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加拿大外交专家警告 跟中共走得近有危险

全球事务部简报称,北京对加拿大利益和价值构成的长期战略挑战。(加通社)

人气: 1362
【字号】    

【大纪元2020年02月27日讯】(大纪元记者周行多伦多报导)加拿大国会加中关系委员会(Committee on Canada-China Relations)的全球事务部简报显示,加拿大的专业外交服务部门曾发出警告:联邦政府与中共政府走得太近有危险。

国会加中关系委员会,是反对党不满自由党政府的对华政策而提议,并于今年1月成立的委员会。该委员会发布了7份文件。

据CBC报导,委员会在公布的其中一份文件中警告说:“加拿大长期以来一直通过强调经济机会来制定对华政策,但现在需要考虑北京对加拿大利益和价值构成的长期战略挑战。”

该文件引用了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的例子,说明中共政府如何“推动在管治、经济安全和人权方面与加拿大根本不同的观点”。

特鲁多政府支持这家由中共政府主导的银行,并承诺在5年内给该银行2.56亿元。

中共向世界推销其意识形态

按这些文件的解释,中共当局对外施加影响力不仅是为了其商业利益,而且是在推广其专制政府模式。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及“一带一路”倡议,是中共在发展中国家推广其模式的工具。

中共政府利用这些工具来获取区域影响力,“并在世界范围内推广其管治模式”。“北京对拉丁美洲和加勒比地区越来越多的脆弱民主国家拥有了新的政治影响力……”

这些文件的内容与加拿大情报及外交政策专业人士发表过的观点相一致。加拿大安全情报局前局长法登(Richard Fadden)在2010年曾警告说,中共政府正试图渗透并影响加拿大的机构,包括省、市政府和大学。

2018年3月,安全情报局发表的一份报告,提到了新西兰的情况,称该国放任中共对其社会的渗透和影响,结果达到了令人震惊的程度。

驻华大使帮中共宣传?

2月5日,加拿大驻华大使鲍达民(Dominic Barton)在加中关系委员会作证时称,中国人传统上很重视集体,“了解中国重视团结及整个社会的需求,而不是个人选择的自由……我们必须了解这一点。”

加拿大前外交官、现布鲁克大学(Brock University)教授中国管治课程的伯顿(Charles Burton)本周在委员会作证时说,他对鲍达民的言论“很吃惊”。

伯顿说,加拿大驻华大使这种说法,与中国共产党的官方宣传一致。“中国共产党坚持自己(执政)的合法性,声称按中国传统文化的要求,在当今时代需要一个非民主的独裁统治政党。我完全不同意这种解释。”

渥京主动接触中方未获成功

全球事务部文件的分析指出,加方主动接触中方的努力,没达到预期的效果。

该文件称,尽管加中双方都任命了新的大使,双方的外交部长之间最近也举行了一次正式的双边会议,但在拘留加拿大公民的问题上,“中共政府的立场保持不变”。

文件说,加中关系走到了一个关键时刻,加拿大应该寻求绕过中国的办法,而不是与其合作。因为中共政府“继续加强其顽固的外交政策,加拿大必须与志同道合的盟友和联盟密切合作,以促进和捍卫自己的价值观”。

“这场危机已表明,北京准备并有能力使用侵略性的经济和政治手段惩罚加拿大(在中共的其它双边关系中也能看到此模式),并传播不利于加拿大利益的国际关系准则。” 文件说。

全球事务部发布的文件中,提供了一个加拿大政府与中共政府交往的时间表(从2015年开始)。前保守党哈珀政府与中共政府的交往不多,2015年没有任何部长级官员访华。

自由党执政后,2016年有13次部长级官员访华,包括特鲁多本人有为期一周的中国行。财政部长莫诺(Bill Morneau)当年去中国访问过3次。

在2017年和2018年,加拿大分别有11次和10次部长级官员访华。

2018年12月1日,在美国被控多项罪的孟晚舟在加拿大被捕,数天后,加拿大公民康明凯(Michael Kovrig)及斯帕沃(Michael Spavor)被中共当局拘留。

2019年,加拿大小企业部长伍凤仪(Mary Ng)有1次访华,她7月份在大连停留了2天。

依赖中国市场风险大

这些文件在对加中贸易的分析中说:“中方对加方的歧视性贸易政策,导致加拿大对中国的贸易逆差增加(2019年上半年),原因是一些加拿大对中国的出口商品受到限制,而加拿大进口中国商品没有减速。”

“依赖中国市场的加拿大商业容易受到突然和任意贸易中断的影响。”文件警告说,“加拿大出口商和投资者持续遇到问题。”

不过,驻华大使鲍达民对委员会说,他看好加拿大发展与中国的贸易关系。

伯顿说,鲍达民的言论是在向一个任意拘留加拿大公民的国家发出错误的信息。“这信息就是,人质外交和对加拿大实施任意贸易制裁是行之有效的政策。”

卡尔弗特(Philip Calvert)曾担任加拿大驻北京外交官10年,现在是亚伯塔大学中国研究所的高级研究员。他对加中关系委员会说,加拿大应该对中共当局拘留加拿大人作出更积极的反应。

他说,中共当局的这种做法几乎没受惩罚,而且还任意拘留了多个国家的公民,加拿大可以在应对中共人质政策方面起领袖作用,去“制定一个集体性的回应”。

卡尔弗特认为,试图将加中关系恢复到孟晚舟被捕前的状态是不明智的,加拿大应考虑联合其它有类似遭遇的国家,一起使用贸易措施对付中共的人质政策。

责任编辑:滕冬育 #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