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谁将成为新西兰下任外交部长?

对于谁将担任下届政府的外交部长,总理杰辛达·阿德恩(Jacinda Ardern)将做出选择。图为2020年10月20日,召开于新西兰惠灵顿的选举后工党党团会议。照片中从右至左分别为工党议员大卫·帕克、卡梅尔·塞普罗尼、安德鲁·利特尔、克里斯·希普金斯和梅根·伍兹。( Hagen Hopkins/Getty Images)

【字号】    
   标签: tags: , , ,

【大纪元2020年10月29日讯】(大纪元记者刘淇晴新西兰编译报导)由于新西兰的外交部长温斯顿·彼得斯(Winston Peters)已经离开了议会,对于谁将担任下届政府外交部长,总理杰辛达·阿德恩(Jacinda Ardern)将做出选择

根据新西兰政治新闻媒体POLITIK的分析,目前工党最有可能担任此职位的人选是曾担任司法部长、环境部长、贸易和出口增长部长的大卫•帕克(David Parker)和曾任司法和法院部长和《威唐伊条约》谈判部长的安德鲁•利特尔(Andrew Little)。利特尔还是新西兰通信安全局和安全情报局的部长。

POLITIK认为,从多方面来看,处理对华关系将是下任外交部长角色的核心任务,而这两个人选都有处理中国相关事务的经验。

作为贸易部长的帕克,曾负责处理过一些微妙的外交事务,如新西兰与中共的“一带一路”倡议。此前彼得斯已表达了对“一带一路”的质疑,表示还要继续等待中方的回应,以明确该倡议对新西兰的真正意义。

去年4月,帕克参加了与中国(共)的第二次“一带一路”会议。今年9月23日,帕克还参加了第30届中新经贸联委会视频会议,继续讨论“一带一路”问题。

而负责情报机构的利特尔,必须处理像华为这样与中国(共)有关的核心问题。去年,他警告华为不要向新西兰政府“施压”。此前华为威胁称,如果无法获得政府的批准向Spark提供5G设备,它将退出新西兰市场。

面对华为5G争端的问题,利特尔表示,华为若想在新西兰找到立足之地并提升商业利益,需直接与客户合作,即Spark,而不是通过政府的批准获取商业利益。

就这样,新西兰政府没有按照美国和澳大利亚的要求拒绝华为,而是把选择权交给了供应商自己。

除了与中国打交道的经验,另一个判定角度是分析两人是否可从目前的工作中抽身。

同时作为环境部长的帕克,在本任期内将试行政府的两项关键改革法案:自然和建筑环境法案(Natural and Built Environments Bill)以及战略规划法案(Strategic Planning Bill),并用这两项高度技术性的法案取代资源管理法(Resource Management Act)。

为了达成这一目的,帕克已经跟进并主持了一段漫长的咨询工作。因此,若安排他去参加无尽的外交政策会议,之前的一切工作可能会前功尽弃。

利特尔也有自己的工作重心。作为谈判部长的他希望能解决曲折的恩加普希条约(Nga Puhi Treaty)的领土主张问题。但通常来说,条约谈判的需要往往在短时间内突然出现,不需要占用相当长的时间进行冗长的多方谈判。

此外,谈判经验对履行外交部长的职责能起到促进作用,对于利特尔来说,在太平洋地区更是如此。不仅如此,在处理有争议的问题时,利特尔曾表现出的敏捷性也使他更适合这一职务。

综上所述,POLITIK认为利特尔更可能成为新西兰的新任外交部长。

但POLITIK同时指出,工党的成员对美国的态度与彼得斯不尽相同。彼得斯较倾向于华盛顿和其他“五眼”(Five Eyes)合作伙伴,而工党对美国或多或少抱持着怀疑态度。虽没有上世纪80年代那样明显,但工党的外交部长将会因此承受更多压力。

惠灵顿维多利亚大学战略研究中心的罗伯特·艾森(Robert Ayson)表示,如果未来美中在南太平洋、南中国海、人权及技术竞争等问题上发生更多冲突,阿德恩政府新内阁的外交部长需要扮演温斯顿·彼得斯的角色:用非直接的语言向华盛顿表达新西兰反对中国(共)的立场。而当新西兰最亲密的盟友澳大利亚与华盛顿达成一致时,新西兰还将面临更多如何选择的问题。

责任编辑:蓝克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