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特鲁多家族曾收WE慈善30万筹金引风波

特鲁多上周向媒体承认,他没有因这些敏感的关系而避开内阁讨论,并最终导致决定将合同授予WE。(加通社)
人气: 112
【字号】    
   标签: tags: , ,

【大纪元2020年07月13日讯】(大纪元记者周行多伦多报导)加拿大总理特鲁多(Justin Trudeau)看起来又陷入了一个丑闻困境中,这次是关于一个涉及超过9亿元公币、资助学生做义工的联邦补助金计划

6月25日,特鲁多在渥太华宣布了一项9.12亿元的加拿大学生服务补助金计划(Canada Student Service Grant program),旨在鼓励今年夏天找不到工作的年轻人在社区做义工,既可帮助遏制中共肺炎(武汉肺炎)病毒传播,也可积累工作经验。问题是,该政府计划判给了慈善机构WE Charity(简称 WE)独家代理。

很快,加拿大的反对党和一些行家提出质疑,为什么政府要让该机构独家代理此福利计划,而政府之前出台的资金额更大的福利计划,都是由政府自己管理。

按政府与WE的合约,政府将给该机构1,950万元去管理此福利计划。人们更发现,特鲁多家族与WE有密切关系,而且有金钱上的关系。

现在,联邦道德操守专员正在调查此事件,结果如何仍需等待。

反对党吁特鲁多暂时停职

魁北克政团领袖布兰切特(Yves-FrançoisBlanchet)表示,必须对WE合同进行调查,特鲁多应该在此期间停职几个月。

保守党操守批评议员巴雷特(Michael Barrett)发声明表示,现在大家知道的是,特鲁多将近10亿元的合同交给了一个与自由党有密切联系的慈善机构,该机构曾给特鲁多家人支付了近30万元。

他说:“必须立即召回议会,以便深入了解此事。必须将与该合同有关的所有文件公开。每名内阁部长都需要说明,当他们批准这项庞大的合同时,他们是否知道总理的家人与WE有财务关系。加拿大人理应得到答案,总理及其政府必须承担责任。”

新民主党议员安格斯(Charlie Angus)指责自由党政府在“玩弄加拿大人”。他对CBC说:“当被问到,他的家人是否从WE收钱的简单问题时,总理应该说出真相,而他没有说出这真相。”

总理办公室的回应是,特鲁多的家人与许多各种各样的组织有接触,并根据他们自己的意愿支持许多活动。

WE与特鲁多家族关系密切

WE已经公开记录,显示总理特鲁多的母亲玛格丽特·特鲁多及他的兄弟亚历山大·特鲁多(Alexandre Trudeau)多次参加WE的慈善活动,并获得报酬。

按2016年至2020年的活动记录,他们两人都在安排出场的Speakers’Spotlight Bureau有注册。玛格丽特·特鲁多在大约28项活动中发表了讲话,并获得了总计250,000元的酬金;亚历山大·特鲁多在8场活动中发表演讲,并获得约32,000元的报酬。

总理夫人索菲·特鲁多(Sophie Grégoire Trudeau)在2012年因出席WE的活动,曾获得1,500元酬金,那时特鲁多还不是自由党的领袖。总理办公室表示,总理从未因出席WE的活动收过报酬。

特鲁多上周向媒体承认,他没有因这些敏感的关系而避开内阁讨论,并最终导致决定将合同授予WE。

WE已退出补助金计划

据CBC报导,WE最初坚持认为,他们从未向特鲁多总理的母亲玛格丽特·特鲁多(Margaret Trudeau)支付过酬金。该陈述现在看来是不正确的,该慈善机构确实为玛格丽特·特鲁多的一些出场支付了报酬。现在,WE声称,之前的陈述是文书错误。

该报导写道:“对于WE来说,无法证明这一疏忽是合理的。对于特鲁多来说,最新的事实使他更难以解释,为什么他会做出这个决定。

特鲁多坚称,与WE合作的建议来自政府部门官员。国会的一个委员会已要求提供与政府决定有关的内部文件,并将对这些文件记录进行仔细研究。无论此事件的背后有何原因,总理及其办公室看起来都在反复出现无法做自我检查的问题,结果使他们经常陷入困境。

WE在上周表示,由于围绕学生服务补助金计划的持续争议,以及政府决定将独家合同给了WE,该机构已退出此合同。特鲁多也已表示,联邦政府将接管该计划的管理。

WE大量裁员

WE表示,他们已经解雇了数百名合同工,这些员工本来是为了管理及发放加拿大学生服务补助金而雇佣的。

据最早报导该消息的《多伦多星报》报导,慈善机构WE和加拿大政府终止学生服务补助金管理合同之前,已经雇用了465名合同工。WE后来裁了450人,另外的15人则获得了全职工作。

WE表示,因为没有了这些政府资金,他们不得不做出艰难的决定,终止相关人员的雇员合同。除了给这些人工作时间补偿外,还会根据任期给予额外的报酬。

该慈善机构在7月3日表示,退出与联邦政府的相关合同。并决定不拿任何用来支付该联邦计划管理成本的钱,所有相关成本,以及向承包商和供应商支付的剩余款项,将由WE支付。

特鲁多任职总理几年来惹上的麻烦

2017年,联邦道德操守专员调查特鲁多家族使用一架私人直升机去度假的事件,没发现有腐败行为,但特鲁多接受侯赛尼王子(Shah Karim Al Husseini)的礼物,事先没向政府备案,引起了朝野关注。

2018年,特鲁多在访问印度时的着装,被认为有损加拿大形象。当时一个民调结果显示,认为特鲁多的国际上代表加拿大时做的差的受访者比例骤升。

2019年曝光的兰万灵(SNC-Lavalin)事件,曾轰动一时。去年8月,联邦道德操守专员判定,特鲁多的行为违反了《利益冲突法》第9条。

2020年,在此资助学生的计划上,特鲁多又惹上了麻烦。

媒体近日披露,特鲁多的母亲和兄弟在WE的活动中演讲,WE的一家子公司给他们付了钱,这使人们对政府决定让WE独家管理学生服务补助金计划的意图,产生了质疑,也怀疑总理参与了这一决策过程。

人们也感到奇怪,总理为什么不保持距离,而是一直把自己置于这种敏感环境中。

责任编辑:岳怡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