绝对性的条件。

在空中有能力首先发现敌机的战斗机驾驶员,经常能操持着这种主导权,特别是对方是战斗机时,可以从敌人的视力圈外,马上进入接敌行动,领先而不失先机。再说利用天象、地象的优越条件,从敌机的视力圈外的、不被发现的角度上,开始进行接敌行动,从事致命的一击,这既是战胜的第一要义,同时也是我自始至终不变的信念。

战斗机驾驶员当中,当你发现敌我双方的存在之后的空中格斗,通常彼此以每秒150公尺到200公尺的超速度,在演出紧急回旋、紧急上升或降下的各种动作;因此,再怎么快速飞出的机枪弹,如果要它命中目标,必须要有相当高度的技术。特别是飞紧急降下时,比敌机性能较差的零式战斗机,如先被敌机发现,就有以此法被逃脱的缺憾。因此“眼光穿透机翼”的警戒视力,这才是真正战斗机飞行员必不可少的撇步。

我深信:在空中为了要打败对手,自身的视力是位居第一个,乃至不可或缺,与不容稍许失误的要素了。

自我惕励

我经常注意培养远视的能力。例如:每晨一起床,就训练自己注视远方的绿色,如窗外的绿色草坪、树木、麦田……据说绿色的树叶对此有帮助。再说位于远山棱线上的树木,能否看出它的粗技大条的形状?走在街道上,也试着练习能否于早1公尺前,读出招牌的字?看到成群飞舞的一群鸟类,也能否马上数出其只数?因为在空中遇上敌机机群的编队时,一般人都会陷于数出较实际机数还多的驾数。

我看书时特别注意绝不因以不良姿势来读,怕引起近视眼。最后还在大白天,找寻空中的小星星,这委实不太容易,但只得勉为其难了。只是找到之后,视线一但离开星星的位置,要重新找出刚刚看过的星星位置,的确不容易,但认真地加以自我训练,屡屡成功,毫厘不爽。

徒手捉蜻蜓

蜻蜓出现的夏秋季节,我就训练自己用徒手捕捉,苍蝇也是;不管停住的也好,空中飞舞的也好,总是预测其飞行方向与速度,预留前置量,出手捕捉,屡试不爽。看到有人因帽子被吹落在地滚动,而追着跑;我总是手脚机灵地立刻以左右任何一只手,在帽子离开头以前就抓住它,不会演出满地追着滚动的帽子跑的丑剧。

经过如此不断地自我训练,我的视力变得比具有特别优秀的视力的人,还要锐利。比如说我站在视力最佳的人之后2公尺,也可以看到视力检查表最小,最下方的记号,而被认为“坂井的视力是2.5了!”然而这不是生来如此,而是经过无数次自我训练的结果而来的。

我在长期间里,于难计其次数的空中战斗中,就因这个视力的厉害,从没有过比对方被先发现过!因此大抵上,我总比敌机早发现对方,而有可以从敌机的后方,后上方、后下方等死角角度,很快地飞进去,绝不错失第一轮的先发攻击,予以击落的把握。当然这也是“零战”(日本在二次大战时海军普遍使用的零式战斗机)设计上,留有宽广的视野空间也帮上了大忙。

过人的体能和精神

再说,战斗机驾驶员必须比他人还要有耐操的体力与精神。少了这种体力与精神的人,必定会先被击落。因此,为了培养绝不服输的精神与体力,夏天必须拚命练习游泳,其中长泳与潜水,必不可少。纵然没有气了,还是要继续潜水,我不换气,大约可以潜泳100公尺;冬天就跑步,跑到几乎无力而势将扑倒为止。

我也尝试过倒立的练习。在空战中,经常有空中翻跟斗,机腹朝天逆飞的情况,我可以轻易地一口气做到10分钟,一般的人大概4~5分钟吧。不呼吸的训练也试过。一般人大概40~50秒,我可以停止呼吸达到2分30秒,当你做这种自我训练时,感到很苦,如能再忍耐,一定会发现另有天地。在硫黄岛空战时,我曾经以15对1被追击,如果只管心想这一下包完了,那我必定被击落掉了。但当你视死如归,誓不服输时,终能脱离死地。

我做为战斗机的驾驶员,通过不是你死就是我死的、激烈而生死关头的空中战,终能得到九死一生而捡回一命的经验,事后总会深刻体会到生命的宝贵。(本文摘译自《大空のサムライ》,〈空战に学んだ自己统御〉一文。)◇

责任编辑:尚颖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