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加拿大合作中国疫苗公司高管参与“千人计划”

新斯科舍省的达尔豪西大学和中国康希诺之间的COVID-19疫苗开发合作关系,由于对方违约被终止。 图为2020年3月16日,一名男子走过哈利法克斯的达尔豪西大学校园。(加通社)
人气: 700
【字号】    
   标签: tags: ,

【大纪元2020年12月03日讯】(大纪元记者周行多伦多报导)加拿大政府曾与康希诺生物股份公司(CanSino Biologics,简称康希诺)合作,希望及早获得中共肺炎(COVID-19)疫苗。康希诺后来没能发送疫苗给加拿大,其创办人还被发现是中共“千人计划”的参与者。

自由党政府宣布与康希诺合作开发疫苗后不久,加拿大《国家邮报》就在6月份刊文称,康希诺是在与中共军方的医学机构合作开发疫苗。

12月2日,Global News刊文称,在加拿大受教育并做生物制药研究的康希诺两名高管宇学峰(Xuefeng Yu)和朱涛(Tao Zhu),是中共政府“千人计划”的一部分。该计划旨在鼓励海外人士将研究成果和知识转移到中国,以换取薪水、资金和其它利益。

该文称,他们所采访的数名加拿大前安全情报局官员说,这些在加拿大受教育的科学家,很可能被中共信息收集网络视为潜在的资产。

加入中共的“千人计划”

据维基百科的记录,康希诺生物公司成立于2009年,宇学峰(Xuefeng Yu)和朱涛(Tao Zhu)均是其创办者之一。

Global News的文章称,康希诺的首席执行官宇学峰和执行总监朱涛被列为中共政府“千人计划”的成员,该招募计划正受到加拿大、美国和澳大利亚情报机构越来越严格的审查。

宇学峰和朱涛抛下他们在加拿大成功的生物制药事业,于2009年在中国天津创立了康希诺生物公司。

该文称,宇和朱都没回复记者的采访请求,但记录显示,在回中国前,他们两人都是加中生物医药科技发展协会的成员。该协会的网页上有一份2011年1月的报告,说朱涛于2010年12月入选“千人计划”。

宇和朱在中国大陆各级政府的帮助下建立了康希诺实验室后,宇学峰回到多伦多,和中领馆官员及招募官员一起出席了几个论坛,促进中共政府的人才招募计划。

那份2011年的报告称,康希诺公司在“获得国家、天津市和其它各级政府的财政支持”后,已经部分建成了在天津的研发中心。

最近,康希诺公司的记录显示,其天津实验室于2016年启动了一项中美人才招聘计划,该计划由中共统战部下属的侨务办公室提供支持。

西方情报机构称,“千人计划”与中共涉足广泛的间谍活动紧密地交织在一起,经常与庞大的中共统战部合作,该部是中共政权对外干预和间谍网络的核心。

没有解释的违约

加拿大国家研究委员会(NRC)今年3月接受了一项协议,与康希诺分享加拿大用于疫苗开发的专有细胞系。作为回报,加拿大将在NRC的实验室测试康希诺开发的疫苗,并大量生产。但是在8月,NRC宣布,“由于中国海关延迟放行候选疫苗,相关协议没能执行。”

这意味着,加拿大人失去了先获得加拿大本土生产疫苗的机会。联邦政府没解释中共当局为何阻止这些应运往加拿大的疫苗。

加拿大疫苗学研究中心(CCV)(负责测试康希诺疫苗的机构)的主任哈尔珀林(Scott Halperin)说,参与此项目的加拿大研究人员只能假设,中共政府出于政治原因,干预了此事。

哈尔珀林说,联邦政府已经和他的研究中心联系,讨论了与外国代理人及COVID-19研究有关的安全威胁。但没谈过中方试图收买加拿大研究人员为其军队服务的问题。

他说,他与康希诺打交道的过程,看起来是加拿大要“获得中国的技术,因为他们提供疫苗(虽然我们从未收到过)”。

按《环球邮报》的报导,宇学峰将未能把疫苗运来加拿大的原因,归咎于中方政府官员的优柔寡断。康希诺的发言人说,该公司没有任何更多信息可分享。

有专家表示,可能是因为康希诺的疫苗效果差。但是,中共官方媒体在11月的一份报导中引用了宇学峰的话,说其公司的疫苗已被证明有效,并已在军人中使用。

需要应对中共新策略

加拿大安全情报局前亚太区情报主管卡苏亚(Michel Juneau Katsuya)表示,加拿大国家研究委员会在与中国合作方面已经碰过几次壁,但仍未吸取教训。

2014年,该委员会成了一次中国网络黑客攻击的目标,估计给加拿大带来了数以亿元计的损失,并丢失了大量数据,包括该委员会员工的个人信息。联邦政府尚未透露有关的细节。

另一个事件,是麦吉尔大学的学者石祥(Ishiang Shih)与加拿大国家研究委员会、航天局及加拿大军队有多项合作研究项目。石祥在美国被指控秘密向中国输送敏感技术,以帮助中共的军队现代化。石祥否认相关的指控。

卡苏亚说,国家研究委员会以前与中国打交道发生的问题,使这次的疫苗合作事件更令人反感。“这次的情况,看起来中方所做的,是他们从加拿大得到了所需的东西,然后阻止发送疫苗。此事抵消了加拿大参与开发疫苗的能力。”

他说,他相信中方的另一个目的,是在孟晚舟引渡案中打击及威胁加拿大。“我以前见过这样的事。”

卡苏亚表示,他认为国家研究委员会忽略了相关的安全警告,联邦政府也缺乏协调一致的计划,来应对与中国建立伙伴关系带来的风险。

在最近国会就加中关系举办的听证会上,国会议员也提出了类似的批评,并呼吁对涉及中国公司的潜在合同,都要做国家安全审查。

Global News的文章称,国家研究委员会(NRC)、安全情报局、公共安全部不回答NRC是否曾收到与康希诺及中共军方进行疫苗合作的警告。NRC于2014年首次与康希诺合作,给宇学峰及中共军队提供了生产埃博拉疫苗所需的细胞系。

加拿大情报局发言人汤森(John Townsend)确认,情报局已告知参与COVID-19(中共肺炎)疫苗研究的加拿大机构,“千人计划”是中共当局“通过利用一系列传统和非传统情报收集方法,去获取敏感的加拿大技术和专门知识的计划之一”。

责任编辑:岳怡 #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