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助学金丑闻后 WE慈善偃旗息鼓

人气: 7
【字号】    
   标签: tags: , ,

【大纪元2020年09月14日】(大纪元记者李平多伦多报导)过去2个月,WE慈善(WE Charity)与联邦政府之间的政治与金钱丑闻不断被媒体曝光,其全国学生义工资助项目管理也备受质疑。周三(9月10日),WE 慈善声明宣布全国裁员,关闭全国各地业务,并清算全国大量资产。

裁员和抛售资产

WE发声明承认,一方面,COVID-19 (中共病毒肺炎)疫情期间慈善捐款收入大降,以及丑闻曝光导致筹款艰难,另一方面面临媒体轰炸,他们无法招架。

WE宣布,全国裁员115人;未来几个月陆续抛售全国资产,出售的资产多为多伦多地产,包括价值1,500万元的2017年开张的多伦多市中心全球学习中心;停止国内几乎所有项目,不再为教师提供教育资源或安排青年辅导服务,不再推出新项目;用现有资金和抛售资产所得建立一个基金,以维持WE在拉美、亚洲和非洲等地仍未完成的医院、高教和农业培训中心等项目运作。

今年是加拿大WE 慈善成立25周年,WE创办人基尔伯格兄弟(Marc & Craig Kielburger)透露,资产清算结束后,他们将离开WE。

联邦青年部部长发言人透露,WE上周退还了3000万元启动金拨款,WE表示此前产生的500万支出成本,不会要求政府报销。

WE在退还联邦政府学生暑期资助项目拨款几天后,就开始清算资产。特鲁多政府给WE的署期学生义工资助项目合同款是4,350万元,特鲁多本人及其前财长莫纽此前都承认,当初合同商讨过程中,他们都未避嫌。

追责还在继续

WE仓促甩卖资产,关停全国业务,外界和反对党追讨声并未因此停息。保守党新任党领奥图尔(O’Tool)敦促,WE应兑现承诺,立即公开特鲁多关闭国会前向国会委员会承诺要提供的文件。

新民主党国会议员安格斯(Charlie Angus)上周三敦促,WE仓促停止全国业务,说明当初特鲁多政府在授予合同时,就没对WE当时财务混乱做尽职调查。WE再怎么关闭业务,也不能关闭自由党丑闻。

今年6月底,在特鲁多政府授予合同的2个月前,安格斯曾警告,WE裁员数百人,整个董事会几乎全部换人,禁止董事会成员查看内部财报等。当时WE身陷财务泥潭,企图利用与特鲁多及其家人及莫纽之间的裙带关系,拿到这笔巨额合同。

在今年7月国会财务委员会听证会上,Craig说,媒体援引慈善监督机构Charity Intelligence报告,说他们当年争取联邦学生资助项目合同时,就已经山穷水,疫情爆发时,也面临巨大财务危机,许多财务交易很诡异等,是不实之词。但在CTV采访中,Craig承认疫情加上与赞助机构关系搞僵,他们的确面临财务困境。

丑闻围绕特鲁多政府

WE丑闻主要围绕特鲁多本人展开,一是9.12亿的联邦学生资助项目管理授权,涉小圈子操作嫌疑,二是特鲁多2015年当选后,其本人及其兄弟妻母等一干人等,多次参加WE活动演讲并领取高额报酬和报销。此外,WE公司结构复杂,名下持大量地产,也备受质疑。

特鲁多政府辩称,当时把合同给了WE,是因为底下官员力荐,说WE是唯一具备管理这项巨额资金项目的机构。然而,截至目前政府公布的数千份文件显示,政府部门有可能是受上级授意,才选定了WE。

今年7月,WE主要慈善合作机构,如RBC银行、研科和英国维珍航空(Virgin Atlantic)纷纷表示会终止与WE在Free the Children慈善项目上的长期赞助合作关系。随即,WE停止所有WE Day活动和音乐会学生筹款计划。WE上周三(9月10日)承认,与这些主要赞助机构关系停止后,公司没钱搞活动。

联邦学生暑期义工资助项目,原本计划为疫情期间做义工的学生提供5,000元教育奖励,渥京最初预算是9.12亿元,后来与WE签署的独家管理协议金额是5.43亿元,条件是WE不得以此盈利。

上个月,WE丑闻被2个国会委员会调查,此外还有另外2个委员会也准备展开各自调查,谁知特鲁多突然关闭国会,迫使调查中断。WE最近仓促关停业务、抛售资产行为,只会火上浇油,9月23日国会复会后,调查肯定会重启,外界也会不依不饶。

特鲁多和莫纽两人在WE丑闻中是否触犯利益冲突法,联邦操守专员还在调查。专员发言人表示,WE事件最新进展,不会影响调查进展和结果。◇

责任编辑:文芳

评论