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内幕】华为把“狼文化”带入加拿大

图为华为Logo。(GREG BAKER/AFP/Getty Images)

人气: 14029
【字号】    
   标签: tags: , ,

【大纪元2019年12月08日讯】(大纪元记者OMID GHOREISHI报导/王兰编译)正值华为计划把其美国研究中心迁往加拿大之际,华为加拿大分公司(多伦多)的前雇员接受《大纪元》的采访,揭示了华为不为人知的内部运作情况,包括党支部的运作,以及公司内部激烈的竞争环境。

华为加拿大扩张 被指受益于北电机密被盗

2018年12月,在温哥华机场被捕的孟晚舟,是华为加拿大分公司的创始董事之一,她的任务是为其父亲任正非创立的华为公司建立加拿大据点。

《大纪元》获得的加拿大联邦政府文件显示,华为2008年首次注册为加拿大公司时,正是华为努力向海外扩张的时候,孟晚舟是创始董事之一。她在2013年不再担任董事职务,但仍然会来加拿大分公司视察。

华为刚开始在加拿大运营时,重点是与加拿大主要电信运营商签订合同。孟晚舟参与了华为与Wind Mobile(现为Freedom Mobile)的谈判,以给供应商提供融资做为诱饵,最终达成协议。2008年,孟陪同一位中国银行的高管来到多伦多,和Wind Mobile签署了供应商融资协议。

在海外进行业务扩张,华为使用的手段包括:以削弱竞争对手来赢得市场份额;获得中共政府补贴和中共军方“礼物合同”,用获得的巨额利润加速扩大海外市场等。到2010年,华为已跻身全球财富500强之列。去年,它的年收入超过1,000亿美元。

“华为以比市场价低约40%的价格,迅速占领了国际电信设备市场。他们之所以能够做到这一点,是因为它们是一家与中共有关的公司。”战略新闻社(Strategic News Service)首席执行官马克·安德森(Mark Anderson)在《大纪元》的一次采访中这样说。

几乎在华为扩展加拿大业务的同时,曾经拥有王冠级技术的加拿大世界级电信设备公司——北电(Nortel)公司的股价直线下跌,跌破1元后,于2009年申请破产。

北电前高级安全顾问布莱恩·希尔兹(Brian Shields)指责中共黑客窃取了该公司技术,导致公司最终消亡,并称中共黑客从2004年至2009年,一直在偷窃北电机密文件。

希尔兹说,北电公司倒台的受益者就是华为。

招募加拿大5G人才

《大纪元》依据《信息公开法》,于2018年12月14日从加拿大全球事务部得到了一份内部文件。该文件称,“随着北电倒台”,华为仅面临两家西方公司的竞争:美国思科(Cisco)和瑞典爱立信(Ericsson)。

该文件补充说,华为在加拿大(主要在安省)拥有850多名员工,是加拿大第25大研发投资方,与“几十所加拿大大学”以及六个全国性或地区性电信运营商保持着合作关系。

《大纪元》获得的文件显示,华为公司曾在2012年,向加拿大注册机构申请更新了其业务范围,使其业务范围扩展到“融资(延迟付款和贷款)”。

本周,华为宣布计划将其在美国的整个研究中心,迁至加拿大。因为美国正在审查它与中共的关系,它将面临美国的制裁。

在加拿大,华为发起了招募计划,从思科(Cisco)、阿尔卡特朗讯(Alcatel-Lucent)(另一家因华为挤压而下滑的国际电讯设备公司),以及破产的北电,招募人才。在(2015~2020)五年计划中,旨在招募2,000多名技术研发人员。该公司在渥太华的研发业务,已扩展到多伦多,目标是招募多伦多地区的大学毕业生。

华为成功地招募了原北电全部五名顶级5G专家,这些5G专家继续为华为的无线通信技术的研发效力。

据CBC报道,华为向加拿大的学术研究机构注资5,600万加元,安全专家称,这影响到加拿大的国家安全。《环球邮报》的一份报告显示,在许多情况下,华为注资的项目也同时接受加拿大资金支持,但项目研究成果的知识产权却由华为拥有。

在加拿大的运营

华为在加拿大的业务(与在其它国家一样)分为三个业务部门:运营商网络业务部门,负责向运营商销售产品和解决方案,其中大部分集中在无线解决方案上;企业业务部门,提供数据存储和分析服务;消费者业务部门,专注于个人手机和设备销售。

“与其它国家/地区的运营相比,华为在加拿大的运营盈利很高,”曾在多伦多担任华为公司高级雇员的玛丽·刘说。(本文中受访的华为加拿大的前员工使用化名,因为她们希望自己的身份保密,以免遭到华为和中共的报复。)

刘女士补充说,为了最大限度地减少在加拿大纳税,华为将利润与研发成本和其他成本抵消,以减少纳税额。同时,华为与加拿大税务局协商了一项优惠的税收计划,以每年低于3%的固定税率,作为华为在加拿大缴纳营业税的税率。

华为产品的真正成本是一个秘密,只有极少数受信任的员工知道,他们通常来自深圳总部。

华为公司保持非常集中的财务运作,由深圳总部制定海外分公司的主要财务决策。对海外电信公司的重要投标和解决方案报价,都必须回到深圳总部。深圳总部有超过1万名财务人员,为全球运营服务。

不喜欢“华人面孔”

