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加拿大政府绝不能进入中共绑匪游戏和人质外交的陷阱

加国32知名人士递公开信 吁总理捍卫司法独立

加拿大32名学者、政治家和知名人士向总理杜鲁多递交公开信。公开信同时鼓励总理杜鲁多对中国(中共)保持强硬,捍卫全球加拿大国民的安全。(网络截图)
人气: 935
【字号】    
   标签: tags: , , ,

【大纪元2020年07月01日讯】(大纪元记者伊铃多伦多报导)加拿大32名学者、政治家和知名人士向总理特鲁多递交公开信,针对中共利用“人质外交”手段,企图让加拿大司法部长终止华为华为财务总监孟晚舟引渡美国的聆讯,呼吁加拿大政府维护司法独立,不要屈服中共压力。

公开信表示,拘捕孟晚舟的行动合理、合法;而终止对她的审讯将开一个危险先例。加拿大人热切期望康明凯(Michael Kovrig)和斯帕弗(Michael Spavor)从那个残酷的环境中获释,但须保护加拿大人免受“人质外交”威胁,捍卫加拿大司法之独立自主;而“囚犯交换”正和这些目标相违背。

公开信同时鼓励总理特鲁多对中国(中共)保持强硬,捍卫全球加拿大国民的安全。

连署人士包括前驻华外交官查尔斯·伯顿(Charles Burton)、退休上议员迪尼诺(Con Di Nino)、前公共安全部长斯科特·纽瓦克(Scott Newark)、前移民及公民部长克里斯托弗·亚历山大(Christopher Alexander)等;港加联会长冯玉兰是参与连署的唯一港裔加拿大人。

2018年12月,加拿大应美国引渡协议要求,抓捕涉嫌欺诈的华为华为财务总监孟晚舟。随后中共抓捕两位加拿大人康明凯和斯帕弗,中共的这种做法被普遍认为是“人质外交”。

中共上周正式对康明凯和斯帕弗提告,加剧了中加之间的紧张关系。中共外交部发言人赵立坚在上周三的例行记者会上,称加拿大司法部长有权终止孟晚舟的引渡程序,并符合法治范围,也有利于解决两名加拿大公民的问题。

赵立坚的说法相当于中共将“人质外交”公开化,被认为加拿大政府若释放孟晚舟,北京就不会继续以“间谍罪”起诉两名加拿大人。而此前中共官方一直否认拘捕康明凯和斯帕弗与孟晚舟案有关。

6月23日,出台了两封联名信,向总理特鲁多呼吁。一封是19名前政要联名,要求总理特鲁多释放孟晚舟,作为人质交换,把两位加人康明凯和斯帕弗放回。另一封是13位现任参议员连署,呼吁总理维护宪法及司法独立尊严,反对人质交换。

6月25日,加拿大总理特鲁多正式回应,他不会以干预加国法院引渡华为主管孟晚舟,来换取中共释放加国公民康明凯与斯帕弗。

人质交换行不通

冯玉兰表示,加拿大政府绝对不能与中共进行人质外交。否则将开了一个危险的先例,不仅严重伤害加拿大的司法独立和司法程序,而且中共以后会继续用这种方式威胁国际社会,以达到它们的目的;同时也会伤害美国和其它有协议的盟国的友谊。加拿大应跟其它盟友国家合作,向中共施压,有其它方法来达到释放被押的两名加拿大人。

冯玉兰认为,19位前政要呼吁总理释放孟晚舟,以换回两位加拿大公民的想法非常过时。“他们并不代表加拿大人的想法。国际社会面对的是一个非常流氓式的极权政府,中共也没有说,释放孟晚舟就会释放两名加拿大人。”

盛雪:中共绑匪游戏由来已久

民阵全球副主席盛雪说,中共的人质外交和绑匪游戏由来已久,很多年来,它一直使用这种手段跟国际社会打交道。90年代初,因为“六·四”屠杀事件,国际社会在大量救援被中共迫害的学者、民运领袖,那时中共就已经在娴熟地玩弄绑匪游戏和人质外交。

中共为了能获得2000年奥运举办权,释放了魏京生;可是2000年,中共没有获得奥运举办权,又把魏京生抓起来,判13年。为了进入世贸组织,释放了“六·四”学生领袖王丹;后来居然发展到越境执法,跨境抓捕、绑架。中共认为这种办法有效,国际社会拿它没办法。

宪法尊严和司法独立不容践踏

盛雪说:“宪法尊严和司法独立是加拿大民主制度最根本的原则。这一原则不容挑战和践踏。如果加拿大总理特鲁多透过司法部长,用行政权限来终止孟晚舟的引渡,把她释放回国,这样的干预是一个非常危险的举措,也是不可能做到的。”

盛雪表示,加拿大的引渡法第23款第3条规定,加拿大司法部长有权在一个引渡案的引渡程序当中的任何环节,终止引渡程序。司法部长确实在引渡程序当中有相当独立的权限。在加拿大被终止的所有引渡案中,因当事人严重的健康问题,或者是引渡到某一个国家将面临死刑或酷刑的后果。但在政治、外交和舆论的压力下,被终止引渡案还没有先例。显然,孟晚舟的案件没有非要终止引渡案的不可逾越的障碍。

“加拿大总理迫于外界舆论的压力,迫于中共外交压力,或者因为加拿大人在中国被绑架的人情压力,要求加拿大司法部长实施终止引渡令的决定,事实上就会开一个非常危险的先例。要清楚一点,目前被中共关押的加拿大人,不仅是两个迈克,而是有约200人。那么我们将用什么东西去跟中共换这200人?”

盛雪强调,加拿大政府绝不能进入中共绑匪游戏和人质外交的陷阱。否则,势必造成在海外所有的加拿大人都会成为中共的人质和绑匪的目标,而且还危害其它民主国家,中共以此要挟、威胁整个国际社会。

对流氓政权必须强硬

时事评论员夏林分析,支持人质交换的19位前政要背景,大多数是加拿大前总理克里靖时代的内阁成员,法官、高官等。克里靖是中共前党魁江泽民的好朋友,私交非常好。或许他怕得罪中共,怕影响自己家族的生意?

夏林认为,如果真想救加拿大人,应该学美国,对中共特别强硬。“因为流氓、黑帮只听得懂拳头,谁的拳头比它大,它就怕谁。现在美国每10个小时抓一个中共间谍,中共不敢抓美国人,也不敢骂川普;而对加拿大总理骂骂咧咧,连总理打出的电话都不接;把加拿大当软柿子欺侮。”

夏林表示,很感激加拿大总理不做人质交换,不跟流氓做交易,这样做能保护千千万万加拿大人。

责任编辑:文风#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