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碳税收上来的钱花在哪里?

A man poses with a gasoline pump at a Budapest petrol station January 19, 2011. Gasoline prices just hit a new record high in the central European country. REUTERS/Bernadett Szabo (HUNGARY – Tags: TRANSPORT ENERGY BUSINESS)

人气: 14
【字号】    
   标签: tags: , , , ,

【大纪元2019年03月07日讯】(记者平山编译报导)从2017年1月1日开始到今年3月为止,阿尔伯塔省在两年多的时间里已征收碳税和原有的碳排放费35亿加元。这笔钱花在何处?媒体获得的数据显示,省政府从这笔收入支出超过20亿加元,将这笔资金分配给十几个省厅部门和至少55个计划或独立项目,资助了300个社区项目和2,000个小型绿色项目。但这些项目效果毁誉参半,最大的问题人们看不到缴纳碳税与这些项目效果之间的联系。甚至有承担绿色项目的公司认为征收碳税是一种“耻辱”。

征收碳税以来,每个阿尔伯塔人在去加油站和支付取暖账单的时候都知道他们缴纳了碳税。新民主党在推出碳税计划时曾承诺,新税的每一分钱将用于退税或为数百万阿尔伯塔人服务的绿色项目上,并且对用碳税资助的大型项目进行高调宣传,但对这笔税收支出的详细而全面的信息却鲜有提及。

在媒体Postmedia推动下,省环境厅于在今年2月中旬发布了与碳税相关的详细支出信息。信息显示,从2017年1月1日到今年3月,全省碳税收入近35亿加元,支出超过20亿。这20多亿资金分配给十几个省厅部门和至少55个计划(program)或独立项目(project)。

数据显示,阿卡迪亚(Acadia)到北部居民点扎马市(Zama City),全省共有300多个社区的地方政府,企业和个人得到碳税资金的支持。几乎涉及阿尔伯塔省每个人的一笔支出是4.5亿加元个人碳税退税。与此类似的一笔支出是2.2亿加元小企业碳税减免。支出最高的单个项目包括3.35亿加元卡尔加里C-Train 轻轨绿线扩建和近2.3亿加元埃德蒙顿轻轨线建设。碳税收入还资助了2,000个项目,这些项目大部分在农村地区,都是小型绿色项目,例如城镇建筑能源审计,体育馆灯光改造,帮助农民提高能源效率,升级老年人住宅,以及与原住民合作制定社区能源计划等。

倍受争议的税收

2015年省议会换届选举,阿尔伯塔选民出于对连曝腐败丑闻的执政党的愤怒,将连续执政43年的保守党赶下台,新民主党意外成为执政党。作为一个以保护环境和弱势群体为标志的左翼政党,新民主党匆忙推出了碳税计划。联合保守党领导人杰森‧肯尼甚至指责碳税涉嫌违法,因为新民主党在竞选纲领中没有提到这个在阿尔伯塔历史上增税幅度最大的税项。可以说碳税计划是个早产儿,先天不足。

碳税一直是阿尔伯塔省的敏感政治话题,从2015年11月新民主党公布碳税计划以来争议不断,经常成为媒体的热点。目前省选临近,碳税再次成为白热化的政治话题,也到了生死存亡的关头。几周或几个月后,如果新民主党胜选,碳税将继续存在。如果联合保守党上台,碳税很可能寿终正寝。

对于新民主党来说,碳税仍然是一座必须捍卫的巅峰。自2015年公布征收碳税以来,省政府称赞它是应对气候变化计划的重要组成部分。环境厅长香农‧菲利普斯(Shannon Phillips)坚持认为征收碳税是有效的,阿尔伯塔省需要成为负责任的环境管理者。

但官方反对党的意见与2015年时毫无变化。当时的反对党(野玫瑰党)领袖布莱恩‧让(Brian Jean)经常在议会要求新民主党用斧头“砍掉”这项税收。现在的反对党(联合保守党)领导人杰森‧肯尼称碳税是“工作杀手”,承诺如果他当选省长,将抛弃碳税。并且表示这将是联合保守党省政府通过的第一个立法。

两个典型农村项目

尽管存在严重党派政治分歧,数百个社区依然想从碳税中分一杯羹,使过时的设施更加节能。社区官员表示,他们申请的项目,即是对保护环境政策的一种认可,也具有经济意义。

巴尔黑德镇(Barrhead)位于埃德蒙顿以北120公里处,小镇水上中心房顶上的新太阳能电池板在厚厚的积雪下冬眠,尽管二月中旬不乏阳光灿烂的日子,但这些太阳能电池生产的电力微乎其微。