孟晚舟在2016年视察华为加拿大分公司(多伦多)时,接待她的人员说,孟看到办公室内有那么多“中国面孔”,感到不快。

华为加拿大前员工表示,华为经常因种族和年龄而歧视员工,这是从中国带过来的公司文化。

刘说,她的上司曾直接和她讲过,应该向华人雇员提供较低的工资。

她回忆说,在一次会议上,一位高管对人工成本高昂不悦,并表示他期望华人员工的薪水应该更低。

她说:“对于非技术人员,那些与公众打交道的职位,他们更喜欢非华人雇员。”她解释说,这样做的目的是使公司看起来更加西化。

她补充说,华为“希望员工年轻化”,这项政策是2016年左右,由一个从中国派来的高管引入。该政策和雇佣非华人的政策由孟晚舟进一步强化。

刘说,根据这项政策,年满35岁且尚未成为经理的员工,被安置在中国总部维护的人才库中,如果没有部门想要他们,他们就会被解雇。

35岁规则

中国媒体广泛报导了华为解雇35岁及35岁以上员工的做法,那些34岁的员工对工作前途担忧。华为的这项政策引起了中国网民的声讨,但华为对此予以否认。

另一位在华为加拿大分公司长期任职的前员工奥利维亚·白(Olivia Bai)说,年轻的员工对公司而言是便宜劳动力,而且有可能工作更长的时间。

“经常听说某雇员因年龄原因而被解雇。虽然没有书面证据,但人们对此讨论很多。”白女士说。

前华为全职员工安娜·余(Anne Yee)说,她被诊断出患有癌症并请了病假,待病愈后恢复工作。但是,她说,由于公司引入了雇员年轻化政策,她最终因年龄而被解雇。

玛丽·刘女士证实了这一点。她说,曾直接听到她的上级说,公司由于安娜·余超龄而想解雇她。当时,余女士才50多岁,并未到退休年龄。

余女士说,被解雇前她的工作一直受到好评,她的勤奋,广为人知。“我喜欢工作,而且我一直都有很好的绩效评估。”她说。

在接到通知后,余女士通过电子邮件向上级投诉,告诉他们所做的事等同于年龄歧视。她说,公司否认有任何歧视,但提高了遣散费。她再次提出抗议,公司再次提高了遣散费,但没有恢复她的工作。她现在正在考虑诉诸法律。

《大纪元》联系华为发表评论,但未收到回应。

党员学习与“狼文化”

根据华为加拿大分公司(多伦多)前雇员的说法,由深圳总部外派来的人员大约占到加拿大总部员工总数的10%,他们每个星期六早上必须参加党员(CCP)学习。刘女士说,她经常听到一些员工对此抱怨。

此外,所有员工,包括加拿大本地和从中国总部外派来的,都必须遵守公司创始人任正非提倡的“狼文化”。任正非曾担任中共军官,这是他从军队中汲取的灵感。也就是说,在为公司追求商业利益时,员工要具有饿狼的无所畏惧和嗜血本性,要在严酷的团队环境中保持韧性。

“他们在华为内部网站上有指南,供所有人查看和遵循。他们的想法是,无论如何,你都必须为成功而竞争,即使这意味着与同事竞争。”刘女士说,“他们甚至让我们阅读有关‘狼文化’的文章并分享学习心得,还要求写学习报告提交给中国总部。”

奥利维亚·白表示,“狼文化”使公司气氛压抑,充斥着竞争,在员工与经理之间以及同事之间,造成紧张关系,并给员工们施加压力,让他们长时间工作以免落伍。

白女士说:“员工们平均每天工作10个小时,然后在晚餐后再工作,这是正常的,没有加班费。会听到有员工抱怨,然后被解雇的事情,当然,公司没有说解雇的原因,但人人心知肚明。”

她补充说,通常在公司中,如果某人的绩效未达标,他们会收到警告并被安排面谈,以帮助他们提高绩效。在华为,他们想解雇某员工,会令其工作条件更加困难,例如增加工作量和给他们较差的绩效评级,然后让他们自己离开。

“这真是一个不愉快的工作场所,”白女士说。

目前华为加拿大公司正在网上招聘员工,主要是研发职位。但是,前员工说,仍在公司工作的人告诉他们,华为正在裁员,特别是非技术和为大型电讯公司做销售有关的职位。

“我的前同事告诉我,他们只是在等被解雇的通知。”白女士说。

加拿大感受到威胁

随着华为在北美羽翼渐丰,加拿大和美国越来越担心华为与北京的关系。

2012年,美国国会委员会表示该公司对美国安全构成威胁;同年,加拿大总理哈珀(Stephen Harper)的政府,禁止华为竞标建设政府的电信网络。

但华为在加拿大社会中却扎根更深,特别是当该公司终于在2014年,与加拿大主要电信商(包括Rogers,Bell和Telus)建立了稳定的关系。(在围绕5G的争议中,Rogers此后限制了对华为的使用,转而支持爱立信。)

华为同时加大了广告宣传,特别是大型的娱乐活动,它成为加拿大冰球之夜的赞助商,每周向数百万电视观众展示其徽标。

华为在2011年将贝尔的前高管,曾经是加拿大联邦大选自由党候选人的斯科特·布拉德利(Scott Bradley)拉入了自己的公司。(由于孟晚舟被捕,加中关系紧张,布拉德利于今年1月辞去高级副总裁一职。)此前,在他的努力下,华为获得政府允许,在加拿大销售其产品。

此后,华为聘请了其他加拿大政坛人士,其中包括哈珀担任总理时的助手艾利汉·费尔什(Alykhan Velshi)和保守党领袖安德鲁·熙尔(Andrew Scheer)的前发言人杰克·恩赖特(Jake Enwright)。(恩赖特已于4月离职。)

华为公司的花名册上还有其他游说者,他们曾为前自由党、保守党政府或加拿大主要企业工作。#◇

责任编辑:文风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