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疫期消费 申请信用卡拒付如何操作?

消费者要求其信用卡公司为商家不再提供的服务撤回付款,一些问题需要搞清。(Shutterstock)
人气: 132
【字号】    
   标签: tags: , ,

【大纪元2020年06月05日讯】(大纪元记者王兰多伦多报导)中共病毒(COVID-19)大流行破坏了加拿大人的各种夏季计划,因此消费者正争先恐后地收回因取消航班,旅行,婚礼和儿童夏令营而支付的钱。由于一些商家退款缓慢,有些人诉诸信用卡拒付(chargebacks),即要求其信用卡公司为商家不再提供的服务而撤回付款,但一些问题消费者需要搞清,例如拒付如何运作?何时有权要求退款?

据Global News报导,安省奥沙瓦的杜咸社区法律事务所执行主任奥马尔·哈·雷德耶(Omar Ha-Redeye)说,围绕信用卡拒付的法律和规则主要分为三层。首先是消费者与商人之间的合同。第二个是信用卡协议。第三是针对某些行业的法规,以及消费者所在省份的《合同落空法》,该法阐明了当合同双方在无法控制的情况下无法履行合同时应采取的措施。

要求服务提供商退款

雷德耶建议,第一步是查看与服务供应商的确切协议。

服务条款可能包含取消条款,该条款规定了何时以及如何获得退款的权利。 雷德耶表示,遵循商家的退款政策“可能是获得退款的最快,最便宜的方式”。

如果未签订适当的合同,则最好书面记录卖方可能就退货做出的任何承诺。例如,某公司在其网站上承诺取消预订可全额退款(随着公司试图在高度不确定的环境中吸引消费者,这种做法正变得越来越普遍),可以把承诺网络截图。

如果看到服务商承诺中存在有关“不可抗力”或“神的所为”条款,说明了可能阻止完成合同的特殊事件,不要气馁。因为目前尚不清楚“不可抗力”条款在COVID-19大流行的背景下如何发挥作用,合同中仅存在此类规定并不一定排除取回钱款的可能性。

金融产品比较网站Ratehub.ca的信用卡经理卡斯塔尔多(Mikael Castaldo)表示,如果消费者在疫情限制措施生效之前预订了服务,那就更应获得退款。

申请信用卡拒付

雷德耶和卡斯塔尔多说,一般来说,如果和商家无法就退款达成协议,则可以选择信用卡拒付。实际上就是要退回未收到的商品或服务却被收取的费用。

消费者需要提供与服务商争议的详细信息,包括交易的日期和金额,以及证明已经尝试直接与供应商解决问题的证据。

卡斯塔尔多补充说,信用卡公司通常会告诉需要什么样的证据。这可能包括消费者与商家之间的任何相关电子邮件交换或电话交谈的某种文档。

这就是为什么卡斯塔尔多建议消费者在致电商家要求退款时记笔记的原因。他说,记下通话的日期和时间,与谁通话以及说了什么。

雷德耶说,如果你打电话给商家但被晾在一边或只有机器留言,也没关系,手机记录显示消费者有多次致电给服务供应商,这也证明消费者为了自己解决问题做出了努力。

根据卡斯塔尔多的说法,一旦消费者将证据提交给信用卡提供商后,就可以在30到120天内得到有关拒付的回音。

他说,对于100元以下的款项,信用卡公司可能会决定尽快退款(通常在2到5个工作日内),即使尚未完成调查供应商。但是,如果拒付款项较大,则要等待时间较长。

一般来说,要求退款的金额越大,消费者提供应该获得退款的证据的责任就越大。

已付信用卡账单也没关系

无论消费者是否已经付清了争议费用,都没有关系。如果付清了,并且向信用卡提供商申请拒付是有根据的,那么消费者将获得退款。如果还没有付信用卡账单,信用卡公司可能会冻结退款的任何应计利息,直到其完成调查为止。如果拒付获得批准,则无需支付费用。

如果消费者使用信用卡积分付款,则可能无法重新补回积分,但资金会被退还到对账单中。

尽快行动

卡斯塔尔多补充说,一旦确定无法直接从商家处获得退款,务必要迅速采取行动。

他说:“请在收费之日起30天内尝试并提出申请。”但是,如果要为尚未收到的产品或服务要求退款,可以在原始交货日期的30天内要求退款。

换句话说,如果在10月份预订了一个航班,但要到5月中旬才能起飞,那么可以在飞行日期的一个月内要回付的钱。

信用卡协议可能会指定要求拒付的时间窗口。但是,即使错过了期限,也要记住,信用卡提供商“在试图找到客户切实可行的解决方案时具有既得利益,尤其是在病毒大流行的情况下。”雷德耶说。

他说:“他们可以取消一笔费用,然后当消费者继续使用他们的服务时,他们将在数年内赚钱。”

了解省法规 解除不退款机票误解

雷德耶还建议消费者在向信用卡公司提出申诉时,请仔细阅读所有相关的联邦或省法规。

航空客运权利倡导者加博尔·卢卡奇(Gabor Lukacs)说,航空公司取消了航班,购买不退款机票的加拿大人也有权获得退款。

卢卡奇说:“人们对‘不可退款’票有误解。不可退款意味着,如果(旅客)取消预订,旅客将无法取回钱。但是,如果航空公司取消,机票费用必须被退还。”

对于向信用卡公司提出要求的消费者,卢卡奇建议重点关注“未收到的服务”的概念。消费者可能还希望查看航空公司的运价,以获取提供退款的合同义务的证据。

卢卡奇还反对航空公司用旅行抵用券或代金券,而不退款,“消费者支付的是机票钱,而不是礼品卡。”

雷德耶说,虽然没有任何保证,但“非常有可能”,小额索赔法庭会站在消费者一边,说他们有权因COVID-19而取消的航班获得退款。

他补充说,总的来说,消费者也可以参考本省《合同落空法》。

雷德耶说:“我鼓励人们在实际致电其信用卡公司时复制该法副本。”

虽然各省之间的法规略有不同,但其概念是,如果合同因完全不受当事方控制的事件或情况而落空,则应撤销合同。

他补充说,如果消费者未能成功获得退款,那么最后的选择就是通过小金额债务法庭寻求退款。

在大流行结束后,包括卖方和信用卡公司在内的公司不希望进行大量诉讼,那最终消费者会占据优势。

责任编辑:严枫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