水上中心维护经理迈克‧布莱恩特(Mike Bryant)说,为了清除房顶太阳能电池板上的积雪,他曾崴了脚,太阳能电池板之间仅有几英寸的空间,无法立足。

四个月前,这些太阳能电池板产生的电力足够用来运行风扇,并且还有富裕反馈到电网。从2018年5月到10月,巴尔黑德镇的电费账单降低了7,481加元。但是,节省下来的电费,需要7到12年时间才能收回太阳能电池板成本。

水上中心大厅的屏幕上显示着太阳能电池板生产的电力千瓦数,降低的排放量,和折合现金。到目前为止,累计减少排放65.8吨,相当于一辆汽车行驶439,000公里的排放量。

另一个用碳税资助的典型项目在位于埃德蒙顿西北约140公里处的迈尔索普镇(Mayerthorpe),该镇用碳税基金对镇上的展览中心进行能源审计。

该审计建立在过去十年一系列绿色改进的基础上,包括按需供热的热水器,照明升级,节能炉,以及镇政府大厅的热水箱。

镇首席行政官凯伦‧圣‧马丁(Karen St. Martin)说:“这是为了减少我们留在大自然的足迹,减少能源消耗,实施在较长时间内只需要少量操作维护的技术。”“节省费用的效果并不那么直接。但你必须从长远来看这个问题。”

碳税与普通人脱节

巴尔黑德镇和迈尔索普镇只是全省利用碳税资金资助的数百个社区项目中的两个。项目尽管建成了,但并不是每个人把加油时每升额外支付的6.73加分与他们游泳时水上中心所产生的绿色能量联系起来。碳税的坚定支持者环境智库学者也认为省政府没有把两者的联系建立起来。

彭比纳研究所(Pembina Institute)清洁经济研究室主任朱莉娅-玛丽亚‧贝克尔(Julia-Maria Becker)说,碳税与普通人脱节,“这是一个问题,人们看不到碳税对他们有什么好处。为什么还要继续支持呢?”
贝克尔认为脱节是由几个主要原因造成的。首先,退税支票来自联邦政府,并没有包含与碳税挂钩的任何内容。贝克尔说打造“碳税 – 为你工作”这样的品牌也许会有帮助。

其次就是缺乏沟通。贝克尔说:“(政府)忙着做事,没有时间谈论事情。所以人们没有将两着联系起来,因为没有人向他们解释,没有人与他们谈它。那他们怎么会知道?”

在迈尔索普镇,圣‧马丁避谈碳税的政治性质。但是对该镇进行能源审计的私营公司没有回避这个问题,这家俬营公司在向镇政府提交的报告中说,加拿大的碳税是一个“耻辱”。

这种耻辱感与阿尔伯塔人反税收的直觉和两者脱节直接相关。许多人根本没有看到当地溜冰场新安装的节能灯与每年额外缴纳的200加元左右的碳税和家庭供暖费用增加之间的联系。

卡尔斯顿镇(Cardston)距蒙大拿州边境仅一箭之遥。该镇首席行政官杰夫‧肖(Jeff Shaw)说:“我不认为在公众心中存在这种相关性。”卡尔斯顿镇从绿色基金中获得了近70万加元。得了那么多好处,当地人喜欢碳税吗?肖说不喜欢。“当人们拿到水电费账单时,他们不喜欢。当他们去加油站时,他们不喜欢。我不知道任何人喜欢碳税,这看上去违反直觉。”

在巴尔黑德镇这种鸿沟也很明显。镇公园和娱乐总监沙龙‧涛特(ShallonToute)说:“我认为很多纳税人根本没有看到这种联系。它就在那里,绝对存在,但很多人都没有想到它。”

水上中心维护经理布莱恩特表示,2017年9月网上调查显示,大多数当地人甚至都不知道太阳能电池板,但他们对镇政府绿色倾斜做法表示赞赏。布莱恩特说这个项目,以及公园和公共建筑换LED灯,安装额外的回收箱等,都是对绿色社区的推动。布莱恩特说:“人们评论的是,我们在试图把脚迈向前方,他们很高兴我们这样做。”“这是一个很好的例子。如果我们镇政府不做,难道期望镇上的居民个人做吗?”#
责任编辑:Frank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