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香港记协主席:冠状病毒就是“官状病毒”

作者:高木

 2020年1月27日,香港民众戴着口罩穿过马路。戴口罩已成为民众预防中共肺炎的一项措施。(ANTHONY WALLACE/AFP via Getty Images)
【字号】    
   标签: tags: , , , , ,

【大纪元2020年02月12日讯】2月10日,“墨尔本民运联盟”、“独立中文笔会”与“民主新青年”在澳洲墨尔本召开了“墨村墨谈——武汉肺炎香港问题”座谈会。

会议由墨尔本民运联盟秘书长张伟强、民主中国阵线主席、独立中文笔会秘书长潘永忠主持。与会嘉宾就武汉肺炎(中共肺炎)、香港言论自由等问题深入交换了意见。

香港记者协会主席、《香港电台》采访主任麦燕庭女士就武汉肺炎(中共肺炎)和香港问题发表了专题演讲。麦女士从传媒学的专业角度,指出武汉肺炎(中共肺炎)改名为新行冠状病毒肺炎,是出于对舆情控制之需要,她坚持使用“武汉病毒”(中共病毒)为其命名。

2月10日,香港记者协会主席、《香港电台》采访主任麦燕庭女士在会上发言。(主办方提供)

疫情暴发后,香港当地政府迟迟不封关,背离了高度自治的原则,也是出于为中国特权阶层作逃生门的需要。麦燕庭认为冠状病毒(中共病毒)就是“官状病毒”,由此可见,香港所谓的高度自治,已经受到了很大的削弱。

高度自治的削弱,伴随着言论空间的紧缩,香港反修例运动中当地媒体普遍失声,走向民意的对立面,随着反修例运动的扩大,当地媒体的报导比例反而逆势下降。香港反送中的媒体宣传手段和舆论控制方法,基本都移植到了这次“武汉肺炎”(中共肺炎)事件的舆情控制之中。

香港著名杂志《开放》总编辑蔡咏梅女士认为,这次中共肺炎病毒的含义,已经不局限于病毒本身,而是一种具有政治意味的“制度病毒”,因为这次灾难完全是由这一制度造成的。虚假的宣传掩盖真相封锁舆论、打压言论和出版自由,已经成为整个制度的惯用手法。

2月10日,香港著名杂志《开放》总编辑蔡咏梅女士在会上发言。(主办方提供)

香港是受到这种打压影响最严重的前线,目前香港自由出版事业已经“全军覆没”。香港民众历次抗争运动,无不是对自由和民主的精神追求。他们的牺牲精神,不仅具有现实意义,也具有深远的历史意义。

独立中文笔会会长、德国著名民运人士廖天琪女士从西方媒体报导和中文媒体报导对比的角度,揭示中共的大外宣,正随着真相的进一步暴露而走向奔溃。廖女士肯定了香港反送中运动的发展,认为香港人民的坚持和毅力是史无前例的,值得敬佩的。

2月10日,独立中文笔会会长、德国著名民运人士廖天琪女士在会上发言。(主办方提供)

独立中文笔会副会长、齐氏文化基金会负责人齐家贞女士通过一个个活生生的案例,揭露了中共做了坏事不认账的传统。她认为这样一个草菅人命的政权,一旦这次疫情进一步蔓延,它将会像对付鸡瘟猪瘟一样来对待人。

谈到在海外推进国内民主运动的意义,齐家贞女士表示,我们做这样的事情,中共觉得不舒服,我们就要做下去,我们做的就有意义;而西方人由于生活在自由民主之中,对人的善意习以为常,对中共的恶意缺乏认识,我们就是要让澳洲人知道这一切。

2月10日,独立中文笔会副会长、齐氏文化基金会负责人齐家贞女士在会上发言。(主办方提供)

会议主持人潘永忠联系了个人经历和在德国从事民运几十年的经验做了主题发言。他说,海外民运做了30年,我们失去信心了吗?没有,我们还是有成效的。中国的宪法,至少已经将人权的思想纳入其中,无论宪法是否被执行,但都是一种进步。而死囚器官移植问题最终得以禁止,也是无数一点一点的变化中很有代表性的事件。

2月10日,民主中国阵线主席、独立中文笔会秘书长潘永忠在会上发言。(主办方提供)
2月10日,墨尔本民运联盟秘书长张伟强在会上发言。(主办方提供)

对于未来工作的展望,潘永忠认为,海外民运应该更多地与国内、与香港、与台湾、与维族、藏族、蒙古族等各民族进行交流与合作。香港发生的事情、台湾发生的事情,都是我们的子弹,我们应该为他们发声。

此外,潘永忠认为勇武派作为少数激进青年的个人行为,还是可以理解的,而本质上这一结果也是由于政府不回应甚至消极回应民众的合理诉求,最终才产生的。

墨尔本民运联盟副秘书长蒋罔正,目前在墨尔本从事小型地产开发。他告诉大家,两位武汉房地产商人,去年底就携带家眷七人从泰国,经马来西亚、新加坡、巴厘岛进入墨尔本。他们表示,武汉房地产业有很多人在2019年12月20日就掌握了中共肺炎的疫情,只是不知道如此严重。武汉当地很多官员的家属、商人在第二天就离开了武汉,到了海外。

蒋罔正通过国内在海关部门供职的同学了解到,宁波海关对中共从海外采购及海外华人对武汉疫情的捐助医疗物资扣掉了20%;绍兴市、杭州市把从宁波港运输进安徽等地的医疗物资,扣留了一半。

在墨尔本完成医学博士学位的民主新青年成员Valson Hoo,详细分析了在《传染病防治法》颁布以后的第16年,中共政府还会重蹈覆辙,完全是其体制弊端的必然结果。学医不能救中国,他决定在海外积极投身民主救国运动。

民主中国阵线主席、墨尔本资深民运人士梁友灿先生从自由、民主、法治、人权四个要素的互相关系和相互作用进行阐述,认为中共肺炎之所以会酿成现在这个结果,完全是因为这四要素在中国全面缺失。

自由党党员李静女士从一个参政议政的华人党员的身份,介绍了澳洲的政治现状,以及自由党的纲领如何能够在不久的将来为抵制中共渗透起到重大而深远的作用。

2月10日,民主中国阵线主席梁友灿先生在会上发言。(主办方提供)

责任编辑:李欣然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